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人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这片星空归于寂静。

苏奕转身看向道袍中年。

这位在星空中有“血枭老魔”称号的老怪物,早已吓得亡魂大冒,脸色大变。

当苏奕目光望过来,他躯体一僵,艰难地咽了口吐沫,而后深呼吸一口气,整了整衣冠,朝苏奕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

“之前是在下有眼无珠,不识神人在前,还望道友高抬贵手,饶恕在下一遭,在下必洗心革面,将功补过。”

道袍中年谦卑中带着郑重,谄媚中带着惶恐,把姿态摆到了最卑微处。

没办法,他实在吓坏了。

一想到最初时还把苏奕视作肥羊,他一身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老哥,你这就显得太没骨气了。”

苏奕笑起来。

这家伙态度转变之快,简直令人咂舌。

道袍中年连忙摆手,苦涩道:“道友莫要再称我为老哥,我这把老骨头,可根本受不起。”

苏奕哦了一声,道:“可惜了,你就是把态度摆的再端正,今天也难逃一死。”

道袍中年如遭雷击,惶恐道:“我愿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毕生为阁下做牛做马!还请前辈留我一条贱命!”

神色间,满是哀求。

苏奕微微摇头,道:“刚才我给过你机会,但你不珍惜,也就怨不得我了。”

说话时,他已迈步朝道袍中年行去。

“你别过来!”

道袍中年大叫,第一时间挪移身影,朝远处的月云山扑去,“否则,我杀了他!”

声音还在回荡,他气势骤然变得狂暴无边,直接动用全力,且施展一门禁忌秘术,要一举擒下月云山,以作人质。

可道袍中年的身影尚在半途,就被一抹如若皎洁月光般的缥缈剑气斩在身上。

砰!

他身上的防御宝物,轰然爆碎,身影一个踉跄,咳血不止。

月云山毛骨悚然。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遭殃!

再看道袍中年,他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咆哮:“老子又没对你动手,为何非要赶尽杀绝!?”

这位臭名昭著的老魔头,满心都是不甘。

兀自想不明白,一只小肥羊而已,怎会强大到这等不可理喻的地步。

“若我实力稍弱一些,怕是早被你这老东西生吞活剥了。”

苏奕轻声开口。

声音还在回荡,剑吟如潮,骤然响彻。

一抹剑气直接凿穿道袍中年的躯体。

临死那一瞬,道袍中年脑海中忽地冒出一个念头:

这家伙,难道真的是……苏玄钧!?

他不会忘了,最初试探那青袍少年时,对方曾自称苏玄钧!!

这被他视作荒诞不堪的谎话,内心还为此震怒,认为苏奕就连欺骗他,都显得太敷衍,漏洞百出,分明在侮辱他的智商。

可现在……

道袍中年忽然有点……信了!

遗憾的是,他已来不及后悔,也来不及多想,当脑海中刚冒出那个念头,躯体就砰的一声爆碎,形神俱灭。

至此,十四位叱咤星空,流毒四海的老怪物,尽数如韭菜般被苏奕一人一剑轻易收割一空!

这样的战绩,足可震烁这片星空,引发轩然大波。

可对苏奕而言,却根本不值一哂。

终究是一群不曾踏足玄幽境的老韭菜罢了。

可这一切落入远处的月云山眼中,却令他胆颤心惊,遍体生寒。

那些老魔头,一个个道行高深,谲诈狠辣,可却在须臾间而已,就被屠戮一空!

这一切,让月云山面对苏奕时,有着不可抑制的恐惧。

“这青铜盒内的玉牒,封印着一股纯净的剑意,当是一位玄幽境大圆满层次的人物所留,莫非就是你们

五点人小说完整版

月家那位先祖?”

苏奕走上前,随口问道。

月云山低着头,不敢去看苏奕眼睛,道:“正是。”

“他的衣冠冢为何会留在此地?”

苏奕问道。

月云山一时有些拿捏不准苏奕的心思,但他还是大致判断出,眼前这来历神秘的少年,似乎对自己并无敌意。

他稳了稳心神,道:“那座衣冠冢,是我月氏第三代太上长老月剑河为自己所留。”

苏奕一怔,“自己为自己修建坟冢?”

月云山解释道:“当年,剑河先祖决意前往星空深处闯荡,临走前,便在此地留下了一座衣冠冢,言称若万年之内,他不曾归来,族人便可把这座衣冠冢当做他的埋骨之地。”

苏奕顿时明白了。

星空深处,有大恐怖。

月剑河前往时,担心一去不复返,故而为自己亲自修建衣冠冢。

无疑,月剑河不曾归来。

否则,这座衣冠冢断不可能会在最近才横空出世。

“该不会是你前来取走这个青铜盒时,才引发了这一场大动静吧?”

苏奕若有所思。

月云山顿时有些不自在,苦涩道:“阁下慧眼如炬,料事如神。数天前,我便抵达此地,只是却没想到,在进入先祖的衣冠冢时,其所留的这个青铜盒竟会引发这等动静……”

苏奕不由笑起来,“玄幽境大圆满层次的力量,的确远非你能够压制。”

顿了顿,他再问道:“能跟我说说,你为何要来取走这青铜盒吗?”

月云山沉默半响,反问道:“小老斗胆问一句,阁下为何会对这些事情如此感兴趣?”

苏奕随口道:“之前我已经说了,这也算是缘分,我认识一个姑娘,她身上的一把佩剑中所烙印的气息,和你家先祖所留的力量同出一源。”

当初在苍青大陆大周境内,苏奕和月诗蝉刚相识的时候,就察觉到月诗蝉背负的一柄古剑,气息颇为特殊,疑似封印着一股神秘的力量。

这在当时,就引起苏奕的注意。

直至后来,苏奕才从月诗蝉口中了解到,从她记事起,那把古剑就陪伴在她身边,据说是其父亲为其所留。

那把古剑,名唤“桂魄”。

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

所谓桂魄,便是“明月”之意。

此剑之名,恰好又和月诗蝉的姓氏呼应,相得益彰。

之前时候,苏奕就是察觉到那青铜盒内,有着一缕让他感到熟悉的气息。

最终才想起来,这一缕气息和月诗蝉所背负的那一把“桂魄古剑”的气息如出一辙。

故而,才会主动出手。

而听到苏奕的话,月云山不由吃惊,惊疑道:“阁下说的……该不会是诗蝉吧?”

苏奕笑起来,道:“就是她,我此次顺路前往天玄界,就是要见她一面。”

月云山不禁动容,完全无法想象,月诗蝉怎会和这等恐怖的一位存在成为朋友。

这简直匪夷所思!

因为据他所知,月诗蝉并非在宗族长大,而是在两年前的时候,才被其父亲从一个名叫“苍青大陆”的世俗世界接回来。

并且,月云山也从不曾听说,月诗蝉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一位强大无边的存在。

“喏,这件东西还你。”

苏奕将青铜盒递还回去,“若不介意,我们边走边聊如何?”

深呼吸一口气,月云山按捺下内心的困惑,抱拳见礼道:“恭敬不如从命。”

不管如何,这次是苏奕救了月云山一命,如今还把青铜盒归还,这让他已相信了苏奕的话,紧绷的心神也放缓不少。

不过,月云山可不敢怠慢,更不敢因为苏奕自称是月诗

五点人小说完整版

蝉的朋友,就把他当做小辈对待。

收拾完战利品,苏奕当即和月云山一起,沿着千漩星路,朝天玄界掠去。

一路的交谈中,苏奕这才终于弄清楚,月云山为何要前来取走这一个青铜盒。

原因是,月氏一族遇到了一桩棘手无比的大麻烦。

这一桩麻烦,说起来还和月诗蝉有点有关!

简单而言,一年前的时候,月诗蝉在参与一场“论道法会”时,和天玄界顶级魔道势力“红莲教”的一位圣子人物发生冲突。

月诗蝉当场将这红莲教圣子一身魔功废掉!

这引发了红莲教大人物的不满,就在论道法会上,直接对月诗蝉出手,欲让其付出相等的代价。

月诗蝉不敌,遭受重伤,最终凭借一门秘宝脱困。

事情传回月氏一族后,月诗蝉的父亲“夜烬剑皇”月长天震怒,亲自出手为其女儿报仇,一口气斩杀三位红莲教大人物。

月家和红莲教的仇恨就此结下,两大顶级势力之间剑拔弩张,势同水火。

最终在一些天玄界老辈人物的斡旋调停下,月家和红莲教这才一致决定,按下此事。

可谁曾想,前一段时间,月长天在外出游历时,遭受到一场来自红莲教的埋伏,差点丧命,虽然最终捡回一条命,可由于负伤太重,在返回宗族后,就开始闭关。

这件事,引发月家上下震怒。

祸不单行,就在月长天负伤不久,红莲教直接向外界宣布,一个月内,月氏一族若不把月长天和月诗蝉父女交由红莲教处置,后果自负!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样的宣言,不止引发天玄界轰动,更让月氏一族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而现在,距离一个月的期限仅仅只剩下三天!

了解了这些,苏奕眉头不由微挑,天玄界红莲教?

他隐约倒是记得这个魔道势力,据说其开派祖师,似乎和大荒三大魔宗之一的“红尘魔宫”有些渊源。

至于其他的,苏奕就想不起来了。

没办法,天玄界仅仅只是拱卫在大荒天下的三十三个世界位面之一。

前世的时候,苏奕早已独尊大荒诸天,哪可能有心思去了解一个扎根在天玄界的魔道势力了?

——

ps:第二更晚上6点左右~

另外,点名表扬书友“四师兄灵玄子”,居然还记得前文月诗蝉背负那把古剑的小伏笔,服气~

喜欢剑道第一仙请大家收藏:

  • 版权声明:本站网络整理文章,于2021年5月30日10:49:11,由 叉子网赚 发表,共 3211 字。
  • 转载请注明:五点人小说完整版 | 包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