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quye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傍晚。

徐同道回到自己的房子,打开大门后,看见鞋柜旁边多出来的一双白色女式皮靴,微微愣了一下。

随即,他听见厨房那边传来曾雪怡欣喜的声音,“你回来啦?快进来呀!稍等一下,就可以开饭了,我还有一个娃娃菜做一下就好。”

徐同道循声望去,厨房里,身穿白色羽绒服、系了一条围裙的曾雪怡,右手中拿着一把锅铲,脸上笑吟吟的,看着他。

她还是那么漂亮,眉目精致如画,他重生好几年了,曾雪怡的颜值,依然是他生活中认识的所有女人里的第一。

即便时光流逝,他每次见到她,也依然有惊艳之感。

“谁啊?谁来了?”

徐同道身后传来戏东阳的询问。

戏东阳正准备跟在徐同道后面进屋呢!作为司机兼保镖,戏东阳一直跟徐同道同吃同住。

但今晚……

徐同道回头对他笑了下,“戏哥,今晚给你放个假,出去好好放松一下吧!快去吧!”

戏东阳:“???”

微微错愕,戏东阳很快明白过来,微微失笑,便点了点头,答应一声,对徐同道挑了下眉头,就转身走了。

二人世界……

徐同道这是明显想要过二人世界了。

他戏东阳也明显成了多余的电灯泡。

目送戏东阳离开,徐同道面含笑容,走进门内,换鞋,关门,脱下西装外面的风衣挂在门旁的衣帽架上,迈着轻松的脚步走进厨房。

从曾雪怡身后,环住她的腰肢。

下巴搁在她肩上,一边看她做菜,一边轻声问:“这个时间点了,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给我做饭了?不用在家陪悦悦了?”

悦悦,是她的女儿。

曾雪怡脸上也洋溢着笑容,手上不停,嘴里回答:“没事,今年刚开过年,我就请了一个保姆阿姨,是我老家的一个亲戚,和悦悦处得可好了,我只要晚上10点之前回去就没什么事,你就放心吧!”

“哦?怎么忽然想起来请保姆了?”

徐同道一边问,一边用脸颊磨蹭她光滑的脸颊。

曾雪怡:“……”

片刻后,徐同道依然没等到她的回答,不禁微微歪头,奇怪地看她的表情,疑惑,“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不知不觉中,曾雪怡的脸颊已经微微泛红。

被他追问,她明显有些羞涩,眼波流转,斜他一眼,低声说:“你今年不是22了嘛……”

徐同道:“???”

徐同道听得一头雾水,有听没有懂。

心里纳闷,“对啊,我今年是22了,怎么了?”

顿了顿,又问:“这跟你请保姆有什么关系吗?”

曾雪怡:“……”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曾雪怡才以更低的声音说:“你、你忘了你之前给我的承诺了?”

徐同道满眼茫然。

一时间,脑中全是问号。

曾雪怡这说得不明不白的,跟打哑谜似的,说话总是只说一半,这让他怎么理解?

当年语文考试的阅读理解题目也没这么难啊!

曾雪怡微微瞥他,见他两眼茫然,不由白他一眼,脸色更红地低声又提醒一句:“你真忘啦?你说过、你说过等你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了,只要我、只要我……唔?怎么样?你还记不起来吗?”

“啊?哦,哦!呵呵,这事啊!对对对!你早说嘛!你刚才说的不清不楚的,我一时间哪里反应得过来?放心!这事我一直记着呢,没忘!真的!”

被她如此提醒,徐同道总算恍然记起自己承诺过她什么。

也终于明白她今年为什么会突然请保姆,并在这个时候来这里给他做饭。

她只是想让他吃饱了有力气啊!

当初有人给她介绍相亲对象。

他舍不得她离开,确实曾给她承诺:等他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如果……她能怀上他的孩子,他就娶她。

这个承诺,大概是两年前的事了。

而今年,他刚刚22岁,虽然还没满22周岁,但也快了。

所以……

她这是来……

想到这里,徐同道心里就是一热,立时心猿意马,有点把持不住。

“亲爱的,要不咱们来个饭前运动?运动一下,等下胃口肯定会更好的,你说呢?”

他把她抱得更紧了,贴着她耳朵,轻声提议。

“不要!天、天冷,菜一会儿就冷了,咱们还是先吃饭吧!乖啊!别这么急……”

曾雪怡脸红红地小声拒绝。

然而,她并不知道她脸红的样子,有多诱人,徐同道见了,哪里还能保持得住?

当即关了液化气灶,卸下她手里的锅铲,突然拦腰将她抱起,然后,在她的抗议声中,大步走向自己的卧室。

相比饭菜,他显然更想吃她。

……

接下来几天,曾雪怡用行动证明——她是一个做事认真且非常勤快的女人。

连着几天,天天傍晚来徐同道这里亲自下厨,给徐同道做各种好吃的,其中不乏各种大补之物。

徐同道承认,第一天、第二天,都

anquye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是他主动的。

但后面连着几天,主动的人就不是他了。

每次,曾雪怡明明也很羞涩,但却很坚决、很执着。

对了,因为她这几天连着来徐同道这里,戏东阳也跟着连着放了几晚上的假,连带着,他看徐同道的眼神都慢慢变了。

从一开始的羡慕,到羡慕,再到……同情。

几天后。

又一个傍晚,黑色奥迪穿梭在大街上的车流里,开车的戏东阳通过车内观后镜看了眼后座上脸色微微发白、又打了个哈欠的徐同道,忍不住建议:“阿道,要不……咱们还是去天云市避一避吧?你这样下去,铁打的身子也撑不住啊!”

徐同道:“……”

虽然心里明白戏东阳这是好意。

但这种事情上,徐同道听他这么说,心里还是感觉被冒犯、被嘲讽了,便横他一眼,“避什么避?这种好事,还避?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开心!我身子好着呢!开玩笑!我才22岁,怎么可能撑不住?”

说着,他一个没控制住,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没办法,他这几天精神确实差了不少。

喜欢返回1998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