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第一章

一说到龙。

一想到长生,天就激动起来。

他的目的是天下第一。

只要能长生,拥有无穷的寿命。

那他必定就能成为天下第一。

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行了。”

江辰害怕天喋喋不休的说下去,及时制止,说道:“此人到底是不是千年前活下来的人物还不知道,现在还是先弄清楚他的身份吧。”

天问道:“现在我们连山洞都无法靠近,这人也不说话,怎么弄清楚?”

“不着急。”

江辰微微罢手。

他看着地上一些不知名的白骨,想了想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白骨,应该就是山洞中的人造成的,他是人,也会饿,饿了之后,就会去抓动物来吃。”

天翻白眼,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就算是古武者,也不可能一辈子不吃东西吧?现在你还是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吧?”

江辰思忖起来。

好一会儿后,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有了。”

天迫不及待的询问道:“有什么了,别卖关子了,快说。”

江辰笑着说道:“这样,你先去弄点野味来。”

天不知道江辰想干什么,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他转身就走。

而江辰则开始去弄一些柴,随后开始生火。

他火生好后,天就弄来了野味。

这是一只野猪。

已经被剥皮了。

他扛着野猪走来,随手丢在地上,说道:“东西我已经给你弄来了。”

“嗯。”

江辰点头,说道:“现在去弄个架子,开始烤肉。”

天转身就去弄。

不多时,就弄好了。

开始在火上烤野猪。

不多时,就有肉香传来。

虽然没有放任何作料,可是就连天闻了也有想吃的欲望,这一刻,天知道了江辰想干什么了。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山洞中浑身长毛的人走了出来。

他来到江辰和天身边,眼巴巴的看着火堆上的烤肉,伸手指了指,然后叽叽歪歪的说了一大堆。

江辰和天你看我,我看你,皆是一脸黑线。

“什么几把玩意?”

两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这怪人在说什么。

而江辰直接撕下了一条猪腿,递给浑身长毛的人。

浑身长毛的人欢悦的跳了起来,接过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很快就把一根猪脚杆吃完了。

吃完后,他似乎是没饱,眼巴巴的看着火堆上的野猪。

江辰随手挥动,掌心内幻化出一股劲力,这劲力直接把野猪卷了起来,朝浑身长毛的人飞去。

此人迅速的抱住。

他也不怕热,抱着野猪就啃了起来。

很快,就只剩下一些骨头了。

天竖起了大拇指,小声说道:“还是你有办法。”

江辰得意的一笑。

随后看着浑身长毛的人,问道:“老人家,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呢?”

“@¥%……&*¥#&%#。”

浑身长毛的人说了一大堆。

可是他的言语,江辰听不懂,天也听不懂。

两人都是一脸懵逼。

天问道:“他说的是什么?”

江辰翻白眼,道:“你问我,我问谁啊?”

浑身长毛的人还在叽叽歪歪的说着。

而是,他到底在说什么,江辰和天都听不懂。

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第二章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家被堵住了,这家伙干啥呢,李栋把车子停靠下,这一看愣住了。

堵门的全是老熟人,王家坝的王贵队长,谢家生产队大队的谢春苗队长,还有桃家码头生产大队的桃范直,汤家口的生产队大队长唐国正。

这是干啥,怎么全跑自己家门口来了,李栋有些懵逼。

“李栋回来了。”

好家伙,李栋一露头全跑过来围着,这家伙干啥,为啥觉着眼神不对劲。

“栋子。”

韩国富一脸无奈,这些人不知道咋就这么快得到消息,一早就过来堵人,好在李栋早上去池城了,可这些人不走,一个个都嚷嚷办厂咋的不带上他们。

这事闹的,别说韩国富没办法,梁书记和高书记都哭笑不得,这一个个跟你不说别的,只是把队里情况一说,困难一说,梁天没办法,名额不好分配。

十个名额哪里够,梁天和高书记这边不好突破,那就去韩庄,去找着

文学

韩国富,李栋,这不在韩国富这边说破了嘴没办法,这不想着李栋年轻,脸皮薄跑过来堵李栋来了。

完蛋玩意,李栋一看这家伙差点没掉头就跑了。

“谢叔,唐叔……,大家都进屋喝茶。”

先招呼好了,至于其他的,李栋不好说话,一会直接推给国富叔,韩国富刚打了眼色,李栋一下就看明白了。

“李栋,你们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动静,你可要带上你叔俺啊。”

谢春苗不要面子,率先开口了。

“要说,韩庄离着咱们王家坝可不远,要带上那也是先带上俺们。”王贵吧嗒一口旱烟,李栋和韩国富对视一眼,心说,这家伙闹腾起来了。

李栋不表态,自己年纪小,不好说话,好在国富叔在,李栋权当带着一双耳朵的工具人,微笑,啥都不说话,你们爱咋说咋说,喝茶抽烟,厂长是国富叔有事找国富叔。

“几位老叔心情,我理解,可这厂子,我真没参合,再有两天我就开学了,哪里有功夫参合这个。”

李栋可不傻,正式工现在已经五十个人,再多就麻烦了,一年工资都至少六千了,加上多的提成,至少上万工资,这要是赶上年景不好的时候开工资都难。

李栋心说,开竹编厂是给大家谋福利,可有多大能耐吃多少饭。

“这娃子,那家伙规章制度,一看就是你的手笔。”

得,李栋不想暴露都不行,实在规章制度写的太好,这不是韩国富风格。“几位老叔,这事我真没办法,现在厂子还没办起来,这就有五十个正式工了,再多,这还咋弄,一月工资好几百。”

“唉,这是俺考虑不周全。”

韩国富说道。“这厂子,办不了就算了。”

大招,国富叔你牛逼,李栋一听恨不得直接比划大拇指,这家伙太狠了,这一说得,其他人对视一眼。“国富,这话咋说的,事情好商量嘛。”

李栋刚和韩国富比划几下,最多再拿出几个名额,最多十个,没办法,昨天回来李栋就和韩国富,韩国兵几人讨论过这事,公社十个名额肯定不够。

这些生产大队队长啥人,肯定要跑来找韩国富,这事不用想的,甚至高大程和毕庆祝都要来。

“是啊,事情好商量嘛。”

大家一看不能逼急了,撂挑子可不成,到时候梁书记还不得骂人了。

“这样吧,国富叔,几位老叔人都来了,这样,咱们再拿出几个名额吧。”

韩国富一瞪眼。“你年轻懂啥,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呢,这就背上这老大责任,能成嘛,别到时候厂子没办好,还落了一身埋怨。”

“国富,这话咋说的。”

“谁埋怨,俺第一个要为你说句公道话。”

最终拿出八个名额,几人分了分乐颠颠回去了,加上公社给的一个大队二三个名额虽然不多,可不能逼急了,要是人家撂挑子还不得怪到自己身上来了。

“这下好了。”

韩国兵登记名单的时候苦笑说道。“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倒是想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

“国兵叔,这事不是这么说的。”

李栋笑说道。“这以后,咱们厂子算是大厂子了,至少十里八乡都知道了。”

“这倒是。”

“对了,栋子,你一大早干啥去了?”

“这不办厂嘛,我搞点布回来,先给大家把工作服做了,这样看着也齐整。”

“工作服?”

好家伙,韩国富和韩国兵心说,这家伙搞大了,还有工作服。

“布钱咋算?”

“我托人弄的大零,不要布票,价格还便宜。”

李栋笑说道。“国兵叔,你按着一尺四毛记账。”

厂子搞起来,再说钱的事,韩国兵一听得,虱子多了不怕咬,都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还在乎一件工作服。

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第三章

这么一想的话,这些苦逼了6年的创业元老们把股份套现离场的事貌似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了,可他们错就错在没提前和张一鸣打个招呼。

好歹都是一起奋斗打拼的兄弟,他们无疑是‘背叛’了老张。

看着眼前这楼歪的都快成了埃菲尔铁塔了,张一鸣真想呸他们几口。

王琼使劲敲了敲桌面:“喂喂喂,我说咱们在讨论正事呐,不是让你们讨论那些猪队友套现了多少钱走人了,我说你们一个个的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尚富海打了个哈哈,坐正了身子。

他说:“王姐你说,我听着呐!”

王琼给了他一个白眼,斥责他:“尚兄弟,刚才就你讨论的最欢快,你继续分析分析。”

“嘿,都是瞎琢磨的,说不定人家是有苦衷的,正好需要钱了,但又不好意思给你们说哪!”尚富海说着说着,又来劲了。

他嘀咕:“都是成年人了,谁都知道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人,既然他们选择了及时止盈,那咱们就当他们不存在了,老张刚才不就是想问问,关于他们转让出去的这6个多点的股份,谁有想法嘛,其实真说起来,我倒是有点想法。”

尤里这老外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说道:“尚先生是想全部收入囊中,还是拿一部分,我本想着那一点点。”

好家伙,他连收入囊中都知道了。

还没等尚富海说话,沈南鹏就问道:“尚董还有足够的钱?据我估计,真想把这些股份全部给弄过来,成交价不会少于25亿美金,甚至更高!”

“呵呵!”

尚富海呵呵一笑,也没给出个肯定的答复。

张一鸣却是别有深意的看了尚富海一眼,他心里满腹感慨:“尚富海这比可真是有钱啊!”

要知道尚富海旗下的海菲资本前段时间才刚支付完了E轮融资的5亿美金,现在竟然又打这些股份的主意

文学

了,还能说什么?

聊着聊着,源码资本的曹毅突然插了一句:“尚董,易购网现在缺不缺钱?”

他也是看到了易购网潜在的巨大价值了,很可惜,易购网A轮融资的时候,他明明也知道,可当时就是木有去,现在的话,他真的有点后悔了。

听到曹毅的话,沈南鹏第一个变脸了,听这意思,又有一个对易购网感兴趣的了?

老沈刚才为什么绝口不提收购那几个家伙手里头条股份的事,就因为他想着把手头能调用的钱都留给易购网这边。

在老沈看来,相比较于已经经历了5轮融资的今日头条,目前仅仅只有1轮融资的易购网具备更客观的投资回报率。

而且易购网的渠道建设还没有完事,相应的线下渠道建设也还没有完事,怎么看,易购网的潜力十足。

老沈就想着这一回要是合适的话,他想从尚富海手里多拿点股份,哪怕为此多花点钱也无所谓,他看重未来。

等易购网上市的时候,岂不是一把给赚回来了。

和他的想法基本一样,王琼现在也打着这个心思。

不过王琼同样看好今日头条的未来,可正如她自己说的那样,海纳亚洲持有了今日头条将近30%的股份,再拿下着6%的话,就说一鸣他心里真的会同意吗?

没有人愿意苦哈哈的给别人抬轿子。

另外,到了这一步,成本太高了,她也会考虑这一笔账。

这个晚上,他们也没有讨论出什么明确的结果来。

看似5方是一个团体的,可也是各有小算盘。

散伙了以后,尚富海直接回酒店睡觉去了,这回住的是老张给安排的酒店,离着中航大厦比较近,方便明天开会了。

回到酒店后,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尚富海洗漱完也没心思和他老婆视频了,临睡觉前给徐菲发了条信息,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继续开会,但和昨天不一样,今天开会的时候,持有反对意见的声音就很少了。

这让王琼和尚富海等人都面面相觑,发生什么情况了,今天都变得这么乖巧了?

可这个情况和张一鸣的想法不符啊,他是真想着借此机会,把一部分‘浑水摸鱼’的家伙给洗出去,有这些人存在,在他看来就是一波不稳定因素。

但是会议室里的杂音少了,这个事就有点难办了。

老张不知道,问题就出在了他们昨天晚餐后的聚会上了。

几个议题基本都是一遍就过了,就是昨天争议最大的字节跳动要涉足保险业务的议题也是一口气给通过了。

至于张一鸣昨天提出来的计划收购Faceu相机的事,张烨今天连个屁都没放,生怕多说一句话,就被盯上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