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轻岳坶100章,约到亲戚是做还是不做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第一章

秦荣煊看着手里的话本,真不知道说史别什么才好。

他不明白,史别脑子是被门夹了吗?还是故意来试探他的底线。

“史管事,这是你写的话本?”秦荣煊在次问道。

“正是在下,平时我最是喜欢看话本,但以前碍于有官职在身,这才没写。”

“此事还要多谢秦夫人,如果没有秦夫人办的报纸,我怕是也没这个机会写话本。”史别强装谦卑的说道。

“可我怎么感觉话本上的故事,好似在哪里看过?”秦荣煊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史别就有些不淡定了。

“不知道大人平日里看不看话本,其实话本里故事都大同小异,你看着眼熟也没什么惊奇的。”

秦荣煊见史别在这里死鸭子嘴硬,脸上顿时扯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来。

“我记得夫人最是喜欢看话本儿,一会我去找找,虽然时间久远,但我的记忆力还是非常不错的,应该能找到那本话本。”秦荣

煊说道。

连荣煊都如此说了,史别就有点装不下去了。

秦荣煊是什么样的人,史别还是略有耳闻,他可不是个好相与的。

今天被他识破了自己的小几两,史别赶紧给自己描补,说什么话本故事常有重复,既然已经有人先把故事写出来了,他也就不

好在刊登在报纸上。

至于下个月的话本,还是按照林奕欢的计划来。

“大人,不知道秦夫人什么时候才能来报馆这边,大人身为朝廷重臣,平日里自然是很忙的,报馆这边的杂事又多,我怕大人忙

不过来。”

史别收起自己的话本,脸不红心不跳的把话题岔开,说起报馆的事来。

“史管事不用担心,我手里有好几位得用的大管事,报馆那边如果忙不过来,我会让他们帮忙的。”秦荣煊说道。

说了这么多话,秦荣煊大体明白今天史别来,怕是想问他要点活做。

史别在报馆是个挂名,领一个账房的闲职,整天只能看账本,其他事情林奕欢是不让他参与的。

他这是想趁着林奕欢不在,看能不能从秦荣煊这里讨个一官半职。

不过现在看来,他的想法怕是要落空了。

秦荣煊和史别说了一会儿话,就找个由头把他给打发了。

“主子,这个史别也是个难缠的主。”马清韵从门外走进秦荣煊的书房上前行礼道。

“他现在是太子殿下的人,我们还是要上上心,别让他在报馆里抓出什么把柄来,告到太子殿下哪里去。”秦荣煊叮嘱道。

“属下明白。”

马清韵知道秦荣煊说的这个把柄,并不是林奕欢怼史别,不给他活的事。

他这个把柄是指刘敏的底线。

只要不触及到刘敏的底线,秦家和刘家就能和平相处,如果触及到,两家就只能亡一个了。

“怪不得小欢后悔弄这个报馆,报馆好是好,可是牵扯的利益实在是太多了。”秦荣煊心中略有些烦躁。

他也有点后悔了。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希望林奕欢过得轻松快活,可总是事与愿违,林奕欢一直在为这个家为这天下百姓忙碌。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第二章

黑狼庄同甫放心不下前面的局势,偷空跑到前门来。

一看之下,大惊失色。

以常德、陈小刀、血饮和常英四人,合四人之力,都打不过一个糟老头子。

这老头儿重来没见过,看来应该是大名鼎鼎的鬼医了。而孔鲲鹏和番僧斗得正酣,一时间难分胜负。

黑狼庄同甫已经身受重伤,想帮忙也是有心无力,又溜回到了

文学

赵旭闭关的地方。

鬼医一掌将常英击飞出去之后,常英身体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起来之后,“哇!”的一声,口吐出口鲜血,也受了伤。

常德见孙女被鬼医受伤,激发了他的怒气,开始拼了命地对鬼医还击。

掌力一拍,一股罡气向鬼医撞了过去。

鬼医遥遥一指,一缕劲气同样撞来,破了常德的罡气。

咻!咻!

两道劲气分别袭向陈小刀和血饮,二人不敢硬接,急忙闪避,被逼得后退开去。

鬼医身体高高跃起,接连几脚朝常德胸前踢去。

常德掌力相迎,一连挡下鬼医数脚。

身体“蹬蹬蹬”连退数步,方才拿稳脚步。

孔鲲鹏见常德和陈小刀等人,根本抵不住鬼医的进攻,心里只有干着急的份儿。奈何被番僧缠住,脱身不得。

手中的长鞭被他舞得呼呼作晌,施出“连环鞭”不住向番僧击打过去。

番僧闪开孔鲲鹏这一轮的攻击之后,瞅准机会,抓住了鞭梢。

二人各执一头,互相较力。身体同时起动,向对方扑去。

孔鲲鹏和番僧一阵拳打脚踢,打得难分难解。

番僧没想到孔鲲鹏刚刚跻身于“神榜”,居然能和自己打成平手。二人想分出生死,怕是没有数千招,都分不出高下来。

只见鬼医一抖衣袖,一蓬粉尘的物事,向常德等人扑面袭来。

“闭气!”

常德高呼一声,急忙闭住气息。

陈小刀闭住气息之后,上前将常英搀扶起来,拉着她快速向后撤退。

见鬼医施毒,对众人提醒说:“大家快闭气!”

众人依言紧紧闭住了呼吸。

退出安全区域,陈小刀对常英说:“英子姑娘,你受伤了,不能再上场了!”

“不行!我爷爷有危险。”

“放心吧,交给我们!”

陈小刀说完,直接纵身向前。见鬼医袭向常德,常德再次攻于下风。双手十指夹住九柄飞刀,再次射向鬼医。

鬼医闪开陈小刀的飞刀之后,勃然大怒,全力挥掌,逼得常德只有招架之功。

陈小刀和血饮再次同时纵上前去,替常德挡下鬼医。

鬼医一脚正中血饮胸前,将其踢飞出去。

血饮落地后,“噗!”地吐出口鲜血。

还好只是受了轻伤。

面具见鬼医大发神威,同时对付常德、陈小刀、血饮,丝毫不落下风。对鹫爷说:“鹫爷,我们上!”

鹫爷应了声“好!”,二人同时扑了过去。

白鸽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冲上前来。

不过,她下手极有分寸,将对方击倒手,只是受了轻伤,并没有性命之忧。

五族村的人数虽多,奈何根本抵不住鬼医、面具、鹫爷这样的高手。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第三章

“希望它没把我的手印洗了。”方羽自语道。

“噌!”

当方羽的手掌,触碰到树墩之时,脚下的地面,立即泛起一阵光芒。

一阵白光从地面升起,瞬间笼罩方羽和灵儿的全身。

而后,方羽眼前的景象,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面前是一泓山泉,周围一片绿野。

草地,树林,小坡,一切自然田园该有的,这里都有。

生机盎然,空气都比外面要清新许多。

方羽顺着脚下的小道,不急不慢地往前走去。

一路上鸟语花香,方羽越走心情越舒畅。

“等以后空闲下来……我也要开辟这么一处小空间,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再也不出去了。”方羽心道。

顺着小道,走了一段时间后,方羽的面前出现一弘山泉。

文学

水从前方的小山之上流淌下来,清澈至极。

方羽走到山泉之前,将灵儿放在草地上,用双手捧起一点山泉水,仰头喝了下去。

山泉水极其甜美,如同加了糖一般,却有没有糖的甜腻,反倒清新无比。

“老龟,我都来这么久了,你也不出来迎接一下,是不是过分了一点?”方羽连续喝了几口山泉水后,开口说道。

这里周围并没有人,只有山泉流淌的水声。

可方羽如同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后,前方的山泉水面,突然泛起一阵涟漪。

而后,山泉旁一块极像青苔布满的石头,突然抬了起来。

仔细一看,会发现这是一个龟壳!

而后,这个龟壳立了起来。

这么一只乌龟,就这么用两只脚走路,绕着山泉的边,走向方羽。

“我睡得好好的,你一来就把我吵醒……我不赶走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乌龟就这么走上前来,头都没伸出,但声音却从龟壳里传出。

光从声音来听,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者。

“老龟,这么多年没见,你总该把头伸出来让我看一看吧。”方羽说道。

方羽话音一落,面前的龟壳,便伸出了头。

它的头看起来跟寻常乌龟相似,但一双眼睛却特别大,像人的眼睛。

老龟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女孩,说道:“我知道你来找我想干什么了。但很可惜,我最近正好处于休眠期,无能为力。”

“休眠期?就你现在这样,哪天不是休眠期?赶紧给我看一看,这女孩情况有点特殊。”方羽说道。

“过半年再来吧,我真的在休眠期,你没感觉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么?”老龟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

方羽站起身来,冷冷一笑,说道:“老龟,本来我想以老朋友的关系与你相处,但如果你是这种态度的话,就别怪我翻脸了。”

感受到方羽眼神的冰冷,老龟回想起当年初次见面的惨痛记忆,浑身一颤,眼睛立即睁开。

“我看你这片小空间现在打造的也算不错,就这么被毁,有点可惜啊。”方羽环顾四周,自语道。

“行了!别再多说……我愿意为你这位老朋友破例一次!”老龟大声说道。

方羽这才把身上的气息收起。

他对这只老龟太了解了,它就是贱骨头,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这只老龟,是在一千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的。

当时方羽想把它宰了煲汤,结果这只老龟跪下痛哭流涕地求饶。

再之后,方羽发现这只老龟是一只灵兽,能够幻化成人型。由于精湛的医术,在周边山村被村民当做活神仙一般供养。

经过一番医术上的交流,方羽惊觉这只老龟的医术造诣,远高于他!

于是,他就在老龟的独立空间待了一段时间,想要从老龟身上学点医术。

在独立空间里,大概待了三年的时间,方羽医术提升不少,就此离去。

如今再次见面,相隔的时间已有千年。

但奇怪的是,无论是方羽还是老龟,都没有那种太久没见的陌生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