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第一次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韩谦来找程锦就是为了这个事儿,眼下就算没有这档子事儿,韩谦也能让程锦答应,只是现在不用浪费口水了,韩谦也省心了,程锦一边走一边踢着韩谦的屁股,怒道。

“小兔崽子你不做商人真白瞎了,一天脑袋里是不是就想着怎么算计我呢?啊?”

韩谦捂着屁股,小声道。

“意外,意外!”

蔡青湖则是对着程锦怒道。

“你别踢我相公!”

四人走进审讯室,韩谦看着带着手铐和脚镣的男人,他愣住了,这个男人也愣住了。

什么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就是这个家伙给了燕青青一耳光,然后被韩谦撂倒打晕的倒霉蛋。

韩谦没忍住,忍不住嗤笑骂道。

“哎呀卧槽。”

这一句话让程锦和李金海面色的难看都放下了。

韩谦认识。

但是韩谦没开口,转过身看向程锦奸笑道。

“老程,先把合同签了呗。”

话落李金海的脚一脚揣在了韩谦屁股上,怒吼道。

“他还能跑了不成?你小子给老子痛快点。”

韩谦揉了揉屁股,小声嘀咕了一句不是二舅,随后见李金海又要动手,韩谦赶忙躲开,走上前蹲在男子的身前,拿出一根烟点燃放在了男人的嘴里,叹了口气。

“脑门不疼了吧?当初你就不应该打燕青青,不然你一点事儿都没有,冯伦应该给你们分了很多钱吧?你怎么不跑呢?现在闹的,咋办?”

男人猛吸了一口烟,眼神迷茫的看着韩谦,疑惑道。

“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

“你认不认识没关系,我挺好奇的,上一次冯伦回来抓我,你怎么没在场呢?”

面对韩谦的问话,男人变现的很淡定,抽着烟对韩谦笑道。

“我不认识你,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什么冯伦,我已经承认了,我的确吸毒,你们这是抓不到犯人了拿我充数?”

韩谦听后叹了口气。

“你咋就不承认呢?咱俩在面包车上还差点动了手,你都忘了?还有啊···”

“相公你等一下,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他,程市长,李局你们先出去行么,留韩谦和我在这里吧,我问完了之后你们在继续审,行么?”

蔡青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哀求,程锦面色疑惑,但也没有拒绝,蔡青湖的确有审问的资格。

几人离开了审问室,韩谦起身靠在了办公桌前,蔡青湖拿起桌上的资料看了一眼,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轻声开口。

“你认识我么?”

男人抬起头看向蔡青湖,下一秒眼中露出淫秽,淫笑道。

“如果你在我身下,我或许会认识你。”

话音未落,韩谦已经上前一步抓住了这个家伙的衣领,拳头挥起,但今天的蔡青湖开口阻止了韩谦。

“相公!”

不再是撒娇,而是很沉重的语调,韩谦放开这个家伙,脸色很难看。

蔡青湖坐在椅子上,轻声道。

“姜松对吧?”

男人讥讽淫笑道。

“你也可以叫我情哥哥,一口一个相公,他是你姘头?”

此时韩谦的怒火已经满了,可蔡青湖却是不允许他动手,面得姜松的挑衅和言语羞辱,蔡青湖一点都不生气,抬起头正视姜松的眼睛,轻柔道。

“你高中是借读盘市第七高级中学毕业的吧?你是几班的?”

姜松此时也有些摸不清头脑,这消息有用?撇嘴回道。

“六班的。”

“你的班主任叫刘红岩,英语老师叫刘晓辉对吧?个字很高,带着眼镜,当时和音乐老师谈恋爱。”

蔡青湖的语气很低很温柔,似乎在和一个老朋友叙旧一般。

姜松歪着头看着蔡青湖,拿着烟的手才颤抖,他眼睛里的光正在慢慢消散,蔡青湖昂起头长叹了一口气,轻柔道。

“你还记得你们班长的名字么?”

“蔡···清···”

“是我!姜松啊,我如何都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到我的老同学竟然是会在这里。”

蔡青湖的眼泪落了下来。

三年同窗,同学之谊。

一个成为了检察官,另一个却是成为了瘾君子,而且还参与

交换第一次小说完整全文

了中秋晚会的惨案。

姜松手里的烟落下的地上,他的眼神变得暗淡,他哽咽了,努力的低下头不一样在被看到自己的脸,哽咽慢慢变成了哭泣。

他万万没想到此时此刻审问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同学,回想起方才说的话,姜松双手捂着脸放声痛哭。

“不是,我不是姜松,我的班主任不是刘红岩,我的班长不是蔡青湖···…啊啊~不是,一切都不是,韩谦你快让人把带走,我认罪,我什么罪都认,我没脸在我的班长面前坚持一秒钟,我求求你了,我认罪,我认罪啊。”

姜松捂着脸痛哭,哀嚎。

他崩溃了。

在被抓到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不论是谁指认,不论有什么证据,他只认吸毒的罪,不认中秋晚会的罪。

可他万万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审问他的竟然是他高中的班长,那个不厌其烦给他辅导功课的班长,那个为了他这个借读生和教导主任吵架讨要校服和书本的班长。

蔡青湖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哽咽道。

“高一的时候你成绩不好,高二的时候你已经跟得上了同学的成绩,高三时你已经考试已经能进入全年组前二十,我记得你最好的成绩是数学总分全年组第八名,班级里都在为你庆祝,可···为什么老同学的见面会是在这里,我宁可不做这个检察官!”

“不是··不是··不是我,班长你认错了,不是我···韩谦我求求你,求求你把我带走好不好,我认罪,是我抽了燕青青一耳光,是你把我头砸晕在地砖上,我的确得到了很多钱,但是我吸毒,我挥霍,我求求你,不要让我在这里了,我没脸去面对我的同学,是我的班长啊,韩谦我求求你。”

压垮姜松的最后一根稻草只因为她的班长是检察官,而他是一个罪犯。

为了钱敢持枪杀人抢劫的歹徒,却是没有办法面对他的同学。

姜松捂着脸哭的像个孩子,不断在哀求,不断在撞击椅子前的横版。

他崩溃了。

韩谦对着监控挥了挥手,没过两分钟,程锦和李金海冲进了审问室,韩谦搀扶着哽咽哭泣的蔡青湖准备离开,在蔡青湖即将出门的时候,姜松开口喊道。

“班长!我没杀人!我只吸毒,我没做过任何坏事,等我出狱了,我还能不能做你的老同学,我能不能回去看咱们的老师。”

蔡青湖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用力的点头。

“嗯!”

她的腿软了,走出审问室,姜松听到了她班长的哭声。

韩谦一路搀扶蔡青湖离开了市局,坐在车里,蔡青湖抓着韩谦的手臂质问,为什么事情会这样,为什么会有这么巧

交换第一次小说完整全文

合的事情,韩谦抽着烟没有说话,也没有安慰。

因为这是蔡青湖的人生一课,她需要自己去学习,去跨过这个坎。

哭过之后,蔡青湖擦了擦眼泪,颤声道。

“我要去疗伤,我要去找青丝,相公··我过些日子在去找你。”

韩谦点了点头,没有让蔡青湖下车,而是开车把她送去了机场,看着蔡青湖消失的背影,韩谦再次点燃了香烟。

操蛋的人生。

狗血的经历。

可这最能欺骗人的眼泪。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