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好的女人有什么技术|农村性故事

活好的女人有什么技术 第一章

林剑星歇斯底里喊出这几个字后,整个人都如虚脱一般,然后看着李天命,一边笑,一边掉眼泪。

除了他的笑声外,整个万剑神陵,一片死寂。

然而,李天命能清楚的感受到,当‘林慕’这两个字出现在祖陵内后,无数暴烈的风暴,在他的周围酝酿,很快,全世界估计都会被掀翻。

那一道道审视他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滚烫。

“这个人,他叫林枫,因为误闯一个叫做‘公输定’的修炼者的私人庄园,被公输定抓住,让他自报身份,公输定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爆出了林慕之子的身份!天底下,没有人会自称林慕之子!”

“除此之外,请大家看他的样子,看他的手臂,看他这和外族苟且的行径……这一切的一切,不用言语,不用血脉验证,都能证明,他就是林慕之子!或许没人想到,林慕死前还会留下子嗣,但这个人的存在,就是铁证!”

林剑星连续说了好长一段。

“正所谓父债子偿,现在,我把这林慕之子,送到万剑神陵来,就在列祖列宗面前,请诸位长辈决断!”

林剑星说完,整个万剑神陵,还是一片死寂。

“抬起头来。”

一个冷漠、低沉的、不容反抗的声音,在李天命耳边响起。

李天命抿抿嘴,照做。

所有人都在看他的脸,他的手臂,甚至,审视他的灵魂。

呼!

许多强者,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长相……就是铁证。”

“唯一不同的是白发!白发,等等,他的母亲是那位?!”

“不可能,如果是她,怎么会落到我们手里!”

“也是……”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就是林慕之子。”

“贱种,竟然留下了贱种,还被带到祖陵来,苍天饶过谁啊,哈哈!”

“算算时间,这孩子起码百岁,然而其体内连小天星图都没凝聚出来,这样的修行天赋,别说是‘第二剑脉嫡系’,连我们林氏的百代分支都不如!……光看这天资,就知道是谁的种了!”

无数杂乱的声音,像是一个个重锤,砸在了李天命的头上。

他抬起头,眼睛却几乎被剑光刺瞎!

“林慕之子啊!”

就如公输定、林剑星预料的那样。

万剑神陵,沸腾了。

所有人死死的盯着李天命,就像是十万雄狮,盯着一只小虫。

他们这些动辄修行上千年的人,最怕的就是,一不小心,就把李天命给玩死了。

往往越是这样,李天命就越是不会死。

只是,死罪难免,活罪难逃!

他分明感受到,除了连芥子都不能动弹外,他的身体,开始承受着来自这十万强者的恐怖威压。

噗噗噗!

一个个芥子不堪重负,开始流血、甚至炸开。

他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开始渗透出血。

包括眼睛、鼻子、嘴唇!

全部都是黑血。

剧痛,涌遍全身任何一处角落。

连青灵塔都救不过来。

“真狠啊!但,只要不死!”

李天命靠着这一股精神意志,准备撑下去。

他真的没被吓住!

他还以为能否认一下,没想到所有人一看到他,就断定他就是林慕之子,那狡辩也失去了意义。

这条路,很绝!

他只能咬牙、死熬、等待!

在眼睛飙血的情况下,他只看到了眼前除了林剑星外,还有两个人。

这是两个中年人。

一男一女。

毫无疑问,他们处在修行最鼎盛的年纪,他们的实力,也会比公输定,都要强得多,他们绝对是剑神林氏的领袖之一。

左边的青衣男人,身穿星剑袍,头戴龙形皇冠,那一根根发丝结在一起,无数剑锋在其中流转。

右边则是一个紫裙女人,十分雍容华贵,一双眼睛如紫色星空,席地长裙上,每一根流苏,都是紫色剑形。

“第三脉主、第七脉主。”

林剑星恭敬向他们行礼。

果然,他们身份崇高,乃是这闇星上的顶尖强者,在这无量界域,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

他们的神威、气度,如恒星源一样闪耀。

他们站得距离李天命很近。

之所以这么近,其实是保护李天命,因为他们背后,群雄震怒,这些都是剑神林氏的‘巨头’们,稍微没注意,他们可能就把李天命给碾碎了。

活好的女人有什么技术 第二章

仔细思考,程晋阳便愕然发现,这种以爆发速

文学

度见长的魔罗,俨然就是自己的克星。

万有引力的异能要发挥作用,足够的加速距离是必要条件。

然而对上这般高速的敌人,你用动能物体打它,打不中;它打过来你要飞走,逃不走;用引力控制它行不行?人家是飞行生物,早就能靠翅膀扇动克服重力了。

如果没有这些姑娘们,自己单独探索梦境,无论等级再高,遇到这种魔罗几乎都是必死的下场。所以团队协作的意义便在于此了。

再次盘点一下,团队里能对这类敌人起效的异能:

邢沅芷的质量效应,有效削减敌人的冲锋动能,降低攻击力。

杨望舒的信号电流,通过金属触碰立刻起效,麻痹敌人,这次算是立了大功。

李轻纨的肉体活化,无敌续命技,没有李老师自己已经死了几百遍了。

至于其他异能,比如特别被看好的小佩姐的精神冲击,在魔罗的冲击下也被证明只是渣渣的存在,还不如阿芷的质量效应debuff。

在卫生间里刷完了牙,洗完了脸,程晋阳这边出来,便看到姑娘们也都纷纷醒来。

邢沅芷和他打了个招呼,看脸色似乎心情非常好,也许是因为

文学

昨天自己的异能终于派上了用场。

“昨夜最大的功臣是我!”杨望舒在床上跳啊跳的,兴奋地打字喊道。

“知道了知道了,是你是你。”褚青青打了个哈欠,坐起身来,“没有我的金属操纵,你拿什么把电流导到对方身上?”

“电压高到一定程度可以击穿空气!”杨望舒争辩说道。

李轻纨就坐在床边微笑,看她们吵吵嚷嚷,摆出“功成不必在我”的恬淡态度。

郑秋佩昨晚睡在靠窗一侧,也就是王婉柔的右侧,此时已经换好衣服下床,跑过来问道:

“晋阳,你要去工作吗?我给你做早餐吧。”

卧室里刹那间就安静下来了。

“呃,谢了,不用那么麻烦。”程晋阳连忙说道,“我去食堂随便填点肚子就好。”

“早餐可不能随便呀。”郑秋佩便认真说道,虽然是说教的口气,但从青春靓丽的女大学生嘴里说出来,却意外地没有那么令人反感,“而且食堂毕竟是大锅饭,不可能照顾到个人的口味,不如我给你开个小灶吧?等下做好了送你办公室哦。”

她这边欢快地出门去了。程晋阳沉默片刻,仿佛已经感觉到了室内弥漫的,几乎快要凝结成实质的杀气。

半个小时后,程晋阳愁眉苦脸地坐在办公室里,吃着郑秋佩做的桂花糕,喝着褚青青熬制的皮蛋瘦肉粥,神情非常疲惫。

有女孩子给自己做早饭,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吗?

然而,明明是双倍的快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晋阳。”程月仙和程怀言推门进来,便看见他一脸生无聊赖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疑惑和吃惊。

“你这是怎么了?”堂姐先是随口一问,然后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吓得花容失色,“不会是你真把她们中的一个睡了,结果发现怀孕了吧?”

“奉子成婚?”程怀言也皱着眉头,“兴师问罪?族长入赘?”

“咳,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见堂兄堂姐们越猜越离谱,程晋阳连忙澄清说道,“我哪敢碰她们啊?不被剩下来的姑娘们给活撕了?”

“晋阳,你这可就说的不对了。”程月仙立刻严肃说道,“咱们族长的婚事,什么时候需要外族人来帮忙决定了?只要你决定娶谁,人家愿意嫁,关剩下来的人什么事?到时候爱做妾就做妾,不做妾就滚,赖在这里是想给你的孩子当乳娘不成?”

活好的女人有什么技术 第三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