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莲英死亡之谜|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

李莲英死亡之谜 第一章

面包搭配着牛奶,他们开始吃早饭了,陆远吃一口面包喝一口牛奶,同时还把英语课本书最后面的单词打开,边吃边在心里默读。

陆远争分夺秒的在学习,没有注意刘思语,可是思语一直等着陆远和她说说心里话。然而,陆远并没有看穿思语的小心思。

思语烦躁的拿起了手机,打开QQ空间刷起来,突然刷到李姗姗发的一条说说。

内容是“久违的故乡,我来了。”

思语赶紧从下面评论:“什么?我亲爱的姗姗,你是放寒假要回来了吗?”

姗姗回复:“是的呢,私聊啊。”

思语说:“好的好的”

因为到高三了,所以大家都没有时间上QQ,终于到寒假了,好多人也很不自律的拿着手机玩起来,看电影的看电影,打游戏的打游戏,上网的上网,但是也有一些是用手机来听网课的。

三日不见,便刮目相看。是啊,放假期间也是和竞争对手拉开距离的黄金时间,有些学生还报了一些课外辅导班,所有人都在为了高考拼尽全力。

姗姗和思语开始QQ聊天。

思语:“你怎么想着回来了?你妈妈不是在新疆吗?你回来干啥?是不是想我了?”

姗姗:“是啊,想你了,想你们了。”

思语:“我也是,我也是,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呢。”

姗姗:“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看看我爷爷奶奶,他们从小对我挺好的。还有就是我爸爸在外地没有回来,他又找了个阿姨,在外地过年,家里就爷爷奶奶两个人。”

所以,我回来待几天,然后就回去,我们那学习也挺紧张的,毕竟是全民高三,都在努力。

姗姗:“对了,对了,你们还好吗?学习怎么样?马上就要高考了,我们去同一个城市吧?”

思语不好意思的说:“哎,我成绩下滑的厉害,我对我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把握了。”

姗姗:“哪有啊,你之前成绩那么好,是不是心思没有放在学习上啊?”

思语没有说话,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包。

姗姗又问:“那,那陆远呢?”

姗姗其实还是挺关心陆远的,但是她自己又权衡不好她和思语以及陆远之间的关系。

思语说:“他挺好的,成绩一直稳居前三。”

姗姗说:“可以可以,学霸就是不一样。”

思语说:“是呀是呀。”

接着思语给陆远说:“姗姗要回来了,我想去找她玩。”

陆远:“你说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咋还想着玩呢?赶紧做卷子吧。”

是啊,一直一直学习,难免有些枯燥感,思语心里一直压抑着,她没有办法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当中去。

思语说:“我们能不能休息一天啊?”

陆远看着思语对待学习这么敷衍,他生气了,说道:“刘思语,你啥意思啊?你知道我为了你我连家都没回,我在这里睡沙发我给你补习,可你呢?你倒好,就知道玩,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李莲英死亡之谜 第二章

满宝的封地有点穷酸。

先秦时的栎阳古城早已成了废墟,边上有两个大村庄,那两个大村庄全是周满的食邑,还有两个大村庄顺着往下,快接近万年县那一块。

栎阳县县令为什么专门将这一片划给了周满?

就是因为隔壁的万年县县令总是觊觎这一块,他觉得与其让万年县县令抢去,还不如划给周满做封地。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座古城。

他总觉得栎阳古城就这么荒废了很可惜,但他实在能力有限,盘活不了它,不如给了周满,这是她的封地,她要是能将古城重新建起来自然好,建不起来也不过是维持现状罢了。

他们先到路过一个村庄,离路边有点儿远,但

文学

如今田野除了低低的麦苗就是野草,因此可以一目览之,远远便看到了屋宇。

满宝道:“那是我的食邑,这一片都是我封地下的田地。”

明达一眼望过去,颔首道:“看着很平整,不知永业田占了多少。”

永业田是不需要向国家纳租税的,因此这一部分也是不需要给封主租税。

食邑吃的就是该给国家的那一部分租税,还有封地内商户的商税等,不过周满如今封地内是没有商户的,全是农。

再往前就是栎阳古城了,并不是很大,有很多的断壁和坍塌的房屋,不过古城往里去一些是大的集市,这是因为附近的村庄在此交易,时日长了便成了一个固定的大集市。

此时还不算春忙,又逢集市,所以在这里交易货物的村民也挺多。

当然,这个多是常常逛大梨村集市的周满和白善白二郎认为的,至于从小生活在京城,刚又经过雍州的两位公主和魏玉来说,这个集市可太寒碜了。

土路的两边随地摆着一些摊位,摊位上或用木板或用麻布垫在地上,大多数是卖些菜蔬,篮子,还有些麻布和鸡鸭鱼蛋之类的东西。

东西和摊位都可以一眼望到底。

明达和长豫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集市,一时骑在马上瞪大了眼睛。

而盘坐在地上或者草地上的村民在看到这些骑着高头大马过来的人时也瞪大了眼睛。

等反应过来便立即将摊位上的东西一卷就往后缩,有些直接跪在地上,低下头去不看他们。

本想直接打马过去的满宝见状,从马上跳下来,冲他们笑道:“我们就是路过,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见不是来驱赶他们的,农民们的胆子又大起来了,这是一个有胆气的时代,百姓虽敬畏权贵富豪,但并不十分的恐惧,于是大家从地上爬起来,有的原地坐好,有的则是扬声问道:“郎君和娘子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白善也下马来

文学

,道:“去京城。”

他们一愣,连忙道:“哎呀,那你们走错路了,这边不是官道,要走官道得往回走,然后向南去有一条大道。”

白善笑道:“我们知道,我们就是特意往这边来的。”

他指了周满道:“这是栎阳乡主。”

村民们再次一愣,他们是知道的,他们现在是栎阳乡主的食邑。

远处的人也齐刷刷的抬头看过来,说起来,他们一直见到的都是栎阳乡主的二侄女和几个哥哥,还没见过栎阳乡主呢。

李莲英死亡之谜 第三章

龙虎山,各位还记得吗唐士谦的出生地,就在那个地方,我得了一身不属于自己的莫大本事,我想,是时候物归原主啦…

我带着静静走下车,车里的老黄探出脑袋,对着我的背影高声喊道“二少爷,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有一个上官保,岂是一千个,一个万个男子汉替代得了的一路好走,飞豹不送了。”

我没有回头,只是将右手紧握成拳,缓缓举高,大笑道“老黄说的好,回去告诉上官博,儿子不孝,无法陪在他身边了,不要想着我啦..哈哈哈”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吧,反正见面就吵,现在好了,眼不见为净。

老黄深深看了我一眼,发动汽车,离开了..

爸爸,以后不会再有人惹你生气了,你可以开开心心的过完下半辈子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都有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正所谓,一入江湖永难回头,我这辈子看来是回不了头了…

最新章节`上

我身边的静静刚刚听到我和老黄的对话,单纯的以为我又要离家出走了,此时此刻,她并没有出言劝阻,可能在她心里早已决定要和我远走高飞了吧…

我们来到山下,看着山顶,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背起静静,笑道“走,我背你上去”

她没有拒绝,靠在我后背,一声不吭,只要能跟在我身边,她就满足了,其他的一律不管…

“老朋友们,上官保这就过来陪你们,很快的。”话音落,我拔腿就朝山顶冲了上去,没有一刻停止。

当我来到山顶,映入眼帘的是一年前的那个小木屋,一点都没变,就跟我上官保一样,初心不改,我将静静放下,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木屋的大门打开,第一个迎面走来的是瞎子,这老家伙看来已经等候许久了,只见瞎子鼻子微动,顿时哈哈大笑,“保爷,您可迟到了喔,哈哈哈…”

说着,手指指向我身后,意气风发朗声道“人都到齐了,只等保爷了。”

我全身一颤,忍不住回过头,空旷的草坪上不见一个人影…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划过天际。

“火树银花不夜天,金龙醉凤舞今朝。”

“辉煌妙语羡不够,情满人间泄天机。”

“上官保,我们来了”

一阵笑声过后,熟悉的身影从黑夜中缓缓走来,董其川,马准,何冲,李长乐,魏伯羊,段少晨,如约而至。

却不见高正阳,这是何故因为他正在赶回来…

见到他们我好高兴,真是好久不见了,**一别,沧海桑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如今再见,大家似乎都没变。

我身边的静静则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些老人,出尘的气质,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寒巅,静静一生之中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连呼吸都有些沉重了,呵呵,这姑娘给他们强大的气场压得透不过气了..

马骓,马老爷首当其冲,第一个走到了我面前,大手掌对着我的肩膀重重一拍,大笑道“小子,许久不见,可还想着我们这些老家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