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一章

何安感觉自己现在很难。

铁了心要赖上他的李斯,三人行必有我师的黄振。

这两人,可没有一个好对付的,他甚至原本天谴并不是很急,可是李斯的到来,他也是急了。

随着薄膜升起,南末正想开口。

突然一道苍老声音出现,把南末与唐尘吓了一大跳,本能出手。

“吾寂灭拜见主上,愿为主上效犬马之劳….”

瞬间一道人影出现,南末瞬间一指,一道剑气斩出,而唐尘更是一拳轰击而去,可是一番过后,并没有丝毫的变化,人影依然。

虽然有些虚弱,但是明显不是两人造成的,这一点眼力劲,两人还是有的。

何安也是被吓了一大跳,他反应还是很快,剑气在手,他并没有甩出去。

打量着眼前的人影,居然是一道虚幻的人影。

这让何安有些惊奇。

寂灭心头也是微微一松,并没有闪躲其它两记攻击

随着半跪老者出现一抬手,瞬间出现了一个黑息般的灵魂体,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让何安的目光一楞。

“夏无神的魂…”何安目光微楞,看着一团黑息浮现的翻滚,毁灭剑意的存在,让他一下就知道了眼前是什么。

“主上,这就是夏无神的魂,您随手可灭…”寂灭此时也是不敢嚣张,毕竟嚣张也是分对象,如果是夏无神,他随意可以揉捏,安排到台面上,替他死。

可眼前之人,却是能灭魂的存在。

何安看了一眼夏无神的那一团黑息,他都懒得交流,随手一指,毁灭剑意随剑气脱手而出。

“何安,你不得好死….”

伴随着一个似声非声的东西,何安面色不变。

夏无神消失在天地之间,是真正的消失。

夏皇双子,去其一。

当决定杀夏无神的那一刻,何安就意味着不会因为任何犹豫,而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看向了比夏无神强了不知多少的魂。

甚至依然可以保持人形,只是有些虚幻而已。

以不变应万变,何安注视着这一道虚幻的灵体,没有开口。

而南末与唐尘对视了一眼,目光微微一呆。

灭魂?

何安能灭魂。

南末与唐尘惊异了一下,默默的注视着寂灭。

“吾寂灭修行四千年,掌握着极多的功法与知识,愿奉您为主….”寂灭看着何安举手就灭了夏无神,他的心神也是一震。

他拼着魂受损也是冲突束缚出现在此,就是想占据主动,体现自己的价值。

何安听了之后,倒是目光一亮,四千年…

据他的了解,融血极限,才活千年,眼前之人…超越了融血。

甚至他感觉这人可能有一些渡天谴之法。

何安心中虽然这么想,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决定,而是抬头看向南末与唐尘。

显然是想得到一个解释。

“魂珠,可以保存灵魂,你能灭魂,自然无惧灵魂,可以收。”南末倒是解释了一下,让何安心头微微一松。

“既如此,你先回魂珠,我让出来,你再出来。”何安点头,寂灭的到来,算是一个好兆头。

得找一个渡天谴的法子。

何安收了魂珠,抬头看着南末与唐尘,此时两人仿佛在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

“这应该是李斯给我带回来的好东西。”何安淡淡的说了一句。

五星送宝人,岂是虚言。

“李斯回…会什么?还有,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南末眉头微皱,差一点脱口而出,可是也是反应了过来。

“会添麻烦算不算,接下来,我就得在李斯添的麻烦下,想办法活下来。”何安轻轻一叹,脸上流露出无奈。

黄振头上的黑息,李斯的闪电黑。

他感觉接下来,不研究一下渡天谴,真的要出问题了。

南末没有接话,只是深深的打量了一眼何安,大手一挥。

隐神主殿的薄膜,再一次消散。

外界,一道身影极速的跨入。

“我的魂珠呢,魂珠呢。”李斯踏入了隐神主殿,四下的打量着,最后的目光瞬间落在了何安的身上。

“什么魂珠。”何安四下扫视了一眼。

“魂珠,可以保存灵魂的珠子,我告诉你,那珠子很危险,夏无神的灵魂只是表相,夏无神背后还有一个灵魂,那个灵魂才是恐怖的,赶紧给我,要不然,你会被夺舍的。”

李斯语气很急,一幅考虑的样子,情真意切,说的何安差一点就信了。

“真没有见到,要不,你问问峰主。”

何安摇摇头,朝着外面走去,开玩笑,自己吃下的东西,哪能轻易的吐出来。

而且,李斯说的这么危险,这魂珠,还是交给能灭魂的自己保管,安全一些。

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

何安心中嘀咕了一下,看了一眼还在昏睡中的青年,他看了一眼穆天。

“把人抬上,回除魔峰。”

何安迫切的想回除魔峰,好好研究一下魂珠,认真来说,应该是研究一下寂灭尊者的知识,看看有没有渡天谴的方法。

李斯转头看向了南末与唐尘。

“我们不知道。”

南末迎接着李斯的目光,摇摇头。

“何安,你吞了我祥云也就算了,你吃了我的物戒也就算了,这魂珠是我千辛万苦找到的。”

李斯面色悲愤,也不管隐神峰主在不在场,那魂珠才是他的关键。

快步的跟上了何安,如果眼神能吃人,那何安估计被吞了。

“那些东西不是送我的吗?”

“是你无耻。”

“你走的时候,说是送我了啊。”

“……”

何安与李斯一边怼着,一边离开了隐神主殿,朝着除魔峰而去。

“这…两人是冤家?”唐尘目光一呆,在百宗会时,他还以为关系多好呢,可是现在一看,关系…亿般般。

“比冤家更离谱,唐老关注一下何安,他绝对要搞大事。”南末眉头微皱的看着何安几人,背着一个昏迷中的人离开。

“在这隐神峰里,能出什么大事。“唐尘摇摇头,对于所谓的大事,不解。

“唐老关注一下就对了,对了,你要收曲江?”

南末想了想,还是着重的强调一下,最后看了一眼曲江,也是补充的说了一句。

“不收曲江也没有办法啊,五年后的资源战,关乎着隐神峰未来千年的资源,必须要慎重,我检查过了,风灵根骨,虽然有些杂质,但也算是天才。”唐尘摇摇头,轻轻一叹。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二章

这念头直接是意识形态,清楚告诉陈平安,他蛊惑成功了。

听到这信息,陈平安眼眸亮了一下,然后就期待地看着三人,看看他们下一步会怎样。

真要是被蛊惑了,把他当成一条又粗又长并且矗立在土里的棍,肯定会绕开过去的。

就像现代人走着路,发现前面有条电线杆,总不会用头去开路吧。

然而,出乎陈平安预料的是,三人在他蛊惑成功后,先呆滞了一下,旋即,公孙罡竟然直接伸手往陈平安抓去。

“路中间怎么有这么一根东西,影响本公子心情!”

他大手往陈平安抓去,好像想将陈平安连根拔起,然后往一旁扔去。

竟然还是没有绕开的念头!

这让陈平安眉头皱得更厉害,倒退了一下。

这家伙有病吧。

只是他刚退,下一刻,眼前三人便纷纷反应过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白发老者,其次到公孙罡,最后是公孙景。

他们三人这时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

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刚才怎么会觉得他是一条又粗又长的木棍?!”公孙罡觉得很不对劲,方才他的意识

文学

直接把陈平安当成了木棍,极为神奇。

公孙景也惊奇道:“我也一样!”

白发老者没有说话,深邃的眼眸眯成了一条缝,紧紧盯着陈平安。

他刚才也一样,就很突然地觉得陈平安是条木棍。

他活了那么久,第一次遇到这种奇怪之事。

把人看成一条木棍,绝对第一次。

陈平安听着公孙罡和公孙景的话语,知道两人已经反应过来了。

“才蛊惑了那么一会就没了?还是因为我动了?”陈平安趁着三人惊诧之时,赶紧推演三人的修为。

他推演出了公孙罡和公孙景的修为,都是至尊十层!

而那个老者他倒是没有推演成功,不过用脑子想一下也知道他的情况了。

跟在两个至尊十层身后,定然是门槛后的强者了。

“小子,你难道对我们做了什么?!”公孙罡目光中尽是审视,脸上挂着狐疑之色。

他脑海中已经没有刚才让陈平安滚开的记忆了。

陈平安继续尝试蛊惑:“我没有对你们做什么。”

说完,他再次发动蛊惑能力。

竟然又成功了!

“哦,没有啊,那滚开吧!”公孙罡还是霸道一声。

陈平安眉头一扬。

又蛊惑成功了?

不过,即使蛊惑成功了,他还是有些不爽。

这小子很嚣张啊!

动不动就滚开!

“你很喜欢抽自己嘴巴子。”陈平安这次也刚起来了,看着公孙罡就来了一句。

这次。

再次蛊惑成功!

下一刻,神奇的事情上演了。

公孙罡突然就给自己来了一个嘴巴子。

感受到疼痛后,他竟然眼眸还一亮,紧接着硬是给自己来了几巴掌,而每次抽过之后,他还觉得意犹未尽,双眼发光。

这一幕看在没有被针对蛊惑的公孙景和白发老者眼里,直接愣了。

这…..这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少主!您怎么了?!”白发老者皱起眉头,一把抓住公孙罡的手。

而公孙景看着自己哥哥这般,冷眼看向了陈平安。

陈平安说他哥哥喜欢抽自己嘴巴子,自己哥哥就突然这样了,一定和陈平安有关系!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三章

叶凌月费力的睁开眼。

她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绝不会出现,熟悉的脸。

叶素看着她,一如当年,她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阿月,你该好好休息了,余下的一切,都交给我。”

“叶姨?”

额头,在发烫。

无妄星海上,一个太阴神印形成。

“不!这不可能!”

昆仑冰心被叶素封印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一些事。

那是一些记忆。

是他很小很小时候的记忆。

村落毁了。

帝阳爹爹死了。

他醒来时,一切都不记得了。

他不记得,曾经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一切,都已经毁灭了。

他躺在一处荒芜的山脚下。

身旁是还未消融的雪,他浑身很痛,他足足躺了一天,才能爬起来。

他感到很饿。

可他找不到食物,最饿时,他只能抓起雪塞进嘴里充饥。

找到帝阳爹爹……回到村落,那是他唯一的念头。

可是,他被一群狼群包围了。

那是一群正在分食一头鹿羚羊的饿狼。

刚渡过寒冬的狼群,饿得慌。

当它们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孩时,它们迅速扑了过去。

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他没有哭,只是由着狼往山里拖。

就在他以为,他会死去时,就听到一声口哨声。

一阵脚步声。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兽皮短袍的小姑娘。

她眨巴着眼,瞅瞅自己。

那群狼见到她,都吓得调头就跑。

那是狼王的崽,狼王最喜欢的小家伙,打起架来,比狼王都要凶悍。

彼时,她嘴里还叼着一块新鲜的鹿肉。

她嗅了嗅他,歪着头想了想。

过了片刻,她拖着他往山下跑。

明明比自己个头小了一半的女孩,力气却是惊人,一直将他拖到了山脚下,小狼女丢下了那块生鹿肉后,才跑开了。

那一块鹿肉,很难吃。

难吃到,昆仑冰心到死都不会忘记。

可是,他却忘记了,那个小狼女。

“阿月……阿月……”

在地下神殿时,当她出现时,将自己从恶蛟的口下救出来时,他就应该想到。

同样透着野性的和纯净的眼,只会是同一个人。

昆仑冰心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

血色的泪……阿月,我们,后会有期。

叶凌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光陆迷离。

她梦到了辛霖,她冲着自己招手。

“阿月,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她想要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去。

她梦到了巫神。

巫神站在昆仑古棺旁。

那是叶凌月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巫神。

那应该是巫神的本体。

男人身形高大,他长得很是俊朗,有些邪气,一双蓝幽幽的眸。

“阿月,我找到她了。可惜,我最后才找到她。我与她,同样是黑暗的产物,是对手,也是同伴。上一世,我与她是死敌,争夺昆仑的每一寸土地,我却不知我一直在寻找她。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她,所以我要去找她了。来世,我们有缘再见。”

他带着那一口昆仑棺,沉入无妄星海。

叶凌月想要追上去,可星海浩瀚,她根本无法寻觅到对方的踪影。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叶素……她却不是一个人来的。

叶素挽着帝阳,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阿月。”

“叶姨,帝前辈。”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亏了你,我们才冰释前嫌了。我们是来告别的,临行前,我们送了你一份大礼。”

叶素和帝阳道了最后的一次别,就消失了。

叶凌月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半年之后。

睁眼的一瞬,她看到的却是帝莘的眼。

一张,苍老的帝莘的脸?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叶凌月声音干涩,她摸了摸帝莘的脸颊。

虽然是一样的脸,可叶凌月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是帝莘。

道门冰心消失了,昆仑冰心也消失了。

眼前的,是他的帝莘。

虽然,他的脸颊上,已经长满了胡须茬子。

“洗妇儿,嫁给我吧。”

帝莘握着叶凌月的手,深情道。

“老大醒了!”

“月儿醒了!”

“主人醒了!”

就在叶凌月还未从帝莘的求婚中回过神来时,就见一个个脑袋探了过来。

叶凌月一怔。

“小乌丫!”

和小吱哟,小无极一起,最快冲到床榻前的正是小乌丫。

她已是人妻人母打扮,可那容貌,正是小乌丫。

“老大,我又活了,是朱雀涅槃火让我重生了。我等了你半年,呜呜,小乌丫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乌丫哭了。

“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

小吱哟在旁埋怨道。

得知叶凌月醒来,一茬一茬的人都来探望她,从她们的口中,叶凌月知道了一些,无妄星海最后的事。

那一战后,昆仑冰心被封印。

叶素在最后关头,被辛霖复活,辛霖也险些魂飞魄散了。

不过,巫神在最后一刻,守住了她的命魂。

秦蚀与巫神起了冲突,两人交手之际,巫神化形,两人带着昆仑古棺,一起坠入了星海之中。

叶素取代叶凌月,以身化太虚。

昆仑冰心再次被封印了。

只是在被封印之时,还发生一段插曲。

昆仑冰心动用了天命之力,再一次让时间逆流。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在时间逆流之时,没有改变叶素复活的事实,而是没有上身帝莘(道门冰心)。

他被再次封印了。

帝莘身受重伤,带着沉睡的叶凌月和小无极、雪狼王回到了无极天。

因为失血过多,叶凌月沉睡了半年。

这半年里,帝莘一直守护着叶凌月。

“辛霖死了。”

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可有了还是不免黯然神伤。

“她再入了轮回,有巫神为伴,她并不孤单,也许,她还可以逆改天命。”

帝莘劝说道。

“但愿如此,我有种预感,我们不久之后,一定还会相见。”

叶凌月叹了一声。

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为何,她始终觉得空落落的。

“老大,你到底答不答应嫁给帝莘?”

小吱哟一家子在旁看着,云笙夫妇,以及一家重新团聚后啵啵冥日夫妇,都凑在两人跟前,围观帝莘的第一百多次求婚。

众人都为帝莘感到焦急了。

叶凌月昏迷了一百多天,帝莘每日求婚一次。

这一次,总该有所回应了吧?

叶凌月被众人看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嗔了一句。

“哪有这样的求婚,我听我娘说,在她那个年代,求婚是需要鲜花和礼物的(求婚戒指)。”

帝莘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可好歹礼物也是需要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