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慢慢深入她的花蕊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素衣清淡的大齐皇后,站在宽阔明亮的含元殿中,直视身着龙袍头戴帝冕的大齐皇帝,面容肃穆眉眼如剑,字字金戈地道:

“乾符六年,我赵氏家主继承人先是在代州遇袭,而后又在燕平揪出北胡公主经营的细作势力,赵氏力陈北胡之患,而陛下佯作重视,实际却借机往雁门关派驻禁军,分赵氏兵权。

“乾符七年,天元部族意图吞并达旦部,赵氏率领雁门关浴血凤鸣山,好不容易击败草原大军,陛下却没有就此兴兵北伐。

“乾符十二年,国战爆发,王师一溃千里,我赵氏独守河东力保不失,牵制北胡精兵二十余万,令朝廷能够在中原稳住阵脚、重振旗鼓。

“乾符十三年,唐郡王在大厦将倾之际,率领由杂兵组成的郓州军拼命奋战,死伤两万,尽灭北胡先锋,重组郓州濒临崩溃的防线,而后拖住博尔术。

“同样是乾符十三年,陛下为天元可汗所败,远窜金陵,是我半路折返汴梁,安定人心激励士气,屡次击败北胡大军,让大齐王师重拾斗志。

“还是乾符十三年,我赵氏找来世外高人,在晋阳合力击败元木真,保住了大齐将士用性命换来的国战转机。

“依然是乾符十三年,蒙哥率领众多北胡高手,自陇右支援而来,唐郡王单人独骑,于孝文山重伤蒙哥,击杀王极境高手多人,遍体鳞伤衣衫褴褛之际,依然矗立山顶不退。

“乾符十六年,元木真去而复返,再临河东,我赵氏付出了唐郡王重伤,大都督修为被废的代价,险之又险再度击败元木真。

“乾符十七年,王师被阻于卫州,鏖战数月不得渡河登岸,唐郡王率郓州军自西河城出击,旬日之内,攻破北胡沿河防线,踏入博州!”

说到这,赵七月顿了顿,看宋治的目光,已是如同逼视仇寇:

“是谁,在社稷陆沉、战局糜烂、王师溃不成军,天下齐人皆陷入看不到希望的深黯黑夜中时,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硬生生凿出了一线光明,给了天下齐人以继续生存奋战下去的希望?

“又是谁在王师反攻受阻的时候,第一个打开局面奠定了国战胜局?

“是我赵氏!

“如今,陛下口口声声赵氏谋反,不惜借用北胡修行者的手,也要将赵氏功勋卓著的悍将高手捉拿下狱,我不得不问陛下一句,陛下你的良心可还在?!”

宋治没想到赵七月会这么对他说话,又会那般不留情面的质问他。

他愤怒难挡,气急败坏,指着赵七月的鼻子骂道:

“住口!你这无君无父的混账,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在朕面前称‘我’?谁给你的权力,让你敢如此跟朕说话?”

他长剑往前一指,恨不得亲自动手将赵七月拿下。

但就是这个动作,让他看到了殿外群臣的面容。

他心口一抽。

殿外半数左右的官员,看赵七月的目光充满认可,看赵氏众人的眼神饱含同情。

而在部分世家寒门官员那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中,除了认可和同情之外,还有再明显不过的不忿。

他们在为赵氏感到不忿?

宋治脑后一凉。

这些人.....这些混账......这些贼臣,到底都在想什么?!

他们竟然对朕的敌人如此共情?

岂有此理!

真是岂有此理!

宋治恨不能把那些面露异色的官员、奴才,都当狗一样杀了。

但他不能。

不仅不能,还得顾及这些人的想法。

他稳住心境,看向赵七月,沉声道

手指慢慢深入她的花蕊无删减全文阅读

:“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证明赵氏是忠臣,朕已经说过,只要赵氏听令,配合三司调查,朕会给你们......”

“陛下,你错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七月毫不客气的打断,这位在宫城受了多年窝囊气的皇后,此时此刻,没有给皇帝留半分颜面。

她腰背挺得笔直,眼若星河眉如双戟,英气勃发睥睨大殿,一字字道:

“我今日说这些,不是要你给我们什么。你宋氏的东西,我赵氏已经不屑于要——我只是通知你,从现在开始,赵氏不伺候了!

“宋治,你且听仔细,今日,乾符十八年八月初一,我晋阳赵氏,反了!”

声若惊雷,炸响满殿!

......

距离含元殿主殿不远处,某个僻静的偏殿内。

蒙哥跟察拉罕相对而坐,正在几名宦官的服侍下吃用早点。早点很丰胜,米粥、包子、蒸饼......各种小菜应有皆有,摆了满满一食案。

殿中除了察拉罕与蒙哥,其他天元王极境高手面前也都各有一张小案,一个个坐着吃得满嘴流香,吧唧吧唧的声音此起彼伏。

相比之于含元殿上的激烈交锋,这里无疑要平静祥和得多,犹如世外桃源一般。他们跟含元殿相隔不过百十步,但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他们隔岸观火。

“天下美食共一石,南朝独占八斗,古人诚不欺我。”

喝完碗里最后一口粥,蒙哥满意的放下碗勺,舒服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着看向差不多同时吃完的察拉罕。

他接着道:“国战时我的差事排得不好,陇右那地方没有多少正经南朝美食,有时候实在是饥渴难耐,就会趁着没什么战事的时候,翻身越岭悄悄溜去关中。

“南朝的美酒美食,若是能够日日享用,说句亵渎神灵的话,那真是神灵般的日子!”

察拉罕抚了抚胡须,一五一十的道:

“我在河东作战多年,平日里倒是能吃到南朝饭菜,就是军中饭食粗粝,为了跟士卒同甘同苦,等闲也没有多少机会,享受到真正有品位的美食。”

蒙哥摇头晃脑笑呵呵地道:“那贤王可是亏了,亏大了啊!”

察拉罕正色道:“偶尔我到河北去催促粮秣辎重,也吃过一些宴席。

“咱们草原上的勇士,到南朝不过三两年,还身处战争时期,就被美酒美食美人所误,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多有因此丧失斗志者。”

说着,他扫了几眼那些仍在吃饭的天元高手,这些人现在都吃得浑然忘我,很多明显都已经饱了撑了,仍在不断大口吞咽。

蒙哥见察拉罕又要开始严肃的讨论正事,不由得有些头大,正要说些什么,听到赵七月最后那句话,顿时双目一凛。

——他们无论是在吃饭还是在闲谈,都没有放松关注含元殿的动静,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纵然相隔百十步,也能“落针可闻”。

“这是要打起来了?”

蒙哥立时来了兴致,“这赵氏的娘们儿胆子真肥啊,竟然丝毫不给宋治留颜面,真是——干得漂

手指慢慢深入她的花蕊无删减全文阅读

亮!不过他可是宋治的婆娘,这么做是不是太绝情了?”

察拉罕不置可否,瓮声道:“宋治不仁不义,活该众叛亲离。”

蒙哥笑容更甚,“宋治要是仁义,那就没了我们什么事,天下不得不太平。他最好是立马跟赵氏的人打起来,咱们才好趁机多杀几个南朝高手。”

察拉罕一脸严肃认真的提醒:“首要目标是赵氏!”

“知道了知道了。”蒙哥认输般摊了摊手,没有半点脾气,“先灭赵氏,再能多杀几个是几个,这总行了吧?”

萧燕修为实力不太强,这回没有亲自来,主事的是察拉罕。

......

赵七月“反”字一出,大殿顿时陷入一片死寂,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众人如闻夜半惊雷,被惊得心神不属,被震得瞪眼忘言。

他们原以为赵氏不会跟宋治对着干,就算反抗也是站在保护世家的立场上跟宋治谈条件,就像赵宁之前做的那样。

没想到今天赵氏说反就反,干脆果断,让人措手不及。

初升朝阳的耀眼光芒下,堂堂皇后当着满殿大臣的面,跟皇帝宣布自己造反的这一幕,让所有人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令他们久久不能回神!

好半响,五官扭曲的宋治发出了皇帝的怒吼:“混账!乱臣贼子!赵七月你怎敢如此胆大妄为?你怎敢在含元殿上如此无法无天?真当朕杀不了你?

“想要造反?你来试试!朕现在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韩昭只觉得久违的热血直冲脑门,仿佛又回到了敌我大军十万,在广阔无边的沙场上纵横冲锋,大喊着怒吼着彼此厮杀的时候,周身上下每根汗毛都要炸开。

身为将门子弟、浴血悍将,他知道,在有北胡高手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今日反抗成功的机会不大,敌我力量悬殊,这一战不符合利弊权衡。

韩式力量有限,能起到的作用也不会很大。

但他更加明白,若是此时此刻,他不投身于这场战斗,不融入反抗不公、争取正义的队伍中,他就不是一个热血未寒、良知未泯的战士,会后悔自责一辈子。

这场战斗,他必须要参加!

陈询听到赵七月的宣言,就像听到了万军之中的战鼓声,心跳一下子加速。他知道,那个时刻来临了,他必须立马站起来,跟赵氏并肩奋战!

但不等他上前,他就看到韩昭陡然挺直了腰背,猛地向前踏出一步,真气如浪勃发,在他脚下有力的向四方荡开,发出响亮清脆的嗡鸣。

“韩式子弟何在?!”满面通红的大齐副都督韩昭,行至赵七月、赵玄极左侧之后,在真气激荡的嗡鸣声中,头也不回的大声喝问。

大殿内,几名韩式大臣相继站直腰身,同时昂首挺胸向前踏出,右脚落地时真气俱都如浪荡开,声音无不洪亮有力、战意盎然:

“韩式子弟在此!”

大殿外,已经被飞鱼卫近身包围的几名韩式官员,同时抬起头,面朝大殿放声大吼:“韩式子弟在此!”

——大朝会时官员太多,大殿中坐不下,品级低只能站在殿外。

韩昭转过身,面朝皇位前面色狰狞的宋治,全然不惧对方的龙威与发出的巨大威压,发出了如万马奔腾的呼喝:

“今日,我郑州韩式,反了!”

殿内殿外的韩式官员,无不神色如铁的齐声大吼:“郑州韩式,今日反了!”

声音虽然不多,但道道浑厚有力,撕裂了空气,冲破了云霄!

殿中的飞鱼卫修行者,殿外的寒门官员,人人动容。

喜欢第一氏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