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喜欢老头吃我bb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一章

欧罗因大师询问怎么培养学生,没有指明是哪一个,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问的是安薇拉。

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人猜到安薇拉能赢得高阶组的冠军。

淘汰赛进入最后几轮的时候,她的表现才渐渐引起观众们的重视,而不是只欣赏她的美貌。安薇拉的战斗方式很简单,比雷恩还不像巫师,她只凭着一柄单手长剑和惊人的速度,以及敏锐到超乎想象的战斗直觉,总能轻松的战胜对手。

只有在最后角逐冠军的那一场,安薇拉的对手是击败了达拉玛的珀拉瑞思,她才出尽全力。

凡是看过安薇拉战斗的人都只有一个印象,那就是快!

她的速度快到连目光都难以捕捉,不亚于闪现,神出鬼没,却又不像闪现那样有施法间隙,能够连续不停的移动。

传奇以下的巫师,没几个人能锁定安薇拉施法。

甚至找不到她的身影。

在决斗场上,安薇拉只需悄无声息的逼近对手,一剑破开护盾与魔法防护,立即结束战斗。

她手里的长剑只是一柄极品附魔武器,击中敌人护盾的时候亮起月光般的淡淡光芒,锋利到不可思议,交流赛中的巫师没有一个能抵挡得住,即便是珀拉瑞思也难逃一剑破盾的结局。

最后那场魔法决斗相当精彩。

珀拉瑞思用精妙的法术多次找出安薇拉,预防突袭,并很好的保持了双方的距离,你来我往,交手了几分钟,场面既精彩又凶险。

可惜的是,珀拉瑞思同样无法抵挡安薇拉的破魔之剑,稍差一招落败。

分出胜负这么久了,还是没几个观众看明白安薇拉是怎么赢的,许多人都在猜测每次她闪动的时候,还有剑上的月光,到底是什么来历?没有那种神秘月光,安薇拉只不过是一个极为强大的游侠,不可能夺得高阶组的冠军。

这也成了本届交流赛的热点话题。

一般人看不出安薇拉的神奇之处,连雷恩也只有一些猜测,不太肯定,可是欧罗因大师似乎一眼就看出来了。

灵魂之眼察觉到,这位战斗巫师的创始人非常好奇。

虽然他询问的时候,只是稍稍表现出几分兴趣,很快就掩盖下去,但在他的心里,其实已经被完全吸引了。

雷恩谦逊道:“欧罗因大师,这是安薇拉自己的天赋好,我只是稍加引导。”

“不错。”

欧因罗含笑点头:“雷恩,你的眼光很好,也是个很好的老师,否则不会连续发掘出几位好学生。”

他一脸的和蔼笑意,如果不是雷恩亲眼看过他战斗时的恐怖力量,差点就把他当作一个慈祥的老爷爷。

不止欧罗因大师,其他几位圣魂巫师都很欣赏,也有一些羡慕。

天赋这么好的学生,甚至将来有机会冲击圣魂,每一个都非常难得且抢手,圣魂巫师也不见得能收到几个。

雷恩自己刚到传奇没几年,居然就收了三四个!

安西沃道斯满面红光,笑得很开心。

雷恩培养杰出的学生都是为威泽兰做贡献,增加威泽兰的整体实力,安薇拉、珀拉瑞思和达拉玛,他们都是威泽兰的未来。

三人被一群圣魂巫师当面点评夸奖,都是既激动又紧张。

即便是向来性格冷漠的达拉玛,也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手心捏出汗来。

萨布拉院长开始给他们颁发奖励。

雷恩趁机观察圣魂巫师们的反应,紫焰公爵、黑袍公爵和红石公爵一言不发。前两人对此漠不关心,红石公爵的心里则充满了敌意,连带对自己的学生也敌视了。

“要防着他搞事。”雷恩心中警惕起来。

自己的几个学生都没到传奇,天赋再好,遇到传奇巫师也难逃性命,没有成长起来就被扼杀。

红石公爵不敢触怒女神对自己动手,对学生们就没那么忌惮了。

“他敢动我的学生,我就干他的学生。”

“先下手为强。”

雷恩渐渐有了主意。

这时,他注意到欧罗因大师还在观察安薇拉,兴趣不减,情绪波动也有些兴奋,欲言又止的模样。

雷恩心中一动。

一直以来,他对欧罗因大师十分仰慕,欧罗因大师对自己也较为亲近,那次红石公爵突然出手一记“风暴之鞭”,欧罗因大师立即挡在自己面前,不用问也知道,必然是因为自己也是战斗巫师。

欧罗因大师淡泊名利,从来没有收过学生。

他的行踪也飘忽不定,据说平时伪装成一个落魄老人的样子,在人类国度到处流浪,混迹在底层平民之中,跟没有超凡力量的普通人成为好朋友,极少展露真实身份。

只有在朋友遇到困难危险,不得不出手的时候,他才会露出真容和实力,解决麻烦。

不过,事后他就会与朋友告别,再也不会回来。

多年以来,欧罗因大师的踪迹遍布人类诸国,留下了不少这样的故事,在当地成为趣事美谈。

其中鲜有的两三次,欧罗因大师表露身份以后没有离开的,都是为了指点年轻的战斗巫师。但欧罗因大师还是没有收他们为学生,即便这些战斗巫师视他为老师,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得到欧罗因大师的亲口承认。

在至高议会中,欧罗因大师属于平衡派的成员,但只是有限的认可蒂姆*凯南大师的平衡理论,本质上其实是中立态度,不想在许多提议上花费太多时间精力,陷入派系斗争。

战斗巫师的传承,应该是欧罗因大师更为在乎的事情。

如果能利用这一点跟欧罗大师拉近关系,甚至把他拉拢过来,加入摩都派……

这可是一位三十级以上的战斗巫师,实力不亚于三巨头,要是能站在自己身边,坐镇格拉摩根城堡或奥古斯都公国,哪怕只是一小段时间,也足以保证红石公爵不敢伸手进来了。

雷恩心思活络。

他看了看欧罗因大师,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安薇拉,心想能不能成就要看安薇拉的了。

颁奖典礼进入尾声。

三个小组的获胜者全部上台,接受数万观众的欢呼,最后由萨布拉院长宣布第一百二十四届巫师交流赛顺利结束。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二章

文学

然后,就见到了一个差不多拳头大小的机械生命直接从盒子里面跳了出来,站到了桌面上,这机械生命的头发乃是卷曲的金属丝,两只眼睛看着像是灯泡,其左边手臂上自带一门激光炮,右边则是形成了利刃状。

因此这玩意儿初看起来的话,居然还有几分嬉皮士风格。

而它一出现,就狂笑着喊叫道:

“我,别尔克大人终于诞生了!跪拜吧,所有的低等生物们!”

然后它环顾了一下四周,继续喊叫道:

“啊哈,这是一个落后的世界,但是没关系,它已经属于伟大的别尔克大人了!”

“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在伟大的别尔克大人的统治下,必须使用奴隶制才能尽快改造这个充斥着大量低劣生物的星球,必须……”

接着就没有然后了,方林岩已经很干脆的一拳头砸了上去,直接将之变成了一团扁形废铁,还在噼里啪啦的冒着电火花和黑烟。

毫无疑问,方林岩现在的脸色黑得像是锅底似的,因为之前想要造出来会自己辛勤劳动,任劳任怨的机械助手的美好的愿望,完全就像是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接下来方林岩又尝试了好几次,发觉小体积的金属被活化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十分钟到半小时就能出现一只微型机器人。

不过这些家伙要么就是暴躁易怒,要么就是自大疯狂,甚至还有天生嗜血,一出面就对着方林岩猛怼的二愣子。

出现的六只微型机器人,共同特点就是暴力倾向十分严重,几乎没有任何谈话的空间,表现出赤裸裸的占有欲望,在其心中天地万物都是自己的畸形世界观。

最要命的是,它们一点儿也不怕死,动不动就自爆!自毁性相当强烈。

就拿刚才那只金属生命来说,方林岩折断了它的腿,本来想要威胁它一下,并没有打算将之弄死,但是这家伙居然就直接自爆了!

猝不及防之下,真的是搞得方林岩很是有些灰头土脸的。

带着郁闷的心情,方林岩正要开始第八次实验,结果这一次,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方林岩拿起来一看,发觉居然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愣了愣正想直接挂断,不过忽然觉得自己也应该歇一歇了,就来到了窗口旁边接通了电话:

“喂?是哪位?”

“我是老唐啊!”电话那边传来的,乃是唐老板特有的公鸭嗓。“怎么?回来了都不告诉我一声?”

唐老板对自己的照顾,方林岩还是很领情的,微笑道:

“没有啊,之前的电话丢了,又不记得你的电话号码,所以就断联了,这不是一回来就去了你的店里面吗?”

唐老板哈哈笑道:

“是啊,我一从沙鱼那小子嘴巴里面得到了你的联系方式,就给你打电话了,怎么有空吗?出来饮个下午茶啊?”

方林岩很爽快的道:

“老板,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都知道,我就直说了,您有啥事就直接开口,我能办就给你办了,现在正在忙着弄几个零件,还真没多少空。”

唐老板听了方林岩的话以后也是哈哈笑道:

“是这样的,多亏你之前给我搞的那些零件,所以业务上真的是开拓很大,我就接着这机会揽了不少的活儿。”

“当然,业务量一大,肯定各方面的难题都是涌了过来,结果这时候运气也不错,有日本的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位工程师,总算是将局面稳定了下来。”

方林岩听了也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唐老板提出请求让他再回去修车。

之前他热衷此道,是

文学

因为并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取代。

但是在星际世界里面尝试过更先进的焊接方式,更精妙的机械设计以后,地球上的汽车机械结构已经引不起他的任何兴趣了,只能用味同嚼蜡来形容。

更不要说现在还有大量的新玩意儿等着他去挖掘!

比如说利用神秘的核心在地球上重新组装出山寨版的蛛形搬运者,又比如继续对机械恐狼的心脏,机械矛隼的卵进行优化。

有着这些山珍海味在等着他,修车对于方林岩来说完全就是一碗馊饭了,又怎么可能再去碰车呢?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三章

少司命越想越有可能。

要不然自己跑出来找这位凌墨雪姑娘,这人马娘跟着干嘛?

该不会是祸水东引,希望借刀杀人?

拿我当刀子宫斗啊你们!看不出你个浓眉大眼的人马娘还挺阴险哈?

做祭司侍神的该老老实实忠诚勤恳啊,神灵要什么女人你应该帮忙送到他床上才对嘛,怎么反而可以添乱下刀子呢?

这祭司不乖,太康没带好队啊。

要不要姐姐帮你?

一腔幽怨的少司命忽然在这里找到了情绪宣泄点,念头通达地回了妖王宫。

不知道自己背了口大黑锅的商照夜松了口气,也回去禀告妖王陛下:“陛下,她回来了。”

“凌墨雪没被砍死吧?”

“没有……虽然挨了揍,最后反而还送了造化。这位……”商照夜迟疑片刻,还是道:“确实如你所言,她没有坏心眼。”

殷筱如站在窗前,悠悠地看了好一阵蓝天,低声自语:“嫁衣、嫁衣……再听此名,我忽然感觉很难过,商姐姐。”

商照夜默然。

“要不要我们帮她?”殷筱如忽然道:“反正sindy都那么多女人了,不差多一个。”

商照夜瞪大了眼睛:“这个不一样吧!”

殷筱如道:“哪不一样?”

“真让她成了,你的位置都没了,这位和父神的关系一定非常特殊,绝对不是那些妖艳贱货可比的!”

“既然知道这么重要,那怕是难以阻挡,早晚的事。何不大度点,她还能承情,说不定心里还低我一头……”

商照夜傻了一下,忽然觉得还挺有道理。

这陛下看事情的角度怎么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还想怎么撕呢,她都走到大气层去了。不对,我为什么要想怎么撕,跟我有什么关系,真是的。

“……然而这个你怎么帮,你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到底出了什么情况,妄加插手怕是适得其反。否则真要相见,怕是早也去见了,何至于在此踟蹰不去……”

这话倒也有理,殷筱如想了半天,终于道:“我先试探一下,不行再说吧。毕竟……她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夏归玄的谁,嘻嘻。”

少司命回到客殿,悠然靠在那里研究手表。

手表里没装什么软件,就是小说和视频,随便点开,又是夏归玄和凌墨雪对戏。

少司命这会儿接受度高多了,平复着心情去看那“大夏情事”,姒太康演姒太康的剧情……居然觉得很好玩。

不愧是本人,演得可真像那么回事。

就是服装不对,臭弟弟你有脸说当时你穿的衣服那么好看?明明就是件兽皮。

那桃花树下的吻……就是凌墨雪姑娘说的,替代品,弥补了遗憾吗?

少司命怔怔地看着,忽然觉得很感谢这种科技,以及这种演艺文化……竟能把太康临此世之后的历程一帧一帧地展现在自己面前。

如同亲见他的变化,他的摇摆。

连他为什么会参演这种角色,那心理都昭然若揭。

他也在想我吗?

他……不恨我吗?

如果不恨,当会回头,但他没有,他依然在此星过自己全新的生活。或者不是恨不恨,而是往事已矣了吧?

相见争如不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