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小说txt免费下载 13小箩利洗澡无码视频网站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既然苯教供的是诡异,既然腾根之瞳可以是佛,那么圣女……也可以是腾迅吧?”

吱呀~

空气里,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阴风,吹吹吹动半闭的门扉。

传出令人牙酸的回响声。

行者低头。

桂建超默默咬牙。

整个地宫,落针可闻。

“鬼叔,你可以回答我这个问题吗?”苏大为目光平静。

他心里已经有自己的判断。

从洛阳一路追踪到这里,其实这一路,他一直在思考聂苏的问题。

有一些,他以前不敢去深想,下意识逃避的问题。

终究到了需要面对的时刻。

桂建超目光从苏大为身上,转到聂苏的脸庞上,迟迟没有回答苏大为的问题。

苏大为心下暗焦,催促道:“鬼叔?”

“你一定要知道吗?”桂建超抬头,看向苏大为,那眼中,隐隐透着一种神秘,慑人的光芒。

“这对我,对小苏都很重要。”苏大为斩钉截铁道。

小苏是圣女的孩子。

宝书网小说txt免费下载 13小箩利洗澡无码视频网站

圣女是腾迅,那么小苏的身份则将是新一代腾迅。

这一切的源头,皆因苯教所供的乃是诡异。

这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打的是佛祖名号,拜的却是诡异。

岂非佛陀圆寂时,魔王波旬所说:待你圆寂之后,后世千百年,我的徒子徒孙,会穿上你们的僧衣,混入你们教中。

谁是魔,谁才是佛?

桂建超脸上浮现挣扎之色。

一直未出声的行者,将铁棒在地上重重一顿:“你不方便,让我来告诉他吧。”

咚!这一声,像是敲在苏大为心里。

令他心头一凛,目光下意识看向行者。

却见行者微微摇头:“不是。”

不是?

苏大为顿时一愣。

这不是,是说圣女并不是腾迅?

自己之前猜测全是错的?

一时间,苏大为有些糊涂起来。

“行者师兄,你没骗我?”

苏大为眸光大亮,犹如在地宫中亮起两枚小太阳。

这光芒,并非一般元气精芒,而是阳神高度凝聚,足以刺透人心的天眼。

行者在他炽烈目光下,神色坦然:“不是。”

这一次,行者的语气,越发肯定。

桂建超在一旁,神色微有些古怪,但也点头道:“圣女,的确不是腾迅。”

圣女不是腾迅。

那圣女是谁?

圣女若不是腾迅,为何会被苯教供奉的一群诡异之中?

苏大为心头疑团不但没有解开,反而更多。

“鬼叔,行者师兄,我们相交十几年,不想在此打哑迷,把你们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苏大为怀抱小苏,声音恳切道:“算是帮我,也帮小苏。”

若圣女不是腾迅,那意味着他之前的判断,错了。

“我有不得已之处。”

桂建超脸上挣扎色更重,沉吟道:“我不能说。”

“你不能说,我来说。”

行者将铁棒扛在肩上。

向着苏大为眦牙一笑,这笑容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你想知道什么?看在法师的面子上,我可以告诉你。”

这一刻,苏大为竟从这天产石猴狰狞的笑容里,察觉到一丝温暖。

他颔首致谢道:“腾迅的真身,我并不关心,但是小苏的事,我不能不管。我想找到苯教圣女,让她救治小苏。”

“你怎么能肯定,那位圣女能救小苏?”

“我听说过,苯教圣女一脉相传,既然前任圣女能活下来,就代表,小苏身上的问题,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行者点点头:“我明白了,小苏的母亲,那位圣女就在……”

“磐陀。”桂建超出言打断,看向行者的目光,透出忧虑,微微摇头。

鬼叔,你在顾忌什么?为何要打断他。

苏大为双眸微微眯起,心中有些不悦。

你既是我鬼叔,以咱们的交情,以你照顾小苏多年的情份,在这个时候,你岂能不与我站在一边?

行者眼中金芒微闪。

看透苏大为心中所想,拄着铁棒笑道:“你也不用生老鬼的气,他与我在此静修,都答应了人家不得泄露半个字,否则必受反噬,粉身碎骨。”

行者说的轻松。

但苏大为心中却一震。

反噬?粉身碎骨?

行者与老鬼,都是当世少见的大能。

至少三品境界。

甚至行者的境界,这些年还有提升。

也就是说,要令行者粉身碎骨的存在,至少是二品,甚至是一品,才有这资格。

“鬼叔、行者师兄,有我在,谁也伤不了你们分毫。”

苏大为轻拍怀里的聂苏,嘴角挑起淡淡微笑。

这是一品真仙的强大自信。

“我如今,也是一品境界,就算有一品大能在这里,我也能护着你们。”

行者与桂建超对视一眼。

后者不但没有开心,反而越发忧虑。

这个神色,令苏大为心头微沉。

一品还不足以护住你们吗?

难道对方的实力,还在一品之上?

行者张口,刚要说话,手臂被桂建超一把抓住:“说出来,你就死了。”

行者摇头轻笑,瘦骨嶙峋的身子,一时间犹如万仞高山,充满坚韧,昂扬,不屈之意。

“我早就活得够了,只是想见一下世间最高之山,如今既已见过,亦复何求?”

这话,令桂建超露出一丝怅然之色。

幽深眼瞳中,绿芒闪动,点头道:“好。”

他松手不再阻拦。

行者向一脸惊讶的苏大为道:“你想知道的答案,我告诉你,圣女的真身就在……”

“师兄!”

苏大为忍不住开口打断。

虽然他对自己有着绝对信心,但以桂建超和行者的眼力,都认为说出来会死。

那……

就在这一瞬间,地宫脚下,那朵金花突然发生诡秘的变化。

它在飞快旋转。

整个地宫如坛城般诡异华丽的矿沙纹绘,随金花不断旋转,如同漩涡。

“小心!”

苏大为低喝提醒行者和桂建超。

自身元气,早已如巨浪般汹涌而出。

一品大能的领域,笼罩整个空间。

包括地宫中所有叠加在一起的小世界,平行空间,全都被领域所压制。

这处苯教地宫充满神秘,苏大为开始都吃过一些小亏。

自然不敢有任何大意。

耳中听得隆隆之音。

令苏大为惊愕的事发生了。

盘坐在地宫两端,先前那矮小如外星侏儒骸骨的尸骸,突然跟着震动一齐喀喀作响。

两具遗骸,各抬起一只白骨森森的手臂,同时指向一个方向。

苏大为!

被这两个不知死去多少年的骸骨指着。

而且明明没有任何生机,没有任何活着的气息。

就是纯粹两具骨骼。

这种感觉,实在难以形容。

“装神弄鬼!”

苏大为心念一动,真元早如潮水般扑上去。

两具骸骨本就腐朽脆弱,被真元一压,瞬间坍塌粉碎。

化为一堆白骨碎片。

苏大为眉头皱得更深,看看自己。

目光从自己身上,落到怀里的聂苏身上。

刚才那两具尸骨,指的究竟是自己,还是怀里的聂苏?

对了。

苏大为抬头,发现行者与桂建超脸上都是一片平静。

丝毫没有被方才的变故而惊讶。

“鬼叔,出了什么事?”

苏大为才问出来,就见行者扭头看来,伸着一根毛茸茸的食指在唇边:“嘘~”

什么意思?

老鬼刻意压声音:“她来了。”

谁来了?

苏大为有点跟不上他们的节奏。

地板上金花图案已经绽放到极致。

陡然有金色光芒层叠吐出,犹如真的绽开一朵花。

从那光芒中,有东西正在缓缓升起。

苏大为抱着聂苏,猛地后撤数丈,警惕的看向金花中升起之物。

只留意四周,却没防着这图案下面,还有空间。

以自己的神识,方才都没发现异常。

究竟是什么东西?

行者和老鬼各自站在金花两边,双眼直视着那金花中心升起的东西。

仿佛他们早就知道会有东西出现。

苏大为心头生出更多疑惑。

金光氤氲中,隐隐见到一大块透明如水晶的东西,徐徐升起。

那是……

一大块水晶?

随着水晶不断升起,可以看到水晶里还有东西。

那是一个人的脸。

水晶里有人!

巨大的水晶完整升起,足有四丈高,两丈宽。

这是一座巨大的水晶壁,或者说,它是一座水晶棺。

水晶中,有一名女子被凝固着。

寒雾围绕水晶,一时看不清面目。

苏大为轻吹一口气。

咻~~

一股柔和暖风吹过。

水晶上的冰雾霎时散开。

露出一张如花娇靥。

那里面赫然是。

聂苏!

苏大为几乎听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这声音是如此的响,以致于整个空间都像是随着一品大能的心跳,动了一下。

呯咚!

这一瞬间,黄河水在暴涨。

地脉在跳动。

遥远的地方,有山倾崩。

而苏大为,也终于从一瞬间的恍惚中,回过神来。

不是。

水晶中那人,虽然与聂苏几乎一模一样,但年纪不对。

聂苏直到如今,仍如少女般。

而水晶中的“聂苏”,面容虽完全一样,但那种风韵气质,给人感觉犹如熟透盛开的花朵,已到生命中最绚烂的时刻。

小苏跟她比,还太青涩稚嫩。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苏大为笃定道:“圣女。”

是了。

这水晶棺中的人,必然是小苏的母亲,苯教圣女。

若非是小苏母亲,这天下,又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人?

但,若她真是苯教圣女,为什么会在这山中地宫腹心?

为何会被藏在地宫金花下?

又是谁将她封印在这冰棺中的?

当年苯教苦苦想寻回圣女,可曾知,圣女就在神女峰圣地中被封印着?

以苏大为的能力、眼光,早已一眼看出,圣女现在完全失去知觉。

她就像是被凝固在琥珀中的小虫子。

时光永远停留在,被锁入水晶中的瞬间。

……

锵锵锵锵~

一阵令人牙酸的,仿佛粗重铁器磨擦的声音,将李治从半睡半醒中惊醒。

他揉着昏沉的额角,向站在阶下掌灯的太监含混问道:“王承恩,王承恩,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叫了两声,四下无人应。

李治不禁有些着恼。

虽为帝王,仍有些起床气。

“王承恩,你这狗杀才在做什么?连朕的话也敢不回。”

这一下,终于有人理了。

一盏油灯随着阶下人,摇摇晃晃的上来。

却不是平日服侍的老太监王承恩。

而是一个小宫女。

身子瘦弱窈窕。

手里捧着一盏精致小巧的鲸油灯。

唇如涂珠。

凤眸灵动。

眉心以朱砂绘着盛放的花瓣,十分醒目。

不知为何,李治觉得这小宫女有些眼熟,却也不以为意:“王承恩去哪了?”

“圣人忘了?前几日有波斯总督卑路斯请求内附,圣人下旨,设立波斯都督府,令王承恩带圣旨去安西大都护行所传旨,并为监军。”

小宫女年纪虽小,口才却便给。

寥寥几句,便将前因后果,交代清楚。

李治扶着阵阵疼痛的额角,依稀有些记忆,似乎是有这么件事。

那卑路斯据说是吐火罗以西,名波斯国的王储。

前些年国中遇到大难。

新崛起的大食国攻破波斯都城泰西,国王伊嗣俊殉国。

卑路斯做为王储继任国王,一边率残军退守抵抗,一边寻求援助。

原本是向吐蕃国求救。

毕竟吐蕃离得近。

但不曾想,波斯使节才到高原,却惊闻吐蕃已经被大唐攻灭。

灭吐蕃者,乃大唐一位年轻将军,名苏大为。

消息传回去,卑路斯又惊又恐。

吐蕃国的强大,他是清楚的。

但强大的吐蕃,居然被一名年轻的唐将,一两年内打到灭国。

那大唐又是何等的强大?

经过一番问询,找到波斯一些年长智者和商人问过后,才知道大唐的情况。

原来在远东之处,有比波斯和大食更富饶强盛之国。

想要挽救波斯,希望不在吐蕃,而在东方的大唐。

卑路斯一边极力抵抗,拖延时间,一边向大唐接连派出使臣。

往返数年,波斯的版图被大食残噬殆尽。

卑路斯一路从波斯退至吐火罗,向唐境迁徙,直至进入大唐藩属,突骑斯的领地。

若再退,只怕要退到怛罗斯和碎叶水附近了。

直到这时,大唐圣人李治,才收到姗姗来迟的来自波斯末代国王卑路斯的来信。

并同意收留。

顺便,下旨设立波斯总督府。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尽管近两年李治连番受到苏大为叛唐,自己病痛折磨、沙门势力大损,等冲击。

但他仍旧是极具雄心的帝王。

开疆拓土之心,从未熄过。

原本以为,吐蕃和吐火罗,就是大唐版图的尽头。

现在来看,在极西之地,仍旧有大片富饶土地,或许可以……

李治收回了思考。

他感觉头痛欲裂。

一边艰难吸气,一边向小宫女道:“皇后何在?唤她过来,我,朕不太舒服。”

“圣人,皇后在处理极重要的朝政,恐怕不能过来了。”

“什么?”

李治勃然大怒。

他自从修炼那金刚六如的密宗“移识”之法后,情绪越来越暴躁。

原本调养不错的头风之症,再一次袭来。

听得小宫女的话,一时头痛欲裂,厉声道:“好大的胆子,你叫什么?朕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替皇后做主?来人,来人!”

回答他的,是小宫女咯咯娇笑声。

“圣人呐,您不记得我了?奴婢上官婉儿。”

小宫女盈盈下拜,双眼媚眼横波的斜来:“吾父上官仪。”

李治面色微变。

上官仪?

他记起来了,那个曾被自己做宰相培养,后来因与王伏胜暗中勾结,弹劾废后。

结果自己一道旨下去。

上官家就灰飞烟灭。

上官仪的女儿,居然混到宫里做了宫女?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朕怎么不知道?

无数疑问从心头涌出。

李治终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对,不对!

锵锵锵~~

那种磨刀声更近了。

像是将横刀,一下又一下,在粗砺的大石上反复刮擦,直至擦到锃亮如水。

一道雪亮的刀光,映入李治眼眸。

李治大惊,向后跌跌撞撞退去。

他依稀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身披明光铠,手握横刀站在阶下。

一个日夜在心头萦绕,令他做梦都惊惧而醒的名字,一下子冲出口。

“苏……苏大为!”

……

万里之外。

明月照亮巴颜喀拉山上的积雪。

皑皑白雪,犹如玉人梳妆,在夜下分外妖娆。

在这积雪之下,深达千百丈,一种超出世俗理解,常理之外的圣殿地宫中。

金花图案中心,矗立着那高大的冰晶。

行者、桂建超,与苏大为三人,正好以品字型,围着这冰晶。

地宫幽静得可怕。

也沉闷得可怕。

苏大为心中各种念头纷沓而来。

一时竟忘了说些什么。

终于,终于找到聂苏的母亲。

但这谜题不但未解开。

反而更加令人困惑。

“圣女?这便是苯教圣女?她……不是诡异?”

这句话出口,苏大为才意识到,自己还不是聂苏母亲叫什么。

但是看聂苏与圣女的容颜,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确定是母女无疑。

不然天下哪里找这么相似的两人。

苏大为将神识扫过去。

想透入冰晶中的圣女,察探一下她身体状态。

其实要细究,这番举动有些无礼。

以大能神识内视,什么衣物都直接穿透,等若空无一物。

有些尴尬。

但现在聂苏昏迷不醒,圣女也被人封印在冰棺中。

苏大为心情之焦急,自不待言。

就在神识扩散出去瞬间,行者与桂建超几乎同时脸色一变,急喝道:“不可!”

迟了!

神识与那冰晶相撞,并没有如苏大为想像般的穿透进去。

相反,发生剧烈的褶皱与扭曲、震荡。

嗡~~

整个地宫发出剧烈颤抖。

隆隆有声。

头顶上方,灰尘砂石簌簌掉落。

地动山摇。

“停下!”

行者铁棒一挥。

桂建超曲指一弹。

锵!

一声尖锐鸣响。

苏大为神识一卷,将二人真元吞没。

神识瞬间收回。

这般收发由心,行者两眼一张,眼眸中金芒暴射。

桂建超瞳中鬼火疯狂跳动。

虽然方才苏大为说过自己已经是一品大能。

但两人离开苏大为才多久?

短的如桂建超,也不过是一两年时光。

长的如行者,也才六年。

六年前,苏大为才是什么境界?

如何能从一个中等的异人,一跃成为力量金字塔的顶点,俯瞰众生?

不可能!

纵然是以石猴之能,面对境界在自己之上的存在,也没看出虚实。

直到此刻,方才知道苏大为所言不虚。

心中一时百感交集。

“阿弥,你真的,真的已经……”

行者呲起尖牙,搓了搓牙花。

有些牙酸。

也不知是羡慕还是感概。

而另一旁的桂建超,神情就精彩了。

那张脸,活像是变脸一样,各种情绪依次浮现。

扭曲至极。

“不到两年,才不到两年,你真的是一品了?”

桂建超喉结蠕动:“是不是腾根之瞳助你成就一品?”

苏大为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而是转头转向身后。

他来时的向。

叩叩叩~

敲门声。

在这个时候,在这深不可测的山腹地宫之中,竟有了敲门声?

月色,宁静的照在巴颜喀拉山的神女峰上。

忽有乌云飘来,遮住朦胧月光。

隐隐好似有什么庞然大物,从云中飞过。

地宫中。

三名道人,相互搀扶着,站在最深地宫的入口,一边好奇张望,一边难掩面上尴尬。

左边的李淳风,抚着胡须,认真解释道:“阿弥,我们非是要跟着你,而是那日在积石峡处,感受大能之威,实在令人惊怖,一时好奇,所以跟上来看看。”

李客师扶着袁守诚道:“还有这袁老道,那日只因看了那东西一眼,眼睛也瞎了。”

袁守诚破口骂道:“贼你妈,老道也是命中该有此劫,不过就算没了眼睛,老道还有一张嘴,不耽误喝酒!”

所有人的视线,瞬间全集中在袁守诚那张皱纹堆堆,花白胡须不知沾了鼻涕还是口水,混结在一起的脸。

这是喝酒的事吗?

好像在袁守诚那里,与喝酒相比,变成瞎子不值一提。

当然,修为到他这种境界,各种识感之强,哪怕看不见,也不影响日常。

只是看着老道原本黑色的眼珠,如今蒙上一层白翳,如同白内障病人般。

还是让人不由唏嘘。

苏大为的目光,从袁守诚,到李客师脸上:“所以郡公,你们就一路跟踪我来了?”

“咳咳,不要说得那么难听。”

“哪有什么跟不跟的,大路千万条,恰好同路罢了。”

“呸,只许你苏大为来这里找腾迅,就不许我等来看一看诡异中至强?”

三名老道,李淳风还要点脸。

李客师脸皮略厚。

而袁守诚,那是彻底不要脸放飞自我了。

苏大为闷了半晌:“老袁,你眼睛都瞎了,你跟来这里,你看得见吗?”

“老道我眼瞎,可心不瞎,不像有的人,眼不瞎,嘿嘿,心未必明。”

袁守诚话里有话道。

“袁道长是什么意思?”

行者拄着铁棒,笑着眦出白牙,竟有些阴森之意。

“是以为我会害阿弥吗?”

另一头的老鬼桂建超轻轻活动着手指。

虽没说话,但那手指锋利,如同手术刀一般。

似乎又见到当年他在长安,肢解犯人的风采。

李客师推起斗笠,眼中光华隐现:“倒不是说你二人会害阿弥,但你二人现在人家里做客,只怕也做不了主。”

这话说出来。

整个地宫,似乎微微跳动了一下。

苏大为先是一怔。

接着仿佛想明白了什么。

抱着聂苏,背脊跳动,就要以龙形九变之术脱身。

“阿弥,迟了啊。”

桂建超脸上,流露出不知是惋惜,还是遗憾之色。

“从你们进到这地宫中,就来不及了。”

整个地宫剧烈蠕动。

不,不光是地宫,所有的甬道、山石、整个神女峰,都在一齐蠕动。

那是生命的律动。

呯咚!

呯咚!!

一种心跳声,从极深的地下,从一个庞然巨物身体中传出。

回荡于巴颜喀拉山间。

每一下,都极缓慢,有力。

像是有什么东西,正从睡梦中醒来。

李淳风三人被蠕动的甬道弹入地宫中。

来的入口悄无声息合拢。

苏大为此时反倒不急了。

他抱着聂苏,身形稳稳钉在地上。

任地面起伏跌宕,任四周变化,始终屹立如松。

他的目光扫过整个地宫,扫过神情复杂的行者和桂建超。

再从一身狼狈的李淳风三人身上扫过。

“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活物?我们,在它的腹中?”

直到这个时候,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神女峰,或者说巴颜喀拉山,它的本体是……

母亲。

诡异们的母亲。

它延绵不知几千里。

伏于高原之上。

一代代诡异,从它身上孕育出来。

狼狈从地上站起身的李淳风,顺手拉起袁守诚,又向一脸阴沉的李客师抱歉苦笑:“怪我,不一时性起,却连累二位。”

当日正是他提议,三人才折返,一路跟着苏大为过来。

却没料到,会同时葬身在这巨物腹中。

袁守诚性烈,瞎着双眼破口大骂:“呸,老鬼,荧惑,亏你与苏大为相识多年,没想到竟用如此毒计害他,简直不当人子!”

桂建超勃然大怒:“放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害阿弥了?”

“不是你骗他,我们能落入这怪物腹中?”

“好了,都别吵了!”

苏大为一声暴喝,压住所有纷争。

他的目光如利箭般,射向行者。

“事已至此,也该出现了吧?”

看似对行者说。

实则目光透过行者,看向他身后那片地宫墙壁。

原本看似石料,如今已是血肉在蠕动。

幽幽的一声叹息。

从整个地宫,整个山腹中传出。

那不是声音,而是一个灵智生命的意识。

“终于来了,我总算等到你了。”

这声音,直接进入脑海。

苏大为的脑海。

李淳风、袁守诚、李客师和行者、桂建超等人,明显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表情依旧。

苏大为眉心微微一热。

那种又酥又痒的感觉。

无数热量、血流,向着眉心积聚。

仿佛那里有一粒种子,想要破土而出。

那是……

腾根之瞳。

苏大为曾跟人说过,腾根之瞳不会再出现了。

那是建立在一品大能的自信上。

一品真仙,又称无漏真身。

身上任何一点,都在大能神识笼罩下,完美无缺。

只要他不愿意,哪怕腾根之瞳也无法从意识深处醒来。

苏大为的眉心蠕动。

一条血眼细疑自眉心裂开。

四周筋络虬结,不断延伸。

眼看那血眼想要睁开。

苏大为一声怒喝:“定!”

将要张开的血眼,硬生生停住。

然后一点点收缩,直至消失不见。

所有人被苏大为身上,方才瞬间涌出的暴戾,黑暗气息给吓到了。

就算再迟钝,以现场诸人的能力,也明白苏大为身上发生了什么。

方才腾根之瞳想要苏醒,但硬生生被苏大为镇压下去。

还没等他们开口发问。

苏大为的双眼,陡然射出强烈精芒。

犹如虚室生电,照

宝书网小说txt免费下载 13小箩利洗澡无码视频网站

得地宫中,一片亮白。

那是震惊的反应。

不知何时,在冰晶棺旁,竟多出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全身散发出无法言喻,无法形容,光芒绚烂的女人。

《百诡夜行录》,排名第一。

腾迅。

“你终于来了。”

腾迅面如观音,笼罩在烟云中,向着苏大为发出叹息。

行者鞠躬倒退。

桂建超头几乎要触到地上,缓缓后退。

而李淳风、李客师、袁守城三人,做为大唐道门顶点。

此刻,被巨大的震慑所慑服。

被镇在原处,动弹不得。

这便是腾迅。

“你知道我要来?”

今天发生的一切遭遇,对苏大为来说,完全是意想不到,也是颠覆。

“所以,这整座神女峰,都是腾迅?”

苏大为向着烟云中的那诡异大能提问。

提问时,他并不确定,腾迅会不会回答自己。

或者会怎样回答自己。

但是,那诡异中的顶点。

超出苏大为预料的存在,居然老老实实的想了想,然后平静答道:“这里,这山峰,整座山,都是我。”

整座巴颜喀拉山,俱为腾迅所化。

这该死的巨大。

苏大为的目光投向行者和桂建超。

这两位诡异大能,好像畏惧腾迅,已经退出很远,低头不敢直视腾迅。

“所以现在在我面前的,是腾迅你的分神?”

“是。”

腾迅依旧坦然回答。

分神,类似元神分出的念头。

不算是完整体。

如果全部元神出窍,那便是阳神、阴神一类。

腾迅知道自己要来。

那么行者、桂建超在其中,又扮演何种角色?

这是个陷阱吗?

诡异的目地是什么?

“你为何知道我要来?”

苏大为终于问出自己心中萦绕的问题。

“因为……”

烟云中,那朦胧发光的腾迅,似乎回忆了一下。

“因为你就是个怪物!”

“你这怪物,究竟想把我们骗来此地做甚?”

“究竟是有何阴谋!”

袁守诚从地上弹起,破口大骂。

才骂几句,被李淳风给用力按住。

被李客师死死捂住嘴巴。

你可闭嘴吧。

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哦,忘了你是个瞎子。

这腾迅,实在是超乎想像。

让阿弥继续问下去。

问出结果来。

喜欢大唐不良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