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揉搓少妇人妻|我就蹭蹭不进去

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第二章

“哈哈哈…….”

金顶大帐之内,传出了耶律大石爽朗的笑声。

大帐之内,一群大辽遗忠都愣愣的看着突然大笑起来的耶律大石,人人都是一头雾水。

这耶律大石什么意思?到底是当儿子,当藩属,还是当个大宋节度使呢?总得选一个当啊,你光装疯卖傻可不行!

“孤家明白赵楷的意思了!”耶律大石捋着胡须,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儿。

大辽遗忠们心道:赵楷的意思我们也明白啊……就是想骑在咱们大辽头上作威作福啊!

现在提出这种刁难人的要求,就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大辽如果想要借助大宋的力量复国,那就得老老实实的跪着复国,不能大摇大摆站着复国!

可是耶律大石却不能随随便便跪了……因为他不是靠手里的硬实力成为复辽志士心目中的大英雄的。而是靠着他在危难之中,两次挺身而出,负担起大辽国运的壮举。靠着那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和临危不乱的气度。才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英雄形象,并且成为全天下复辽志士们的精神领袖的。

耶律大石的英雄形象才是他最大的倚仗!

所以他即便要跪着复辽,也跪得好看,跪得像个英雄……最好别让人看出来自己跪着!

这可是个技术活啊!

收回目光后,耶律大石脸色已经变得有点凝重了:“赵楷处处模仿李世民,自然想要当天可汗,当然不会允许草原上有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况且我大辽还得借着他的力量才能复国。”

“大王英明!”萧合达马上恭维耶律大石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复我大辽江山,大王认个父皇帝又算得了什么?”

耶律大石摇摇头,笑道:“萧太师差矣,并非是孤家要认父皇帝。”

耶律余睹摇摇头道:“大王,您若是现在不认父皇帝,而是选择受封国王,那将来就很难再进位为皇帝了……这样我大辽复国之后只能以王国自居,还如何号令草原大漠?还如何收拾契丹和奚人国族之心?对生活在女真铁蹄之下的契丹和奚人而言,大辽皇帝之国,才是他们的故国啊!”

萧合达道:“称王称帝的区别是很大的,昔日后晋向我契丹称臣称儿之时,因为晋主依旧是皇帝,所以大辽后晋依旧是南北二朝,大体上并驾齐驱。石敬瑭也从未受封过任何大辽的官爵,而且后晋也有自己的年号,其皇位传承也是自主的,不必我朝恩准。

而且石敬瑭死后,石重贵就称孙不称臣了……而在宋国官修的五代史书上,也从为将我朝太宗皇帝视为天下共主。可见大王若称儿皇帝,则我大辽和大宋依旧并为两朝。

若大王不为儿皇帝,而是受封为辽国王,那日后大王或大王的子孙再也为帝图皇,那就是西夏之元昊了!”

耶律大石摆摆手,“孤也不会当辽国王,更不会去当大宋的北庭大都护和辽王了!”

这下连耶律大石的心腹萧斡里剌也糊涂了,“大王这个也不当,那个也不当,到底要当什么呢?”

耶律大石笑道:“孤家是忠臣啊!大辽的皇帝尚在人间,孤家又怎么能自立为帝呢?”

耶律大石现在只是称大王,并没有称皇帝——大辽的“大王”有时候象是“王爵”,有时候又是“官职”。

而耶律大石的大王到底是什么?则是存在模糊空间的。不过他的漠北政权现在依旧在用延禧的保大年号,可见漠北政权名义上的皇帝仍然是耶律延禧。

耶律大石道:“认父皇帝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得,但是孤家现在是大辽的监国大王,不是大辽的皇帝……若是当儿皇帝,那可就是乱臣贼子了!

所以现在应该认大宋官家为父的是我大辽的皇帝,不是孤家这个监国大王!”

耶律余睹提醒说:“可是……皇帝现在被金人所困,根本没办法认大宋官家为父皇帝啊!”

“孤王也没有得到皇帝的册封,不也当了监国大王?”耶律大石笑道,“既然皇帝可以拥立、监国大王可以拥立,那太上皇帝为什么不能拥立呢?

我等可以一起上表,拥立大宋官家为大辽的太上皇帝……这样皇帝不就成了儿皇帝了?”

还可以这样啊!

大帐里面的大辽遗忠们就差翘起大拇哥喊“高”了!

大石林牙就是高啊!

而且还高得合理合法,高得大宋官家赵楷都无话可说!

……

“什么?拥立朕当大辽太上皇?”

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

文学

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

文学

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