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厉害的东西厉害吗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在德国的几天都没失眠,回深城的第一晚,荣一京一|夜没睡,上午九十点钟才勉强睡着,下午一点多就被电话打醒,助理打的,工作上的事,荣一京头昏脑涨,连|发飙的力气都没有,知道睡不着,索性报复性的起来去公司。

荣一京平时并不是挂脸的人,别人是喜怒不形于色,他是一直挂着喜色,几年到头都难得见他面露不悦,他今天一到公司,助理马上说:“老板,没休息好?”

荣一京淡淡:“嗯。”

助理:“早知道我不给您打电话了,但那边催得有点急。”

荣一京:“打都打了,马后炮。”

助理没觉得荣一京有任何异样,心底还得给他竖大拇哥,荣一京平时有多会玩,就有多认真工作,也从不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不会无缘无故跟下属发脾气,所以除了他这张脸和这副身家之外,大家爱他都是有原因的。

喝了几杯咖啡,工作到晚上八|九点,刚散局又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正好就在附近,荣一京很快就到了,这一两年大家都知道他跟严宇的妹妹谈恋爱,洁身自好,所以不敢弄些乌烟瘴气的,虽有酒有玩,但是健康绿色。

荣一京不想回家,跟一帮人坐着喝酒打牌,尚禹坐荣一

宝贝我厉害的东西厉害吗小说完整版

京上家,中途聊天,“京哥,暑假要带嫂子出去玩吗?我家在日|本开了个度假酒店,正

宝贝我厉害的东西厉害吗小说完整版

好暑假试营业,你们有空过去玩。”

荣一京盯着面前的牌,其实精力有些不集中,只不过旁人看不大出来是困的,只以为是喝了酒。

话音落下好几秒,荣一京才开口回:“她在德国。”

尚禹抬眼:“嫂子在德国吗?”

荣一京:“嗯。”

尚禹打量荣一京面色,试探性的问:“去德国干嘛?”

荣一京摸牌,出牌,“公费留学。”

下家说了声:“碰。”拿起荣一京打出的二条,笑着说:“厉害啊。”

尚禹说:“太牛了,我只听说她每个月都拿奖学金……京哥你这几天不在,就是去德国送嫂子了吧?”

荣一京:“嗯。”

房间里频频传来麻将声,桌上聊得也都是丁叮,有人问:“公费留学,要去多久?”

荣一京:“两年。”

尚禹有些惊讶:“这么长时间?”

荣一京不置可否,打出一张万字,下家一推牌,“不好意思…”

荣一京这把点的很大,他们又上不封顶,下家打趣道:“京哥人太好了,前脚刚送完女朋友,后脚就来给我们送钱。”

荣一京笑了笑:“我今天状态不好,看你们能不能把我赢得破产。”

“那不能够,最起码得给你留个娶老婆的钱啊。”

这话不是荣一京这桌上的人说的,是隔壁桌上的一个人,大家也都很熟,本是一句玩笑话,但荣一京却听着不顺耳,没接话茬。

尚禹知道荣一京不打算结婚,尤其荣一京又没出声,他岔开话题:“既然嫂子没空,那京哥有时间过去玩,到时候也给点意见什么的。”

荣一京道:“我的意见可不白给。”

尚禹笑说:“哥,我这点小钱你也看不上,你就当定点扶贫了。”

荣一京唇角勾起,似乎心情好了些,偏偏隔壁桌那人没有眼力见,又横插了一句:“京哥你和你女朋友谈多久了?好像一两年了吧,以前都没人让你花这么大心思,这次我们能不能成功随上礼?”

尚禹道:“你小子有钱没处花了是吧?”

男人道:“我这不是好奇嘛,家里一催婚我就把京哥挡在前头,哥哥不结,我们怎么能结在前面,我就怕京哥哪天突然说要结婚,那以后我拿谁当挡箭牌?”

荣一京面色无异的开口:“你要不想结就跟家里直说,拿我当挡箭牌,你爸妈哪天再打到我家来。”

男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他们不知打哪听说你有女朋友,还谈了蛮久,成天唠叨我,让我也赶紧找一个安顿下来,像是你明天宣布结婚,我顶天月底就得接着办。”

荣一京心里已经很烦,偏偏面上不露痕迹,淡淡道:“让你爸妈失望了。”

男人扭头看了一眼:“什么意思?你不是在等你女朋友毕业之后结婚吗?”

荣一京:“谁告诉你的?”

男人噎了一下,突然嗅出气氛不对,硬着头皮往回圆:“这种事只有家里着急,只要你们恋爱谈的好,多久结,结不结都无所谓。”

荣一京又一次没接话茬,房间气氛变得有些怪异,中途荣一京起身去洗手间,余下一群人挤眉弄眼的看向话多者,男人也是一脸后悔和无辜,谁知道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也巧了,陆鸣推门从外面进来,一进门就发现气氛不对,出声问:“怎么了?”

尚禹小声把事一说,陆鸣微顿,紧接着道:“你们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尚禹:“什么意思?”

陆鸣:“京哥跟丁叮分了。”

话音落下,一众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像是听到了一个重大八卦,顿了几秒,尚禹问:“什么时候的事?”

陆鸣:“有一阵了吧。”

尚禹:“那你怎么没跟我说?”

陆鸣:“我跟你说这事干嘛?”

尚禹:“你怎么知道的?”

陆鸣:“严宇哥跟我说的。”

众人沉默,如果是八卦小道消息,还值得商榷,但这都是从严宇口中传出来的,可见其真实性。

尚禹改不了好奇的性格,压低声音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陆鸣:“不知道。”

尚禹:“严宇哥没跟你说?”

陆鸣:“你去问他吧。”

正聊着,荣一京从洗手间里出来,一帮人立马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丝毫不敢表露出打听他八卦的模样,但往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乐忠于观察荣一京的脸色和微表情,总想从荣一京的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都分手了,还分手好多天,为什么还亲自去德国送人?而且分都分了,为什么没有说分了?

荣一京可不是个把分手当丢人事的人,那就足以说明,跟丁叮分手,于他而言是不同的。

喜欢佔有姜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