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欲免费阅读全文,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

家庭乱欲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一万金魂币,如何?”卡西德打了个手势,示意唐元道。

唐元在心中暗笑,是当我傻么?还一万金魂币,一副吃定我的模样?不是爱演么?我陪你们演一演对手戏。

思来如此,唐元便佯装出一副颇为贪婪的样子来,双目亮起精芒,随即又一闪而逝,摇头道:“太少了。”

此话一出,齐修心头松了口气,果然是为求财而来,没事,只要有得商量,就有办法。

他是高兴了,林敏的想法却与他截然不同,听到唐元说出“太少了”三个字,林敏哪里还不明白,这果然是为了交易而来。

林敏想到这里,随即大声道:“这位小友,我乃巨门国客卿大供奉,如果小友帮我们躲过此劫,我承诺,让小友到我们巨门国成为客卿二供奉,仅在我之下,我们平辈论交,到时候别说是一万金魂币了,就是荣华富贵,美女仆从,也是应有尽有!”

唐元听得此话,随即一愣,暗道,还不傻嘛,知道拉拢我,只是你那个“美女”是怎么回事?我堂堂唐少主是这样的人吗?

“真的吗?有多少美女?我就喜欢美女,哈哈哈哈!”

心中腹诽归腹诽,唐元又装出了更加向往的神色,比刚才还要张狂,毫不掩藏,似乎立刻就要答应林敏一般。

当然,这些都是假的。

玉天恒、普金和依云也不知道唐元在打什么主意,怎么连巨门国的人也要耍?

他们当然知道唐元不是那种喜欢什么荣华富贵、美女仆从的人了,但是从唐元此时的表情来看……

嗯,还真是那么回事。

见到唐元听了自己的话,露出了意动的神色,林敏心中一喜。

看来有戏?

而一旁的卡西德却不这么想,他看着唐元这左右摇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模样,心中阴冷一笑,更是升起了许多不屑。

哼,果然是年轻,一点阅历都没有,等此间事了,别说金魂币了,铜魂币都没有,到时候要将你这小鬼杀了才解心头之恨。

卡西德心中杀意尽显,却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表情,从一开始,他和齐修不同,根本没有打算要和唐元真正交易,以他那个睚眦必报的性子,肯定要和以前他所做的勾当一样,杀人灭口!

他并不是不想现在就杀了唐元,只是现在大敌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夺取魂骨,声称交易之事,来与唐元周旋,只是他的缓兵之计罢了。

因为他实在看不透唐元,所以,他知道,唐元的实力肯定不在他之下,只要成功夺取魂骨之后,再暗中动手杀了唐元也不迟。

于是,他也装出一副“很有诚意”的模样,笑道:“小友既然对老夫刚才所说不满意,这样吧,我给小友谋个武魂殿分殿殿主的位置如何?”

反正都是假的,给个教皇的位置他……呃,他不敢说,但是一个红衣主教的位置又何妨?

一听卡西德此话,另一旁的齐修急了,脱口道:“卡西德,你……”

一个武魂殿分殿殿主的位置啊,他谋划了多久,怎么能如此轻易地就被卡西德许诺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卡西德回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稍安勿躁。

看着卡西德这般目光,齐修心头更加怒火中烧。

玛德,要不是为了加入武魂殿,老子还能受你这等鸟气?

他们以前合作的时候就是这样,齐修因为实力比不上卡西德,背景也不如他,所以事事受到卡西德的牵制。

但是如今这个魂骨的消息,是他提供的,为的是献给武魂殿的封号斗罗大人,不是为他卡西德,还胆敢这么无视他,真是欺人太甚。

齐修暗暗下决心,等到自己加入了武魂殿,找到机会,肯定要给这个卡西德一个好看!

不过他虽然如此想,但是此时也不动声色,他也知道孰轻孰重,一切,都等到大事成功了再说。

听到卡西德的许诺,唐元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林敏大喊:“小友,我愿意将我的位置奉上,以后你就是巨门国的客卿大供奉,我在你之下,千万不能听他们的谗言啊!”

看来林敏是急

文学

了,连这番话都说出来了,看来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如果唐元再贪婪的话,他也没有办法了。

卡西德倒是不紧不慢,唐元看得出来林敏的处境,他自然也看得出来,对唐元笑道:“小友,武魂分殿殿主的位置,已经是老夫所能做到的极限了,这样吧,老夫自掏腰包,再给小友奉上五十万金魂币,如何?”

五十万金魂币?

哗!

全场震惊,齐修也是满不可思议,这老头今天吃错什么药了,还自掏腰包,平时那么抠,肯定不简单!

唐元听得卡西德和林敏二人,像拍卖一样,各自叫价,就颇觉有趣地很,于是放声大笑起来。

家庭乱欲免费阅读全文 第二章

可能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家庭乱欲免费阅读全文 第三章

“夭寿了,先天灵果长腿跑路了!”

孔雀道人心底咯噔一声。

白银大殿的供奉高台上,那朱果高高蹦起,一个起跳,踩在大阵之上。

紧接着,死寂殿内,噼里啪啦电弧翻涌而出。

供奉四圣朱雀的白银殿,燥热起来。

四面八方,泛起无数雷光,连绵成海——

紫凰和孔雀再也顾不得抓取朱果,第一时间向着殿外掠去!

“轰隆隆~~”

为时已晚,阵纹开启之后,整座朱雀供奉大殿,浩瀚雷光,转瞬便至!

一片磅礴雷海,将两位妖圣淹没!

……

……

白银大殿的雷海景象,在静室之中,被看得一清二楚。

宁奕看到孔雀,本想直接踏出门户,但神念扫至朱果后……便按住性子。

他也感受到了。

这枚先天灵果,已经诞生出了自己灵智!

孔雀想摘灵果,可不会那么简单……不妨先让他在前方探路。

果不其然。

这朱果已经可以口吐人言,而且心智发展到了极高的地步,不仅成功逃窜,而且还开启了白银殿大阵。

太阴险了……这是要将紫凰和孔雀赶尽杀绝。

须知。

龙宫宫主留下的杀阵,每一座威力都奇大无比。

当初青铜殿一角阵纹,便坑杀不知多少涅槃境古生灵……若无奇缘,灵宝,寻常涅槃境修士被杀阵困住,便是九死一生。

这世上,白帝可只有一位!

能像白亘这般,挥舞斩月,轻易自如,劈开龙宫杀阵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人。

磅礴雷海,将白银大殿淹没。

听着殿内响起的怒吼和惨叫,宁奕除了幸灾乐祸,还隐隐觉得心悸。

幸好……自己关键时刻压制住了冲动。

那枚朱果,在雷海中不断穿梭,踩踏阵纹,显然它知晓这座白银大殿的阵纹运转规律。

作为诞生于天地之间的灵物,朱果即便被雷光劈中,最多也只是踉跄一下,并未受到一丝一

文学

毫损伤。

“想吃我?想吃我?想吃我!”

朱果面目狰狞,恶狠狠低语咒骂,同时撒丫子狂奔,所过之处,一座座杀阵闪烁银芒,接连苏醒,杀念在白银殿上空凝聚成一层厚厚阴云。

它对于这两位外来者可谓是毫不留情。

唤醒八方阵纹之后,这枚朱果双手叉腰,站在一块倾塌大石之上,目视着雷海中不断被轰击的两道身影,悠长惬意地叹了一口气。

想吃我……那就得付出代价!

只不过,朱果挠了挠“脑袋”,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这二人……好像有点手段……”

孔雀和紫凰,都不是等闲之辈。

二人背靠芥子山、龙皇殿,此次踏入龙宫,均有大造化傍身。

只见雷光之中,孔雀道人长啸一声,抖擞大袍,双手抬起,眉心那缕漆黑杀念悬浮而出,化为一片撕碎虚空的剑痕。

灭字卷杀念,独立于雷海之中。

这缕杀念始一出现,便将四周雷力撕得粉碎,辟开一片无垢空间。

即便如此,孔雀依旧承担了莫大压力!

一道万钧落雷砸下,隔着灭字卷杀念,直接将其道冠炸得粉碎。

另外一边,紫凰妖圣同样狼狈。

她先是祭出本命凰火,试图引动朱雀大殿的感召,终止阵法……但万万没有想到,同为鸟雀一族,紫凰凰火出现,非但没有裨益,反倒引起了位列四圣之一的朱雀反感。

原本冰冷死寂的地面,涌出滚滚虚炎。

上有天雷,下有地火!

见此一幕,紫凰只能祭出“覆海印”,她将先前汲取的倒悬海水,一股脑释放而出,围绕自身,化为一片三尺清净领域,天雷地火,焚烧无边海水,不得侵入自身。

这一举,可就害惨了孔雀。

孔雀道人,原本祭出灭字卷杀念,尚可在天雷之下自保,他原本准备顶着雷力,一步一步向白银大殿外挪步……可这朱雀虚炎一出,直接断去了这条退路!

这缕杀念,不能二用。

要么,对抗天雷,要么,压制地火!

孔雀愤怒嘶吼一声,努力向着空中掠去,硬生生扛着雷劫,悬离地面三丈,每一丈拔升都使得他面色涨红一分,三丈之后,他喷出一口鲜血,低头一看,道袍已经焚着……涅槃之后,自己视若珍宝的七彩翎羽,被朱雀虚炎,烧得一片焦黑!

这还跑什么?

“紫凰,今日我与你势分生死!”

孔雀双眸猩红,向着覆海印撞去——

他有一缕魂念,寄托在芥子山中,即便今日陨落龙宫,陛下亦会将自己复活!

他得不了造化,这紫凰也休想得到!

女子妖圣本就狼狈,忙于应付……当她注意到,那扛着灭字卷杀念,以玉石俱焚之姿,狠狠撞向覆海印结界的孔雀,一切都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

无垢海水的平衡领域瞬间倾塌——

天雷地火,同时起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