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直播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西岐阵前。

结绿悬花的芦篷席殿上下。

上边坐着四位圣人,两侧为南极仙翁和玄都大法师各举一个大羽扇,挡在老子、元始天尊两人的头顶,刚好面东面大商朝歌而坐,面截教万仙阵而坐。

不过西方教主接引、准提却是面北而坐,身后为西方教下恭敬的诸天菩萨、佛祖、罗汉、金刚,显然这次也是出力了,却皆都是凶神恶煞的恶道之人。

明显如果这场封神天地大劫大商截教输了,未来天地之神便将都是如此凶神恶煞的模样,也会是如此的恶道之人,人间的访道修真之路则直接被老子、元始断绝。

因为只有截教,才是秉承的道祖鸿钧众生平等有教无类,如果把截教除掉的话,众生包括人类自就再没有了访道修真之路,也正是元始天尊说的难为后来访道修真之人,绝此一种耳。

北面一侧,此时则又独立对坐了五庄观镇元子,曾经却也是跟老子、元始、接引、准提共同听道紫宵宫的老祖级存在,不同的是几人成圣了,其镇元子则依旧是镇元子。

然后身后又四十八名弟子排列,几乎跟西方教下来的人数一样多。

而鲜有人知的,似乎曾经听道紫宵宫时,那紫宵宫内总共就只有六个位子,原本镇元子与一个红云老祖却也各坐了一个。

结果西方二位教主去的晚,眼看没有了位子可坐,于是准提便哭闹说什么大老远过来,竟连个位子都没有,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而说着就要往紫宵宫内的墙上撞头自杀,嗯当时似乎倒霉的镇元子、红云看两人可怜,于是便将位子让出,让给了西方二位教主,似乎让的正是圣位。

然后洪荒才有了准提无耻一说,自也不是没有因果的,但显然此时就是镇元子明白了,当初自己两个傻逼让出的是圣位,此时也丝毫不敢多说。

因为圣人之下,皆是蝼蚁!其敢多说什么,以西方二位教主都能‘撞墙自杀’的无耻,就绝对敢说其镇元子与西方有缘,不然当初怎会将位子让与两人?

而当时听到紫宵宫的,

依依直播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却还有阐教的副教主燃灯道人。

可惜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就是共同听道过紫宵宫,哪怕才是也成了阐教的副教主,见到老子、元始两人也都已经只能跟孙子一般恭敬俯伏跪拜。

于是老子、元始两人背后则又是燃灯道人,阐教十二金仙等众。

芦篷席殿前,为阐教几名仅剩的凶神恶煞渣渣弟子。

芦篷席殿后则为西岐等着看热闹的一众土著,明天可就是一场神仙大战了,到时希望别连累到自己无辜的凡人西岐。

不然阐教、西方教要败,就立刻押武王姬叔度去朝歌请罪,那大商截教要败,自然是成汤合灭,周室当兴,大家都是西周的开国功臣。

只是这往后天地之神,似乎都只能那凶神恶煞般的恶道之人了,且邪教圣人元始天尊亲口说出,要尽除截教,断了人间众生访道修真之路,难道服用汞铅不能成仙长生不成?

自已没有人在意西岐一众土著的想法。

而返回结绿悬花的芦篷席殿上。

元始便不由淡淡一叹道:“可惜当初虽得了那通天教主的诛仙剑,最后却又被陆压所得,不然明日就可以还用他的宝剑,绝他的门人,非吾等故作此恶业也。”

帝辛却记得,原本元始天尊吩咐广成子四人的则为:‘你四人但看明日吾等进阵之时,阵里面八卦台前有一座宝塔升起,你四个先冲进重围之中,祭起此剑。原是他的宝剑,还绝他的门人,非吾等故作此恶业也。’

即用诛仙四剑,再屠戮截教万仙弟子,但显然这次诛仙剑却已被陆压强抢过去,不知那陆压究竟是发了什么疯?明显说出来元始也有质问西方两人的想法。

你西方二位教主是何意?已得了那混沌钟、番天印等宝便罢了,为何还抢走我教下所得的那通天教主诛仙剑?

显然元始也清楚,那陆压肯定是已不被西方二位教主控制了,不然当绝不会抢阐教的番天印,又再一次抢阐教所得的诛仙剑。

而此时说出,亦是想要西方两位教主给个简单的说法,因为按照其元始的阴险卑鄙,如果不质问一下却才是问题,就肯定是憋着什么坏。

汜水关西方远远之处的浮屠山上。

陆压不由就是两个老眼皮猛的一跳,下意识忍不住阴阴脱口而出道:‘难道又是那秦云道人?‘我’不会又在那万仙阵出现了吧?’

而想到自己再出现在万仙阵,也再次不由脸色一阴,怎么办?难道继续让那‘陆压’坏自己名声?往后自己还如何再立于这天地?

于是老眼阴阴一闪,一咬牙也不得不再次动身,直接往汜水关方向消失。

西岐阵前。

结绿悬花的芦篷席殿上。

獐头鼠目的准提也不禁老脸一苦道:“道兄说来,那陆压我与师兄虽封了他为我教乌巢禅师,却已有段时间没见了。

想道兄也知道他身份,值此天地大劫之际,说不定是有些自己的想法,却也难免。”

身份,自正是上古妖帝帝俊金乌十太子,想法显然为曾经的天庭太子,于此天地大劫之际,更有曾经二叔东皇太一的混沌钟在身,难免就有了些浑水摸鱼的想法。

更尤其此时那陆压,却已是拥有混沌钟,又夺阐教番天印、阴阳镜,还有西方扶桑神木炼制的一座乌巢,如今又得天道下第一杀伐凶器的诛仙剑,以及掌了那十二品灭世黑莲。

那陆压,此时虽然不是圣人,但拥有如此多之宝,尤其掌了这天地十二品灭世黑莲后,却也足以跟圣人平等对话了,我二人又哪里还能管得住他?

如今似乎唯一可谋那陆压之人,只有我教副教主那秦云道人了。

结果话音落下,准提却又忍不住神色一动,道:“我看那通天教主身旁又多了一人,却非熟识的那截

依依直播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教下弟子,似乎与那秦云道人有些相似,二位道兄可知那是何人?”

为何我看道兄之前自己辱自己一顿,很有那秦云道人的痕迹呢?此时那秦云道人明明正被我和师兄困在灵山,那通天教主身边又是何人?

西昆仑陆压的问题先放一边,元始也不由淡淡道:“不过一无名之辈,无须过多担心。明日会阵之际,吾三教门下皆可进阵,以完劫数。”

立刻獐头鼠目的准提,老脸发苦的接引,淡淡听着的镇元子,也同时不由点头道:“善。”

喜欢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