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有证据吗?”鬼陵反驳道,“那都是没影的事情。而且,我哥哥就算是被暗杀的,那也肯定有自家人当帮凶,否则的话,根本完成不了。”

鬼权愣了一下:“你怀疑我?”

鬼陵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证据,我不会怀疑任何一个具体的人。”

撒谎……徐浪看到镜子上传来了红色的灯光。

“咳咳……”鬼都督咳嗽了一下,有点后悔让徐浪来这里了。

当初他是为了保住双方的友好关系,让徐浪来观看。可现在暴露出来的东西还真的不少啊。徐浪知道了,那东海肯定也知道了。

徐浪转头看了一眼鬼都督,笑着说道:“那我走?”

“咳咳,徐老弟误会了。”鬼都督尴尬地说道。

徐浪拍了拍鬼都督的肩膀:“其实这些对于我们东海来说,不算什么大秘密。我们对于当年的那件事,也肯定有些猜测的。

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鬼陵的表现,都在预测之中。”

“至于鬼陵和鬼秦的合作,就是个麻烦,不过你放心,除非事情无法收拾,否则的话,我不会泄露的。”徐浪笑着说道。

“谢谢徐老弟……否则的话,东海和金陵目前的友好关系,可能就破裂了。”鬼都督说道。

另外一边,鬼权继续问道:“你们具体是怎么做的?”

“是鬼秦在梦里找我的。”鬼陵说道,“现在那个梦,我都还有点懵圈。”

梦?

徐浪有点懵圈,他不由地想到了硬毛鼠的情况。难道说,其实硬毛鼠的背叛,也是鬼秦在操作?他之前还以为是秦十三了,现在看来,也未必是秦十三啊。因为秦十三一直都被乐园密切监视啊。

或许,是鬼秦借助了秦十三的形象,骗过了硬毛鼠?

妈的……

这一切都扑朔迷离啊,而且,硬毛鼠当时死了之后,是被直接抹掉了灵魂的,身体却没有点伤口。

难道是梦里杀人?

乱,乱啊,真的太混乱了。

“都督大哥,你说……你们对于这个鬼秦,认识多少?”徐浪问道。

“信息非常少,甚至连性别都不知道。对了,你之前在网上寻亲,你知道男女?”鬼都督问道。

“不知道……”徐浪当初把对方当做男的,因为对方喜欢陆雪菲,其次,鬼秦这个名字,倒也很男性化。

可这一切都是猜测的。

他心头一震:“都督大哥,你觉得……这个鬼秦是否真的存在?”

“啊?”鬼都督彻底懵圈了,“这个……咳咳……徐老弟,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啊?”

“主要是,没人见过这个鬼秦啊。”徐浪苦笑道,“他的活动轨迹是什么?有没有可能是某个人冒充鬼秦在兴风作浪?”

“如果是的话,那会是谁啊?”鬼都督眉头紧皱,最后叹了一口气:“唉……我就是搞内部管理的,这些情报之类的东西,我虽然学过,但不专业啊。”

另外一边,鬼陵承认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他在梦里被鬼秦说服了,然后找到韩立言,说了一句:“徐浪是屌丝。”

“至于为什么是这个,我不懂……反正我做的,就是这些。”鬼陵耸耸肩说道。

鬼权也懵圈了:“你确定只有这么点?”

鬼陵点点头:“我没必要骗你。”

鬼权看着玻璃的方向,眨了眨眼。

徐浪看到镜子上的灯,是绿色的,也就是说,鬼陵说的未必是真的,但并没有说谎。极有可能是鬼陵被鬼秦骗了。

徐浪是屌丝?

徐浪沉着脸,这个鬼秦一定嫉妒他的帅气,所以说他是屌丝。但他现在想着的,韩立言极有可能早就被下了手段。只不过这个手段非常隐秘,无论是东海还是乐园都没有发现。

而这个手段应该是一个口令激发的特殊炸弹,激发的口令就是鬼陵口中的那一句:“徐浪是屌丝。”

“有点意思啊,这不仅仅是攻击,还是一个挑衅啊,语言上的挑衅。否则的话,必要用这么奇怪的口令。”徐浪看着鬼都督,“那个鬼秦,应该猜到我们可以查到鬼陵,或者说,是我可以查到鬼陵,故意恶心我呢。”

“咳咳……徐老弟你可不是屌丝,你是灵界的精英。”鬼都督说道。

“我当然知道。”徐浪一脸自信地说道,“这个鬼秦开始诋毁我了,就证明我已经威胁到他了。这骂我的话一出来,就证明他心理上处于弱势。”

另一边,鬼权也很愁啊,没想到这件事真的牵涉到鬼陵。这鬼陵的实力一般般,鬼品也不怎么样,但背后因为之前那个鬼陵的关系,牵一发动全身啊。

“你最近闭关吧,别回深夜乐园了。”鬼权觉得,当初就应该早点把鬼陵给关禁闭算了,省得对方在深夜乐园吃大亏。

一开始吧,他觉得鬼陵会被徐浪捉弄得很狼狈,然而人家徐浪都懒得搭理鬼陵,反倒是被鬼秦钻了空子。

“我知道了。”鬼陵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不敢乱来了。这事情闹事真的闹大了,鬼陵这个名号,救不了他。

就在此时,他的眼睛发生了变化,变成了红色。

徐浪透过镜子,看到了这一幕:“坏了……危险。”

轰……

一股强大的能量炸开,徐浪只觉得眼前一股浪潮冲了过来,他被冲得倒飞出去。

鬼都督也一样,炸了出去,身体都散开了。不过幸好他的实力强,很快就恢复了身体。

徐浪从地上爬起来,脑子有点嗡嗡叫,身上的骨头倒是没事,就是有一种疼意。

就在此时,他的身体冒出了一股奇怪的能量,让他这种疼痛感渐渐地消失。

“呼……”徐浪深呼吸了一下,感觉还不错。

而前方就是爆炸的废墟,此时一片狼藉。

徐浪和鬼都督冲过去,看到鬼陵木讷地站在原地,一脸惘然。

鬼权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鬼陵嘴里喃喃道。

徐浪走过去,一巴掌打在鬼陵的脸蛋上:“混蛋,你醒醒啊,鬼权呢?”

“炸了,炸开了……”鬼陵喃喃道。

“咳咳,我在这里。”突然,传开了咳嗽声。

这声音来自于一块被炸掉的墙壁的下面。

鬼都督伸手一挥,将墙壁弄开,看到地上有一个黑色的,看起来牙签盅大小的秤锤。

“鬼权,你现在是什么情况?”鬼都督着急地问道。

“差点就完蛋了,幸亏我修炼的秤锤在我的身体彻底消失之前,保了我一命。”鬼权的声音,继续从秤锤里面传出来,“鬼都督,我得休养一段时间,咳咳……金陵鬼镇就看你的了……徐老弟。”

“权哥,你说。”徐浪说道。

“这件事,小不了。你得帮我金陵鬼镇一把。”鬼权说道。

“放心吧……对了,你这种情况,可以拿到乐园治疗。”徐浪说道。

他自然清楚鬼权的意思,没想到这鬼秦是真的牛叉啊,不仅仅在韩立言的身上下了手段,就连鬼陵也中招了。而看鬼陵的情况,明显是不知道的。

这个鬼秦,不是一般的情报员,更像是一个炸弹狂徒。

“我无法离开金陵鬼镇,否则,金陵鬼镇必然大乱。鬼镇比不上鬼市,你们鬼市可以在爆炸之后,控制局面。但这对于鬼镇来说,有点难。”鬼权说道,“徐老弟,鬼秦对鬼陵下手,必然还有后手,你要帮帮我们。谢谢了。”

就在此时,徐浪脸色微变,然后笑着说道:“鬼权大哥,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可以帮你以最快的速度康复,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尝试一下?”

“真的?”鬼权心中大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金陵鬼镇的局面就没有那么复杂了。

“当然,我的能力,你又不是不清楚。你们金陵鬼镇的泉眼,我都能复活,你这种爆炸损伤,不算什么的。”徐浪笑着说道,“就是,这个过程有点……不好意思说,哈哈哈……咳咳。”

“徐老弟,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现在去安排。”鬼都督赶紧说道。

……

金陵鬼镇,青木泉。

青木泉是金陵鬼镇的泉眼之一,在当初京杭大运河出事之后,最先枯竭的一个泉眼。

因为没有阴气的存在,四周已经成为一片片的荒漠。

不过,这个荒漠倒是不大,也就是五六公顷而已。

以前这里是没人来的,也没有鬼会来,而现在,排着一条很长的队伍,有点像正在做核酸检测的居民。

这条队伍全都是女的,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兴奋不已。

“徐老板,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能再抱一个吗?”

“徐老板,我要那种,就是你抱我起来转圈圈的那种哦。”

“嘻嘻……徐老板,人家为了你,专门换了一条开叉开得很高的旗袍呢……”

“徐老板,你这是不是选美啊?人家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技术也很好哦。”

徐浪面对这群疯狂的女鬼,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不断地跟他们拥抱,微笑。

没办法,系统跟他说,想要帮助鬼权恢复实力很简单,但需要通过“卖抱小郎君”奖励来获得。

对于这个奖励,他之前尝试过,但因为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好处,后来就放下了,不再继续

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了。现在系统重新提起,他也当然要努力点。

至于今后的名声,算了,反正早就保不住了。

喜欢深夜乐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