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影之狼 暗夜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说他刻薄自己的情人?

想想都觉的脸疼。

他代枭的女人,需要来这种地方?保不准小命都没了。

就这里面的水土,能养人?

一个水润润的人养几个月,没就好就粗糙了,恐怕晚上抱起来都会做梦。

他当初是怎么想的?

包养一个医生当情人,居然还允许她出来上班?

她有时间腾出来伺候他?

这是……他以前的情趣?

男人紧紧的蹙眉。

这实在是太不符合他的风格和口味了,他怎么会包养她呢?

如果不是,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差点丢了命,他都觉的滑稽。

至少他知道,这个女人于他,恐怕意义不一般。

即便他没了记忆,他总有种强烈的感觉,不能放过这女人!

他得把她抓回国去。

最好是她自己听话,乖乖的跟他回国,他也不至于对她动手动脚。

代枭挥手让人都出去,他整个人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炽热几乎要晃瞎人眼的太阳,差点一口气没缓和过来。

叙利亚夏天很热,尤其是没有空调只有风扇的情况下,代枭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只觉的这就像是出来渡难一样。

这种环境,那女人怎么受得了的?

代枭现在还不能动,稍微移动一下,浑身都剧烈的痛了起来,痉挛的抽搐着,那股子痛简直钻心窝子去了。

他俊美白皙的脸颊上都流淌出了汗,浑身黏糊糊的,让他不舒服的直想杀人。

为了个女人把自己搞的这般天地,他脑子怕不是被门给夹了。

男人脸色沉郁着,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门很轻微的从外面响了,代枭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下

猎影之狼 暗夜无删减全文阅读

意识的就是赶紧把眼睛给闭上,当他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愣住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感觉很傻……

相当的没有智商。

他又不亏欠这个女人什么,应该是她亏欠自己才是,他可是为了救她差点丢掉了一条命!

薄轻语从小就跟他一块长大的,她以前被代枭奴役

猎影之狼 暗夜无删减全文阅读

惯了,知道他所有的喜好,这种记忆几乎是刻苦铭心的。

她知道代枭肯定会受不了这样的环境,所以今天她特意去了一次集市,买了两个大风扇回来给他吹。

代枭现在这样的情况,受不了颠簸,所以不能够转移到大一点的医院去。

他们现在这个医院是临时搭建的,还没有安装空调。

薄轻语把风扇摆好之后看代枭,他浑身上下都出了一层热汗,她抿了抿唇,转身去卫生间打了一盆水,她端着放在他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拿着干净的毛巾进去浸了一下水。

她拿着湿润的帕子轻轻的擦拭着他额间的汗,风扇“呼呼呼”的吹着,代枭感觉到了轻微的凉爽,那湿润的帕子被她小巧柔软的手捏住,女人白皙的手不时的落到他的肌肤上,让他意外的感觉到舒服。

薄轻语给他擦完额头,他以为,她会给他擦拭身体,他闭着眼睛没睁开,意外的想看她接下来的反应。

门“咔嚓”一声又开了,随后是女人的脚步声逐渐的走了出去,又进来了一个人,听声音不像是她。

很奇怪。

他居然能够通过一个人的脚步声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她。

他钟情于她?

很爱嘛?

男人在心里面问自己。

他不得而知。

他失忆了,就宛如重新的在这个人间降临,他周围危机四伏让他不敢露出一点马脚,而唯一可以信任的就是刚才那个男人和面前这个女人。

他的直觉很准。

他的外套被一双很粗糙的手解开,代枭几乎是猛然一下,立马睁开了眼睛,他凌厉的眼神,吓的那个男人一跳,他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家主,是薄医生让我来给你清理身子的。”

这几天代枭行动不便,他的个人卫生几乎就是面前这个人处理的。

代枭脸色一黑,她居然把自己丢给其他的男人照顾?

“她呢?”他不悦又带着一些低沉的声音问道。

“薄医生很忙,好像是去给人做手术去了。”

“她就这样丢下我去做手术?”代枭说完这话的时候,心里面有说不上来的愤怒和不满。

他在她的心里就这样不重要吗?

他有一些疑惑了。

难不成这个女人不喜欢他?

他是一厢情愿?

他代枭是那种会强迫女人的男人?

显然不是。

如果一个女人对他总是冷着一张脸,爱搭不理的模样,他可没那么多功夫去哄一个女人,纯属就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他和这个女人之间的相处关系很奇怪。

让他开始逐渐的怀疑,或许两人的关系,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很有可能是他的单相思。

单相思?

可笑。

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我问你,我跟……”代枭斟酌了一下,想着要怎么称呼她:“我跟薄轻语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哈?”那人有一些被问蒙了。

“问你就答!”

“哦,家主跟薄小姐关系很好的。”

“是哪一种关系?”代枭的眼神有隐晦。

那人脸色僵硬了一下,想着北冥雪已经是主母,也不敢再乱说什么话:“家主把薄小姐当妹妹看待。”

“妹妹?”代枭觉的可笑。

不是一母同胞,他居然为了一个名义上的妹妹就把自己的命交代了出去?

就这么简单?

“你说,我把她当妹妹看待?”代枭不信,明显觉的面前这个人撒谎。

不可能是妹妹。

代枭努力的想想起什么,可什么都没办法想起来,他脑子胀痛的厉害,突然有一道声音响在他耳边:“我对你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情义,轻语,我拿你当妹妹的。”

那道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代枭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妹妹。

代枭嘲讽的扯了扯嘴唇,他居然真的是把这个女人当妹妹看待,为了这个“妹妹”甚至把命都差点弄没了。

滑稽。

太滑稽了。

真是可笑。

他不认为自己是那种为了一个什么狗屁妹妹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代枭直接让人滚蛋,他一个人在病房里面沉思了很久。

喜欢病娇老公在黑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