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酥肉小桃花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一章

法拉第缓缓的开口说道:“元首给你们带来了一位智者来帮你们出谋划策!他将负责协助你们处理曜日城的事务,并且对于你们对某件事情的定论有最终的一票否决权。”

他大部分时间都无法在这赛博朋克世界停留,因此为了保证这个世界能够作为稳定的后方资源区,就必须得找个真正靠谱的人来,而不是这些半吊子。

而这个人,则是冷只影在回斗破之前利用支线任务奖励召唤来的人。

“哈,老头,你谁啊?”一向放荡不羁的银手直截了当的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在旧夜之城一个人的资历从来不关乎年龄,罗格还活了八十多岁了呢,一个相貌老一点的人而已,能代表啥?

那老者只是微微笑道:“老朽,伯利克利。”

“伯利克利?我还…什么?你是伯利克利?”

银手一开始还是毫不在意的样子,不过突然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仔细一寻思,顿时就被震惊了。

这伯利克利乃是古希腊大贤者之一,也是民主之父,其所推行的政策到了现在也是颇为受人推崇,在西方世界名声极好。

强尼银手这时才想起来,冷只影还是个能穿越世界的超级大能,她既然能够将V拉过去,自然也能拉其他人过去了,如此一来,这相差近三千年的人在此会面,好像也不是啥不可能的事啊…

最主要的是,若是有这么一个大贤者帮忙出谋划策,他们这些只会打架的粗人就可以快乐的划水摸鱼了!

想到这,银手顿时脸色一变,状似舔狗一般道:“快…快请坐,V,快给这位大佬倒茶!”

V极为识时务,二话不说便去一旁沏了一杯茶水,给这自带【民主之父】头衔的大佬递了过去。

伯利克利没有拒绝,笑呵呵的接了过来,虽然他一生奉行的民主似乎并不太适合这种有实权皇帝还有议会制度存在的世界,但他毕竟是一个能人,这种小小的困境自然是难不住他的。

喝完了茶,伯利克利便淡淡的说道:

“那么,我们就从制定新的律法开始吧。”

……

泰伦帝国在异界走上了正轨,然而此时的帝国皇帝,却毫无尊严的在云岚宗的大殿中爬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是遭受了毒打。

“云韵姐!我错了!”

因为不辞而别装神秘,冷只影刚一回来就被一群闺蜜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这个负责打的人自然是云韵了,而小医仙、雅妃、纳兰嫣然还有在一旁排排坐的七个熊孩子负责围观。

这七个熊孩子除了康娜、小紫、洛可心这仨元老以外,还有已经恢复差不多并且成功通过猴符咒化形的小青、小彩和选择屈服的寻宝鼠小宝。

以及被沃登救了回来的青麟。

这让冷只影有种开了幼儿园的感觉,三个正太四个萝莉,这还真是挺和谐的!

“狗一样的东西!你错什么了?”云韵手上拿了一个打狗棒,怒气冲冲的喝问道!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二章

梁王望着对方的玉簪,正在思索其可能的来历,视线缓缓移到她身上,眼睛一下子放大:“好长的腿!”

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要是早些年碰到这样的极品,哪怕是动用身份修为,也是一定要一亲芳泽方才罢休的。

见双方各自收起了攻势,姜罗敷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一边是宗师,一边是明月公指挥的三千红袍军阵,不管哪一方都不是她能对付的。

姜罗敷向楚中天行了一礼:“明月公,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大动干戈呀?”

楚中天哼了一声:“姜校长可以自己问他。”

一旁的梁王也从半空中降了下来,闻言冷笑道:“楚家包庇钦犯,还试图袭杀本王,明月公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晚如气得又重重地捶了一下鼓:“既然如此,还不如真把你击杀了,也不枉我们背这个恶名。”

梁王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姜罗敷急忙说道:“梁王此次前来的目的我也曾听闻了一二,也不怪楚家不能接受,就算是我,而很难理解,祖安土生土长在明月城,又怎么可能偷得了皇上的东西。”

这时候谢弈也适时说道:“不错,依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看到连谢弈也表态了,梁王眼皮子抖了抖,楚家、学院、城主,可谓是明月城最强大的三股势力,如今他们站在一起,那真还有些不好解决。

文学

他只好说道:“其实祖安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

楚氏夫妇:“……”

姜罗敷:“……”

柳耀:“……”

谢弈:“……”

敢情你之前在那里牛皮哄哄各种叫嚣,都是在虚张声势?

感受到众人的怒火,梁王急忙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但此事绝对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这是我出京时皇上亲口嘱托我的。”

听到他这样说,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按理说梁王此时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可这件事真的说不通啊。

这时梁王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指着一旁的十名绣衣使者说道:“具体的可以问他们,他们是皇上指派前来抓祖安的。”

楚氏夫妇这才望向了犹如石像一般矗立在一旁,仿佛局外人般的那十名绣衣使者。

“绣衣使者……”楚中天等人显然也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最前面的那名绣衣使者冷冷地说道:“祖安具体偷了什么东西事关机密无可奉告,请楚家将其交出来,否则的话以欺君论处。”

“欺君?”楚中天哈哈一笑,笑声中有些苍凉落寞,“皇上想对付我们楚家,又何必用这种莫须有的

文学

罪名。”

一旁的谢弈急忙提醒道:“楚兄,慎言!”

楚中天哼了一声:“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

显然他并不认为是祖安偷了皇帝的东西,以为这只是皇室对付楚家的又一个借口而已。

那绣衣使者眼神一凝:“明月公当真要抗旨不遵?”

“抗旨?”楚中天笑了一声,“我们楚家可没说过,想搜祖安,自己进屋去搜呗。”

他虽然怒急,但也不傻,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留下口实。

听到他这样说,那绣衣使者挥了挥手,招呼同伴一起进楚府。

只可惜红袍军依旧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一旁的谢弈暗暗感叹,楚中天平日里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如此狡猾,嘴上说着顺从,身体却不诚实啊。

那绣衣使者停下脚步:“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么?”

楚中天微微笑道:“素闻绣衣使者威名,我们楚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虽然话这样说,但依然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

他的潜台词也很明确,刚刚连堂堂宗师都闯不进去,你们几个又有什么办法?还是早点知难而退的好。

其实他有些不解,世人都将绣衣使者传得神乎其神,但看他们平均修为也不过五六品,实在有些名不副实啊。

可这些年似乎没听过有人从绣衣使者的追捕下逃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三章

听到神山灵雾里传来动静。

大家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

一道身材高大挺拔,气质雍容华贵,一身气息强势霸道的年轻男子,最先从神山里走出来。

他头戴蛟龙兜鍪,神光徇烂夺目,比大多数神性宝物都要神光强盛。

而且在他腰间还挂着几只赢来的风水师铜铃。

是天师府的小凌王到了!

在他身边还有二道一胖一瘦身影。

瘦高身影是名鞋子丢了一只的老乞丐,胖子身影则有些看不出深浅,其身上并没有天师府的风水铃铛,看起来不像是天师府之人,应该是小凌王在洞天福地里新招揽到的高手。

当晋安看到那名鞋子丢了一只的老乞丐时,一眼就认出来,这人就是一个月前他在鸳鸯楼客栈碰到的那名装神弄鬼老乞丐。

跟小凌王走得近。

这老乞丐果然也不是啥好鸟。

此时,神山里还有另一伙高手走出,也是三人为伴,其中一名背着棺材,疑似民间背棺匠的人,尤其引人瞩目。

这世上每天都在死人,有寿终正寝的,有病死冤死的,也有死于极刑的,死于菜市口砍头的,死于仇杀的,死于落水溺亡的等等。

为什么人死后,必须要找命硬的抬棺人抬棺?就是因为担心人走得不甘心,不肯下葬,担心半路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比如棺材在半路绳索断裂,棺材落地,必是怨气沉重,强行下葬,必要诈尸。

所以,这时候就需要到命硬的人抬棺,要压住棺材里死人。

但万事总有例外的时候。

比如人死得太惨烈,又是枉死又是死无全尸,这种人死后因为怨气沉重,普通人的命格已经压不住,就只能找民间专门吃这口饭的背棺匠来背棺材。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人死在异地,因为种种原因不想由赶尸匠赶尸,所以需要到背棺匠;又或者是风水宝地找在深山大林里,老山里连路都没有,山路崎岖,几人抬棺进山并不现实,于是有钱人家就会专门找背棺匠来背棺材进入深山老林。

但不管是以上哪种,这背棺匠天生力气大,命硬,处理民间普通人处理不了的棺材。

说起那背棺匠,晋安总觉得那口弹满朱砂墨线,贴满黄符纸的黑棺,怎么越看越眼熟……

他很快想起来!

这棺材!可不就是当初在鸳鸯楼客栈,那四名走阴镖师大汉在押运的阴镖棺材吗!

这个惊人发现,令晋安皱起了眉头。

虽说民间棺材都长得差不多,很容易会认错,他出于谨慎考虑,反复确认那棺材,依旧觉得这棺材越看越眼熟。

他有七八成把握敢肯定。

那就是走阴镖师押的阴镖棺材。

而就在晋安皱眉沉思时,老道士也被那名背着口棺材,异常显眼的背棺匠吸引目光,老道士盯着背棺匠看,看着看着,他突然脸色惊愕的愣了愣。

“小兄弟,那背棺匠有问题!那背棺匠并不是以真面目示人,你绝对想不到他是谁!”老道士神色郑重的凑近晋安,以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压低声音说道。

每个人的面相都不相同,江湖易容术并不是彻底改头换面,在相术高手面前无所遁形。

就好比李缺几次易容更换身份,最后都能被老道士一眼看出真实身份一样。

那背棺匠跟两人打过不只一次交道,所以哪怕此人易容后,也照样被老道士认了出来,居然是那个侄子弑叔的宗仁。

晋安表情一怔,这还真叫人意外。

那日他击毙了阴阳袍老人,又废掉了江家八小姐手脚,后来江家家主连夜接走八小姐和宗仁出城,事后以何家、薛家、贾家三大家的势力都没能查明去向,就如人间蒸发了一样。

就连他元神出窍,硬闯江家宅邸的风水大局,动用五雷斩邪符把江家祖宗祠堂都劈坍塌了,也都没能逼出那三人。

想不到今日在这个洞天福地秘境里,意外撞见宗仁。

而且还是对方易容后,以一名背棺匠身份出现的。

不过,一想到第一次见到宗仁时,这宗仁跟他叔叔带着引魂灯,三更半夜跑到阴邑江上,不断用铜钱垂钓溺尸的场景,这宗仁跟着其二叔学到些奇术也一点都不奇怪。

虽然跟宗仁走在一起的那二名道士,有些看不出虚实,想必也不是什么正道人物,晋安目光一寒。

相比起知道背棺匠就是宗仁,更令晋安意外的是,那宗仁是怎么有本事进神山的?

是跟他背后的阴镖棺材有关吗?

随着小凌王走出神山,原本在茅草屋里打坐练气的天师府几人,退出修炼,一脸喜色的围向安然走出神山的小凌王。

反倒显得宗仁那伙人孤家寡人,没多少人关注他们。

“这次天师府来的人倒是挺不少的,天师府擅堪舆、杂占,而且财大气粗,广招各路能人异士,估计寻到了不少罗庚玉盘碎片。”徐安平开口道。

“小凌王有个弟弟,跟在小凌王身边的那名老乞丐,原本是小凌王弟弟的护道人。小凌王的弟弟占着背靠天师府,行事有些乖戾,在京城是没人敢动他,可前段时间刚到武州府地界,就不知得罪了哪尊高手,被人灭杀了元神,三魂六魄俱灭,连轮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那个黄袍胖子,洞天福地秘境里不止我一人得道了仙缘,我听说这次一共有三人得道仙体。这黄袍胖子一出现,我体内还没消化完的仙果灵力产生了共鸣,看来此人也是仙体之一。”

徐安平似乎意有所指,开始逐一为晋安介绍起小凌王身边的人。

老道士听得脸上肌肉一抖。

这玉京金阙的弟子,果然认识小凌王本尊!亏了小兄弟还厚着脸皮在他面前自称是小凌王!

还好徐道友是自己人!

相对于老道士的震惊,晋安心头吃惊同样也不小,小凌王刚死了个弟弟?而他当初第一眼又在小凌王身上感知到熟悉的神魂溢散气息,当初众多元神围猎石牛时,他杀的那个龙身鸟神元神居然是小凌王的亲弟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