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宝宝我要把你顶哭了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二章

第1326章出征!秦帝之谋划!

长安城!

英魂广场!

“众将士!”

洛尘立于台上,沉声道:“此一战,乃是我大夏霸业之始!”

“朕掌兵以来,灭南蛮,平叛乱,收东莱,战无不胜,此番面对大秦,同样是不例外!”

“朕在,当守土开僵,一举奠定我大夏千秋不朽业!”

“反山河所照,日月所至,皆为汉土!”

洛尘直接从腰间拔出天子剑,指向苍穹,沉声开口道:“此一战,决定中原之主!”

“此乃朕登基以来,第一次国战,能胜否?”

“必胜!”

“必胜!”

“必胜!”

一道道高喝声响起,众人皆是士气高涨,举起手中的兵刃使劲狂呼,陆玄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

“薛仁贵!”

“末将在!”

“我封你为征东大元帅,总览东征一切事宜!”

“遵命!”

薛仁贵恭敬行礼,洛尘看向另外一人:“岳飞,陈庆之!”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征东副元帅,协助薛仁贵,处理一切事宜!”

“诺!”

“冉闵,赵云!”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左右先锋!”

“诺!”

“宇文成都!”

……

一番册封下来,此次东征阵容可谓是空前浩大,凌烟阁之人,洛尘只启用岳飞一人,至于白起和廉颇则是留在了京都。

一声令下之后,浩浩荡荡的征东大军直接出征!

长安城外,人山人海的百姓大潮流皆是汇聚在此,夹道相送!

“将士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等你们凯旋,莫要忘记告知老朽!”

“大夏必胜,我朝有英明神武之君主,自从殿下统兵以来,百战百胜,此次自然是不会例外!”

……

看着街头上的百姓人满为患,洛尘站在城楼之上,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此番对阵大秦,他自然是想要御驾亲征,然而,陆雨凝怀有身孕,若是这个时候离开……

薛仁贵挂帅东征,若是论统兵作战的能力,不管是白起还是岳飞都要在他之上,但是,薛仁贵积威已久,在军中颇具威望,所以,洛尘依旧还是选择了他。

在他这里,不需要担心功高震主,也不用担心薛仁贵会有反心!

此番不只是有御龙军出战,岳飞的背嵬军,秦良善的虎豹骑,四象军团,飞虎军全部出战,总计七十万大军,也是数十年

文学

来大夏规模最大的一次国战!

三年前灭南蛮也不过是三十万大军,硬生生的将南蛮亡族灭种!

“孔明!”

“在!”

“你以为,北苍会作何反应?”

洛尘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诸葛亮,眼中带着一丝好奇之色,诸葛亮轻声道:“陛下,我们出兵的消息北苍已经得知了,他们自然是想分一杯羹!”

“只是,如今大秦尚在,我们可以结成同盟,或许等到大秦灭了,北苍就该……”

洛尘微微颔首,笑吟吟的道:“我大夏与北苍,迟早有一战啊!”

诸葛亮眸子之中尽是精光,轻声道:“陛下,依臣之见,不如将火药用于后手!”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三章

玉真公主与李隆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每年情人节都会被单身狗衷心祝福的那种。

公主这类人在物质和地位上都是崇高无比的,理论上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但是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她们的烦恼是钱无法解决的。

历代公主都逃脱不了宿命,那就是婚姻。

在帝王眼里,公主是工具,是棋子,是礼物。番邦国王交好,送个公主去和亲,臣子功劳太大,送个公主以示恩抚,门阀世家要笼络,送个公主来联姻。

总之,公主就是帝王霸业里的祭品,注定无法逃脱的宿命。

也有的公主比较聪明,她们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命运,于是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布局,假装崇信佛道,年岁稍长之后便请求出家为尼为道,从此一生自由,虽然无法正常的嫁人,但至少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至于男女之情,除了没有名分,还怕找不到男人?

活蹦乱跳的男人抬进来,榨成人渣抬出去,按厨余垃圾分类。吃的就是个生猛新鲜,广东人再敢吃,敢跟唐朝公主比吗?

玉真公主就是典型的例子,不愿成为祭品就索性出家,出家后公主待遇不变,也没人逼着她嫁人,她的道观成了她狂欢放纵的伊甸园,而她,仍是唐朝公主。

玉真入皇宫很频繁,常年来往于皇宫和道观之间,见李隆基更是家常便饭,自己的亲兄长,想见就见,从来不在乎时间场合。

李隆基见到这个亲妹妹不由有些头疼,年纪一大把了,听说在道观里男男女女的夹缠不清,这辈子大约是没有嫁人的念头了,将来给她送终的只有他的皇子们,勉强算是不负此生吧。

玉真今日来得风风火火,见了李隆基也不行礼,劈头便问道:“皇兄,长安市井皆言安禄山反了,可有此事?”

李隆基叹道:“皇妹,你是方外之人,军政之事不需多问。”

玉真走到李隆基面前,对高力士的行礼敷衍地点点头,然后扯了个蒲团在他身边坐下,道:“怎能不问?我的道观就在终南山,若安禄山那贼子真打进长安,我的道观怎么办?”

李隆基冷着脸道:“若真被他打进了长安,朕的兴庆宫太极宫都保不住,区区一座道观算什么?”

玉真见李隆基脸色难看,不由忐忑道:“安禄山真反了?长安城……不会守不住吧?”

李隆基皱起了眉:“你今日来做甚?朕很忙,你若无事便去后宫找娘子,找睫儿,莫耽误朕处置国事。”

玉真定了定神,道:“我今日来找皇兄有正事,想给睫儿保一桩媒……”

李隆基饶是心神不宁,此刻也不由提起了兴趣:“何人配得上朕的睫儿?”

玉真是女流之辈,显然对安禄山叛乱一事并未放在心上,她久居方外,对大唐的王师很有信心,在她看来安禄山之乱无非派兵平了便是,大唐如此强盛,还怕区区叛乱?

所以此刻她对万春的亲事更上心。

“顾青此人配睫儿正可,简直是天作之合,皇兄难道不觉得吗?”

文学

玉真兴奋地道。

“顾青?”李隆基愕然,随即苦笑。

刚才还在与高力士议论顾青,没想到皇妹来了又提到顾青,而且要保他和睫儿的媒,这事儿在如今这个时节提起来,感觉颇为怪异。

叛军二十万兵马压境,你居然还有心情做媒……

李隆基摇摇头:“此事压后再说,朕须先平了叛乱,否则大唐危矣。”

玉真不甘心地道:“皇兄,顾青和睫儿很配的,而且我知道睫儿心里有顾青,默默喜欢他好几年了,顾青去安西赴任后,睫儿还给他捎去了一副明光铠呢,皇兄您仔细品品……”

李隆基眉梢一挑,意外地道:“睫儿和顾青……何时竟有了情愫,朕却浑然不知?”

玉真哼了哼,道:“皇兄每日沉迷在贵妃娘娘的温柔乡里,哪里管得了身外之事。”

李隆基沉默片刻,渐渐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顾青杀商州刺史后,睫儿来为他说情,难怪顾青的平吐蕃策送来长安,她兴致勃勃说服朕纳其策,难怪顾青在安西这几年,朕每次见她都闷闷不乐……呵呵,原来如此。”

玉真见李隆基似乎对此事渐渐重视起来,不由劝道:“皇兄,睫儿说话可是二十出头的老姑娘了,皇兄曾经允诺过让她自己寻找心仪的男人为驸马,这些年能入睫儿之眼则,唯有一个顾青,既然睫儿对他动了心,皇兄若再不从旁推一把,以睫儿高傲的性子,恐会错失美好姻缘。”

李隆基点点头,随即一叹。

这段姻缘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早些说出来该多好,偏偏是现在,大唐北方烽烟四起,半壁江山已被叛军搅乱,此时再提公主婚事,实在是不合时宜,连朝臣都会骂他昏庸至极。

叛军都快打进大唐国都了,你大唐天子却还在想着给公主许配婚事,李隆基咂咂嘴,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昏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