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onensis17一21学生 爱爱图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女丑出巫咸国,被后人解读为她跟西王母一样,是黄帝最得力的巫女之一。

而沈瑶顺着壁画内容和书中所记载,她认为西王母是背叛黄帝的那位,私下联合灵山十巫谋杀神族研发不死药,而女丑则是接了黄帝的指示,要从灵山十巫手中夺走不死药。女丑召集十巫,她的法力凌驾于十巫之上,最后自然是得手了。

而得手之后,女丑就成了一枚弃子。

为什么这么说?

“上古时期,巫女的确受人尊敬,而且位阶越高的巫女责任就越大也是正常,但女丑的死充满了不合理。”沈瑶逐一分析——

“天上十个太阳,她为了求雨活活晒死。为什么会出现十个太阳,跟神族有关,天下大旱,跟旱魃有关,而旱魃也跟神族有关。女丑为神族夺了不死药,照理说是功劳一件,为什么在求雨的时候都被晒死成‘尸’了,还在继续求雨?为什么没有神族的人前来帮忙?说她是为了求雨而死,倒不如说是死于神族之手。”

“神族都是神了,要不死药做什么?”祁余挺不理解的。

沈瑶想了想说,“我曾经听人讲过这样一套关于神族的理论,说这神啊,也是分维度的,越是高维度的神就越高级,而我们所认知的上古神族,有可能也是更高级的神创造出来的。他们虽然生命很长,但并不是不会死,天人五衰的说法你们都听过吧,就是指神仙也有老去死去的那一天。”

问题是,《山海经》中恰恰就记载了神族复活和长生的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夸父,夸父追日死后被神族的人复活。还有《大荒西经》中的颛顼之子,三面一臂,三面之人不死,据说,它是黄帝的后裔。”

沈瑶讲的口干,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水,放下水杯继续道,“《海外西经》里记载了个轩辕国,说这轩辕国里的人‘其不寿者八百岁’,也就是说,在这个轩辕国里,最不长寿的人都能活到八百岁,虽然不是不死吧,但也属于长寿了。更重要的是,相传轩辕国就是轩辕黄帝的出生地,国人都是人面蛇身。怎么就那么巧,都跟皇帝有关?或者我们撇开黄帝不说,神族后人的复活和长寿之后的质量远远高于窫窳那批,所以很有可能是,神族得到不死药的配方后经过改良,避免了神族后人成为怪物的可能。”

经沈瑶这么一讲解,大家也都觉得很有道理。

沈瑶又回到壁画内容本身,最后一幅壁画上。

“但古人的想法不同,他们崇尚神族,可能认为女丑是除奸佞匡扶神族的英雄,而且她求雨而死的形象又是大义,这才会把美好愿望画在了壁画上,并且

japonensis17一21学生 爱爱图

为了表示虔诚,以血为颜料来奉献神族。”

故事讲到这里,关于地下窟壁画内容沈瑶基本上都算是阐述明白了,根据后人的、网上专家的分析和个人的见解,来说明了地下窟的难得可贵。

盛棠盯着最后一幅壁画在想,都说修旧如旧,但她可真想在临摹的时候将上头的内容改一改呢,突然之间就觉得女丑太可怜了。

所以说不定这寄生物都有共识,有人听见女人在哭,估摸着就是在这群生物在替女丑哭呢。

后来转念一想,孰是孰非都是沈瑶的推断,说不定当时女丑就是甘愿受死呢?为了苍生为了大义?

脑袋里有个声音钻出来:搁你你会顶着十个大太阳不想别的办法活活晒死吗?

她嘀咕了句:我又不傻。

江执离她近,但也没听清,转头看她,“什么?”

盛棠哦了一声,说没什么。

江执瞅着她,见她两眉皱皱着盯着壁画瞧,模样真是叫人心中喜爱的,就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脑袋,“有意见就提。”

提就提吧,总不想甘心做个混吃等死的小废物不是?岂不是白白玷污了她盛大神的威名。

所以,问他,“如果我们能找到寄生物,如果修复也都一切顺利的话,那么地下窟对外开放的可能性有多少?”

修复的目的是为了留存,为了将古人的智慧继续流传下去。流传需要让更多人看到,就需要对外开放。

可在敦煌,哪怕是修复过的石窟也要限制观赏人数,更别提有不少石窟无法对外开放。

她希望0号窟能让更多人看到,尤其是那幅铺天盖地的星图,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明白什么叫身临其境。

可是……

江执迟疑了。

他的这个反应,令在座的心都揪了一下。

“我不敢保证0号窟能有多大的对外开放几率。”良久后,江执才看向大家说,目光里是沉沉的东西,似最遥远天际的夜色。

“甚至说,我都不敢保证0号窟有没有开放的可能。”

盛棠一愣,冷不丁想到了汉墓里的那些壁画。

而肖也的领悟能力也挺强,直截了当问出了关键,“汉墓壁画后来的情况怎么样?”

“整体揭取加封固,目前来说修复后的壁画内容还算稳定。”江执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但是你们也清楚,0号窟的整体条件跟汉墓不同,寄生物的活跃程度和组成成分也因颜料物质发生了变化。所以汉墓壁画的修复方案不能百分百复制到0号窟上,哪怕是找到了原料,修复后的情况也很大可能会呈现跟汉墓不同的效果。”

“如果做整体揭取呢?”肖也问。

这是他们之前想过有可能会实施的方案。

一般来说,能尽量保持原壁画就尽量保持,不去损伤山体。墓室壁画用的最多方式是揭取,因为开发后的墓室条件并不利于壁画的保护。

但石窟壁画不同,揭取除非是面临无法在原有山体保护的情况下,或者说是存在多层壁画。

“壁画面积太大,整体揭取的话要考量山体的承受力,尤其是星图,相当于整个窟被清空。”江执分析了实际情况,“而且,壁画中的寄生物情况特殊,揭取之后一旦更换环境,能发生什么样的状况我们还需要反复验证。”

整体揭取工程量不但大,而且一旦发生山体塌陷,那就将毁坏壁画。

罗占从专业角度出发,他给出山体的测量数据,说了结论,“从数据上看,0号窟里的壁画并不适合做整体揭取,事实上,就目前来说山体结构也不是很稳定。”

大家沉默。

良久,江执问大家,“如果真就是一场空,你们还想继续修复下去吗?”

喜欢他以时间为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