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不自觉往前挺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爷爷,慢点。”顾锡东一手拎着行李包一手搀扶着顾长荣走出电梯。

顾锡东今天特意请了半天假来接爷爷出院。爷爷自打住进医院后,天天闹着要回家。顾锡东知道爷爷的心病在哪儿,爷爷怕花钱,怕耽搁他学习。

在人来人往的门诊大厅,顾长荣突然拉着顾锡东的手,神色焦急地叫了起来,“啊——啊——”

顾锡东看到爷爷打的手势,猜度问道:“花镜……落在病房了?忘拿了?”

爷爷快速点头,顾锡东朝四周看了看,指着急诊中心的小门说:“爷爷,那边人少点,我扶您过去。”

顾锡东把爷爷安置在急诊中心的休息椅上,放下包,快步离开了。

顾长荣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双手交握放在腿上,看着从他眼前经过的医护人员和病患。

“呜哇……呜哇……”一辆闪着车灯的救护车开到门口,几名医护人员从救护车上卸下来一张移动病床,一位警察高举着输液瓶,一群人几乎是跑着把病患护送进来。

“快,放抢一!抢一!”医生大声叫道。

移动病床从顾长荣面前飞速划了过去,顾长荣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一张少年的面孔,少年阖着双眼,大半张脸上全是暗红色的血迹,样子极其恐怖骇人。

人群里不断传来坠楼,失去意识,颅脑损伤,骨折等等字眼。

顾长荣惊恐地瞪大双眼,心口处感觉一阵疼痛,他目送人群消失在抢救室里,他喘了口气,用手按着砰砰狂跳的心脏。

太可怕了。

刚进去的那个病号看上去和孙子差不多大小,好端端的孩子,咋会跳楼了呢。

这时,一阵刺耳的哭声从屋里传了出来,不大一会儿,一个用纸巾紧紧捂着嘴唇的中年女人被人搀扶出来。她们朝顾长荣这边的椅子走了过来,顾长荣赶紧把行李包拿起来,腾出一个位置。

“嫂子,现在还不到哭的时候,医生不是说了,宁宁还有救,咱们不能放弃希望……”

“呜呜……呜呜呜……”正在哭的女人是伤者的妈妈,这个女人抑制不住悲痛的情绪,在亲友的劝说下哭得愈发凄厉无助。

“我儿子……我儿子……他才18岁呀……他不要我们了……无论我们怎么求他……顺着他的心意……他还是不要我们了……我错了……我这次该守着他寸步不离的……我就去厨房烧个菜……他……他就跑到楼顶去了……怪我……怪我……”伤者妈妈痛悔不已地打着自己的脸。

旁边的亲属抱着伤者妈妈,哭着劝慰说:“宁宁是重度抑郁症,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这种病发作起来,不是你们能控制的……”

抑……抑郁症……

顾长荣愣住了。

他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种病症,凝神想了想,他想起来了,他在报纸上看到过关于这种病症的报道。抑郁症,又被称为心理癌症,是仅次于癌症的第二大杀手。患者出现精神障碍,行为极端,严重的甚至会出现自杀行为。

这个叫宁宁的孩子……

“爷爷,花镜取回来了,我们可以走了。”返回急诊中心的顾锡东拍了拍爷爷的肩膀。

顾长荣身子一颤,扭过头,神色惊恐地看着顾锡东。

“怎么了?”顾锡东察觉到爷爷神色不对,朝爷爷身边的中年女人看了过去。那两个陌生女人眼角挂着泪痕,正在低头絮语,两人神色悲伤,看样子应是哪位急诊病号的家属。

爷爷指着抢救室比划了一个手势,又指了指身旁的中年女人,顾锡东点点头,拎起地上的行李包,扶起爷爷,“有医生在呢,咱们也帮不上忙,走吧。”

腰不自觉往前挺完整版全文阅读

爷孙俩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爷爷拉着顾锡东的手,在他手心里写了几个字。

霎时,顾锡东的心漏跳一拍,身体僵硬得像一块石头一样,不会动了。

“您说……刚才那个病号是……抑郁症?他……他跳楼了?”顾锡东面色苍白地看着爷爷,手掌攥得紧紧的。

爷爷忧伤地点点头,拍着胸口,示意他刚才被吓到了。爷爷指着顾锡东,打了个手势,告诉他那个少年和他一样大,爷爷指着医院门诊大楼,表情显得痛惜而又担忧。

顾锡东不敢与爷爷对视,爷爷的目光仿佛穿过那个少年落在他的身上,把他隐藏在人性最深处的丑陋的阴暗面暴露无遗。

爷爷……

他的心里像压了一块巨石般喘不过气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一阵的心慌和不安。

“啊……啊……”顾长荣看到公交车来了,提醒在一旁发愣的孙子。

顾锡东打起精神扶着爷爷上车……

外高分到一个华大的理科保送生名额,学校公布了五位候选人名单。丁垚江和顾锡东赫然在列。

这天下课后,丁垚江去数学组送作业,到了门口,却听到屋里传出议论声。

“王老师,下周的保送生竞赛考试,你觉得他们五个人中,谁才是那个幸运儿?”一位女老师好奇地询问年级主任王景龙。

王景龙思忖片刻,分析说:“往年都是三选一,今年却是五选一,名额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不过五位候选学生里面,1班的丁垚江和顾锡东实力最强,最终胜利者很有可能就在他们中间产生。”

“我觉得丁垚江更强一些。丁垚江一直是理科优生,从高一开始就是年级第一,他数次摘得理科状元桂冠,高二就获得全国数学竞赛金牌,我觉得他的胜算最大。”刚才的那位女老师说。

“顾锡东也不差呀,他不仅创造了咱们外高文转理的奇迹,还在高三几次大考中频获佳绩,二模他还为咱们学校争得了大市理科第一名的荣誉。我看好顾锡东,我觉得这个男生性子沉稳,绝非池中之物。”一位男老师接着说。

“顾锡东强是强,可他毕竟是半路出家,而且,他没参加过奥赛,硬性条件不符合教委的要求。”

“你的意思是说,学校领导给顾锡东开后门了?”

“差不多吧。学校也是惜才,不想让顾锡东失去保送机会。”

“这事得严格保密,不然顾锡东真考了第一名,那时候再翻旧账,就不好了。”

“可不是嘛……”

门外的丁垚江听到这里,手指紧攥着作业本,眼神里慢慢透出一丝阴狠来……

喜欢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