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喜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蓬!蓬蓬!

失去界壁的一方天地中,被郁牧和杜远带来的,所有剑宗的阳神瞬间爆碎。

咚!

另外一个绝寒世界,德米安疯狂地,捶打着“沸血战鼓”。

被七道剑光所伤,法相再也不能祭出的杜远,因一场场恶战,因不断挥动“破灭”剑光产生的暗疾,被“沸血战鼓”的鼓声引发。

杜远的本体真身,猛地多出了许许多多的,狭长而细密的伤痕。

不少的伤痕,深可见骨!

手持“天水之剑”,以一敌二的郁牧,低头看了一下,眼中满是悲切。

他很清楚,杜远修炼的“破灭之剑”,是一种杀敌一千,也会自损五百的极端剑决,他知道杜远一直有暗伤,且随着他一次次挥剑会不断地加深。

他没想到的是,德米安的“沸血战鼓”,能针对杜远的暗疾做文章。

更没想到,修罗族的阿隆索,竟然能了解的那么透彻!

“素落地笼”幽禁着纪凝霜,席荃和周游先后遭受重创,郁牧则是被两位白金修罗围击,杜远的暗疾又被战鼓点燃,其他的阳神剑仙,已在短时间死绝……

阿隆索运筹帷幄,以个人恐怖的战力,以他精

林小喜小说全文完整版

妙的掌控力,震慑着各方闯入者。

那片金色光海内,他的冷喝声,也如此的响亮。

斩龙台中央的虞渊,沉默着,看了看“寒域雪熊”。

雪熊眼瞳中满是冷漠。

阿隆索脚下的碎裂星辰,在周游抵达的瞬间,被寒雾笼罩,这显然不是那位大统帅的手笔。

而是它的力量!

是它,和阿隆索一明一暗地,在飞萤星域合力控制着局面!

它借阿隆索

林小喜小说全文完整版

这把白银战枪,替聂擎天复仇,要斩杀杜远、郁牧,席荃,众多的剑修,还有胆敢进入的周游。

它不在意,除虞渊之外,任何浩漭来人的生死!

“我不为难你。”

虞渊轻叹一声,人在斩龙台内,心中存想着阿隆索脚下的碎裂星辰,动用了时空之龙的遗留异能。

嗖!

长条形的斩龙台,绽放出白莹如美玉的光芒,突然飞射出去。

一霎间,就越过了几个极寒星辰。

七彩斑斓的涟漪,在斩龙台闪现的星河中,不时地浮现,又迅速消失。

斩龙台,也时而消失,时而突然出现。

每次出现,这块神秘的开天奇石,就横跨了一片星河,离阿隆索站立的碎裂星辰,变得更近一点。

他走之后,“寒域雪熊”暴躁地,低低咆哮了几声。

似乎是,说给那片金色光海内,修罗族的大统帅。

它坚守虞渊本体真身和“寒渊口”所在的星辰,可它的目光,却因斩龙台的离开,不断地移动着。

每当斩龙台再现,它的目光都是第一时间定格,比阿隆索快,也更准地先发现。

一连九次。

内藏虞渊阴神的斩龙台,终于接近了那片道道剑光长河所在的星空,到了那碎裂星辰的前方。

一层冰莹的能量光幕,充盈着“寒域雪熊”的气息,挡住了斩龙台。

下面,便是那块碎裂大陆。

虞渊已能无比清楚地,看到被“素落地笼”困着的纪凝霜,能看到脸色灰暗,仿佛精气神流逝了大半的席荃。

还看到,被轰入地下幽洞的周游,一身鲜血地爬出来。

周游一脸苦笑地,望着离他很近的席荃,还低声埋怨了几句。

嗤!嗤嗤!

斩龙台尖锐一端,指向的冰莹能量光幕,忽然聚拢了浩荡的寒能,变得更厚,也更为的结实。

结实到,被虞渊阴神御动的斩龙台,似乎都不能瞬间破开。

他知道,远在另一方星空的雪熊,是以这样的方式,去阻止他降落下面的碎裂星辰,不想他干涉太多。

“嘿!”

碎裂星辰之上,阿隆索似笑非笑地,仰头看着白莹如玉的斩龙台。

周游,席荃,还有“素落地笼”中的纪凝霜,顺着他的视线抬头,却什么也瞧不见,没发现任何异常。

可他们也意识到了,另有什么人抵达,就在封禁的空间之外。

可惜,奇异的寒雾,阻碍了他们的视线,扭曲模糊了他们的感知,使得他们没能看到斩龙台。

“抱歉,里面有人,是我必须要保护的。”

斩龙台中的虞渊,以尖锐的一端,轻轻抵住冰莹的光幕,将自己的魂念和意志传递,“我要进去!”

他尝试着,去调集两个世界内,冰霜巨龙和时空之龙的龙息。

然而,没等他完全蓄力结束……

斩龙台前方的冰莹结界,突然裂开了一个小口子,任由他阴神掌控的斩龙台,直接就逸入到了里面。

“斩龙台!”

席荃和周游同时失声惊叫。

金银丝线编织,烙印着阿隆索血脉神妙,透着圣器独有光辉的“素落地笼”,陡然耀出两团灿烂星芒。

那是纪凝霜的一双眼瞳!

在修罗族圣器“素落地笼”中,已被困了许久,迟迟没有动作的“星霜之剑”,因斩龙台的出现,因她看到了那道惦记了三百多年的身影,突然就有了行动。

细长锋利的“星霜之剑”,被她以左手轻轻握着,一道锐利剑意,在剑刃中流溢。

一个个,仅有指甲盖大小的霜冻晶块,由她的一滴滴鲜血凝炼而成,在她的胸腔前化作一片星海。

霜冻的晶块,如鲜红似血的星辰,几十个之多。

她以“星霜之剑”,在那片猩红如血的星海内,缓缓拨动着。

拨动着星辰……

“停下!”

穿过冰莹的能量光幕,以阴神携带斩龙台而来的虞渊,只看了那片“血色星海”一眼,就嗅到了不对劲。

血色星海成形时,纪凝霜明显消瘦了一大截!

阿隆索抚掌大笑,“厉害,果然是厉害!你在飞萤星域活动了一番,竟然已在心中,刻印出了微缩的星辰图!更令我震惊的是,你还能以自己的鲜血,结为冰霜晶块,模拟出星辰的分布!”

“你不是剑宗的大剑仙吗?星族,或者说星月宗的秘法,你怎么融入的剑决?”

“创造出‘星霜之剑’的剑宗先辈,也没有这样的悟性,没有这般的宏伟气象!”

“……”

修罗族的大统帅,一边赞叹,一边大笑不止。

“虞渊,你别急。我答应过你,会让她好好活着,我一定说到做到!”

阿隆索抬头,看着斩龙台内,显得很急切的虞渊阴神,“怎么?信不过我?还非要特意来一趟?不用的,你如果知道我的口碑,就知道我极讲信用!”

他的话语骤然一顿。

深深望着纪凝霜,阿隆索的注意力,他手中的白银战枪,还有那水晶球,都被他激发了神妙。

他如临大敌地,看着“素落地笼”中央的,那片渐渐璀璨的血色星海。

“出剑吧!我等这一刻,也等很久了!”

他的脸上,眼中,略略颤抖的身体,还有圣辉吞吐的白银战枪,似乎都在告诉别人,他有多么的激动。

他显得异常地兴奋!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汇聚在了“素落地笼”,望着疯狂地积蓄剑能,要施展出至强一剑的纪凝霜。

她胸前那片血色星海,一块块鲜红的星辰,俨然和飞萤星域的各方世界对应。

她参悟的剑意,超过了“星霜之剑”的创造者,超过了她那一脉的所有剑修!

在“星霜之剑”的造诣上,她已处于世代以来的最强!

她还能更强!

众人都感觉她有望元神,或许还是继聂擎天之后,又一位杀力震惊天外各族,注定要载入史册的至高存在!

只是……

她却在这一刻,以略显遗憾的神色,看向了斩龙台内,虞渊那道无比清晰浮现的阴神魂影。

她对世间,对剑道的终极,充满了渴望和眷念。

“我……”

她丰泽如粉玉的嘴唇,轻轻一颤,看着那道无数次出现于梦境中的身影,以唯有她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呢喃道:“我不想你有事。”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