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总裁的木棒上写作业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萧拟紫拉着魏溯难去了学生会的办公室,结果这里并没有什么运动会的准备工作,学姐假传圣旨了,这里的黄昏静悄悄,只有斜阳丝缕,慢悠悠。

萧学姐不尴尬,借着整理文档随口摊牌:“长假你去了交大了吧?没出去玩,一直在做课题?”

可以从萧学姐的话语里解读出一句经典的台词:“你叫啊,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可以救你。”

要不是已经将自己的心系在了大魔王那,魏溯难真就想壁咚了萧学姐,这是谅咱肌无力?

魏溯难牙痒痒,但他还得克制住自己。

萧拟紫的策略很直白,不断在危险的边缘挑衅,等待着魏溯难热血上头。

可咱姐宝难是典型的腹黑,深谋远虑,他用出了一招倒打一耙:“学姐,我都说我做不了学生会的干部,组织能力比较欠缺。”

“行啊,我会跟陈院长汇报。”

这就是持倩型胸仗势欺人的好处,虽然萧拟紫顶了天就是个C,但人家有后台啊,硬生生帮她撑起来了,魏溯难也只能怂。

“别啊,交大那边的进度都到中期了,我们还没有展开呢。”

萧拟紫眼中闪过一抹睿智之光,好像在说:“终于招了吧,哼,同学聚会,就只聚了一个人吧。”

语义是上没毛病啊,严晶心就是高中同学嘛。

魏溯难干脆就来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今天就是死操二师兄神功了,伸头是一切,缩头也是一刀,那还是把头伸直喽。

他直面被怼的人生:“对我来说,除了学业,一切都没有意义。”

萧拟紫眼中瞬间黯然,对啊,自己也好,哪怕是陈院长也好,没有办法提供给魏溯难想要的学术氛围。

魏溯难口中的学业,并不是一般大学生的学业,不是上课不是考级也不是混学生会更不靠人脉,而是实打实硬碰硬的科学研究。

这方面,严晶心有着天然的优势。

萧拟紫也侧面了解过了,量子研究所并不是对魏溯难的课题不感兴趣,但当前研究所正在攻关量子计算机,而且在最关键的时刻,实在腾不出那么多人力和资源来新开一个课题。

这还是萧拟紫靠情商大法从王主任和陈院长口中掏出一丝细节,并勾画出轮廓来,只能算是个猜测。

但这个猜测非常符合现状,王主任还主动给萧拟紫支招,让她设法稳住魏溯难,让他适应大学生活,再丰富一下,等基础课补上来时再参加研究所的课题会显得游刃有余,不然基础知识不过关再好的想法也白搭。

可这样一来,时间就拖长了,萧拟紫认为魏溯难未必有这样的耐心。

而且萧拟紫也从这番话察觉出来另一层意思,课题组不会马上启动,还需要等。

但这段时间以来,萧拟紫也看到了一些让她咂舌的事实,魏溯难根本不需要夯实基础,相反他的基础太厚了。

萧拟紫也试过强行“监督”魏溯难在图书馆的自习,那还是军训当中,其他的新同学还在唉声叹气叫苦连天,魏溯难却是一晚一本大部头,全是学术著作。

刚开始萧拟紫还以为魏溯难夸张了,可当她试探地问一问过后,她也傻了。

魏溯难不但记下了所有的知识点,甚至还理解得很好,他找书很有目的性,都是一环扣一环的,就是一条完整的知识链。

魏溯难可是能做到过目不忘的,几百页的学术著作,也就只够他翻一晚上,因为他回去睡一觉还能“反刍”。

由于梦境与现实的时间差,他相当于有整整一个月来重温、思考、吃透。

甚至萧拟紫觉得从开学到现在魏溯难差不多就把整个本科阶段的基础知识拿下了,现在让他去考试或者毕业答辩,高分或许不一定门门都达到,但不会比一般的同学差。

所以萧拟紫也担心上了,再这样下去,魏溯难还能忍多久?

别看魏溯难表面上很老成,可毕竟是一个十八岁的热血青年,万一勾动一下,也还是会冲动的。

交大那边又不是没有物理学院,能量也不小,放假期间那边就跟陈院长商量了,能不能考虑个联合学位。

严晶心的大师兄也不是只干饭的,几天接触下来,魏溯难到了什么样的水准当然看得一清二楚,就这,新生?谁信?

于是大师兄就搞了个骚操作,将了陈院长一军。

这个操作虽然在本科阶段并没有先例,可在硕士和博士阶段是很正常的,联合培养嘛。

这才是今天萧拟紫堵魏溯难的真实原因,不是什么运动会,而是为了灭火。

才新生入学,往年在这个节骨眼上退学重考的不要太多,更何况魏溯难要是退学了,转头交大就会特招他,都不带犹豫那种。

现在的问题是魏溯难个人是否愿意,另外还看场外的影响因素,这是一场拔河。

萧拟紫被魏溯难这么一摊牌,弄得是手足无措,但她还有一个武器,女生的最强杀招——眼泪。

看着学姐的大萌眼变红到簌簌掉金豆,魏溯难进退两难,他不由得瞄了瞄门外,深怕此时突然闯进来一个学生会的同事,那该怎么解释?

万人别认误会了怎么办?始乱终弃也得乱过才行啊,冤枉啊!

魏溯难眼一瞪,像是生气了:“不是,学姐,是不是有人给了你压力?”

萧拟紫摇头,一边抽泣一边回答:“没有,只是我热爱科大,不希望它蒙尘。”

这就让魏溯难作难了,咱有这本事?

过了好一会萧拟紫才收敛了情绪擦掉眼泪,她又惊叫起来:“啊,我都忘了,潘院士让我带你去他家吃晚饭,差一点耽误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鸿门宴啊,魏溯难头皮发麻。

师公有召,小魏同学也不敢玩把戏,乖乖地跟在萧拟紫身后到了居住区的院士楼。

陈院长和只在新生大会露过一面的郭主任竟然也在,实在是令魏溯难意外。

真鸿门宴,以潘院士为首,再加上陈院长和郭主任,三堂会审,铡刀都准备好了,就以了解小魏同学的基础是否牢靠为名,打算将他“开刀问斩”。

不行,不管怎么样都得顶住,魏溯难挺直了胸,来了出战三英,将四十米的学识长戟舞得密不透风水泼不进,三位师长的盘问被他一一挡了回去。

到后来已经是赤膊上阵,博士答辩也就是这阵仗了吧。

师奶终于看不下去了:“你们也太没品了吧,这样为难一个孩子,我虽然不搞学术,也知道你们问的东西就不是个本科生能答的,小魏都对答如流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开饭了,有什么事饭后再说。”

魏溯难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给师奶献上阳光脸,除了正面硬扛还得侧面迂回,绕过敌阵直捣黄龙。

萧拟紫全程在帮师奶打下手,还是她搬来的救星,不过救的不是魏溯难,倒是救了潘院士。

败退!潘院士总算明白问题出在了哪,太低估了魏溯难。

可他能怎么办?人力、设备、经费又不是地里的韭菜,割一茬马上就能长出一茬来,都是有数的,早就安排好了,突然杀出一匹黑马,精料不够啦,唔,顾老误我。

这一顿饭,不管是潘院士和是陈院长亦或郭主任,都没吃出味道来,不香了。

魏溯难却狼吞虎咽,席卷而空。

老爸交待过,到了师公这不能客气,越客气越不招待见,非得杀个七进七出全歼来敌才行。

晚饭后,潘院士也不装了,直接摊牌。

“难难,师公这里有难处,你的课题来得太突然了,没有编列进预算里,而且现在也没有人力可以调配过来,你有什么想法?”

潘院士干脆就当起了老脸皮,躺平任嘲。

魏溯难当然有想法了,刚才那阵仗让他明白,潘院士是想让他知难而等,退是不可退的,但想办法迟滞顽敌是好战术。

可魏溯难的表现太好了,破解了师公的招数,还连消带打将陈院长和郭院士的辅助也干掉了,现在他有了个说话的机会。

他猛然间来了个大转折,提了个出人意料的请求:“师公,我可以跟着郭主任做实验吗?”

潘院士当即摇头:“不行,在一组实验中插入一个不相干的内容不符合操作规程,这是原则问题。”

魏溯难也摇头:“师公,我说的是做郭主任的助理,不是做我自己的课题。”

潘院士皱起了眉头:“怎么,你对量子计算机感兴趣?”

要早这么说潘院士就不为难了,他猛然坐直起来,上下打量魏溯难。

魏溯难继续阳光脸:“艺多不压身,学识多了不头痛,只要是与量子科技有关的事情我都有兴趣,何况量子计算机并不一定跟我的课题冲突,就当作知识储备了。”

潘院士刚刚露出欣慰的笑容,又猛地发现有埋伏,他直接点了出来:“不冲突?你指的是?”

魏溯难图穷匕现:“我的课题只是与人体生理学配合的方向,其实我还对量子纠缠的形成机理感兴趣,这无疑就是量子计算机的研究范围,虽然现在只是应用了光路来处理叠加态进行取样,但我觉得它还可以向前推进一步的。”

不仅仅潘院士感兴趣,郭主任也有了兴味:“怎么推进,有什么想法?”

魏溯难等这一问等好久了:“现在进行玻色子取样就相当于设计一个通道结构,让不同属性的光子经过这个通道分流之后就能实现对光子的属性统计,我这么理解没错吧?”

郭主任等不及了,催更:“没错,继续。”

魏溯难有存稿:“现在的问题是进入光路的光子并不确定,计算机也只是统计了输入输出的结果,体现了统计取样的速度,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对不对?”

陈院长长叹:“单单是做这一点就很了不起了。”

伏线千里不就为了个转折嘛,魏溯难有:“如果我们能让它伟大呢?能让它做有意义的统计呢。”

潘院士觉得必须打压坏习惯:“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

魏溯难一脸诚恳,先抑后扬:“师公,我可不是瞎想,您想一想,在做生理分析时,那些超流体样本如果能染色,转换成光子流,那会怎么样?”

潘院士猛吸一口冷气,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

郭主任似乎想到了什么:“那意义何在呢?”

魏溯难觉得可以放开了:“量子限域超流体的研究是查找机理,知道哪一部分有效,哪一部分无效,并不需要测试速度和统计结果,但如果我们能测出速度和统计结果,是不是可以为超流体区分象限子集,把这一部分结果做出来用于分析,不就实现在量子计算机在统计意义上的应用了吗?”

陈院长很干脆,树起了两个手指:“两个问题,如何染色转换成光子流,第二个问题,这个统计结果对于研究有何帮助,如果能让交大的研究出成果,我们确实可以说突破了应用关。”

他不但找准了方向,连结果都定义好了,就等着实验过程了。

魏溯难又一次挺直了胸膛:“转换的问题可以由应用系来完成,我有了目标,很多材料对于人体健康有帮助,但作用机理未明,我们可以从中找,数量并不多,至于统计结果有什么用,能缩小研究范围就是加速,他们那边已经做到中期,再加速很快就能实现临床实验,药品是看疗效的,证明了疗效,再反推,就能坐实量子计算机的效用。”

其实就是玉石,不过魏溯难不能直说,得转个弯。

魏溯难打的什么主意?通过梦境可以找出哪些材料对真气或者人体发生的量子流敏感,实在不行还可以将墨玉偷偷混进实验材质里嘛。

潘院士想了想,下定了决心:“可以考虑,而且两边都不会耽误。”

他这么考虑也是基于最近量子计算机受到了很多外界的质疑,声量最高的一点就是科大的量子计算机没有用,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只是证明了速度和统计能力,却帮不到任何国计民生。

现在魏溯难提出的这个方向,还真可以为量子计算机正名。

如果量子计算机能帮助严晶心的课题提高效率,一旦那个课题出成果,研究所就能打退那些质疑的声音,无形中缓解了课题组的压力。

魏院士看魏溯难的目光都柔和了,这小子,行啊,帮上大忙了。

而加入量子计算机课题组对于魏溯难来说也有实际意义,他一直缺一个有效的手段来窥探梦境的成因和机理,因为影响结果的因素太多了,这点倒是和玻色子取样很相像。

如果用量子计算机来测试墨玉,那么他就能缩小梦境决定因素的范围,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梦境基于墨玉,只

坐在总裁的木棒上写作业无删减全文阅读

要能将墨玉发出的量子信号转化来光量子信号,哪怕量子计算机没有办法知道这个量子产生什么作用,但对魏溯难来说,拿到统计结果就可以跟梦境的进程对上号。

虽然不精确,但可以缩小范围,总比大海捞针强。

大家都高兴了,今天这一刀,不管是挥出来的还是抵受的,都值回了票价。

就连萧拟紫也与有荣焉,看,严晶心就没有办法这样帮到魏溯难,就只会索取,而不是帮忙纾解。

可魏溯难这里还没完结,还有彩蛋。

“其实还有一项研究是可以考虑的,严晶心的爸爸是考古工作者,在研究秦刀时发现秦刀有铬盐层,可一直没有破解其中的工艺流程,我思考过一个可能性,任何一种材料都是有光谱的,以往复合光谱的分析十分棘手,如果可以用取样分析来缩小它们的排列组合范围的话,是不是可以帮助逆推这种材料的成分和工艺。”

这是魏溯难在知道巨阙剑之后的想法,巨阙剑没法从梦境带出来,可还有其它剑啊,虽然考古对于科学研究来说是锦上添花的行为,可这个思路延伸出去就不是单纯的考古了。

魏溯难其实已经点到了,还在说的时候加重了语气,并向师公眨了眨眼。

潘院士秒懂,逆向工程啊,那还是不说吧,一切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更和谐。

不过潘院士有激动地拍了拍魏溯难的肩膀,连说了三个好字,一个比一个用力。

然后他就转了话题:“我上大学那会更加没有搞科研的环境条件,但我们就是这样咬着牙坚持过来的,发挥主观能动性,没有条件创造条件来翻越大山,这才是科大人应有的心胸怀抱。”

点题了,大刀这会才终于斩下来。

魏溯难头铁,不怕砍:“师公,一日为科大人,终生是科大人,我爸从小就教育我,树立目标,坚定不移,不获全胜,绝不收兵。”

他算是表了态,让师长们放心,咱也不是那样的人,咱耍起聪明来不是人,多智而近妖。

见好就收,可以告辞了,魏溯难心情很好,收获满满,实现了自己来科大前的设想。

可冷不丁萧学姐就给他来了个背刺,而此时魏溯难正沉浸在打通关的喜悦里丝毫没防备。

“魏同学,你在故意疏远我。”

喜欢做个武侠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