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禁区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一年之后。

仍是东海。

沐浴在曦光之下的蓬莱丘看起来格外的安宁祥和,悦耳的

性爱禁区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涛声中,薄薄的白雾中,悠闲的飞来了一只羽翼雪白的仙鹤。

那笔直且修长的双腿划过醇厚的灵气,在空中留下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后落往密密麻麻的仙草丛中,寻觅起食物来。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只仙鹤也不例外。

它有个小目标,比同类更早一点喝到初晨的仙露,也更早一点吃到初绽的仙草嫩芽。

这样长年累月袭来,它一定是修为最高的那只鹤,也一定是最早能脱化成人形的那只鸟。

海风拂来,草木披靡,仙鹤的羽毛也如波浪翻滚着,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仙鹤也觉得很惬意。

可是它大意了,好吃的好喝的降低了它的警惕性!

它完全没有意识到,一双肉呼呼的罪恶小手,就隐藏在离它不远的,仙草茂盛的昏暗处。

无声无息中,那小手伸出来了。

摒着两根指头,如一杆戟,闪电般的戳进了鹤菊深处!

“嘎~~噢!!”

那仙鹤先是浑身一僵,迅疾打了个激灵,继而羽毛直竖,脖颈撕挺,扯着喉咙发出了一声难以名状的嗥叫,声震九霄!

小胖手已经缩了回去,在仙草的遮掩下,有张肉嘟嘟的小脸若隐若现,凝起了一丝邪魅的坏笑。

凄厉的鹤鸣惊起了一大片飞鸟,它们“簌簌”的从岛上腾空,争先恐后的往远处逃遁。

鸟们还在匆忙中偷闲议论:

“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鸟友又遭了毒手啊!”

“是啊,听这声音,只怕是粪门不保,可怜,可怜呐!”

“多半是新来的雏儿,不似咱们这些老鸟,都警惕得很。”

“唉~~老鸟也不行,那小胖子太贼了!这座仙岛,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

鸟都飞走了,一个小小的,矮矮的,胖胖的幼儿从仙草丛中钻了出来,仰望高空,粉雕玉琢的脸上充满了遗憾。

他自言自语道:“都走了,没意思,看来,只能是去找那些虫和兽了。要不,就去下海。娘说海里有龙,捅龙的多半更好玩。”

打定主意之后,这幼儿便蹒跚着要离去,空中忽然飞来了一个高大的白衣男子,纵声叫道:“陈香!在哪里作祟呢?快给老子滚出来!”

那幼儿听见这声喝骂,连忙把脖子一缩,又钻进了草丛里。

白衣男子骂道:“孽障!天还不亮就又跑出来当祸害了是吧?!别以为老子找不到你!现在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能主动出来认错,老子对你的惩罚或许还可以轻点;若是偷奸耍滑,跟老子玩藏猫猫,抓住了以后就把屁股打烂!”

“呸!”

那个名曰陈香的幼儿不屑的在草丛里啐了一口,不动也不吭。

却说这陈香是谁?

他正是陈义山和白芷的儿子!

只因为他在刚刚降生的时候,带着一股异香,溢满了整个仙洞,因此得名一个“香”字,恰好也对应了白芷曾经的化名——林香,可谓是得其父姓,又得其母名。

至于空中的白衣男子,自然是陈义山了。

可因何会出现这一幕?

原来,这陈香生来天赋异禀,既承继了他父亲的先天元炁,又沿袭了他母亲的一些魔性,一个月便会直立走动,两个月之后上山下水,如履平地,三个月开口说话,四个月学会了飞腾……而今虽然只有七个月大,却已经成了蓬莱丘的第一大祸害!

他仗着有先天元炁护持,根本不惧这蓬莱丘的飞禽走兽,逐日只是顽劣捣蛋,四处为恶,折腾的整个仙岛都不安宁!

陈义山想要对儿子严加管教,可是每每都被白芷劝阻,自是头疼不已。

几个月下来,这位原本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对待门人弟子从来和风细雨的掌教仙师,竟然也变成了个暴躁男。

……

言归正传,此时此刻的陈义山还在空中盘旋飞行,俯瞰寻觅着自己的儿子,嘴里责骂威胁不停。

陈香的脸上却充满了冷笑,心里暗暗想道:“有这样浓密的仙草给我打掩护,谅你这个大笨蛋也找不到我!骂吧,骂破你的喉咙也没有用!”

正自得意之际,地下突然伸出了一双手,一把攥住了他的双脚。

“哎哟!”

陈香吃了一惊,慌忙低头去看,但见是自己的亲爹从土里钻了出来,脸上满是冷笑,道:“孽畜,老子给你机会了,但是你不知道把握啊!”

“怎么会?!”

陈香又慌忙往空中看,还飞着一个亲爹呢。

他傻眼了:“我怎么有两个爹?!”

陈义山骂道:“那是你老子的分身!”

“你怎么瞧见我的?!”

“老子有慧眼!”

“你耍赖!”

“耍赖?我能有你赖?!小混蛋,老子刚才看见了一只夹腿飞的仙鹤,用慧眼一瞧,菊花残,满地伤,是你干的吧?呵~~你的屁股也别想好了!”

骂完,陈义山伸手揪住儿子的脑瓜皮,拎着就走。

陈香叫道:“陈义山,你休要猖狂,我会告诉我娘的!”

“我休要猖狂?猖狂的是你!老子已经忍你很久了!这一次,告诉你姥姥也没用!”

“我

性爱禁区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姥姥是谁?”

“你没姥姥!”

“……”

“孽畜,我问你,是谁教你用这么损的招啊?”

“我自悟的!”

“下作!无耻!龌龊!卑鄙!老子小的时候多乖啊,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孽障!”

“谁让你馋我娘!”

“好小子,顶撞的好!今天不打烂你,都对不起老陈家的列祖列宗!”

那陈香挣扎了几下,哪里能从他老子的手里脱身?

懊恼之余,他忽的计上心来,晃了一晃胖墩墩的身子,刹那间就变了样。

“爹爹,你看。”

陈义山下意识的低头看去,但见儿子不见了,自己手里抓着的居然是一条带翅的人面蛇身小怪物,蛇尾正往自己腕子上缠绕呢。

“哎呀我天!”

陈义山吓得一哆嗦,松了手。

那小怪物登时振翅飞起,在半空中回转身,冲陈义山“嘿嘿”发笑:“爹,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有这么厉害么?”

陈义山脸色煞白,喃喃说道:“冤孽啊!这孽畜居然也有化蛇的血脉,我这是养了个怪物啊……”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