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当众囗交,限量版黄鹤楼

新娘当众囗交 第一章

第1722章四凶系列

“好啦好啦……咱们兄弟之间分这么清楚干什么,我的不就是你的吗?”韩霄却是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漫不经心道。

风亦修点了点头,旋即将手中的魔灵卡片翻到了背面,旋即便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图案。

这个图案和四圣系列的魔灵卡片背后的图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四圣系列背后的图腾是四大圣灵,而风亦修手中魔灵卡片背后图腾为四凶图腾。

这个图腾风亦修曾经在天凶众的据点里见到过,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存在!

“果然,这四大凶兽爆出来的魔灵卡片就是不同凡响,恐怕是和圣灵卡片同级别的吧!”韩霄在看到四凶图腾之时,也是一脸的惊讶。

“毕竟是在荒古时期和四大圣灵不相上下的存在,爆出这种级别的魔灵卡片也是预料之中……”风亦修嘴角微微上扬,淡淡道。

“只可惜只是黑金级别的魔灵卡片,若是钻石级的就好了……”韩霄眉头微皱,颇有些可惜的说道。

当初梼杌战死的时候,不过才是准不朽级的凶兽而已,也就是依旧是天灾级魔兽罢了!

这张魔灵卡片周围有着砖石镶边,这也是准不朽级魔兽特有的标志,可是终究不是不朽级魔兽。

所以这张魔灵卡片仅仅只能算是黑金级别的魔灵卡片,远远还没有达到钻石级魔灵卡片的级别!

风亦修微微一笑,淡淡道:“我可不在乎这是什么级别的魔灵卡片,反正最后都有机会成为最高级别……”

“对哦!我都差点忘了你的特异功能了!”韩霄猛地一拍额头,激动道。

“嘘……什么特异功能,那是……”风亦修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不过话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风亦修拥有系统的秘密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哪怕是最为亲近之人也没有细说。

不过对于沈如玉和韩霄等人也没有太过于避讳,对于他们风亦修是百分之百信任的。

并且对于外界而言,风亦修还拥有一个在研灵界德高望重的“师傅”楚老!

风亦修这些年的急速成长,很大一部分的功劳都被归在了楚老的身上,两人之间也是达成了一种无言的默契……

楚老在风亦修的帮助之下,隐隐之间已经坐稳了华夏研灵界第一人的宝座!

“那是什么?”韩霄有些好奇道。

“没什么……你就当是特异功能好了。”风亦修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

“好吧好吧……反正你在我眼中全身都是谜团,也不多这一个。”韩霄大大咧咧的笑道,丝毫没有在意。

“其实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机会我还是要问一下父亲……”风亦修在心中小声嘀咕道。

现在风亦修越发怀疑自己所拥有的系统和自己的身世有关,只是上一次听初代圣灵王讲述自己的身世太过于沉浸,完全忘了询问这件事情……

当初他之所以没有向初代圣灵王询问这件事情,便是还没有完全的放下戒备心。

但是现在已经知道初代圣灵王便是自己的父亲,似乎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三弟,你在想什么呢?怎么想的这么入迷?”韩霄见风亦修似乎有些出神,询问道。

风亦修微微一笑,淡淡道:“没想什么,我给你看一个好东西!”

说话间,风亦修指尖的冠军纳戒再度散发出一丝微弱的光芒。

新娘当众囗交 第二章

新娘当众囗交 第三章

少司命越想越有可能。

要不

文学

然自己跑出来找这位凌墨雪姑娘,这人马娘跟着干嘛?

该不会是祸水东引,希望借刀杀人?

拿我当刀子宫斗啊你们!看不出你个浓眉大眼的人马娘还挺阴险哈?

做祭司侍神的该老老实实忠诚勤恳啊,神灵要什么女人你应该帮忙送到他床上才对嘛,怎么反而可以添乱下刀子呢?

这祭司不乖,太康没带好队啊。

要不要姐姐帮你?

一腔幽怨的少司命忽然在这里找到了情绪宣泄点,念头通达地回了妖王宫。

不知道自己背了口大黑锅的商照夜松了口气,也回去禀告妖王陛下:“陛下,她回来了。”

“凌墨雪没被砍死吧?”

“没有……虽然挨了揍,最后反而还送了造化。这位……”商照夜迟疑片刻,还是道:“确实如你所言,她没有坏心眼。”

殷筱如站在窗前,悠悠地

文学

看了好一阵蓝天,低声自语:“嫁衣、嫁衣……再听此名,我忽然感觉很难过,商姐姐。”

商照夜默然。

“要不要我们帮她?”殷筱如忽然道:“反正sindy都那么多女人了,不差多一个。”

商照夜瞪大了眼睛:“这个不一样吧!”

殷筱如道:“哪不一样?”

“真让她成了,你的位置都没了,这位和父神的关系一定非常特殊,绝对不是那些妖艳贱货可比的!”

“既然知道这么重要,那怕是难以阻挡,早晚的事。何不大度点,她还能承情,说不定心里还低我一头……”

商照夜傻了一下,忽然觉得还挺有道理。

这陛下看事情的角度怎么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还想怎么撕呢,她都走到大气层去了。不对,我为什么要想怎么撕,跟我有什么关系,真是的。

“……然而这个你怎么帮,你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到底出了什么情况,妄加插手怕是适得其反。否则真要相见,怕是早也去见了,何至于在此踟蹰不去……”

这话倒也有理,殷筱如想了半天,终于道:“我先试探一下,不行再说吧。毕竟……她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夏归玄的谁,嘻嘻。”

少司命回到客殿,悠然靠在那里研究手表。

手表里没装什么软件,就是小说和视频,随便点开,又是夏归玄和凌墨雪对戏。

少司命这会儿接受度高多了,平复着心情去看那“大夏情事”,姒太康演姒太康的剧情……居然觉得很好玩。

不愧是本人,演得可真像那么回事。

就是服装不对,臭弟弟你有脸说当时你穿的衣服那么好看?明明就是件兽皮。

那桃花树下的吻……就是凌墨雪姑娘说的,替代品,弥补了遗憾吗?

少司命怔怔地看着,忽然觉得很感谢这种科技,以及这种演艺文化……竟能把太康临此世之后的历程一帧一帧地展现在自己面前。

如同亲见他的变化,他的摇摆。

连他为什么会参演这种角色,那心理都昭然若揭。

他也在想我吗?

他……不恨我吗?

如果不恨,当会回头,但他没有,他依然在此星过自己全新的生活。或者不是恨不恨,而是往事已矣了吧?

相见争如不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