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登录入口+v1.0 新御宅屋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在“被宋棠追”这件事情,房长安本身并不怎么反感,唯一所担心的,就是被沈墨和王珂误会,既然宋棠都这样说了,他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从情感上来说,他是能理解宋棠的。

她比宋玫要更幸运,但如果因为经历而对爱情,或者更甚一些,是对异性有心理阴影,都是可以理解的,需要时间,也需要对的人慢慢去感化。

姐妹俩现在的生活状况不算坏,鞋店可以给她们提供收入,原本他帮着买股票也赚了些钱,然而也不容乐观。

一方面是姐妹俩目前大多数时间都要上学,宋母见监狱里面也要吃药,相当于是师大那个青云鞋店要养活母女三人。

更重要的是,她们缺乏心理上的依靠与安全感。

这样的境况之下,宋棠想要摒除外界干扰,专注学习,一切“往前看”,这是很合理的事情。

让人佩服,也心疼。

当然,也有疑惑,去年暑假的时候,他半夜偷吻俩小姑娘,宋棠肯定看到了,只是不知道看到了他亲几个。

之后她一直都没什么异常,让他更倾向于宋棠只看到了他亲王珂,之前亲沈墨的时候她还没醒。

可刚刚宋棠的话又让他推翻了这个推测,否则她为什么要把沈墨和王珂并列在一起呢?

最最奇怪的是,她好像仍没有要骂自己的意思?

正常情况下,她不是应该要为两个好朋友义愤填膺,唾弃渣男,拯救好友吗?

——不管怎么说,宋棠这个忙还是要帮的,反正也不用干啥,不主动,不拒绝即可,嗯,似乎也可以不负责。

以防万一,他还是找沈墨和王珂都报备了一下,解释了缘故,淡化了影响,一式两份,分别在跟俩人聊天的时候说了一下。

俩小姑娘的现场回复出乎预料的一致,都是:“哦”

一个月的军训很快过去,洛神UI已经确定国庆之后正式上线,准备工作已经做好,公司正常放了国庆假期,房长安这个老板“悠哉”了一个月,终于要出力了。

假期第三天,他与洪婉媚一起到了伊李高白推荐的中传教授家中去拜访,老人名叫傅传礼,因病退休,已有近五年,他曾与房长安谈过,也从伊李高白那里了解过。

到了老人住处,做了番交谈之后,洪婉媚作为下属,正要冒昧一下,提出看看老人家以前的作品,老人让妻子拿来了一叠手稿。

雪白的稿纸上,画着许多方框、圆、曲线,围着一个“詩”字,字体端正,整体却给人以简洁、精致的感觉,几张稿纸上都是这个“詩”字,风格类似,细节处却各有不同。

“我这段时间试了一下,还不够完善,不过大体上是成型了,你看看,如果满意的话,这份合作,我就试着接一下,如果不……”

“满意!满意!”

这份惊喜有点太突然,房长安兴奋之下,没忍住打断了老人的话,坦白说,直接拿去用他都觉得完全没问题,原本还以为人家在摆谱呢,没想到活没接,就先忙活起来了。

他打断之后,又表示了歉意,老人倒没介意,又补充说道:“你是要印在手机上面的,跟普通的徽标用途还有差异,我也没试过效果,你们肯定懂电脑,可以在软件上先试一下,我这边继续做调整……”

房长安仔细看半天,也没看出几张手稿之间有多少差异,又聊几句,他让老人开价,老人犹豫了一下,坐在木质沙发上伸出两根手指。

“两百万?”

实话说,这价格不是一般的贵,房长安的预算是两个徽标一百万,可以视情况超出,但这是直接翻倍了。

洪婉媚转头看他,表情明显惊愕。

老人也被吓了一跳,忙摆摆手,似乎是缓了一下,才说出话来:“二十万!”

房长安这才松一口气,老人看他模样,有点忍俊不禁,带着笑意道:“还两百万?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哪有那么贪心?再说了,就俩字,哪就那么值钱了?”

“值还是值的。”

房长安先松一口气,又觉得这价格有点低了,笑道:“您这太优惠了,是不是怕我们公司刚开,付不起钱?”

“不是,不是。”

他开玩笑,洪婉媚与老人的妻子都在笑,老人却反而收敛起了刚刚的笑容,摆了摆手,然后语速不快地道:“是因为这俩字。”

他顿了顿,“我也有手机,用过手机,很方便呐,科技要进步,为人民服务,大家生活都方便……可我用过三个手机啦!想什么诺基亚,摩托什么,三星……哪个三星,我原本还以为是咱们中国的牌子呢!还有那个金立,倒是中国的牌子,可手机上印的都是英文字母,就没在手机上见过汉字!”

“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好好干!等手机生产出来,送我一台。”

“诶!”

房长安沉默两秒,露出笑容,“您放心,以后古诗词的手机,我每年给您送一台来。”

“那不用,太浪费了,没必要,没必要。”

老人摆摆手,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看他一眼,“得把质量做好!不能坑人呐!”

“……”

婉拒了老人留饭的邀请,房长安带走了老人目前最满意的一份手稿,载着洪婉媚回到公司,扫描之后进行处理,将徽标放在手机上,觉得原本预留的徽标位置不大舒服,又重新进行调整。

好在后背很空,有的是空间放徽标。

当然,目前在设计的都是“词”牌手机,“诗”还没提上议程,目前只做测试,等“詞”徽标设计好之后还是要换过来。

忙碌一个下午,到五点多的时候,房长安与洪婉媚才从公司离开。

因为刚刚开学,而且回去一趟路费不便宜,王珂与宋棠都没回云龙,一块找了个游乐园的促销兼职工作。

房长安驱车到游乐园,俩人正在一个饮料促销的标牌下面站着,等有人经过的时候就吆喝一声,这已经是她们兼职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不再那样羞怯了,喊得声音至少可以听见。

见房长安过来,俩人都不大好意思

po18脸红心跳登录入口+v1.0 新御宅屋

再喊,等他走近了,王珂才抿着嘴笑问:“先生,要尝一下吗?”

“花钱吗?”

“免费的。”

“好喝吗?”

“好喝。”

“那给我倒一杯。”

宋棠用一次性的小纸杯给他倒了大半杯果汁,房长安就站在摊前“滋~滋~”地品尝起来,很欠打的表情和语气,点点头:“嗯~嗯~还阔以!”

宋棠眨眨眼睛,有点好笑地问:“那先生你要买吗?几瓶?”

“等你们下班了我再买。”

王珂作势要打他,然后又迅速收起来,朝他使个眼色,房长安猜测可能是老板或者是负责他们这些兼职学生工作的人来了,装模作样地低头瞅了瞅,然后摇摇头,有点失望的样子,转身溜达走了。

又等了会儿,俩人下班,结了当天的六十块钱工资,房长安载着她俩回去,先到路边找了个快餐店吃饭,吃完之后上车,房长安道:“我不回学校,这边离北航比较近,先送棠棠回去吧。”

王珂跟宋棠一块坐在后面,道:“好啊,这又无所谓。”

宋棠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唇,并没有说什么。

王珂问:“你那个唱歌比赛什么时候开始啊?”

军训期间,宋棠报名参加了校园十佳歌手的比赛,不过比赛还没正式开始,国庆假期之后才进行预选赛。

“到时候我能去看吗?”

“可以啊,不过到时候我要是连预选赛都通不过怎么办?”

“不会的,你唱歌那么好听。”

两个女孩没房长安那么多“俗事”,都报了社团,王珂报了一个茶艺社,还有一个校广播室,不过后者需要面试考核,目前最终结果还没出来;宋棠受她影响,也报了茶艺社,另外还有美术社,并不准备再另外加入学生会之类的组织了。

到了学校,房长安把宋棠放下,载着王珂离开校园,往住处驶去,王珂起先在跟他说兼职时候发生的事情,没有发觉,快到地方了才发现不对劲,往车窗外面瞅瞅,问:“这是去哪啊?”

“先到我那去,等下再送你回来。”

她没换座位,仍坐在后面,房长安透过车内后视镜看看她,笑嘻嘻地道:“我刚买了双新拖鞋,你是第一个被邀请观赏的人。”

“我又不稀罕看!”

王珂鼓了鼓腮帮,语气嫌弃,脸蛋却已红了起来。

开学至今都在军训,俩人聚少离多,偶尔吃一顿饭,她很快就要回学校去,几乎就没有过单独相处的机会。

或者再往前算,真正的单独相处,还要追溯到报考之前的酒店里面,从报考志愿再回京之后,也少有单独相处的时候。

房长安用这么拙劣的理由把她骗过去,目的不言自明。

小姑娘脸颊发烫,咬咬嘴唇,那双明媚漂亮的杏眼水汪汪地横了他一眼,到底没说拒绝的话。

房长安努力忍住笑容,正要说话转移注意力,王珂手机响了起来。

“墨墨。”

她说了一声,接通了电话。

“珂珂,你干嘛呢?”

“兼职完,回学校路上呢。”

“哦~他送你吗?”

“嗯,正开车呢。”

“好吧,我到上海了。”

“这么快?”

“对呀,飞机嘛。”

“那你现在在哪啊?酒店吗?”

“不是,家里面,我家在这边也有房子。”

“你家怎么那么多房子啊?”

“……我也不知道啊。”

听着手机那边有点委屈的嗓音,房长安都有点无语。

车在小区里面停下,王珂看看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沈墨说,房长安于是在旁边用唇语支招:“跟她说到学校了,要去买东西……”

王珂白了他一眼,没理他,也不从车上下来,继续坐车里面跟沈墨聊天。

房长安无奈,只好在旁边等她俩聊完。

过了好半晌,太阳都落下去了,还是沈墨先意识到了,问:“你到学校了吗?”

“嗯,刚下车。”

王珂应了一声,这才下了车,又道:“正准备去超市买东西呢。”

“那你先去买东西吧,等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你也休息一下。”

“嗯嗯。”

王珂挂掉电话,房长安先伸手过来,抓着她一只手,小姑娘脸红了红,白他一眼,但还是任他牵着了。

“看,新拖鞋。”

为了证明自己没撒谎似的,关上房门之后,房长安就先拉着她看拖鞋,明显女式的粉色半拖,看起来清新简约,王珂确实挺喜欢的,但不想理他。

房长安见她不感兴趣,也就不再装了,拥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来,打开电视,装模作样的换台,找了个广告看。

看着看着就把她按在了沙发上,亲了亲她柔声道:“珂珂,要不你今晚不回去了好不好?”

“啊?”

小姑娘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摇头,“不行

po18脸红心跳登录入口+v1.0 新御宅屋

。”

“你就跟室友说墨墨来这边了,晚上在她那边睡,你室友都见过她的,好不好?”

“不要……”

“晚上你睡主卧,我睡旁边的房间,放心,我把被褥床单都给你换了一遍,都是新的,而且保证绝对不会乱来,我保证!发誓!好不好?”

“不要……”

王珂还是拒绝,但耐不住他软磨硬泡,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

她连续兼职三天,每天都在摊前站着,确实有点累,给舍友打了电话,陪他腻歪一阵,没到十点就有点犯困,就说要去睡觉,房长安果然很规矩,没有任何拖延,立即答应,并保证自己马上也去洗澡睡觉。

早睡早起身体好。

主卧有卧室,房长安考虑很周全,还给她买了换洗衣物,包括牙刷和一些用品也一应俱全。

她洗了澡,又让房长安帮忙吹干了头发,然后挥挥小手,甜甜地道了晚安,回房间去睡觉。

拉好窗帘,关了灯躺下,却反而一时间没了睡意,她正闭着眼睛努力“催眠”的时候,忽然听见房门被敲响了,听到他在外面喊:“珂珂。”

“怎么了?”

“我忽然响起一件事情。”

“等你一下啊。”

王珂打开灯,从床上下来,紧了紧领口,去打开门,就见房长安站在门外,表情像是有什么心事。

她还以为真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点担心地柔声问:“怎么啦?”

进入十月,京城气温已经降了下来,不过室内仍不算冷,房长安怕她不喜,也没买几件睡衣,王珂选择不多,洗了澡之后换的是一件粉白色丝质睡裙,柔软贴身,勾勒出修长婀娜的傲人曲线,裙裾下两条雪白长腿映着灯光,光泽晶莹,双腿线条近乎完美,极其动人。

房长安好容易移开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从小看着长大,越长越明艳美丽的脸庞,很认真地道:“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小姑娘对他自无防备之心,房门是直接打开的,灯光从里面照耀出来,落在房长安的脸上,表情很认真,眼睛盯着她,问:“你怕黑吗?”

“啊?”

王珂怔了怔,随即明白了他的意图,红着脸气鼓鼓地瞪他,“不怕。”

“那就好。”

房长安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然后又有点不大好意思地朝她笑笑,“我怕。”

“啊?”

小姑娘眨眨眼睛,没明白什么意思。

“我怕黑。”

房长安很体贴地给她重复了一遍,边说着边拥着她进了房间,顺手把很怕的黑暗关在了房间外面,“还好你不怕,不然我们俩都怕,那就完蛋了。”

————

九千字了,叉腰^^

明天未必能在这更新,提前讲一下。

喜欢重回2003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