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好不许吐h:大炕上的偷乱

含好不许吐h 第一章

什么是正义?对于绝大多数民众而言,大家都在说的就是正义的。

对于少部分获益者来说,谁给的钱多谁就是正义的。

至于极少数处于最顶端、引导和指挥一切的人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正义。或者说我就是正义。

整个纽约城的民众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作为罪魁祸首,作为要夺去广大劳动者幸福生活的英国贵族老爷,阿伦被人们绑了起来,推到了广场最中心的柱子边上。

人们已经被我画的大饼蛊惑了,建立自己的国家,让劳动者永远拥有自己的土地,真正当家做主,自己说了算多好的未来,如果我是站在人群里的一员,我也会相信这一切的。

毕竟人都有从众心理,就像传销,就像保险,明知道那里充满了虚幻和谎言,可是当周围的人都在喊着口号,无论是“誓死拼搏大干一百天,作真正的亿万富翁”,亦或者是“为了自由而战”,其实含义都是一样的。

至于有战争就有牺牲、有战争就有死亡,在这样的狂热情绪之下,谁又会在乎那些小事呢?

对于和平中的人们而言,战争,死亡,这些词汇都太过遥远,即使是才从战火中回归和平的人,也会很快忘记了当初的苦难。

每当谈起这些,心里甚至还有一丝罗曼蒂克的感悟。

殊不知,所有的跟随者在高层的眼里都不过是资源战争的资源而已,是能够随着上层的意志被调配的存在,这才是最可悲的吧。

很快,狂热的民众从阿伦商会的库房里搜出了大量的劣质茶叶,劣质烟草,还有其他各类劣质商品,而他们的包装上,都贴着本地最优质产品的标签!

“看到了吗?他们要从根本上毁了我们的贸易!让我们沉沦,重新回到之前被征收五成税收的地狱里去!这绝对不能被接受!”

人群中,早以被安插好的内线高声喊着,民众的情绪被进一步激发起来,近乎于狂热状态!

“这些该死的假货侵吞我们的财富,败坏我们的名誉,它们都该下地狱!和它们的主人一起!”

另一个内线继续带节奏,不得不说,这种低劣的手段对待群体真是好使,狂热中的民众完全不会司考其中的对错,短短两个来回,民众的情绪就被煽动到了顶峰!

他们呐喊着,咆哮着,不用任何人驱动,便自发的跑到库房,将阿伦商会里一袋袋伪劣产品全部背了起来,大步运往海边!

“把这些垃圾全都拉去喂鱼!”这样的呐喊声声声入耳,城里的群众只觉得说不出的顺耳!

他们把阿伦商会库房里找到的商品在海滩上排成一线,准备等待一声令下,便全部投入冰冷的大海之中!

不知道是谁拿出了英国的国旗,与伪劣产品一起堆放在海滩上,明显是想让这些国旗和那些垃圾一起沉入深海!

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成功的煽动起了人们心底最深处的冲动,只需要再往前推一把,便是战争!

我站在海滩堆积成山的商品堆上,振臂高呼着!

“公民们!劳动者们!我们的面前,是残酷的剥削者,他们要抽走我们最后的财富,让我们终身做他们吸血的奴仆!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

“放弃我们辛苦建立起来的家园,重新回到过去努力赚到十个金币,却要将其中至少五六个交给贵族的生活,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

“奋起抗争,建立自己的家园,让劳动者自己说了算,为了达到这一天,我们一定会面临流血,甚至牺牲!但是为了我们每个人的子子孙孙都能生活在平等宽容的环境之中,你们愿意吗?”

“愿意!愿意!愿意!”

人们的情绪被燃到了至高点,我指着脚下的货物,高声叫道:“拿出你们的诚意来!拿出你们的勇气来!抗争强权,争取自由和独立,就让我们从此刻开始吧!”

“吼!”人们呐喊着冲向我脚下的货物,他们知道,那里面装着的是足以破坏我们经营环境的假货,这些东西可能带来的破坏力,比之昨天晚上的燃烧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愤怒的人群将大量的英国茶叶成袋成袋的举起,拉到海边,愤怒的将它们远远掷进海里!

这样依然不解恨,将所有的茶叶和货物全部丢进大海之后,愤怒的人群又冲到英国人的工厂里,将他们目光能及的东西全部砸毁,咋不掉的,则全部付之一炬!

这一役,后世史称纽约倾茶事件,虽然与原本的历史当中波士顿倾茶事件并不相同,但是其起到的效果却是大同小异。

在摧毁了纽约的英国人产业之后,我们的队伍开始集结起来,向着南方的弗吉尼亚方向一路平推过去,直指英国人在新大*陆的根据地!

含好不许吐h 第二章

『哈哈,陈兄,别来无恙乎……』

『王贤弟,最近可好?』

『今日盛会之后,便让为兄做个东道如何?』

『怎么好烦劳陈兄,还是小弟来请……』

『诶,钱财乃身外之物,何必如此计较!还是让为兄来……』

『还是小弟来……』

喧嚣热闹的声音,便是汇集于一处。临近骠骑将军府的前广场周边,人群汇集。相互寒暄打招呼的,聚集一处议论的,伸着脖子张望的,不一而同。

临街的酒肆酒楼,但凡是视线好一些的地方,基本上都被各家子弟占满了,或是凭着栏杆,或是靠在窗后,不管是看好辛氏的,还是不看好的,和辛氏有些交情的,亦或是没有什么交往的,如今都来了。

凑热闹么,华夏这方面不输人的。

毕竟,辛氏当下之举,无疑是在原本刚刚有些停息的『农』、『商』之争上,又加了一把火,添了一勺油。

虽然说之前骠骑将军表示要农商并重,不可偏颇,但是很多人还是觉得这年头,商业无疑就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不管怎样还是粮食最重要,所以现在出现了一个辛氏代表来敬献『甜粱』,就很有些意思了。

骠骑将军斐潜会怎么做呢?

毕竟辛氏也是颍川老派家族了,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辛氏人物,但是既然斐潜这里都已经有女官了,再加上汉代对于女性也没有什么必须包头包脸包个严实的规定,事实上,直至唐朝都没有这样的规矩,所以辛宪英站出来敬献『甜粱』,也不会有人表示这个有碍风化什么的。

站在辛宪英身边的,则是王姎,甄宓隐身了,没来。甄宓不露面,自然有甄宓的考虑。然后王姎的身份么,大体上和辛宪英差不多,都是山东士族,所以不免让一些人思索起来,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敬献的行为,似乎多少也有一些政治上的意味……

辛宪英虽说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但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不免还是有些紧张,小脸发红,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脖颈之处,就像是一个红苹果一般,若不是王姎站在其身旁,说不得早就站不住,掉头跑了。

王姎倒是看起来神态自然一些,甚至还有工夫转着眼珠子左看看右瞅瞅,或许在她认为当中,这些手脚上没多少工夫的士族子弟,就算是人数多,但是跟一群弱脚鸡崽子差不多,丝毫没有什么威胁性,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紧张了。

想想也是,一个人站在虎狼前面,和站在鸡崽子面前,紧张程度肯定不一样。

辛宪英和王姎,起先算不上多么熟悉,也就是自从甄宓居中联系之后,才开始有些接触,但是很有意思的是,这两个人之间比起和甄宓来,相处起来更为融洽。尤其是当辛宪英发现王姎有一身的武艺的时候,更是钦佩得不得了,若不是觉得学习武艺要拉腿扯大筋着实太疼了,说不得辛宪英就要拜王姎为师了。

王姎看着辛宪英通红的脸庞,还在一旁低声打趣:『平常你不是胆子挺大的么,但是今天看起来,这胆子就缩回去了?呵呵……』

辛宪英嘀咕道:『这能一样么?骠骑啊,上一次见到骠骑……隔那么远,这一次想想要亲手献给骠骑,就……就……啊呀,我更紧张了!怎么办!』

『(ˉ▽ ̄~)切~~』王姎不屑的说道,『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就想想,骠骑也是一个脑袋一张嘴,还能当场就吃了你手里的甜粱不成?』

辛宪英不由得就将目光停留在了手中的甜粱上,然后想象出了骠骑将军啃吃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嗯,咳咳,我……感觉好多了……』

『话说回来,说不定骠骑将军还真的会现场吃……』王姎眼珠转转,又补充说道。

『啊?』辛宪英愣了愣,然后又觉得有些紧张了。

因为是公开敬献,所以并非是随随便便拿过去就完事的,毕竟是具备了一定的政治上的含义。如果说像是普通人家一样送些什么东西,放下就走,那显然是不行的,所以这种『敬献』,基本上就是参照于『进贡』,当然,没有真正诸侯『进贡』的那么隆重就是。

或许一般的人对于敬献,或者进贡,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但是实际上在士族子弟的观念当中,这一种行为,所蕴含的意义,远远的大于要进贡的物品本身的价值。

朝贡体系即是中央王朝和外藩之间形成的,天子在国家的中心地区进行直接的行政管理,对直属地区之外则由中原王朝册封外藩的统治者进行统治,中央王朝和外藩相互形成了一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共同体』概念。

在历史发展和文化传播过程中,中央统治区域不断扩展,许多外藩地区在接受华夏本土的社会组织和思想文化观念后,慢慢变成中国本土一部分,然后也会不断形成新的外藩地区,就是所谓的『华夷之别』。

所以这一次辛氏的敬献,也被一些人认为是一种风向标,甚至觉得这是一定程度上的山西压倒了山东的代表,因此听闻了便急急的汇集而来观礼,纷纷议论,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在骠骑将军府内,斐潜正在听王昶对于整个敬献的事件报告。

王昶相对来说比较年轻,接触的层面也偏向于士族弟子,所以对于这一次的事件所获得的消息,自然也比其他人要更多一些。

『主公,此事还有甄氏参与其中……』王昶说道,『某往日隐隐有闻,说是甄、王、辛三人于城外开辟田亩,种植庄禾,原本以为不过是闲暇之举,未曾想到……』

庞统呵呵笑笑,『如此说来,倒也算是阳谋了……』

高粱么,正常来说,应该是在八九月份成熟。早一些的,也要七月底,而现在六月底就拿出来『敬献』了,是为了什么?显然,就是为了赶上这一波的『农商』之争的热度……

还有什么时间点,会比现在更好么?纵然高粱还没有成熟,但是时机成熟了就不能错过,因此甄宓等三人就加急加点的挑选了一批还像是有些样子的高粱来了。

农商之争,本身就引人关注,现在甄宓王姎辛宪英三人,有偏于商的,有偏于农的,也有偏于士林的,现在三个人共同做了这样一件事情,不就等于是正好迎合了斐潜之前提出的『并举』之意么?

所以庞统说这三人玩阳谋,就是说这三个人不怕这个事情闹大,甚至也不怕会被斐潜拒绝,因为这个就是摆在台面上的事情,各取所需。

斐潜不禁摇头,觉得有些发笑,这蹭热度的手段,真的是不分古今中外,源远流长啊……

就像是后世宝宝婚变,有金融公司蹭的,搞出一篇《深度解析!为什么马某可以从宝宝的卡里取钱?》,有信托公司蹭的《假如王宝宝有家族信托》,甚至还有万能的某宝,蹭着卖马某当时被捉奸的同款小裤裤…

文学

蹭热度时代,真是什么都能蹭,别管是人血馒头还是人肉馒头,反正都吃的很开心。反过来看如今当下甄宓三人蹭热度的这个手段,已经算是很文雅了。甚至可以说,还做得不错,因为斐潜也是需要这样的一个标榜,既然是标榜,也就不在乎是谁,是辛宪英,或是英宪辛。

『主公,都准备好了……』

黄旭走了进来,表示将军府广场周边的安保工作已经做好了。

斐潜左右看了看,笑了起来,『如此,便见上一见!』

在骠骑将军广场之外,兵卒早就已经披挂全身盔甲,打着旗幡擎着仪仗,严整矗立。骠骑将军的仪仗同三公,再加上有大汉天子额外赏赐的恩宠之物,此时林林总总的排列出来,很是威风。从骠骑府衙朱红色的大门之处,分左右向两边延伸。节杖,刀枪,画盾等等卤簿仪仗,鲜明瓦亮,再往后就是魏都许褚两个黑铁塔一般的左右护卫,等到一顶五彩华盖高高挑出,在广场内外,不管是参与者还是观礼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屏息肃立。

含好不许吐h 第三章

昆阳之战发生在六月朔日初一,而初二这天,大司空王邑带着残兵败卒在向洛阳撤退,窦融还在向西奔走的路上。

身在常安的第五伦,则刚刚给士卒分发军饷金饼,并完成了公审民贼的事宜,还在翘首东望曰:“秀儿何在?”

虽然第五伦此时尚不知东方胜负已定,但在“定军心、顺民意”这两桩大事完成后,他睡得比前两夜好了许多。

六月初三,第五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军营,去常安城中,拜会一个人。

当然不是定安馆的黄皇室主王嬿,她在第五伦准备造访的人中,得往极后面排,若王嬿是正儿八经的“前朝太后”,那身份还比较特殊,但前前朝太后嘛……就只剩下尴尬了。

第五伦最先拜访的是,乃是替他将几十万枚金饼妥善看管的故共工,宋弘。

才来到尚冠里的宋府门前,宋弘没有出迎,出来的是其妻子,虽然不可以相貌品评人物,但宋妻确实有些丑。据第五伦所知,宋弘家也是关中士族豪门,三代人都是少府,肥差啊!身为二千石、州牧,家有丑妻确实是咄咄怪事。

但宋妻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引第五伦及其随从入内后,就见到宋弘一身素稿坐在院中。

“宋君这是……在为新室戴孝?”老王生死不知,这早了点吧?

宋弘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丧服。”

他看向第五伦:“将军此来,是欲将我,也当做民贼审讯么?”

“宋君对我误会很深啊。”

第五伦道:“前几日大军初入城中,号令不明,有人竟冲撞尚冠里,惊扰到了宋君,此乃第五伦之过也,但请宋君放心,违背约法的数百人,皆已斩杀!头悬于阙上及辕门,以儆效尤,一同被杀的,还有上千名趁乱施暴的新兵、轻侠,城中秩序为之一肃。”

这是实话,宋弘无法否认,第五伦以下克上,大军入城,居然没大肆烧杀抢掠,这军纪可比新朝王师好了许多。

“至于昨日公审的民贼。”第五伦笑道:“每人都有残民大罪,百姓恨不能生食其肉。彼辈生前,宋君平素就不屑与之为伍,难道在他们死后,就愿意自降身份,与之同席么?”

宋弘缄默不言,若非杀他们的是第五伦这叛军头领,他也会去围观并拍手称快。

第五伦对宋弘作揖:“伦今日此来,是想请宋君,救一救常安人!”

宋弘只埋头道:“常安自有安民大将军来救,怎轮得到我这罪人?”

第五伦叹息道:“宋君,从我举义于鸿门,王莽下令常安戒严开始,东西市的米坊,已经断供十天了!”

“人不吃饭,能撑几天?”

宋弘终于将头抬起来。

第五伦道:“禁令已经解除,但关中如今兵荒马乱,粮食运不进来,米价每石快到万钱了!家中有存粮的还好,若是没有,已经饥肠辘辘,就差铤而走险了。”

宋弘冷笑:“如此种种,究其根源,难道不是将军给关中带来兵灾么?”

第五伦摇头:“新室建立十余年,粮食从数百钱一石涨到千钱一石,非我之过,关东已乱,宋君以为,就算没有我,战火就不会烧到关中来?”

宋弘默然,而关中粮食之所以会这么贵,因为供不应求。

第五伦从袖中掏出随身记录的简册给宋弘看:“我查阅户口薄册,发现上一次料民,还是始建国年间,常安共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

加上流动人口、驻扎的南北军兵卒,总计约为三十多万,放在后世可能不多,但在这时代,却意味着要以低下的生产力,供应三十万不种田的工商士吏兵,一个郡收上来的租子够么?十个郡都不够!

哪朝哪代都一样,京师一城的繁华,是以周边郡县源源不断输血维持的。

关中虽自古以来有“天府”的美誉,但到汉武帝时人口爆炸,所产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需用,不得不考虑从关东水路调运一批粮食供养首都长安,遂疏通渭水渠道,在水路东端的华阴县建立“京师仓”,功能是转运物资。

而转运的一船船粮食,则继续向西运到常安,存在宫室附近的“太仓”里,王莽还设立五均官来平抑粮价。

宋弘听后道:“太仓不归共工府管,将军找错人了。”

“没错,归纳言(大司农)管。”

“我军已经接收太仓,如今尚有粮食数十万石。”

第五伦记得,当士卒打开太仓门进去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外面的百姓却在吃狗彘食,流民饿死无数,皇宫里粮食堆积如山。这让多是流民佃农出身的兵卒颇为愤怒,又双叒叕吊死了几个太仓粮官。

但那些太仓官员确实是冤枉,京师粮食储备,主要是供应皇宫、军队——比如第五伦的几万南征大军,百姓生计都得靠后。

第五伦笑道:“我军粮食在新丰尚有数万石,足够食用。故而,我欲出太仓粮二十万石,让常安人不至于饿着。我麾下安集掾任伯卿,管四万人的军粮尚可,但若是加上城外士卒、流民家眷,常安周边一共四十万人……”

他看向宋弘:“却需要一位熟悉常安里闾,管过钱粮的大吏协助。”

宋弘知道第五伦今日所来何事了。

“将军抬爱了。”宋弘对第五伦不似前几天那样张口闭口叛逆,只婉拒道:“我已为新帝看了十年内库,如今无事一

文学

身轻,不打算替人卖粮。”

“卖粮?”

第五伦哈哈大笑道:“宋君误会了,非粜也,是发粮!我愿称之为……救济粮!”

宋弘确实么想到,本以为第五伦要借机敛财,岂料他却说自己打算做好事。

其实王莽也干过类似的事,去年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王莽遂置养赡官禀食之,就由那个被第五伦枭首祭旗的中黄门王业主持,结果使者和常安官吏勾结,一层层揩油,导致发到饥民手中的食物寥寥无几,最后不得不煮草木为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