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黑黑的肥岳 第一章

骆千帆把茶杯放在蒋辉的办公桌上,随意地在蒋辉的位子上坐下来,悠闲地靠在椅背上,问道:“苏老师,你跑工商条口,那朱一鸣呢?”

“朱一鸣出事了,你们都不知道吗?”

“出了什么事?”骆千帆装糊涂,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苏文静讥笑一声:“醉驾!”

这一声讥笑暴露了她对朱一鸣的嫌弃。看来朱一鸣在同事之间人缘也比较次,不受人待见。

骆千帆却惊呼一声,瞪大了眼睛:“我去,出车祸死啦?他多年轻啊,说没就没了。”

章小涵“噗嗤”笑出一声,心说骆千帆真混蛋,明明是他搞鬼害得朱一鸣醉驾被抓,现在却装成了局外人,还咒人家死。

“不是的”,苏文静解释道,“没出车祸,醉驾被交警查到了,又跟交警发生了冲突,不但被吊销驾照,还被罚了一大笔钱,拘留了15天。”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骆千帆问道。

苏文静想了想,说:“有一段时间了。对了,他说就是跟你们一起喝过酒之后被抓的。”

“是吗?”骆千帆皱着眉头,假装回想,“不对啊,我就跟他吃过一顿饭。哎呀……”

他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你还记得吗小涵,就是那次,我们一直劝他不要喝不要喝,他非要喝,逞能、吹牛,还说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交警,被交警查到也没关系。

“当时我佩服得不行,觉得他真有本事。没想到啊,没搞定交警,被交警搞定了。”

“可不是吗?”章小涵附和地点点头,“他就是太好酒了,那么多人劝都劝不住。”

骆千帆也频频附和,“对,我们还劝他不要开车!他回骂我们多管闲事!”

“只能说他咎由自取!”苏文静幸灾乐祸地说,“这个人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在报社里倚老卖老,对上不服领导,对年轻的记者又颐指气使,没有人喜欢。这下好了,报社差点开除他,现在被调到下属企业搞经营去了。”

“其实这样也好”,骆千帆话锋一转,说道,“虽然朱一鸣人品不咋样,酒驾出事也让人遗憾,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朱一鸣出事给了我一个认识苏老师的机会,所以我要感谢朱一鸣。”

苏文静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赶紧摆着手说:“不不不,是我早就想认识骆老师,从这一点来说,我也感谢朱一鸣!”

骆千帆说:“你要是这么说,朱一鸣早点出事就好了,说不定我们早就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苏文静早已经手抚额头笑得双肩耸动了。

对于男生来说,女生的笑是有一个降服男生的大杀招。

男生可能不会爱上讲笑话把她逗笑的女生,却极有可能爱上被他的笑话逗笑的女生。

苏文静真是高手,她笑得太给面子了,骆千帆又差点飘了。

苏文静忍着笑啧啧称赞:“哇,我突然又发现了骆老师一个无敌的优点。”

“什么优点?”

“幽默!我这人对幽默一点免疫力都没有呢。”

骆千帆淡淡地说:“感谢朱一鸣提供的素材。”

苏文静又一阵大笑。

章小涵暗自撇嘴,朱一鸣真可怜,酒驾被查、岗位被调整,还要被“感谢”,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唉,这对渣男女!!

我怎么这么生气呢?

我怎么这么别扭呢?

我是不是特别像个电灯泡?

明明我是引荐人,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看客,连插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哼,这个苏文静还不如朱一鸣呢,朱一鸣至少不会跟骆千帆撩骚。

黑黑的肥岳 第二章

当余文钢接到家人电话时,正把精力投放在期末考试的复习之上。

尽管他都已经被季老收为了关门弟子,接触起了研究生的课程,可本科这一块的考试也还是得应付一下的,最起码得考个六十分才像话。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来电话了,电话是二舅打过来的,二舅先大致说了一下家里所发生的事,然后才把电话给了外公。

外公竟然让他出钱帮忙再在梁家集把地主大宅院给重新盖起来!

简直是疯了!

到梁家集那个大乡下去盖一座园林式的大庄园?

倒不是余文钢出不起这个钱,咬咬牙的话,他有的是办法把这一大笔钱给挤出来,可真的没必要。

盖了给谁住?

自己是肯定不会去住的,别说在梁家集,哪怕是在西山,估计在几十年之内,自己回去住的时间也很少很少,对于漂泊惯了的人来说,在老之前,家已经是一个很遥远的概念。

二舅和大舅一家呢?

二舅一家应该是回去住的几率也很少了,在这个年代,大舅都是从乡下往城里奔,然后在城里又有了属于自己所熟悉的圈子,因此就算老了,返乡养老的心也就淡了。

大舅一家呢?

大舅的两个孩子就不用说了,肯定也是往城里奔的,而大舅这边也已经对来高新区这边依靠他的关系揽工程动了心,估计到时一来,也会心生在江陵安家之心。

因此最终大宅院盖好之后,能住一段时间就是已经年迈的外公外婆,等他们百年之后,就彻底沦为摆设了。

此事绝不可为。

还真不是他舍不得钱,也不是他不孝顺,而是他不认可这种华而不实的面子工程,不屑于通过这种方式去炫耀梁家或余家多牛逼。

只是怎么去说服那个倔脾气的老学究呢?

“外公,我姓余不姓梁哎,就算我有钱盖大宅院,那也得先回余家村盖一座,再轮得到你这边吧?”

在电话里,余文钢就这么嬉皮笑脸地挑衅起了外公。

从小所形成的小皮猴子人设还是很管用的,最起码让他现在没了顾忌,哪怕明知这样会把对面的老学究气得吹鼻子瞪眼也没关系。

反正被气多了的人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

“你怎么能那么想呢?你身上可有着一半梁家的血脉,现在又是一个男女平等的时代,你就是咱老梁家的人,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有趣的是,可能是他已经有了身份和地位的缘故,电话那头的老学究不再像小时候那么训斥他,而是试图来跟他讲道理。

讲道理的话余文钢又怕过谁?

“所以我两家都不盖啊,我的钱是我自己赚的,就算要建,也是帮自己建,我人在哪,我的大宅院就建在哪,不过看在小时候你跟外婆带我的份上,等我建好之后,请你跟外婆过来长住咋样?不请我爷爷奶奶,就偏向你,够意思吧?”

他立即又笑着回了一句。

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满足不了老学究的要求,老学究还是想以反正他现在有钱了,在山清水秀的梁家集再多盖一座也无妨为由来说服他。

黑黑的肥岳 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