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我的宝贝会说话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267,

“三笠,”轻原轶低声道:“先起来穿衣服,我用生灵之火盖住了动静,他们不会轻易发现的。”

两人身上的生灵之火仿佛水流一般,轻轻地波动着。

原本应该明亮恍如煌煌天光的光焰,此时执法处蛋蛋的光芒,就好像是烛火一般。

“嗯。”

三笠掀开被子,利索地跃下床,踮脚踩在地面上,从椅子上拿起叠好的制服穿戴起来。

三年的练习让她穿戴的速度很快,而且哪怕是金属材质的拉环卡扣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轻原轶也从床上坐起,生灵之火在他身上缓缓凝结,伴随着右手手背上的王之力印记闪动微光,光焰变成了一身完全贴合身体的甲衣。

没有夸张的防护,甲面非常的朴素整洁,只是在肩肘膝盖处有壳状的护甲,其他地方只是薄薄的一层,光滑的面料。

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生灵之火具现成衣服,真空着甲并没有什么怪异的感觉,生灵之火完完全全地将他的身体包裹住,除了头部之外没有一丝缝隙。

身材挺拔,穿上没有装饰的甲衣也一点都不难看。

光焰在凝结成甲衣之后便完完全全暗淡了下去,甲衣是深棕色的,完完全全看不出生灵之火的影子。

“我去叫艾斯德斯和塞希尔起来。”

轻原轶对三笠说道。

三笠点点头,没有应声,只是手上穿系绑带的速度快上了一分。

轻原轶轻轻打开屋门,走出去将睡梦中的两个姑娘叫了起来。

塞希尔静静地平躺在床上,双手交叠在身上,睡相十分乖巧。

而艾斯德斯则睡在塞希尔边上,冰蓝色长发披散在床面,手脚像八爪鱼似的抱在塞希尔身上,正张着嘴均匀地呼吸着,点点透明涎液从嘴角滑下,浸湿了塞希尔的领口。

“......主人?”

塞希尔好像睡得很浅,她听到屋门被扭开的声音便睁开了眼。

看到是轻原轶后,她将艾斯德斯的手脚都扒拉了下去,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您有什么吩咐吗?”

淡青色的瞳孔中萦绕着困意,但很快便被她自己驱散。

“叫艾斯德斯起来,别出太大声,外面有敌人。”

轻原轶指了指里屋的窗户,轻声解释道。

“!!”

塞希尔一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赶紧晃了晃艾斯德斯的身体。

艾斯德斯睡得其实也并不沉,她在轻原轶走到里屋门边时就清醒了过来,只不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继续装睡。

睡相倒也不是摆出来的,她从小在部落里长大,并没有那么多顾忌,更何况两人近乎是主仆关系,被看到睡觉的样子也没什么。

“敌人?”

艾斯德斯眼睛一亮,顺着塞希尔扒拉自己身体的劲头跳下了床,一把抓住放在茶几上插着弯刀的皮带,将它系在了腰间。

“大人,需要我帮忙吗?”

她问道。

“嗯,帮我保护好塞希尔,带着她去大厅里找奥格尼。”

轻原轶点头道:“一定要保护好塞希尔,拜托了。”

“不能打架吗?”

艾斯德斯有点失落:“我还想见识见识别的人有大人实力的多少呢。”

“艾斯德斯。”

轻原轶伸出手,抚上她的头顶,声音放重道:“不要总想着和人动手,这是鲁莽的想法。”

“嗯......”艾斯德斯好像有点不服气,但是被轻原轶按住脑袋,有脾气也撒不出来:“知道了。”

“知道了就快点带着塞希尔离开这里。”

轻原轶手中洁白光焰涌动,火能汇聚,他从虚空中拉出了一把半刃刀身。

这一手给艾斯德斯眼睛都看直了,她微微张开了嘴,洁白的脸上泛起红晕。

“好好保护塞希尔,等你回来之后我教你这一手。”

轻原轶拎着刀柄,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微微泛着白色荧光的刀刃发出破空的声音。

“是!”

艾斯德斯笑得眉眼弯弯,一手按在腰后,一手拉着塞希尔,两个小姑娘跑出了房间。

————

轻原轶回到里屋,三笠已经穿戴整齐,散碎的披肩长发用红黑相间的布条扎了起来,利落的马尾顺在脑后。

“三笠,帅啊。”

看着三笠姣好的身材被白色衬衣和勒紧的绑带凸显出来,轻原轶散掉手中光刀,嘴角露出了笑容。

“马上要战斗了,不要说这么多废话!”

三笠瞥了他一眼,甩了甩头发,没好气道。

虽然是责怪的话,但是墨瞳中分明充斥着笑意。

“嗯,”轻原轶点点头,道:“待一会需要抽取你的潜能来作战,因为咱们没有可以和帝具硬碰硬的兵器,加上我还不能熟练使用星火不死鸟,所以只能依靠王之力的武化。”

“需要用立体机动装置吗,如果需要的话现在就可以抽取,我已经在脑子里构建好它的模型了。”

待轻原轶话音落下,三笠问道。

“不用,立体机动装置将生灵之火分散,幻化出的半刃刀身结构不够结实。”

轻原轶摇摇头:“需要单件的兵器,就像之前用过的剑、斧子、圆盾一样。”

“明白了。”

三笠点头应道:“那我现在就开始构建这几件武器的模型,待一会应该可以直接抽出来使用。”

“这样最好,如果要用的时候还没搭建好,我是可以用星火不死鸟来周旋的,你不用太担心。”

轻原轶把头转向窗户的方向,左眼笼罩起淡淡的白光,他正在开启灵视观察屋外敌人的动向。

那几团生灵之火已经很接近了,连接着提灯的那一团此时就在窗户临着的街道上,那两团没有连接武器的火焰在提灯的两侧,长弓在街对面的屋顶,镰刀则不知动向......

不知动向?

不!不对——

轻原轶心头一跳,眼球向下扫过,赫然发现镰刀正快速提升高度,就像是在旅店外墙上奔跑一般。

跳动的白色火焰就像是——扛着镰刀的死神眼眶中跳动着的磷火一般——在空中燃烧着到了近前。

“三笠!!”

轻原轶眼睛瞪圆,闪身到三笠身边,拉着她的胳膊往后一跳,两人离开了原地。

“轰隆——!!”

就在他们刚跳起的瞬间,屋子像是被利器割裂一般发出了轰然巨响。

顿时烟尘四起,碎石四溅。

轻原轶抬手一抹,朱红色火焰化作流光出现在空气中。

下一刻,一粒粒燃烧着的火芯组成的火焰屏障弹着在两人身前撑起,挡住了碎石和浓烟,保证视野的清晰。

不等人反应回神,只见寒光一闪,缭绕着绿色瘴气的寒芒划成一道弦月,横着斩向轻原轶和三笠。

如果不及时躲开的话,哪怕有星火不死鸟撑起的火焰气流护盾,他们也难逃被腰斩的命运。

——毕竟攻击来自一件帝具。

帝具使之间只要对对方产生了杀意,展开帝具战,那么必定以一方死亡告终。

轻原轶心里清楚,这场战斗他现在已经是不打也得打的状态了。

“三笠,盾!”

他轻喝一声,右手背上王之力刻印快速闪动,银色链条自身体周边的虚空当中抽出,双螺旋结构在空中缠绕交错。

三笠胸口放出淡金色的朦胧光辉,轻原轶将手探了进去,握住了一个手柄。

随着将武器完全拉出,包被的紫色晶石碎裂化为飞灰,露出了其中好似镜子一般的圆盾。

【隐忍与破击之镜】

压手的感觉传来,轻原轶将盾牌横在身前,想要防御住镰刀的一次斩击。

“锵

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我的宝贝会说话

——唰啦!”

火焰气流护盾好像是纸糊的一般,被镰刀刃划破,紧接着,镰刀便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圆盾的盾面上。

好似镜子一般光滑的盾面也算是没有辜负了它的外形,镰刀尖端在盾面上划出一溜火花。

——被划开了。

虽然滑脱斩空,但是镰刀还是挟着千钧之力砸到了地面上。

“咔嚓!!”

原本铺着柔软地毯的平整地面被凿出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三笠,剑!”

轻原轶朝三笠挥了挥手,见她点头之后,将盾挥散成几束银白色锁链。

待锁链回到三笠胸口中之后,王之力刻印又一次闪动起来。

随着胳膊回拉,紫色晶粒泯灭飘碎,一把骑士长剑落在轻原轶手中。

【守护与破妄之剑】

隔了两个月,轻原轶再一次握到了这把剑。

无暇欣赏上面的银色纹理,他摆出斩击架势,压低重心,右臂带着剑身极速划出。

剑刃切割空气,没有破空声,但是却氤氲出点点淡金色粒子。

唰!

一道流光闪过。

眨眼间剑刃便斩到了镰刀身前。

只见镰刀一招用老,身体重心还全压在砍到地面的镰刀帝具上。

可他不慌不忙,脚尖点地。

噌!

以镰刀刃为轴,手握紧镰刀长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用背越式空翻躲过了轻原轶的一剑。

“铛啷!!”

剑刃结结实实地砍在了镰刀长柄上。

镰刀帝具坚硬的质地反震回来的力道让轻原轶右手一麻,险些撒手。

同样是一招落空,不过他并没有收招。

而是快速上步,闪身绕到镰刀的身体另一侧。

嘎吱——

脚下制动,军靴底和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尖锐的呻吟声。

唰!

又是一剑,轻原轶调整重心,接着反冲力,一剑劈向镰刀的后背。

这一剑很快,比刚才还要快。

甚至在轻原轶的有意控制下,星火不死鸟的朱红色火焰化作细小绳索,捆在了剑身之上。

灼热的空气将沿途烟尘荡开,让他看清了袭击者的样子。

身材并不高大,整个身体被黑色斗篷笼罩,让人看不清真实面貌。

从袖口中伸出两只白皙的小手,抓着与身高比例严重不符的巨大镰刀。

漆黑的镰刀刃吸收着月光,好似一头要吞噬一切的恐怖怪兽的獠牙。

‘帝国暗杀部队吗?’

结合银镜下午给出的情报,轻原轶心中生出了猜测。

能够派出三位帝具使执行任务,而且不顾及雪之要塞的法令,在大街上直接砍开一栋楼。

再加上偏偏是今天......

好像不是帝国暗杀部队都说不过去了。

“嗖——!!”

尖锐悠长的箭鸣划破深夜的寂静,挟着恐怖威能袭向轻原轶的后背。

——是那个一直站立在街道上的长弓动手了。

轻原轶的念头被打断,现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时间留给他仔细思考,先解决战斗才是首当其冲的大事。

他有预感,要是不加以闪躲,而是被这一箭结结实实地击中的话,他虽然不会有死,但也会在短时间内失去战斗能力。

“哗啦啦啦——”

就在轻原轶正打算闪身躲避的时候,液体涌动的声音在外面街道上响起。

灼热的气息冲天而起,火光映在两侧的楼房上,将整条街道照得亮亮堂堂。

轻原轶拧转身体,看着深蓝色箭矢擦着他自己的鼻尖飞过,然后死死钉在墙上。

裂纹以箭矢为中心,在墙壁上散开,隐隐有蓝色光芒从裂缝中透出。

“轰隆!”

下一刻,墙壁由内到外爆破开来,碎石四溅!

轻原轶赶紧甩手在三笠身前撑起一面火焰气流护盾挡住瓦砾碎石。

一道冷汗从耳侧划过,他有点后怕。

纵然肌体强度已经到达第七轮完整强化,但他还是没信心硬接这一剑而不受重伤。

但是没时间让他后怕。

箭矢躲过,漆黑镰刀刃便又已经抡到了他耳边,锋锐的气息让他感到耳廓传来微微刺痛。

轻原轶猫腰躲过这一刀,挥剑反击。

剑身擦着刀刃,溅起火星的同时,笔直砍向镰刀的身体。

噌!

镰刀好像并不恋战,脚尖再次轻轻点地,身体向后闪开,让轻原轶的一剑落空。

不过相同的招数轻原轶不会用两次。

只见剑身砍过空气,将要落下之时,两道朱红色的气流猛然从剑上窜起,化作两条火龙刺向镰刀。

这一招是对星火不死鸟的简单运用,显然让镰刀吃了一惊。

他好像是没想到轻原轶会有这么一招,尽管尽力躲闪,但还是被两道火龙擦到了身体。

“蓬——!!”

恐怖的高温在接触瞬间便点燃了他的黑色斗篷,火势在眨眼间便蔓延到全身。

镰刀整个人身上燃烧着火焰,好似一个火人。

痛苦的惨嚎响起,让轻原轶一愣。

是个女人?

惨叫声很尖细,不难分辨出镰刀的性别。

“轻原轶!停停停停——!!”

成熟的男声在街道上响起,声音中带着焦急。

......

喜欢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