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昱黄群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假如谁在电视里看过各国首脑接见外宾的新闻,就会发现接待室中的布置和那个场面差不多,只是大家坐都是椅子而非沙发。

正中横放了四张椅子,右边两张坐的是华真行和曼曼,左边两张坐的是石双成和广任。

屋子左、右两边的各放了两列椅子、每列十张。左边坐的是当年的定风潭弟子,坐在第一位的居然不是潘采而是萧光,潘采坐了第二位。

右边第一位坐的是约高乐,第二位居然是江怀谷,其余则有洛克、王丰收、范达克、崔婉赫。右边只有这六位,显得人比较少,华真行也没有叫山中的其他学员跑来充场面。

三位老人家并不在场,好像已打定主意不管闲事,也是让华真行自己完全做主的意思。其实有广任和石双成在,也用不着他们出面。

华真行要大家坐下慢慢说,可是潘采却感觉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他也不傻,见到这个场面早已明白自己的打算落空了。

修士之间打交道就是如此,很多时候往往事情还没有发生,就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修士见因、凡人求果,若事到临头再强决状况,那就真和帮派之间的冲突掐架没什么区别了。

潘采没法开口,可是华真行身为此地主人却不能不说话,他和颜悦色道:“潘采先生,我听萧总队说,您以定风潭传人的身份,联络当年同门来到养元谷,应是有事相求,请问是什么事?”

潘采暗叹一声,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吧,起身硬着头皮道:“当年定风潭变故,我等皆不知情,亦未参与。我本人年纪尚幼,当时并不在宗门道场中。

后来闻说此事,又得机缘修行有成,我便联络当年同门。广任真人、石双成道友,你们亦能理解我等流落四散的破灭宗门修士感受,我这么做,是自然之举。

鲁慕白有罪,定风潭这派宗门也当覆灭,但千年祖师传承无辜。我们的目的无非是重续祖师传承,有可能的话便另建一派宗门。

日前偶然听闻,定风潭当年的镇山神器以及核心传承器物重现世间,也有了三位师兄的下落,于是便结伴而来,实是想求回镇山神器以及传承之物。”

石双成开口道:“我听明白了,你们是想来继承遗产,我还以为你们是来还债的呢。既然代表定风潭来了,难道不为当年之事给个说法吗?”说到这里又扭头道,“资不抵债的破产公司,一般应该怎么清算?”

别人都不接话,只有曼曼思忖道:“我学过,资产当然先抵值还给债主了,如果还不够的话,再行追责……”

石双成:“谁是债主?”

曼曼:“你说的是哪家公司啊?”

石双成:“我说的不是哪家公司,是定风潭。”

曼曼:“那应该是风先生吧。”

石双成笑了:“就是师祖让我来的。他曾叮嘱,当年定风潭之事不想波及无辜,只要没人跳出来,那就不必再追究了。他还说了,既然当年没人站出来,那么如今就更无话可说了。”

她们这一搭一唱,倒是把权责给理清楚了。风先生不想追究无辜,那是他大度,否则可以让昆仑盟将当年定风潭弟子一一找出来查问。他可能也在暗中查过,知道那件事与这些人无关。

定风潭暗害在先,幸亏风先生本人平安,但凡他有点事,在座这些定风潭弟子当年能跑掉一个,就算梅野石与昆仑盟无能。

当年定风潭是怎么覆灭的?并不仅是因为风君子一击打回定风盘、诛杀鲁慕白、击毁护山大阵,而是宗门幸存弟子全部逃散了!

宗门逢此大难,就算当时情况不明,可曾有人挺身而出?事后搞清楚了变故缘由,可曾有人代表定风潭站出来,主动接受接受昆仑盟的调查并赔罪?没有,一个都没有!

其实从他们弃宗门四散而去的那一刻起,无论定风潭还存不存在,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资格代表定风潭了。

那么谁有资格处置已无人的定风潭呢?当然是风君子,他把此事委托给了昆仑盟。萧光等三人带着最重要的东西逃到了几里国,想必风先生也是知道的,只是暂时没理会而已。

待到二十一年后,华真行收拾了萧光三兄弟,取走扶风盘打造了养元谷,算是接过了当年这段缘法因果。

风先生便委托昆仑盟将定风潭残余器物都送过来,还让石双成也一起来了,这就是他做出的处置:定风潭已不再,让养元谷物尽其用。

问题的症结恰恰就在这里,潘采何尝不明白,只有苦笑道:“我等无法代表当年的定风潭,只是一伙江湖弃徒而已,愿望只是不辜负祖师传承。”

石双成:“那你们更应该感谢华真行,这个愿望他已经实现了。来的路上你们应该已了解此地状况,扶风盘已认主,当年定风潭的传承也在此。”

这是大实话,定风潭祖师白子旺传下的秘法也好、器物也罢,都没有埋没荒废,已被养元谷重新继承发掘了。谁说这种事情一定要让潘采来做?若说传承无辜,那么华真行所做的事情,就已弥补了潘采等人的遗憾。

这时萧光悄悄瞥了潘采一眼,其实他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但是这个弯不太好转,需要有人站出来垫个场。

萧光轻咳一声正要开口,不料对面约高乐已经说道:“当年定风潭的缘法因果,看来已经被养元谷接下,并于今日终于做个了结。

此事与冈比斯庭亦有关,我代表庭宗冕

汪昱黄群全文在线阅读

下表达当年歉意,并以此物祝贺世界养元师总部成立!”

约高乐起身掏出了一块手帕样的东西,石双成立即问道:“哎呀,约先生,这是什么

汪昱黄群全文在线阅读

神器啊?”

约高乐想了几秒钟才答道:“不太好翻译,我干脆给它起个东国语名字吧,就叫逍遥幡,是一件飞天神器……需要我现场展示一番吗?”

广任:“不必了,我们就是乘坐此神器而来,早已见识过逍遥幡的妙用。”

约高乐:“也没什么妙用,它就是一件最简单纯粹的飞天神器,或者展开了还可以当地毯?”

石双成:“约先生谦虚了,我看它比直升机好用。”

华真行却反驳道:“恐不如直升机。直升机的制造人员和驾驶人员都可以批量培训,机器和零件也可以批量生产,我听说有的国家一次就可以开出来成千上万台。

逍遥幡哪能这般易得?像约先生这样的高人,也不是随便就能请动的。要说好用,当然还是直升机好用。”

三个老头正在杨特红的院子后面钓鱼,各坐一个小板凳,用细竹枝当鱼竿伸向水面上空,别说鱼钩了,上面连鱼线都没有,就是做个样子。

办公楼会客室里发生的事,他们当然一清二楚,话题有奇怪地跑偏,怎么扯到逍遥幡和直升机了?

按华真行的观点,假如两件东西能发挥同样的功能,谁的使用要求越低、获得的难度越小,就越“好用”。杨老头闻言忍不住伸手捋了捋下巴:“嗯,是我教的。”

柯夫子撇嘴道:“哦?我还以为是老墨教的呢。”

墨尚同却很认真地点头道:“的确是老杨教的。”

会客室中,曼曼插话道:“华总导,也不能完全这么看吧?如今在世界上有些地方,直升机确实已经普及,只要花钱就能买得到。但假如倒退一千年,世上有逍遥幡这等神器,但无论如何也造不出直升机来,就算有人拿到图纸也能看懂都不行。”

听她使用的称呼,不是“华”而是“华总导”,就说明曼曼还没有忘记场合,她就是在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同时也在认真思考。

约高乐笑了,击掌道:“这就是文明的价值,能将想象变为现实!倒退千年,直升机就是神器;再倒退万年,连手电筒都是神器呢!”

范达克也忍不住加入了讨论:“直升机和逍遥幡,区别还是很明显的。逍遥幡不借外物,有约先生这样的高手就可飞。直升机可不行,别看直升机可以一个人开起来,但它后面还必须有一整套工业体系支持呢……”

石双成一拍脑门:“我们好像扯远了,先不讨论这个了。约先生,就不打扰您送礼了,您继续!”

约高乐已经站起来了,华真行当然也不好再坐着,起身向前一步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收。东西您拿回去,好意我心领了!”

约高乐:“这可不是送给你个人的,而是送给养元谷的,是赠送给世界养元师总部的礼物。”

华真行仍然摇头道:“那我就代表养元谷多谢约先生的好意,但无功不受禄,这么贵重的礼物就不必了。”

曼曼还插了一句:“我们已经买了两架通用直升机,年初就下订单了。”

广任在一旁提醒道:“约先生,您登门送重礼,当有所求,不妨先说明所求何事?”

约高乐答道:“我也听说了,华总导以扶风盘为中枢,在此打造洞天结界。凡修炼养元术有成、能突破四境者,皆有机缘参悟造化玄妙,今日我也想求个机缘。”

华真行笑了,后退一步坐回椅子上,示意约高乐也坐,摆手道:“约先生想求此机缘,根本不必送什么逍遥幡。此地造化玄妙,有缘法者尽可参悟。

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登门,想得神器传承就能得神器传承、想参悟洞天大阵就能参悟洞天大阵,养元谷也有自己的条件。”

约高乐:“请问是什么条件?”

华真行扭头看了曼曼一眼,曼曼不知从何处拿出一个文件夹,走过去递给了约高乐。华真行同时开口介绍道:“造化玄妙,依机缘而得。两种情况,可任取其一。”

喜欢欢想世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