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奴小说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怎么样?”骆涛端着茶杯问他们,目光是那么热切。

“嗯,您这泡茶的功夫可又是见涨了。”史铁生倒也不吝夸奖。

他不光小说和散文写的好,也会品茶,隶书也非常棒,两个

厕奴小说小说完整版

人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就因为他们之间有太多能聊的话题。

“不敢大言,但骆先生这泡茶功夫绝对受过高人的指点。”

这韩干事的一席话,倒让骆涛对他另眼相看,没想到这人还真有两把刷子,居然能看出来这一点。

他说的没错,骆涛没事儿的时候就会去听雨楼喝茶,一边听曲儿一边学习茶道。

现在他的茶道素养也算小有心得,今儿个也是看好朋友史铁生来,就想着小卖弄一下,没想到还来了一位高手。

“韩干事,想必也是此道中人。”

骆涛就喜欢跟有本事的人交往,与贤者为伍,与智者同行。

“略知一二,工作之余就喜欢泡上一壶清茗,自己坐在某一个角落独自小饮,思索文学里的世界。”

他说这一番话很是令人陶醉,此时的他也正如他自己说的那般,小口饮着手里那杯清茗。

这一刻没人说话,好似只有静才能和这番话搭配。

几人都用心感受着韩干事这番话带来的,那几分妙感。

……

“呵呵呵,恭喜老史您的小说获奖啊!”

“怎么?您看了?”他带着一张不相信的脸。

“怎么我就不能拜读您的大作。”

“我不是那意思。不说我了,您不是说也在创作吗?”他这人太过低调谦虚,一说他获奖了就借机叉开话题。

“年底差不多就能写出来,这部小说我写的特别累,我打算明年才发表。”

骆涛在七月份就开始动笔创作,这次的创作他也是征求了何姐的同意,才敢下笔。

他想把何姐的故事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同时也想呼吁大家能尊重女性,反对人口买卖。

同时也希望上面的领导能对拐卖妇女儿童的案子,坚决从严法办,不能轻罚。

骆涛给这部小说取了一个最直接了当的名字——《女人花》。

如歌又如戏。

不论她前半生有多少黑暗和苦难,她都在一直锲而不舍的寻找光明与希望。

她经历了人世间最痛的人生,但她的世界却开出了一片花海。

在她人生最美好的年龄,却遭受像物品一样被人无情的交易。

卖为人妇,实则是奴,任人欺凌,鞭笞怒骂,人世间的恶,她都已经尝尽。

这三月来骆涛每写一段,内心就如刀剜,写写停停如今才堪堪写了八万余字。

他想把《女人花》写成经典,用它来警示后人,所以才这般慢。

“哦。”史铁生看骆涛脸色异样,略有伤心之感,也不便多问。

但韩干事就没有想这些多,笑着问道:“骆先生,我们能不能提前拜读一下大作。”

这个要求显得有点唐突,骆涛和他今儿个第一次见面,虽说在茶道上对他有点好感,但这儿远不能和史铁生相比。

这话要是史铁生说,骆涛绝没有二话,这韩干事嘛,骆涛是有点犹豫一下。

他也感觉到了,忙着赔礼道歉,“在下唐突了,实在对不起。还请骆先生不要在意。”

人家都如此说了,骆涛也很大方道:“没事,我这就给你们拿去。”

骆涛进了书房,也没把书稿全拿,就拿了开头几页。

好不好不是都看开头三章嘛!

这书稿递到了韩干事手里,白纸上那一手漂亮的钢笔字,一下子就吸引了他,心中大呼:漂亮。

“女人花。冰冷的冬天,正在肆虐着豫南这片沃野千里的土地…………”

故事从冬季开始,这个冬天何姐再一次流产,也是这个冬天她想逃离这个没有人情的村庄。

故事非常的紧凑,从她流产那一天起,那个小村庄每一个日夜都掺杂着她的悲鸣。

韩干事越看心里是越惊,眼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被泪水侵占,他一边抬着眼镜框抹泪,还一边咬牙坚持的往下看。

直到这几页最后的字句,“她裹着那件破红祅蜷缩在土炕上,月光把她那张苍白的脸照的更加苍白,……她想明白了,她必须要逃离魔爪。”

“吴仁德,吴仁德真该杀。”韩干事咬牙切齿,猛拍桌子,对书中何姐的男人吴仁德恨入了骨子

厕奴小说小说完整版

里。

史铁生和齐颂是没看这书,也不知道韩干事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作为写作者的骆涛也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个悲惨的故事居然会使韩干事,这么有共鸣和投入。

史铁生接过来快速的看了一页,就转手递给了齐颂。

他语气过于平淡的说道:“现实比小说还要残酷。”

他没有为书中的女主人公“梅花”流泪,因为他的人生也是苦难缠身。

齐颂是最重情,也是最脆弱的一位,他哽咽着:“骆先生……现实中真的…有这样的事。”

“有,老史说的非常对,现实往往比小说还要残酷。鲁迅笔下的吃人我没有见到过,但那干着害人虐人犯法事的人处处都有。”

骆涛的泪都已经流干了,他如今只有愤怒。

他有过一个冲动的念头,想找到那个男人,让他知道什么是人什么是牲畜。

但冷静下来的他,又非常地明白是这个法制不健全的社会在纵容他们犯罪。

想要改变这些,就必须从上而下,完善国家法律,用法律来严惩与制约他们的犯罪行为。

“这就是吃人。”

书看过之后,四人相谈的内容都围绕着现实社会开始畅所欲言。

中午的时候,四人的谈兴还是非常高涨。于是,骆涛打电话订了这一世的第一份外卖。

《女人花》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四人都自觉不去再谈。

开始聊起了老京城文化,特别是这四合院。

“骆先生家的这小院是祖传?”

“不算祖传,我们家从我爷爷那辈才到这里住,要说祖传琉璃厂的兰亭书斋才是祖传。”

好多外人还是不了解他们这一支的历史,一说姓骆,大家能第一个想到的除了骆玉笙,那绝对是骆宾王了,接着就是骆思恭和骆养性。

谁叫人家那支名气大,最重要的还是长房,有职位也是他们继承,骆涛的先祖骆寅就没有躺赢的命。

闲聊没多时,这饭菜就送来了,不多四菜一汤。

骆涛再拿一瓶陈年老酒,三五朋友相聚,把痛苦忘却,好好享受当下美好的生活。

【月票推荐票】

喜欢1979闲鱼人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