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一章

秋闱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润州城内的士子,全都紧张和期待起来。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这是古代读书人,唯一可以扬名立万、赢得身份地位的道路,因为这是一个官本位的封建社会,只有做官了,才能名利双收,光耀门庭。

朝廷对今年的科举格外重视,从六部调出一些官员,作为钦差大臣,分派往各地,监督各地秋闱的进行。

润州,今年注定是一个焦点地。

除了润州本来就是金陵城外,最重要的城市,经济发达,水运便利,又是东大门,不得不格外重视外;尤其是江左苏郎在润州,牵动了朝廷和诸党的高度关注。

朝廷许多大人物的目光,都望向了润州,猜测苏宸,能否中解元!

大多数人都希望他不坠才名,先是秋闱解元,然后是殿试状元,成为唐国的一个传奇才子。

但也有敌对的人,则希望他落榜,如果连普通举人、进士都无法高中,那就沦为一个笑话了。

徐清婉一大早,来到苏府,给苏宸带来一个消息,礼部侍郎徐铉大人亲自来到润州监考了。

润州士子们全都激动起来,因为徐铉名望极高,与韩熙载不相上下,除了身居高位之外,徐铉的学问也是泰山北斗的人物。他很少外出,来润州次数不多,因此,对于润州读书人而言,能见徐铉大人一面,都十分幸运了。

“以轩,你在秋闱之前,是否打算拜会一下徐大人?他明日回到徐府,跟我父亲畅饮交流,你要过来吗?”徐清婉柔声问道。

苏宸犹豫了一下,微微摇头,虽然他跟徐大人熟悉,也算一个党派的人,但是,在秋闱到来前夕,见了监考的钦差大臣,总觉得不妥,有漏题之嫌。

一旦他真的中个解元,外人还以为他得到题目,或是走后门了呢。

“不用了吧,我刚从金陵城回来不久,跟徐大人已经交流过几次,秋闱之前,应该避嫌,不去登门拜访了,等秋闱放榜之后,尘埃落定,我再拜访徐大人不迟,也符合世俗礼数。”苏宸解释道。

徐才女点头,明白他的顾虑和想法,轻轻点头道:“好吧,那你专心备好,正常发挥,解元之位,非你莫属。”

“嗯,一定尽力!”

徐清婉道:“对了,目前润州一些赌坊开了赌局,押你中解元的赔率是一赔二,押秦思哲中解元的赔率,是一赔三,其它都是一赔五,一赔八,大家对你中解元还是很看好的。”

苏宸想不到自己赔率低,这样自己想要押自己,也赚不了太多了。

“可以放出风,就说我不擅长科举应试文章,中解元的概率不大,这样赔率还能高一点,我就可以下注了。”

徐清婉微微一笑,问道:“那你打算押注谁呀?”

“当然是自己了。”苏宸哈哈一笑,韩熙载那边会搞定考题的话,自己定能胜出,但如果没有自己背过经典文章擦边的题目,那自己能否榜上有名,都是个问题了。

但是,他相信韩熙载身为这一届主考官,能够影响李煜出题的。

这些日子里,孟玄钰来苏府的次数减少了,因为在准备出行的事宜,只要秋闱放榜之后,苏宸就要跟他一起坐船北上,去往巴蜀了。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二章

昆阳之战发生在六月朔日初一,而初二这天,大司空王邑带着残兵败卒在向洛阳撤退,窦融还在向西奔走的路上。

身在常安的第五伦,则刚刚给士卒分发军饷金饼,并完成了公审民贼的事宜,还在翘首东望曰:“秀儿何在?”

虽然第五伦此时尚不知东方胜负已定,但在“定军心、顺民意”这两桩大事完成后,他睡得比前两夜好了许多。

六月初三,第五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军营,去常安城中,拜会一个人。

当然不是定安馆的黄皇室主王嬿,她在第五伦准备造访的人中,得往极后面排,若王嬿是正儿八经的“前朝太后”,那身份还比较特殊,但前前朝太后嘛……就只剩下尴尬了。

第五伦最

文学

先拜访的是,乃是替他将几十万枚金饼妥善看管的故共工,宋弘。

才来到尚冠里的宋府门前,宋弘没有出迎,出来的是其妻子,虽然不可以相貌品评人物,但宋妻确实有些丑。据第五伦所知,宋弘家也是关中士族豪门,三代人都是少府,肥差啊!身为二千石、州牧,家有丑妻确实是咄咄怪事。

但宋妻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引第五伦及其随从入内后,就见到宋弘一身素稿坐在院中。

“宋君这是……在为新室戴孝?”老王生死不知,这早了点吧?

宋弘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丧服。”

他看向第五伦:“将军此来,是欲将我,也当做民贼审讯么?”

“宋君对我误会很深啊。”

第五伦道:“前几日大军初入城中,号令不明,有人竟冲撞尚冠里,惊扰到了宋君,此乃第五伦之过也,但请宋君放心,违背约法的数百人,皆已斩杀!头悬于阙上及辕门,以儆效尤,一同被杀的,还有上千名趁乱施暴的新兵、轻侠,城中秩序为之一肃。”

这是实话,宋弘无法否认,第五伦以下克上,大军入城,居然没大肆烧杀抢掠,这军纪可比新朝王师好了许多。

“至于昨日公审的民贼。”第五伦笑道:“每人都有残民大罪,百姓恨不能生食其肉。彼辈生前,宋君平素就不屑与之为伍,难道在他们死后,就愿意自降身份,与之同席么?”

宋弘缄默不言,若非杀他们的是第五伦这叛军头领,他也会去围观并拍手称快。

第五伦对宋弘作揖:“伦今日此来,是想请宋君,救一救常安人!”

宋弘只埋头道:“常安自有安民大将军来救,怎轮得到我这罪人?”

第五伦叹息道:“宋君,从我举义于鸿门,王莽下令常安戒严开始,东西市的米坊,已经断供十天了!”

“人不吃饭,能撑几天?”

宋弘终于将头抬起来。

第五伦道:“禁令已经解除,但关中如今兵荒马乱,粮食运不进来,米价每石快到万钱了!家中有存粮的还好,若是没有,已经饥肠辘辘,就差铤而走险了。”

宋弘冷笑:“如此种种,究其根源,难道不是将军给关中带来兵灾么?”

第五伦摇头:“新室建立十余年,粮食从数百钱一石涨到千钱一石,非我之过,关东已乱,宋君以为,就算没有我,战火就不会烧到关中来?”

宋弘默然,而关中粮食之所以会这么贵,因为供不应求。

第五伦从袖中掏出随身记录的简册给宋弘看:“我查阅户口薄册,发现上一次料民,还是始建国年间,常安共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

加上流动人口、驻扎的南北军兵卒,总计约为三十多万,放在后世可能不多,但在这时代,却意味着要以低下的生产力,供应三十万不种田的工商士吏兵,一个郡收上来的租子够么?十个郡都不够!

哪朝哪代都一样,京师一城的繁华,是以周边郡县源源不断输血维持的。

关中虽自古以来有“天府”的美誉,但到汉武帝时人口爆炸,所产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需用,不得不考虑从关东水路调运一批粮食供养首都长安,遂疏通渭水渠道,在水路东端的华阴县建立“京师仓”,功能是转运物资。

而转运的一船船粮食,则继续向西运到常安,存在宫室附近的“太仓”里,王莽还设立五均官来平抑粮价。

宋弘听后道:“太仓不归共工府管,将军找错人了。”

“没错,归纳言(大司农)管。”

“我军已经接收太仓,如今尚有粮食数十万石。”

第五伦记得,当士卒打开太仓门进去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外面的百姓却在吃狗彘食,流民饿死无数,皇宫里粮食堆积如山。这让多是流民佃农出身的兵卒颇为愤怒,又双叒叕吊死了几个太仓粮官。

但那些太仓官员确实是冤枉,京师粮食储备,主要是供应皇宫、军队——比如第五伦的几万南征大军,百姓生计都得靠后。

第五伦笑道:“我军粮食在新丰尚有数万石,足够食用。故而,我欲出太仓粮二十万石,让常安人不至于饿着。我麾下安集掾任伯卿,管四万人的军粮尚可,但若是加上城外士卒、流民家眷,常安周边一共四十万人……”

他看向宋弘:“却需要一位熟悉常安里闾,管过钱粮的大吏协助。”

宋弘知道

文学

第五伦今日所来何事了。

“将军抬爱了。”宋弘对第五伦不似前几天那样张口闭口叛逆,只婉拒道:“我已为新帝看了十年内库,如今无事一身轻,不打算替人卖粮。”

“卖粮?”

第五伦哈哈大笑道:“宋君误会了,非粜也,是发粮!我愿称之为……救济粮!”

宋弘确实么想到,本以为第五伦要借机敛财,岂料他却说自己打算做好事。

其实王莽也干过类似的事,去年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王莽遂置养赡官禀食之,就由那个被第五伦枭首祭旗的中黄门王业主持,结果使者和常安官吏勾结,一层层揩油,导致发到饥民手中的食物寥寥无几,最后不得不煮草木为酪。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三章

且不论吴氏与李氏如何地前倨后恭,左右元氏已发下了话,今日之事无论如何也不能传了出去,自家未来姑爷的性子满长安谁人不知?混账起来连太子殿下都敢胖揍的主儿,若是知晓今个儿唐衣受了委屈,怕是谁的面子都不会给,闹了起来,丢的还是国公府的颜面,当然,府内秋后算账之事,自然还是少不了的。

“善识昨日还与我提起,言道方侯可是对昔时衣娘的闺中密友有些不满……”

宋氏漫不经心地瞥了尴尬又局促的吴氏与李氏一眼,笑吟吟道:“还有,桑迁一事,陛下已全部替他挡了下来,甚至还训斥了几位不知死活的御史,母亲啊,您说说,国朝至此十余年,谁还能有如此殊遇?”

宋氏的话如重鼓般不断敲打在二人的心房之上,每说一字,二人的脸色便白上一分,到了最后,吴氏与李氏吓得面无血色,战战兢兢地不敢吭声,看向唐衣的目光中满是哀求。

纵然经历过不堪回首的往事,也遭遇了世间冷暖,唐衣的心性却始终不曾被尘世污染,看到嫂子与弟媳如此模样,纵然方才气闷,此刻终究是心软了。

“都是自家人,何须如此?只是咱们身为女子,纵然不能帮衬夫君,也总不能因一时口舌之快坏了事,长安啊,水深。对了,妹妹这几年孤悬城外,三哥和四弟各自还领着奉议郎和振威副尉的职罢?”

李氏与吴氏又惊又喜,忙凑上前来,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是是是,妹妹……”

两张脸上写满了羞愧与期待,直勾勾地盯着唐衣。

“此事妹妹自会与他分说。”

唐衣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不去理睬惊喜万分的吴氏与李氏,起身朝元氏与宋氏轻笑道:“母亲,嫂嫂,我有些乏了,便先回房去了。”

“正好娘有些体己话要对你说。”

元氏站起身来,与唐衣一道往阁楼走去。

吴氏、李氏、钱氏慌忙起身相送,脸上尽是讨好之意,宋氏嫌恶地撇了撇嘴,目光瞥处,恰巧捕捉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心底不免暗自得意:“幸亏老娘嫁的是世子唐松龄,才免了许多蝇营狗苟之事,不过……确实该跟妹妹再亲近亲近才是。”

“女儿啊……”

刚踏进唐衣的闺房,元氏脸上便浮现担忧之色:“女儿啊,恩威并施,你方才做的极好,等你旬月后嫁入侯爷府,娘也不用担心你受人欺辱。只是为你三哥和四弟谋取官职一事,还需好好思量,虽说娘也想让自家儿子早些升迁,但此举会不会令方言心生反感?”

“他的心思,女儿大抵是知道的。”

提起方言,唐衣便觉得思念如潮水般涌来,定了定神,抿唇轻笑道:“他呀,便是这种性子,对一个人好,便想把全天下的好处全都给了,不消女儿说,他也不会看着三哥四弟挣扎于微末——女儿唯一做错的,便是事先做了主张,待……待那日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