难逃 车厢 (h)by清糖 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月影山周围已经被封闭起来。全是由城主府的精锐。这些人接收命令就是禁止一切可疑人物接近。为了这次行动。城主大人可谓是精心准备了很久。他在渡劫期已经滞留了很长时间。

虽然渡劫期是属于修真界顶尖的实力。可毕竟没有成为仙人。就无法达到寿命永昌依然有着。寿命耗尽的危险。

而他已经触及到这条红线了。这么多年来,他费尽心机终于打听到这条消息。只为得到那颗神格儿。得到里边儿的法则。让自己晋升成为仙人。

不然以他的资质,想要自行修炼成为仙人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原本赤火应该是最好的目标。可惜这个目标突然消失了。不得已,他又将目标重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

新锁定曾经那个传说当中。可通过刚才的行动。似乎那个传说也不只是传说。应该是真的。

这山谷当中的异象足以说明了一切。看着近在眼前的机会。他难免心中有些激动。可进屋这,他想进一步行动之时,

突然神情一动。看着不远处的山头。脸上阴沉。而后冷冷的开口道。是哪路朋友和我在开玩笑?来了也不说一声儿,似乎不把我这位城主放在眼里。

空荡荡的山谷传来了他的说话声音。甚至带来了回音。城主府周围的人一脸的疑惑,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那个山头凭空出现了一个头发虚白的人。这个人鹤发童颜。虽然头发苍白的脸色红晕。如果抛去须白的头发以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小伙儿。

这个人看着城主大人呵呵一笑。城主大人一别多年别来无恙啊

城主看了看眼前这个人,只觉得有些面熟。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这是因为他们以前或许见过,而且有着印象,但时间过久了。

这个人嘿嘿一笑。看样儿,城主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初在神域战场你我皆是炮灰。

有幸活下来的。也不过三五十人。要知道当初神域战场像我们这样的炼器室,可去了将近10万呐。

那是仙界发起的一次巨大战争。和神界直接交火儿。城主大人可有印象?这时城主似乎一下子响了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和发童颜的人。眼中露出思索的神情。而后像是突然想起来,开口道月照年,当初无极门的天才,月照年哈哈一笑。看样子我和城主大人真是有缘呐!不然你也不会想起我来。

城主大人看着眼前这个人。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情来。他看着月照年。我是呼,应该称呼你为门主,大人才对吧?月照门的门主。

月照年一笑。城主大人果然聪明绝顶,这么快就想明白问题的关键了。不错,月照门是我一手创建的。

我只是说一说,咱们之间有缘分却一点儿没错。你可知道我的老家是哪儿吗?其实就是这个里天昌城。

当初因为求学,我进入了无极门。可没有想到当初那场战争,你我皆是被强征的。当初那场战争可谓是惨烈之极。你我当初的实力,也只不过是炮灰而已。

现在想想不成仙人,皆为炮灰。这一点儿都没错。直核心,向上晋升的通道已经被堵死了。要不然当初修真界也不会派遣十万修真士进入神域战场。配合仙人作战。

只可惜那一场战争实在是太惨烈了。十万修真者。几乎全军覆没。而带回来的战利品只不过是一千枚神格儿。而这些神格和你我没有什么关系。

说起来实在是太好笑了。你我出生入时得到的奖励,居然只是轻飘飘的几句夸奖。现在想起来真是实在是好笑哇!

你应该比我强,走通了,关系成为了一城之主。而我因为战场受伤,彻底失去了晋升的机会。不得已才返回老家。

为了尽快疗伤,我创建了月照门。可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你,我真的有缘。你居然有。到了这里,成为了城主。这些年我一直在关注你。

其实你和我有着很大的差别。我是无依无靠。而你似乎应该有一些关系。能走通关系进入上层视线。你应该不会无缘无故跑到一个座三线小城担任城主。

因此我断定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

你到这里来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只可惜这么多年来,你隐藏的非常的好。没有露出蛛丝马迹。但我也不是吃素的。你能忍,我比你还能人。我当初断定,你肯定有什么原因滞留在天昌城。

现在看来,我当初的直觉是正确的。怎么老战友儿不将你所得到的情报和我分析一下子吗?毕竟我们曾经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啊。

城主看了看眼前这个人,虽然他们都是同一批退下来的可要说熟悉,真的没有什么好熟悉的。用他的话来说,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城主大人之所以能抓到线索,就是因为这些线索在上城层当中流传的比较广。而下层根本接触不到这样的消息。

只不过月照年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居然盯上他了。这样,他此行出现了变故。

怎么看也都不是好消息。月少年,这个人应该是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不然也不会潜伏在这里,几十年不成出面。

现在他的出现。或许。在成都的严重,对方要收网了。而他似乎就是网中的那条大鱼。

只不过城主嘴角含着冷笑。这月照年凭着猜测就想瓜分利益。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

更何况这里边儿的利益不可能完全归功于的城主一人收获。这里边涉及到许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因此要让出40%的利益。不然你以为他坐在这里安稳了,停留了几十年。真的是运气好,轮不到他执修吗?很显然,他背后是有人的。

城主冷冷一笑。看样子你应该发现什么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苹果现在的地位是否能吃下所有的利润呢?如果我吃不下,那剩下的利润通向哪里?你有没有想过呀?

月照年被问的哑口无言。很显然,他也不是完全一无所知。只不过想通过言语间的较量,想收获一些好处。

可惜他这位老战友身经百战。根本就不上当。而且将关系挑明。将选择权又转移回来。这就难办了。

喜欢星空炼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