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字母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刘晚照没有去问何四海为什么不跟对方相认的这种傻话。

知道何四海经历的人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也许小姐姐的确对何四海有恩,但是她的父母却让何四海受尽折磨,差点丢掉性命。

如果相认了,让小姐姐又如何自处?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知道彼此活得很好就足够了。

“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机会再见面。”刘晚照道。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何四海抬头看向碧蓝的天空,喃喃地道。

桃子也抬起头来看向天空。

“哈哈,糖葫芦。”桃子指着天上的白云说。

天空有几团白云,被飞机尾气连成一条线,可不是像

十个字母小说完整全文

糖葫芦一般。

“hiahiahia……大糖葫芦。”

婉婉和萱萱也抬起头来。

“我要吃一串大糖葫芦,啊呜……”桃子张大嘴巴,装作咬了一口。

然后……

天空的白云突然缺了一角,不知道是被风吹得改变了形状,还是怎滴……

萱萱:(⊙ˍ⊙)

婉婉:(⊙ˍ⊙)

“不是我干的。”桃子一巴掌捂住自己的小嘴巴。

“好吃吗?”婉婉悄悄问道。

萱萱也是一脸好奇。

“我说了,不是我干的啦。”桃子无奈地道。

可是婉婉和萱萱一左一右还是看着她。

桃子咬了一口糖葫芦:“没这个好吃。”

“哦~”

萱萱和婉婉露出一副

十个字母小说完整全文

恍然大悟的神色。

桃子忽然觉得心好累呀,这两个小孩子,怎么就不相信她的话呢,她可是一个诚实宝宝呢。

…………

“晚上你们就不要出去了,在外面跑了一天,带她们洗个澡,放动画片给她们看……”何四海对刘晚照叮嘱道。

…………

“儿子,儿子,吃过晚饭,别躺在这里,带莱西下去逛逛。”魏晓琴在儿子的大腿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哇喔,妈,你干嘛,疼死了,你不能轻一点吗?”躺在沙发上的陈文轩嗷叫一声坐了起来。

“吃过就躺,看你懒成什么样子,快点去。”魏晓琴不满地道。

“不去,我正在打排位。”陈文轩闻言一口拒绝。

“你去不去,老陈,老陈……”

“你干嘛,你干嘛,有话好好说,你喊我爸干什么?”陈文轩闻言急了。

“好好说你听吗?快点去吧,一周就回来一趟,莱西也想你溜溜它了。”魏晓琴不满地道。

“让姐姐去吧,说不定还能解决她的终身大事呢。”陈文轩说道。

话刚落音,腿上就被魏晓琴啪地又拍了一巴掌。

陈文轩佯作疼痛,痛呼一声,不满地道:“妈,你干嘛又打我?”

“大晚上的,外面全是锻炼身体的老头,你姐能解决什么终身大事?你这不是混蛋说法吗?”

“妈,老头有什么不好,老头……”

陈文轩还想再说,但是转眼见魏晓琴双目圆瞪,赶忙改口。

“老头也有儿子啊,对不对?”

魏晓琴转念一想,还真有几分道理。

“嗯,说得不错,你带莱西下楼去吧。”魏晓琴说道。

“咦,为什么我说得对,还是我下去?”

“你姐上了一星期的班,好不容易休息两天,你不要让她辛苦了。”

“我上学也很辛苦的啊。”陈文轩立刻叫屈。

“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别废话许多,快去。”魏晓琴说着,在他肩上推了一把。

陈文轩见不去实在不行了,也只能无奈认命了。

“莱西,莱西……”他站起来大喊道。

然后一条拉布拉多犬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这是一条很漂亮的拉布拉多犬。

“去把你的绳子拿来,我们下楼去遛遛。”陈文轩说道。

莱西好似能听懂陈文轩的话,立刻跑去把自己的狗绳给叼了过来。

“走了。”

陈文轩把绳子给莱西套上,正准备出门,就听魏晓琴道:“顺便走超市走一趟,买点饺子皮回来,明天早上我给你们包饺子吃。”

陈文轩:→_→

他怀疑遛狗是假的,想让他买饺子皮才是真的。

“莱西,去吧。”魏晓琴根本不看他,对莱西说道。

莱西立刻站起来向门外走去,牵着它的陈文轩自然被拖了出去。

“莱西,你慢点,跑那么快干什么,前面有帅哥等你吗?”陈文轩一边拽着莱西一边说道。

并且把手上的手机给放口袋里,本来想一边遛,一边看看手机,现在看来是看不成了。

陈文轩住的地方有个公园,晚上是锻炼、遛狗的好去处。

不过现在天气凉了,公园人不多,陈文轩索性解开绳子,让它自己撒欢。

这也就是拉布多拉犬,要是一般的犬可不敢这样,拉布拉多犬性格温和对孩子也很友善,很少攻击人。

…………

“这就是你的主人吗?”

“汪汪……”

“可是他好像有别的狗了。”

“呜呜……”

莱西趴在地上发出轻呜声。

“需要去见见他吗?”何四海问道。

莱西一骨碌爬起来,但却没有更多的动作,只是看着它的主人。

“唉,怪不得宋世鑫骂你是傻狗,真是傻……”

何四海摸了摸它的狗头,点亮引魂灯,提着灯向前走去。

莱西想了想赶忙跟了上去。

可还没等他们靠近。

陈文轩牵着的那条狗向他们跑了过来。

“莱西,别跑远。”陈文轩高声喊道。

“汪汪……”

“汪汪……”

两只狗一起叫了起来。

陈文轩路过他们的身边,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蹲在何四海身后的莱西。

莱西紧紧盯着主人,然后和他们错身而过。

何四海回过头来,看着走过去的陈文轩,又看了一眼紧盯着他的莱西。

莱西站起身来,默默地跟在对方身后。

何四海提着引魂灯,重新坐回休息椅上。

可是莱西很快就回转回来,蹲在何四海的面前。

“你是想通了,还是看开了?你也别难过,最起码他还记得你,你没听那条狗也叫莱西吗?”何四海摸了摸它的狗头。

“汪汪……”

“真是搞不懂你,既然心愿已了,就去冥土吧,希望下辈子,你能投胎做个人啊。”

“汪……”莱西站起身来,尾巴摇得飞快。

这时候旁边落下一团光,莱西知道自己要走了。

它看向刚才陈文轩离开的地方,汪汪地狂吠了几声。

然后转过头来,把狗头在何四海的手心里拱了拱,最后跳进一团光芒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何四海感觉嗓子一阵发痒。

要不叫两声?

喜欢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