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生子产乳调教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入夜,陈安林辗转反侧。

来游戏之城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在这里日子过得还不错,他也一步一个脚印,靠自己的能力,成功吃上软饭。

但,他没有骄傲,更没有自满。

现如今,以他的势力,对付公孙家族绰绰有余。

陈安林准备找个机会过去会会。

除此之外,就是考虑差不多是该回老家看看了。

在这里已经不少日子,眼看着自己大婚,差不多是要回去看看,除了看父母之外,顺便要看看红颜知己。

其实有时候陈安林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找的女人太多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年头,有能力的找多一点,实在是太正常不过。

就比如某位大导演兼演员说过,女人就是我赚钱的动力,我赚钱就是为了找女人。

好真实。

如今,他前不久也离婚了。

望着窗外的星星和月亮,陈安林怎么也睡不着。

反正睡不着,陈安林准备进入游戏。

但这时候,方家上空,忽然传来破空之声。

陈安林耳力超绝,马上听出不对劲。

有人过来,看这鬼鬼祟祟的样子,来者不善。

于是,陈安林当即发动窃听成像。

画面中,云端之处,两个男子看着他这块地方。

这两个人都蒙着黑布,搞得异常神秘。

“根据可靠消息,陈安林就住在这里。”

“竖锯没想到是他,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可不是么,这次趁他睡觉,方家防守薄弱之际,将他一网打尽。”

“还是要小心一点,方家的闻人珍兰可不好对付。”

“哼,我有水蛭女王,先让方家上下大乱再说。”

下一秒,黑衣人身后,一个穿着黑袍的女人出现。

此人,正是生化危机0中出现的水蛭女王。

“水蛭女王,待会怎么做,你明白吧?”个高的黑衣人冷冰冰说道。

水蛭女王微微颔首:“这里的人,都要去死,我都要他们去死……”

“去吧。”

“是,我的主人。”

水蛭女王说完,她的身体好像水一般,开始溶解。

一个个水蛭,从她身体之中分离而出,而后掉落……

啪嗒啪嗒……

一个个水蛭掉落在地上。

黏糊糊的水蛭动作很快,开始朝方府游走过去。

这一切,都被陈安林看在眼里。

他冷哼一声,瞬间闪现而出。

“千里冰封!”

数不清的水蛭,瞬间被冻成了渣。

水蛭女王出自生化危机,这一点陈安林很了解。

说真的,这水蛭女王的水蛭,若是真的蔓延出去,还真的非常麻烦。

这些水蛭能钻入各种偏僻角落,一旦咬到人,被咬之人就会变成可怕丧尸。

丧尸病毒一旦蔓延,那整个方家就得大乱。

好在,他第一时间阻止了情况的发生。

这里忽然

双性生子产乳调教完整版全文阅读

下降的气温,第一时间引起了闻人珍兰注意。

“有情况。”

闻人珍兰一跃而起,只穿着睡衣就来到了屋外。

女管家此刻也过来,面色凝重道:“这股低温不同寻常,有情况。”

“过去看看。”

闻人珍兰体表生出一股炙热气息,驱散身边寒冷温度,随即掠了出去。

而在陈安林这边,此刻他早已经来到两个黑衣人身后。

这两个人还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只是好奇看着下方处。

“奇怪,水蛭女王怎么没动静?”

“下方处气温突然下降了不少,确实有些奇怪。”

“会不会有问题?”

“水蛭女王单体能力虽然不行,但制造混乱一流,数不清的水蛭蛰伏在暗处,怎么会有问题?”

黑衣人摇摇头,觉得同伴说的问题有些白痴。

啪嗒!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他肩膀。

“阿斯,不是说过,不允许碰我肩膀?”

“你有病吧,我什么时候碰你肩膀!”

“曹!”

他脑子再笨,此刻也明白,背后有人。

利剑出鞘,回头当即劈砍下去。

可惜什么都没有砍到,触碰到的全是空气而已。

“咔擦!”

下一刻,此人浑身结冰。

目光微微一呆之后,从空中落下。

“大哥!”

边上黑衣人面色大变,他想动手,但双手已经被擒住,动弹不得。

仔细一看,一双漆黑色的手牢牢抓住了他的双臂。

“好……好强!”

黑衣人艰难扭头,面前之人,正是他们此行要杀的人,竖锯。

“你是如何知道我名字的?”

陈安林询问。

他来这里很久,除了古力清雅之外,谁都不知道他竖锯之名。

“告诉我,我会放过你……”陈安林说道。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

“真……真的?”

正常情况下,黑衣人自然是不会信陈安林鬼话的。

可现在不一样。

在蛊惑的作用下,黑衣人对陈安林的话渐渐相信了。

“你说的,是真的?”

陈安林笑容逐渐灿烂:“自然是真的,这个骗你做什么?你说是吧,我骗你,似乎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吧?”

“说的也是。”

“那好吧,说吧,你是如何知道我名字的?”陈安林蛊惑询问。

“是我主子说的。”

“你主子是谁?”

“公孙文。”

“也就是说,你们都是来自于公孙家族?”陈安林问道。

“是的,我是公孙家族死士。”

“那你知道,你主子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我竖锯的身份,可没人知道啊。”陈安林说道。

黑衣人回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这样……”

陈安林皱起眉头。

看黑衣人这样子,确实不了解。

“那你主子在哪里?”

“公孙家族府邸。”

黑衣人乖乖诉说,随即说道:“我都和你说了,能放过我了吧?”

陈安林道:“这是当然。”

嗖嗖嗖……

说完,闻人珍兰等人前来。

黑衣人面色一变,扭头就跑。

闻人珍兰怒声道:“陈安林答应放过你,我可不答应。”

她下手极快,朝黑衣人掠去。

力量太强了。

黑衣人连抵挡的心思都没有,便被碾压。

“砰!”

被踹飞之后,闻人珍兰朝女管家吩咐:“把他绑起来,严加审问。”

“不用了,我都问了。”陈安林回应:“这些人,是来追杀我的,派他们出来的人,来自公孙家族。”

“公孙家族?靠近蛮荒区域的那个小家族?”闻人珍兰脑子很快反应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

陈安林道:“不错。”

“好小子,这家族虽然一般,但背后可是有靠山,你怎么得罪这个家族了?”

陈安林摇着头,“以前得罪的,他们还想要杀我全家。”

“嗯,那我马上下令,向公孙家族宣战,问题是,我们这里距离公孙家族不少距离,就算开战,运兵方面也是问题,况且公孙家族周围关系网错综复杂,和各大家族势力关系都还不错,唯一的敌对势力,也只有天蓝集团。”

陈安林道:“开战太麻烦了,没必要。”

“你是我方家的姑爷,这有什么麻烦的,况且,我觉得这一次,也是一个机会,让你扬名立万的机会,从今天起,大家都会知道,你陈安林,不是吃软饭的,而是真真切切,有那个实力和资格,做我方家女婿。”

不愧是老祖宗级别的人物,三言两语便说的人慷慨激昂。

只可惜,她还不知道,自己和神族关系也并不是那么好。

若是被闻人珍兰知道,恐怕她也会担心起来。

与此同时,陈安林担心另一件事,那就是公孙家族的人,有没有把他的事说给神族的人听?

“前辈,此事暂时不必大动干戈,我准备去公孙家族一趟。”

“行,有魄力,我和你一起吧,我相信,只要我一过去,那公孙家族的人看到我,怎么说也要客客气气,看谁敢对付你。”

闻人珍兰豪爽说道。

陈安林摇头:“大可不必,我自己过去即可。”

“你一个人过去?”闻人珍兰皱眉:“恐怕不行,万一公孙家族对你群起攻之,你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况且,公孙家族内部必有阵法和高科技武器装备防守,你过去稍有不慎,就会有危险。”

“前辈放心。”

闻人珍兰道:“行,你一定要自己过去,先打赢我再说。”

闻人珍兰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陈安林认清事实。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年少轻狂可以,但是要认清事实,自己此番点播他一下,也算是让他认清差距吧。

陈安林乐了:“前辈,当真?”

“还叫前辈呢,和雨桐一样,该叫我奶奶了,接招。”

脚步一踏,闻人珍兰闪电般袭来。

瞬移么!

陈安林眼睛一眯,不过他却未动,因为根本没必要。

“还不动?”

闻人珍兰奇怪,再这样下去,她的拳风就要打在陈安林身上了。

正欲收手,忽然,闻人珍兰好像撞击在什么东西上面。

“砰!”

闻人珍兰一愣,不知何时,自己面前出现一块巨大冰墙。

冰墙太厚了,让她为之一振。

“好家伙,无声无息就制造出了如此冰墙,看来你的冰系能力已经达到宗师。”

其实何止是宗师,这一招,实际上早已经在鬼域中制造完成。

只不过是通过鬼域,直接放在闻人珍兰面前而已。

闻人珍兰没有马上认输。

她抽出一把利刃,迅猛劈来。

“轰!”

冰墙一下子被劈成两半。

只是这力量太强,闻人珍兰自己都没想到,这股力量顺着前方,一下子劈到陈安林身上。

“噗嗤!”

陈安林一下子被劈成两半。

血肉,从他中间撕开,肠子流了一地。

“靠!”

这一幕,把边上女管家吓得一跳:“主子,你……你咋不收手。”

闻人珍兰也懵了,吓得差点尿裤子。

“我这是把我家姑爷给杀了?”

“完了完了。”女管家慌了神:“主子,这要是被雨桐小姐知道,会不会恨你?”

闻人珍兰心一沉:“我也没想啊,陈安林不是挺厉害嘛,谁知道这么不经打。”

“你这不是打,是直接劈了啊,主子,咋办,要不一不做,二不休……?”女管家脸色阴狠起来:“毕竟这样的事传出去,对咱们方家影响太大了,尤其是雨桐小姐,肯定会恨你,我屋子里还有一点化尸水……”

“不行。”

闻人珍兰马上否决:“怎么能这样。”

“那咋办,要不埋了?”

“哎,和雨桐实话实说吧,我也不想的啊。”闻人珍兰说着说着就哭了:“早知道我就不用刀了。”

“咳咳咳……”

“咦,谁,是谁?”闻人珍兰一愣。

“蹭!”

女管家果断祭出长刀:“主子,有人在监视我们。”

陈安林看差不多了,从鬼域之中走出。

“奶奶,我没事。”

“嗯?”闻人珍兰大眼一瞪:“你……你是陈安林。”

“如假包换。”

“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闻人珍兰小跑过来,一把抱住陈安林,然后捏了捏陈安林脸,惊喜道:“热乎的!”

陈安林无奈。

她那里太大了,压的陈安林有点胸闷,只能双手一摊,无奈道:“奶奶,我和你闹着玩呢,没死……”

“那这是……”

“幻术。”

闻人珍兰定睛一看,刚刚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

“可把我给吓死了。”闻人珍兰白了陈安林一眼,拍了陈安林胸口一下:“差点把你奶奶吓死。”

“呃,主要是露一手。”

边上女管家笑道:“姑爷实力之强,让我佩服之至。”

“陈安林,你有如此实力,我也算是放心了,你且拿着这个。”

闻人珍兰拿出一个玉佩:“这个是传送符,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你要第一时间脱离那里,知道吗?”

“谢谢。”

收下玉佩,陈安林瞬间消失。

“主子,姑爷的速度好快。”女管家都惊呆了。

她自诩也是高手,尤其是对气的掌控。

可陈安林露的这一手,超乎她的想象,她根本感知不到。

“我方家,这是要崛起了。”闻人珍兰眼睛一眯:“雨桐的婚事,看来要早点办了,免得被人捷足先登。”

“主子,刚刚我不明白,你会心灵感应,怎么会没觉察到姑爷是死还是活?”女管家奇怪。

闻言。

闻人珍兰柳眉一皱,心中也甚是奇怪,想了想,她才娓娓说道:“确实是没查出什么,只有一种可能。”

“是什么?”

“那就是,他有一个独特空间。”

闻人珍兰说道:“只有在另一片空间,我的心灵感应才感应不到。”

喜欢全球游戏进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