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十次导航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不过,不知道九王爷为什么过来,我让延古去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还是——九王爷要对太子动手。”说完,‘下意识’看眼自己的手臂。

项逐元同样看向他的手臂,皱眉,似乎也没有多想。两人的思绪似乎都在东宫的安危上,谁也没有私心一般。

各自大脑却快速转着,察言观色间企图从对方微小的神色间发现漏洞。

项逐元:他还不知道?

明西洛:他知道?七小姐有没有与项家的人说过?毕竟七小姐事后去了项家,但观项世子神色,似乎还不知道。

项逐元觉得明西洛必然不知道,如果知道了绝不是现在的样子,还有功夫安排东宫示意,不能说明西洛早意图谋反去了,这件事必然也能激起明西洛反应,不可能一点动静没有。

“伤,真的没事?”项逐元想起了心慈说的话:“很重?”明西洛到现在为止没有用受伤的手碰过东西,如果伤的重,便能说的痛为什么九王爷回途径这里。

明西洛攥攥手,手掌却不能完全合上:“世子问,在下便不隐瞒了,如果途中发生怎么问题,世子多看顾一下太子和太子妃。”

“岂有此理!他们的人分明是故意的!”

“事已至此,是我大意了。”

“你受委屈了。”窗外有人影不停闪过,项逐元向外看了一眼:“外面怎么那么多人。”

明西洛颇为无奈的开口:“送上门儿来了,我不是打算这伏击他,让世子见笑了。”

项逐元有些惊异。

明西洛神色也有些无奈。“不够光明磊落。”

“不是,都是为了殿下,为了大梁安定。”项逐元起身:“你好好养伤,这件事,我会秉名太子给你个公道。”

“太子事务繁忙——”

“他有什么事,九王爷的人欺人太甚,你放心,殿下记得你,刚刚太子叫我叫过去,特地问了这件事情,你不是一个人。”

“劳烦太子惦记。”

“哪里的话,都是应该。”随即叹口气,语重心长的看向他:“太子的人,你是知道的,性情不好,但总归二皇子还小能教导的时间还很长。”各种意思……

明西洛立即后退一步,不敢接话。

项逐元也只是点到即止:“太医还是要看,手臂要紧,明天的守备我来主导,你多休息,我去给太子回话,。”

“恭送世子。”

明西洛看着项逐元的背影,过了好一会才直起身,七小姐让他来的,她在怎么想他?

多雨看看世子早走远的方向,小心的上前:“大人……”

明西洛没有动,项逐元会去和七小姐说什么,她会用什么眼光看他,警惕、憎恶、不耻、还是压根就看不上他。

明西洛骤然苦笑,还不如是九王府养在外的,也好过半途出现个爹,七小姐如何,也是项五老爷嫡亲长女。

他呢,一个拿出去都不能宣之于口的身份,九王爷,呵,如果不是九王爷呢,他就是苟合……

“大人……”

明西洛平复下心神:“有事。”

“……大人,时候不早了,让人传饭吗。”

“上吧。”

“是。”

美国十次导航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

项心慈送走大哥,一个人站在星光熠熠的凉亭里:“太子呢。”

“去了皇上那里,皇上傍晚的时候传了太医。”

项心慈随即转身:“去明西洛那里。”

“啊?”秦姑姑惊了一下,刚刚和世子保证了什么,世子才刚走!

“还不走?”

“是。”

……

月鉴轩内,灯火通明,忙了一天的人还没有休息。

多雨悄悄打开门,向内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外面的万象。

万象让他快点说,再不说,人都过来了。

多雨咽口吐沫开口:“大人,太子妃娘娘来了。”

明西洛从烛光中抬起头,心神没来由的一阵紧张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奏章。

“大人……”

“……”

“大人……”

“不用叫了,我已经进来了。”清澈不失霸道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进来一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一袭紫色繁花长裙,不施粉黛,长发松散的挽起,周身无一饰品,却透着尊贵到极致的气势,一双玉手推开门,理所当然的走了进来,瞬间将周围衬的黯然无光,烛火都摇曳了片刻。

明西洛已经起身,急忙将刚刚的思绪摒弃在外,:“七小姐……怎么过来了?”

“我不能过来?”项心慈的视线在房内扫了一圈,这都什么东西。

明西洛第一次对身外物尴尬,她肯定不满意,以往新买的宅子穷,觉得没什么,现在还这样,她怎么想他,故意的?还是觉得他故作廉洁,说他没发现,她估计也会觉得不是真话。

项心慈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着上前两步,环住他的腰,撒娇道:“想你了呀,还能因为什么?难道是没走过夜路想试试?”柔软的语调,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却更多的是软到人心坎儿里的依赖。

明西洛回抱住她,纵然有心事,甚至眼前的人可能还来者不善,但还是下意识地被她轻快的语调哄的舒展了情绪,也想将头靠在她肩上,让她安抚自己并不如此坦然的心。

但他不是梁公旭,做不出他那样无耻的理所当然。

项心慈感觉到他的力量,心中浮石落地,神色间依旧是轻快的样子:“你手臂受伤了?”

明西洛声音很低:“一点小伤,不碍事。”

项心慈冷哼一声:“你说的话有什么可信的。”推开他一点,担忧道:“让我看看?”

明西洛声音更软,是对最亲密的人才会有的音量距离,对父母都不曾如此亲近过:“真的没事儿。”

“怎么可能没事,那可是箭伤。”项心慈刚打算动他衣服,先看到了一旁书桌上的折子,想到他刚才从哪里起来,更生气了:“你受伤了还在看折子!”

明西洛十分受用:“只是看看,没有写。”

“你都不写折子了,伤的一定很重,让我看看你的伤口,让我看一眼呀,快点,让我看看。”

明西洛笑容更加舒展,颇为无可奈何:“真的没事。”

项心慈撒着娇:“说的不算,你让我看一眼我才能放心。”

明西洛听的耳朵像开花一样,孩子气的缓缓解开衣襟上的扣子,露出了手臂。

项心慈丝毫没有看他衣服下滑的位置,直接看向伤口的位置,紧绷的肌肉线条,突起的力量敢,厚厚的绷带,顿时小嘴一撅:“这么严重!”

明西洛似乎突然被安抚了,瞬间单手将她揽入怀里,急切的叫着她:“心慈……”他背后的胎记,她知道吗,东宫突然换了香跟她有没有关系?她是不是故意的?

明西洛让自己不要多想,但客观事实摆在眼前,不是他不想这些事情就不存在。

可即便这些事情发生

美国十次导航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过,她还是又给人站在这里,身边没有一个护卫,问着他无关紧要的问题。

她是关心他的。

项心慈被他亲的有些痒痒:“我还没看呢……”软绵无力的撒着娇。

明西洛吻的更加密集,如疾风暴雨般落在她脖颈上。

项心慈的手指抚上他心口的位置,曾经被一箭险些贯穿的疤痕,此刻被一块儿类似皮肤的假皮覆盖住,什么都没有摸到。

明西洛下意识抓住了她的手,衔住她的唇:“……我没事儿……”

这个细心到为了不让人查出来是他这么多年深入了容家水军,至今不肯对外坦露这个伤疤,九王爷如果跟他说了什么,东宫突然撤掉了所有龙涎香,他会怀疑什么?现在又在想什么?

“别动……”明西洛声音暗哑,宽大的手掌却将她柔软的手贴的跟紧,仿佛摩擦,仿佛要柔腻了一般:“七小姐……今晚不走了……”

项心慈唇瓣擦过他的耳畔:“我是来看你伤势的。”她的视线跃过他腰侧,看向衣服垂落的位置。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