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第一章

“哈哈哈哈哈哈!……”如似取得将必胜之邪忍隐邪敌超必竟然只是初始招数,似已知晓现今队员们传说之汇集之力般对之邪敌之超必杀之后竟然才是源源不绝之邪招之临,难道在这之后还会有什么惊人无比进化超进化吗,还是有可能似乎毕竟,那之前超进化邪异怪不也是在那邪忍隐一击必杀下转眼消逝,虽现时不知是消逝还是被吸收还或是什么有缘由因果种种,但这些都已不再重要似乎,都已不再必要般,现时重要的是怎么应对着异超乎超强般邪敌忍隐!?

队员们如临应对间转瞬只见觉那邪忍隐超越超必之邪招吗!?已击杀到队员们齐集身前,似闪时际间现过那什么幻化同异时空之影,还是,那是,幻之敌,还是为什么,总又在队员们极度危难之际,总

文学

又在正义与邪恶对决间,邪之开挂似接近临无敌之际,突现光暗未定闪临间谜之少年之身影!?……

879闪时之光芒!似同异时空超谜少年若时未定间再现之影!惊似之言迹

“每当世界出现邪恶开挂到近乎无敌状态就可能会出现……”此时,只见若似邪光邪忍隐超异邪光斩超越超必灭杀剑队员们齐集现时几位即使似汇集传说之力也似暂无法抵挡那邪忍隐近乎疯狂之行迹之间,闪时间出现的超谜少年……

此似?此若?如似在同无双作未时若现隐间的那谜之少年,那时的他,身披七彩幻流光神圣衣闪瞬转换间现代衣装,皮鞋,运动

文学

鞋,似男似女?生物还是未若定间,似穿越同异时空幻若如剑光闪现的少年!?为何又堪称超谜?此间光暗无现看不清之行装般,似已不重要,之前惊人言语行迹似转瞬抵击住那邪忍隐即将轰破此间一切的邪招,正邪之战!?异若端雷光阵轰鸣闪之天空大地,将之若现!?……

880少年之迹!谜之初启?终初归临之地谜之战初临!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什么人,能抵挡住我的超绝无尽化绝招,竟然!”只见那邪忍隐狂叫道,似激震之天空空间此处瞬间会随那邪忍隐狂叫会瞬间消散般!阴云密布如者覆盖之云若无定般如似……

“我的身份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无可话语间,战士队员们见抵身他们身前的那此间超谜少年所谓别离,无所谓雷动间芒似之幻地般少年之迹隐现不定间,无若时判断那此间这超谜少年现时还是过去未来身份!?为什么?无法辨别,无法看清,只能见那激剧双手绝招瞬间消逝,即使那邪忍隐用尽超邪异动似也无法动正义间似超谜少年分毫际间!谜般初启心终初归临之地迹间如谜之战初临!那间,此间,身份实力什么的或成谜未定此间又将会发生什么!……

881转瞬被超谜少年击破之邪忍隐真实面目!?神秘冥王星战士异现正邪之心异向之影?

少年之颜,未定身影间,转瞬只见那超谜少年击出未定之招,转瞬,似不久间会瞬间击破此处空间一切的邪忍隐仍未似发挥其无尽邪力异间,被击破间邪召唤隐瞬间之如似那早间神秘冥王星战士如似当时隐现正邪之心向神秘间隐秘之幻之身影,身形,是那早前那际间神秘冥王星战士身形亦似若隐若现间,又似幻化,如似被正邪之心异控制般,谜之正邪之心吗!?还是什么控制着正邪未定之心,亦或……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第二章

作为德姆斯特朗的学生,这学年也算大跌眼镜。

以前,卡卡洛夫是个阴险、抠门、暴躁的老校长。

如果评选德姆斯特朗五百年最糟糕校长,他一定能进前三甲。

有多糟糕呢?

为了省点经费,就能停掉暖气,美其名曰:

野蛮其体魄。

触犯校规,就要被关禁闭,还要去门口广场铲雪,美其名曰:

文明其精神。

给点钱,就能免除惩罚,美其名曰:

让你提起体验社会的险恶。

但一个三强争霸赛的召开,一切都变了。

卡卡洛夫信心满满,带着克鲁姆,去了霍格沃茨,最后冠军却被格兰杰捧走。

所有人都以为校长回来以后,会变本加厉,没想到居然改性子了。

不但废除体罚,还把暖气开到最大。

更是引来所谓的先进教学经验,喊出“德智体魔全面发展”的口号。

每天张口史塔克,闭口格兰杰,要大家戒骄戒躁,以两人为榜样,好好学习!

望天?

这还是那个拿人家手不短,吃人家嘴不软的老卡吗?

最离谱的:

跟着他一块回来的高年级巫师,也开始维护卡卡洛夫,认为他是个好校长。

确定不是被pua过度,得了斯德哥尔摩症?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在阿尔卑斯山,面对巨人时,卡卡洛夫没有逃跑,还救了他们……

好吧,还不如得斯德哥尔摩症这个说法靠谱呢。

今天,大家对卡卡洛夫的认识,又突破新境界。

他陪着两个面相陌生的年轻巫师,在四处参观学校,还有说有笑,鞍前马后,一副狗腿子的样子。

和以前的不苟言笑,介完全是两个人嘛。

那个年轻巫师,也挺离谱。

随手就把学校坏了好多年的魔法喷泉修好了。

卡卡洛夫不舍得花钱找人修是一方面,喷泉也确实难修,它内部蕴含多种魔法,学校教授都修不好。

更离谱的还在后面呢。

此次复活节,克鲁姆回校了,在帮助魁地奇球队训练。

球队打3v3,那个年轻的男巫手痒,也想玩几把。

毕竟是校长朋友,出于面子,几个球员想上来帮忙卡位,没想到男巫怒斥道:

“收起你那该死的挡拆!我要他1v1!”

大哥?您认真的,这可是对位克鲁姆啊?

在上次世界杯决赛抓住了金色飞贼的男人!

但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男巫真的在斗牛中,狠狠虐了克鲁姆。

甚至他一次站在中场,投中了一个超远球。

克鲁姆人都傻掉了。

他虽然是打找球手位置,但好歹是职业运动员,追球手玩得也不错……居然被随便一个业余选手给打爆了?

克鲁姆又想起来去年三强争霸赛时,在霍格沃茨上课:

那个神神叨叨的占卜课老师,给他占卜说……终身无冠。

再想到业余选手,都能虐自己,克鲁姆心态……崩了。

不少女学生一下就被迷住了。

比克鲁姆球风飘逸就不说,关键是比他帅啊!

没错,这个巫师看起来也很一般。

但克鲁姆十八岁,却和三旬老汉差不多面容……没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大家稍微打听一下,原来才知道……这是校董的儿子。

能成为校董的巫师,都是最有钱的顶级家族。

刚刚还有几个女巫,觉得这个男巫相貌平平无奇,还有点土……但家庭一阔,就显得那么英俊!

大名鼎鼎的史塔克,也不过如此吧?

不少女学生都嫉妒起男巫旁边,似乎是他妻子的女人。

赫敏也很无奈。

她明明让威廉找个长相一般的麻瓜,进行复方汤剂,这次总不会被搭讪了吧?

没想到都如此低调了,还能被女学生勾搭!

威廉倒没有太在意,他对北欧女孩,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第三章

剧本没那么好写。

渡边彻自以为是的心稍稍收敛。

他只是成绩全国第一,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剧本家。

至于两位大小姐要求太苛刻,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写得没有足够好。

晃子和宫崎美雪回到家,今天提前早退的小泉青奈,已经在厨房准备晚餐。

『还有那放学后常去的小店,每每光顾的点心屋』

『还有不绝于耳的唠叨,被责备的早晨』

伴随燃气灶火焰燃烧的轻微声响,还有温柔的哼唱声。

“好香啊。”宫崎美雪嗅了嗅。

“青奈,今天吃什么?”晃子迫不及地走进厨房。

小泉青奈正用双手来回摔打肉团,去除里面的空气,同时不断调整肉团的形状。

不用她回答,晃子一看就明白了。

“汉堡排?太好啦!我太爱你了,青奈!”她抱住小泉青奈,脸蹭在小泉青奈肩上,“不想把你让给渡边那小子了。”

“没有渡边少年,青奈不会做汉堡排。”宫崎美雪靠在厨房门,悠闲地看着两人。

“不是这样!”小泉青奈掩饰着害羞,“你们想吃的话,我也会给你们做啊。”

“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但这几年的外卖生活,提醒我认清现实。”晃子站直身体,离开小泉青奈。

她在水池里洗手,然后拿起一份肉团,帮忙摔打起来。

“为了不吃外卖,就让我利用一下渡边那小子吧。”晃子恶狠狠地说。

小泉青奈没说话,只是专心制作汉堡排。

今天之前,尽管解释不清,她依旧会努力解释,但现在……之前一个月白被误会了,没有也有了。

还有,汉堡排好久没做,万一不好吃怎么办?

突然指定要吃汉堡排,为什么不让她做擅长的料理呢?真是的。

“青奈?青奈!”

“啊?”晃子突然的声音,让小泉青奈回过神,“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啊?我问你拍成这样子够了没有?”晃子掌心托起汉堡排。

小泉青奈连忙打量两眼她手里的肉团:“再薄一点,大概1.5厘米的厚度。”

“好。”晃子继续用双手来回摔打,“你真的要和那小子谈恋爱?”

“……”小泉青奈拍好一个,拿起另外一个。

“不要怪我话多,那小子瞒着女朋友和清野交往,你……”

“晃子。”宫崎美雪打断晃子,“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保险的恋爱。青奈才25岁,错了也可以重来。”

晃子忍不住担忧道:“可是……”

“你自己看,”宫崎美雪指着小泉青奈,“她现在是不是很开心?”

晃子视线扫过小泉青奈通红的脸,还有料理桌上精心准备的晚餐。

“啪!”她把手里逐渐成型的肉团拍在案板上,厚度变成0.3厘米,“渡边要是敢让青奈伤心,我和他同归于尽!”

小泉青奈没说什么,心里却十分感动。

美雪的理解和支持,晃子的担心和忧虑,不同方式,同样的关心。

她也曾想过和渡边彻的未来。

可能结不了婚,不能光明正大,就算有了……孩子,也不能住在一起。

但是,能一辈子和好友住在一起,然后有个孩子,偶尔和渡边约会,这样的未来同样幸福得让她憧憬。

汉堡排拍打好,在冰箱里放置三十分钟,这段时间做了些配菜。

等煎好汉堡排,好看的摆完盘,三人等在餐桌上。

“那小子真的说今晚要来吃饭?”晃子双手抱在脑后。

“嗯。”小泉青奈撩起左手手袖,看了看表盘。

不用看也知道,她提前做饭,规划过时间,确保能让渡边彻一回来就能吃上刚出锅的料理。

现在晚饭做好了,却见不到渡边彻的人影。

“好慢,应该早就放学了才对。”宫崎美雪说。

“可能是有什么事吧,再稍微等等吧。”小泉青奈笑着说。

“难道是和大小姐们去吃大餐了?”晃子脸色阴沉下来。

“渡边说来吃饭,他一定会来。”小泉青奈肯定道。

晃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你相信他,但正牌女友叫他去吃饭,他总不能……”

“叮铃~”,门铃声。

小泉青奈立马起身过去,一面走,一面整理刘海和裙摆。

打开门,是穿着校服的渡边彻。

“抱歉,有点事,回来晚了。嗯——好香,饿了。”

“那就快点进来吃吧。”小泉青奈温柔地笑着帮忙拿过书包。

她没问是什么事。

渡边彻换好鞋,一走进餐厅,盘膝坐在椅子上的晃子立马摆着臭脸说:

“让老师等你,渡边小子,有你的。”

“老师,吃饭的时候能不能把脚放下去?”渡边彻靠着小泉青奈的位置坐下。

“你教训我?!”

“好啦好啦,吃吧,我饿死了。”宫崎美雪双手合十,自顾自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吃了起来。

晃子恶狠狠地瞪了渡边彻一眼,像是要吃他的肉似的咬了一口汉堡排。

渡边彻没理她,吃了一口,嘴里“嗯嗯嗯!好吃!”地夸赞,又连着吃了两口。

“慢点吃,别噎着了。”小泉青奈开心地看着眼前一幕,拿起筷子加入三人,吃起今天的汉堡排。

明天做什么好呢?

吃完饭,渡边彻回502室。

小泉青奈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

此时她的心情,就像驾驶一艘船,来到一片崭新的大陆。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海滩,海滩上有高高的椰子树,漂亮的沙子,螃蟹跑来跑去。

在这里玩几天,往内陆走,明天又会遇到什么呢?

一望无际的草原?高耸入云的山峰?水汽弥漫的大瀑布?

这是一片新的世界,只要往前走上一小步,就可以看见全新的风景,发现新的乐趣。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探险,想象和渡边彻即将度过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老了会怎么样呢?

料理台,宫崎美雪负责洗碗,晃子负责擦干餐具里残余的水分,她们听着小泉青奈时不时发出一阵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声,互相对视一眼。

那个温柔、稳重、在家有点一点点懒惰的二十五岁女人,现在已经被恋爱变成笨蛋了。

五月三日,周四,小雨。

早班会前,老师们悠闲的交谈时间。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球技大会,后天是周六,大后天周日,差不多三天的假期,教师们也开心轻松起来。

“昨天那个电视剧太甜了,那个超级帅的男主角把傲娇女主角逼在墙角,拿出家门钥匙,对她挑眉,女主角红着脸去拿钥匙的样子!啊——,我也好想谈恋爱!”

“别说了,真倒霉,昨天我没看成。”

“怎么了?”晃子加入年轻女教师的聊天。

“还不是老妈,这周又给我安排了相亲,说是医生。”

“医生不错啊,为什么不试试?”晃子说。

“嗯,那个人长得……如果能有电视剧里那么帅,没有工作我也认了!对了,晃子,你和青奈还有美雪,没被安排相亲吗?”

“没有啊,家里只是说了两句,没有强制安排。”

“你们三个的条件,还不是随便挑吗?特别是青奈,找个东京富豪,什么公司董事没问题。”

“我?”旁听不发言的小泉青奈,忍不住笑着指着自己。

“对啊,看看这可爱的脸蛋,大大的胸部,细细的腰,还有超级温柔的性格!青奈,和我结婚吧!”

“一边去啊,青奈已经……你一个女教师凑什么热闹。”晃子笑骂道。

“诶?!已经怎么了?有了?男朋友?多大?什么职业?长得怎么样?年薪多少?”

“长得可比你喜欢的艺人帅多了。”晃子炫耀道。

“不可能!我家艺人最帅!”

“和渡边那家伙一样帅,你说有没有?”晃子不怀好意地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