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推进细小的缝隙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呼呜——”绿皮货运火车鸣着汽笛,带着滚滚浓烟,载着木材和煤炭,咣当咣当向南驶去。

这是一处比较偏僻的站台,落叶打着旋落下,远方钟楼的尖塔上,几只白鸽追逐着盘旋而起,向蓝天白云的无尽远方飞去。

站台附近的渣子公路上,停着一排十几辆黑色轿车,上面的车牌,“齐”字打头极为醒目,也就表示,车辆不是属于齐人便是属于齐人公司派驻在此的机构。

大齐帝国虽然造就了数不清的财富,全世界科研成果有百分之九十以上出自大齐帝国为核心的中华联邦,但明显隶属于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组织的十几辆最新型高档轿车,还是有些惊世骇俗。

毕竟,汽车从雏形诞生到现在,从蒸汽动力汽车到现今内燃机汽油车,也不过百多年时间。

虽然大齐帝国汽车产量每年已经超过百万量,但以卡车、敞篷吉普、普通轿车等等为主,奢华轿车并不多见。

便是帝国最繁华的城市,这种最新型高档轿车也是凤毛麟角,也仅仅最上流阶层才能养得起这种售价高达数千银元的奢侈品。

更莫说,这里是西宁湖(里海)东的哈萨克国。

车队最中间一辆轿车里,陆宁微微闭目靠在座椅上。

七百多年了,如果按照前世来说,现今应该是十八世纪,但大齐七百多年前科技提速,使得这个世界,现今的科技发展,大概和历史上二战期间相仿,当然,有的科技点进步的更快,有一些,可能就慢一些。

现今全世界,纪年都是公历769年,大齐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

中华联邦内,则纪年奉天七百六十九年。

中华联邦,便是以大齐帝国为主体,加上数十个华人为主体的小国家以及一些非华人的城市国家组成。

其中,北美便有二十多个华人国家,此外便是南洋,也有十几个华人国家。

美洲,为大齐命名,美丽之洲的意思。

此外在北海、波罗的海、地中海,同样有一些城市国家是中华联邦成员,这些城市国家未必是华人占多数,多元化色彩很浓,都是由当年自由城市联邦发展而来。

又有现今陆宁身处的哈萨克国。

曾经的乌古斯人和基马克联盟的地域,后来大齐帝国曾经放逐大批西域族群进入这片地域。

两百年前,哈萨克建国,现今也是中华联盟的成员国之一。

当然,比之陆宁认知里的哈萨克,这个哈萨克国要小许多。

除了大齐帝国外,中华联邦成员国,都是尊大齐皇帝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但所有成员国,都有完整的独立自治权。

大齐帝国,有各级议会,但其作用,仅仅是监督各级执政机构的运行,官员任命系统,还是一种从低到高的渐进提拔,内阁总理,通常十年一换,由帝国皇帝从内阁成员中任命,除此之外,帝国皇帝还负责任命帝国最高法大法官,帝国大法官共七人,没有重大失误的话通常是终身制。

但具体行政权、司法权等等,帝国皇帝便没有任何参与其中的权力了。

帝国武装,常备军为帝国皇家禁军,海陆空三军,帝国皇帝为名义上的最高统帅,内阁总理,则为三军总司令,但军方一直对皇室忠心耿耿,当然,皇室在民众中的威望更是无与伦比,如果不是有祖训,帝国皇帝重新掌权废除立宪法律简直易如反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帝国没有变成君权神国,已经是因为开国皇帝早就有祖训在内府记载的明明白白。

开国祖皇帝是天帝临凡,这一点在全世界都没有疑问,实际上,海外的天道教国家才更疯狂更狂热。

实际上,现今所有国民也都是深信,祖皇帝实际上还活在世间,不知道在哪里逍遥潜居了而已。

就在百年前,祖皇帝仍然是帝国皇帝,只是,由皇室的“太子监国”真正执行国君权力,祖皇帝则每隔十年或者几十年,都会在汴京亮相向国民发表重要训诫,百年前最后一次亮相更留下了珍贵的影像资料,和数百年前宫廷画师所画的祖皇帝图画一般无二。

直到百年前,祖皇帝最后一次在帝国电台发表对全帝国子民的最后训诫,宣布正式退位,由当时的太子监国,他的第三十三代孙继位,同时,对当时思想激荡的社会热点问题发表了演说。

如火如荼的一夫一妻运动得到祖皇帝的肯定,由此一夫一妻制度写入宪法。

天道教教宗因为频频发表出格的****的激烈言论而被祖皇帝训斥,随之被罢黜,天道教从此不再有中枢机构和教宗,仅仅由帝国皇帝从此担任天道教守护者之名。

东海百行集团也终于随着祖皇帝的训诫,而加快了国有化进程,皇室仅仅占股百分之二十,正式放弃了八成的巨额财富。

各地的皇庄,许多也被皇室放弃,唯一保存完整的皇庄便是昆仑皇庄,也就是当年祖皇帝有时候称为澳大利亚的巨大岛屿,或者说,独立的大陆。

这七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岛屿,整个属于皇室,祖皇帝的祖训里也早提到,昆仑皇庄永远为自己的子孙后裔所有,一切继承帝国遗产的执政者,不得违反此约。

显然,智慧之士,都知道,这是祖皇帝担心千万年后,若子孙不肖,还是能为他们留有安身立命之所,想来,便是千万年后,甚至推翻了帝国统治但继承了帝国遗产之人,也没人敢违反此约。

祖皇帝的威望,简直超越了一切族群、阶层、利益之见,便是后世有反叛者,也必然要打着祖皇帝的旗号来建立更美好世界,而不是反其道行之。

而百年前祖皇帝发表最后一次训诫就此消失无踪后,也不知道多少子民,悲痛下得了大病,甚至由此伤病而死的,也并不鲜见。

这还是都知道祖皇帝隐居或云游四海,若真是祖皇帝离世,要追随祖皇帝于九泉下的,怕是大有人在。

或许,祖皇帝当年宣布退位,也有这种考量。

就这样离开影响世界中心的位置,比突然离世,对大齐帝国带来的动荡,要小的多的多。

……

放下手中的报纸,陆宁感觉一阵腰酸背痛,坐车时间长了,便会如此。

从百年前,身体状态已经衰退到普通人一般了,现今来说,可能也就是正常二十多岁小伙子里比较强壮的那种,昔年那千军万马中杀进杀出甚至单枪匹马摧城拔寨的豪情,也只能是一种回忆。

和所有老年人一样,身子也抽抽了,再不是以前金刚似的巨无霸,同样,也就是正常年青人的身材。

很长时间,陆宁才渐渐适应这种不再无所不能的身体状态。

轿车小茶几对面座位上,并肩坐着两名美少妇,都是雪白套裙,艳美无方。

左侧美少妇,五官轮廓,隐隐有些像甘氏,右侧美少妇,则隐隐有尤五的风情。

她俩,也确实一个姓甘,一个姓尤,从族谱上来说,确实是甘氏和尤五娘家的后裔,只是,七百年之后,甘家尤家开枝散叶何其多,绝大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帝国公民而已。

她们两个,被内侍卫处的人带来陆宁身边前,也都是普通初中生,从此改名,走入了另一个从未曾想象过会存在的神奇世界。

甘氏改名甘贵儿,尤氏改名尤五。

她俩现今自然知道,两人都是因为和先祖长得像才被祖皇帝看中,甚至两人就是一种替代品,但她俩自然没什么可抱怨的,而是感恩自己的先祖,竟然两个小小平凡人儿,能追随在祖皇帝身边侍奉祖皇帝,简直是十世修来的福气。

而祖皇帝身边的神秘世界,就更是普通人所难以想象的存在。

她俩和祖皇帝成亲后,又被送去读最昂贵的女子高中、女子大学,毕业后,祖皇帝甚至应允她们两个可以在外面工作,是她俩心甘情愿,只跟在祖皇帝身边。

她俩对内,是祖皇帝现今仅有的两位妻子,庄妃和顺妃,并记入内府绝密之册。

对外,她俩则是开元贸易行总裁办公室的两位秘书,祖皇帝,便是开元贸易行总裁。

不过,开元贸易行名不见经传,和外界也没任何贸易往来,仅仅是祖皇帝在尘世行走时的一个名头而已。

祖皇帝,甚至和内府财政已经进行了切割,平素和皇室也没了来往,哪怕五年前现今帝国皇帝刚刚登基时,曾经在“含元轩”里跪了一天一夜,祈求能见到祖皇帝聆听教诲,但最终祖皇帝也未见他。

“含元轩”便是西安曾经的镇西王府旧址,现今为开元贸易行的财产,祖皇帝的这第三十六孙,知道老祖喜欢那处宅子,每年都会在那里住上一段时间。

开元贸易行除了遍及全帝国的不动产外,每年,东海百行集团都会用最隐秘的渠道,将百分之一的分红打入东海银行的开元贸易行的户头,通常,这都是上亿银元的进项。

当然,东海百行收归国有后,已经被分割为三十多个庞大集团,但都会统一将皇室和开元贸易行的分红打入户头,而且,开元贸易行户头是个障眼法,看起来是皇室内府一个机构。

每年上亿银元,其实,都抵得上现今许多中上等强国一年的财政收入了。

几百年来,大齐当然会通货膨胀,但货币也进行了数次改革,现今一银元购买力,和帝国建国时期差不太多,也就是,甚至陆宁每年从东海百行拿到的供养,也抵得上帝国初期一年的财政收入。

实际上,陆宁根本不需要这些供养,拿这些供养,也不过是令自己的子孙后代以及帝国中枢们心安,知道自己这位老祖宗还在。

几百年的积累,两世为人更主导着这个世界的变化,陆宁虽然对钱财完全不在乎,有时候仅仅玩票的心态投投资之类的,但其难以想象的财富积累也可想而知,不动产不算,其积累的财富在各种领域的投资所占有的比重怕要以万亿银元为单位计算,每年的财富增长,可能抵得上北美洲几十个华人联邦国家年GDP的总和。

在当今世界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可能和后世五百强企业是一个人的性质差不多。

内侍卫处在全世界雇员超过十万人为祖皇帝处理这些业务,当然,他们分属不同的公司,便是公司高管,也并不知道幕后大老板到底是谁,更不知道公司的内幕,也仅仅是正常高级打工仔而已。

而东海百行每年的供养,都用在了内侍卫处。

当然,内侍卫处,现今上上下下为祖皇帝服务的,内侍卫处人员共有三千多人,虽然都是极高的薪水,但一年总薪金也不过四百多万,加上其余支出,大体上内侍卫处,每年也仅仅需要千万左右银元的支出而已。

对民间巨贾来说,这是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可对于陆宁来说,已经是极尽节俭了。

不过,内侍卫处名下还有数十个科研实验室,更拥有一支永远代表最新技术的庞大航母舰队。

维持这些科研机构的投入和航母舰队的军费,除了东海百行的亿元供养,便都是动用的陆宁私房钱了。

东海百行收归国有,陆宁担心其僵化,自己的投入,算是民营对国营的竞争,是对大齐经济发展、科技研发的另一种促进。

是以,这种研发很独立,独立于官方机构之外。

航母舰队,主基地则是昆仑皇庄,皇室永远的私家岛屿。

至于官方机构中,真正还和祖皇帝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便是保密局了,通常来说,帝国保密总局的第一副局长,乃是皇室任命,确切的说,由祖皇帝任命,只向祖皇帝负责,其实,这位第一副局长,便是由祖皇帝内侍卫处的一位副处长兼任,平素在保密总局工作,每个月通过秘密电台或秘密电话专线,向内侍卫处汇报。

陆宁倒不是不舍得放手,其实便是保密局来的信息,有什么看不惯的,陆宁也不会理会,只是自己既然还在,万一帝国出现巨大变故,自己总不能被蒙在鼓里。

而前几日,陆宁倒是几十年来第一次介入了保密局的内部事务,保密局本来想暗杀一位为少数族裔权利摇旗呐喊的资深法学家,制造成意外的假象,被陆宁喊停。

这位资深法学家,是现今很有名气的一位大律师。

最近这位大律师,开始为西宁湖(里海)附近的少数族裔呐喊,那里本来曾经是圈地的皇庄,几十年前被皇室归还给河东省。

大律师便是认为,皇室该当给这些受伤害的少数族裔后代一些补偿。

这位大律师当然不敢直接质疑祖皇帝,基本的言论逻辑便是祖皇帝时期,这些族群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且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但祖皇帝退位后,这些少数族裔遭到了残酷的剥削,人口急剧下降,许多人还被驱逐去了哈萨克国,皇室最起码,也要负失察的责任,该当进行适度补偿。

这位大律师,乘坐的火车,应该是误点了,不然早就应该从此路过,在这个小站台,也会停留二分钟。

那是从北而来去往大齐境内的国际列车,大律师上个月又来西宁湖一带采证,更进入哈萨克调查被驱逐的族群后裔,现今回转,要高调回国打官司。

皇室成员及皇室机构都有豁免权,其中帝国皇帝是无限豁免权,也就是不管何等情形,帝国皇帝有何等重罪,都不会受到起诉。

其余皇室成员是有限豁免权,一些比较残忍的重罪,则得不到豁免。

当然,影响了皇室威望,按照祖皇帝训诫,自有惩处之规。

皇室机构,也是有限豁免权,但这位大律师要起诉的因由自然在豁免之列,任何法官都会惊堂木一拍,不予开庭。

大律师宣布要起诉的是内府管理层的具体人员,也就是现今皇室内府的总管和两位副总管。

大律师认为他们现在管理内府,该当积极的促成对西宁湖少数族裔的赔偿。

其实从保密局监听的信息来看,这位大律师也不认为他最终能赢下这个官司。

但只要能说动法官开庭,闹出的动静,就足够了。

千百年来,第一次直面皇室的威信并给予打击,为以后少数族裔索赔打下基础。

甚至这大律师都想好了,引用祖皇帝哪些话来对抗皇室。

从大律师高调要起诉皇室而开始监听他,监听到的内容,令保密局高层震怒,若不是第一副局长代表祖皇帝办公厅提出反对意见,现今那大律师,已经因为天衣无缝的意外去世了。

显然,大律师虽然是社会贤达、名流望族,以为自己已经手眼通天属于统治阶层一员,甚至有可能使得皇室不得不提名他为下一届的大法官来笼络他并表示开明宽宏。

但实际上,在真正统治这个世界的人眼里,也不过是长得略高一些的韭菜罢了。

陆宁也在等这趟车,当然,等得自然不是那位大律师,对他的言论,又哪里会在乎?

手里拿的报纸上,一个月前的《世界自由报》,也是东海百行旗下报刊,在哈萨克也很热销,上流阶层的最爱。

这期的报纸上,有一篇对这位大律师的专访,其中,有一张极为清晰的照片,是大律师团队的合影,其中一位还穿着法学院学生制服的女孩,被圈了个红圈。

陆宁再次看向这个女孩,心内,还是一阵阵悸动。

她的俏脸,和小周后幼年时,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周薇,南京法学院一年级学生,但天份极高,那位大律师正是南京法学院教授,周薇是他的学生,更被他直接选入了自己和皇室内府对抗的律师团队,也可见对她的认可和看重。

也着人调查了她,但其家里没族谱,上溯几代后便再难追踪下去,不过想来,应该是李煜和大周后的后裔,是他们后裔的哪一代孙女,外嫁了姓周的。

看到这照片,陆宁便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见她一面。

恰好身在西宁湖东畔的一个庄园,便来了此处站台。

想想,昔年贵儿在世时,曾经劝戒自己莫寻找她们的替代品将自己情感封闭在一个怪圈内,可是,自己终究还是走上了这条路,这五六百年来,身边早就不设皇后和皇妃,仅有的几名妃子,往往都出自甘家和尤家的后裔,或是神似她们的女子,好像只有身边有她们陪伴,自己才能获得安宁,才能度过难熬的日日夜夜。

外间,传来彩珠的清脆声音:“老祖宗,接到上一站的密报,列车已经检修完毕,大概半个小时后便到,咱们这边,要为老祖宗加挂的两个专列车厢也准备好了。”

陆宁拉开车窗

手指推进细小的缝隙全文在线阅读

小帘,外间是一名黑色西装戴礼帽靓丽冷艳的女郎,她就是内侍卫处处长彩珠。

当然,今世的所谓西装并不叫西装,这种服装同样源自大齐。

彩珠是无数具有极高天资的小伙伴们中一路竞争最终成为内侍卫处新任处长的,她不但是一名超级神枪手,更是天才战略大师,甚至是天才的直升机驾驶员。

祖皇帝内侍卫处,有着去年才列装军用的第一款武装直升机,帝国禁军,也不过列装了二十架,毕竟是新鲜事物,完全不如轰炸机歼击机受到禁军统帅重视,但祖皇帝内侍卫处,便一口气买了三十架,这是陆宁从私人账户的特别拨款,也是支持武装直升机的进一步研发。

当然,实际上内侍卫处甚至拥有一支轰炸机中队,其往往随着祖皇帝行踪停靠在距离祖皇帝所在临时居所附近的军用机场。

现今这个轰炸机中队便停泊在河东军用机场。

祖皇帝在欧洲时,这个轰炸机中队便往往停泊于黑海集团成员国中大齐驻军的军用机场。

而武装直升机也好,轰炸机中队也罢,都不同于隶属内侍卫处但单独建制的航母舰队,而是属于内侍卫处的特勤科。

彩珠这个内侍卫处处长,同时也是昆仑航母舰队的司令官,不过该航母舰队日常,由第一副司令直接管理。

至于对外的身份,彩珠也挂衔帝国皇家警察总部副部长,帝国保密总局副局长。这是万一出现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时,应对不同的问题,彩珠可以动用的不同官方身份。

她平素对外的身份,则是开元贸易行保安部部长。

帝国可以拥有枪械的公司很少,都是从事特种行业的,而开元贸易行,若是深挖的话,会发现其可以合法拥有任何武器,包括航母和轰炸机。

当然,便是一般高官,也没有足够的权限来调查开元贸易行的隐秘权限。

现今前后十几辆轿车里,便是都手持最新型微型冲锋枪的内侍卫处特勤科女兵。

不远的人烟罕至处,更停泊着两架武装直升机。

陆宁现今身体大不比从前,警卫力量自要充足,虽然仅仅几十名侍卫,但其战斗力,堪比一支小型军队了,比如哈萨克国防军,和这支武装相比,就明显是软柿子。

更莫说,这支特勤人员,甚至可以召唤轰炸机来助阵。

想着特勤科的力量,陆宁也有些好笑,好像,自己也很怕死啊?并不是想象中那么豁达。

又起身道:“我下车等。”

小尤五立时开车门跳了下去,小甘贵儿则搀扶陆宁下车,小声说:“老祖,慢一些。”

下面小尤五伸出纤手,接应陆宁下车。

陆宁无奈,好像自己真七老八十了一样,虽说身体远不如过去,但还是小伙子里的佼佼者好不好?

但也是没办法,毕竟,自己是当之无愧的“老祖宗”,在她们眼里,数百岁的老人家。

有时候在小尤五和小甘贵儿身上征伐的时间长一些,她们都会很担心自己身体,小声求告,让自己注意身体。

在外更是不搀扶自己走路,就好像两人渎职了一般。

甚至,自己都慢慢习惯这种老人家的待遇了。

看着延伸到远方的铁路,陆宁心思又有些恍惚。

这条铁路,是从哈萨克首都,里海东岸的新岱城到大齐边疆省份河东省省会河东市,全程二百多公里,其中一半的铁路线,在河东省境内。

这条铁路,原本是东海百行投资东海百行运营,现今,则是帝国铁路公司拥有,但租赁给哈萨克铁道部运营。

这条铁路修建于一百多年前,也是当初大齐境外,全世界范围内的第一条铁路。

大齐经济水平和科技水平,领先世界的程度,其实比历史上西方领先世界更甚的多。

这一点,也是令陆宁很欣慰的,也不枉自己打下的基础。

中华联邦,就说人均收入,大齐帝国的富裕程度便明显领先一截,国民平均收入,比之其它联邦成员便高出一筹。

如果说经济总量,那就更不必提。

而哈萨克国,在联邦成员国中,属于末等,但饶是如此,它比之全世界其它国家,还是要富裕一些,加上和大齐帝国相邻,机会极多,甚至有更多的移民大齐帝国的机会,是以对西方人曾经吸引力很大。

其实哈萨克地区未独立建国而是依附大齐存在时,西方人曾经蜂拥而至。

近些年,也有许多西方人移民这里,最终还是希望,能从哈萨克进入大齐帝国。

毕竟哈萨克边境管理不严,是最容易偷渡之地。

反而大齐帝国的黑海特别行政区,以及地中海中的永宁(塞浦路斯)特别行政区,守控极严,根本难以偷渡。

曾经每年从哈萨克进入河东省的偷渡客都不知道有多少,直到数年前河东省全面收紧了边境政策,并大批遣返灰色移民,遣返的目的地,便是哈萨克。

其实根本原因,还是大齐西域几省的主要铁路干线包括支线都已经联成一片,已经不需要这些非法劳力。

这也使得哈萨克国不得不在边境建起难民营收容这些偷渡非法移民,因为他如果不接收被遣返的非法移民,显然有被开除出中华联邦的危险。

哈萨克国,现今也是全世界族群最复杂的国家,甚至成了欧罗巴白人占近乎半数的国家,当然,该国统治阶层,还是说着流利华语的本地人后裔,其官方语言,和所有中华联邦成员国一样,都为华语。

不过哈萨克人最新一次的议会选举,欧罗巴人已经取得了三分之一的席位。

一个多元化的移民国家正渐渐形成。

对此,陆宁也不能不叹息,只能说,数百年的变迁,族群迁徙,这个世界,早就和历史上完全不同。

喜欢我的帝国无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