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老师和小攻学生们,别墅贵妇好爽

小受老师和小攻学生们 第一章

大白天的,别墅都拉着窗帘。

“啊……”

“啊……”

刚靠近别墅,刘建明就听到一阵似哀怨,似痛苦,似舒畅的婉转叫声。

最可怕的是叫声还很是杂乱,现在有不止一个女人。

看了看表,掐着时间点,刘建明猛一挥手,身边的端着雷明顿的警员便把枪口对准门锁直接扣动扳机。

“轰”独头弹从雷明顿枪口喷出,一击便将门锁彻底打爆,随即刘建明猛地撞开别墅大门就冲了进去。

客厅内的大餐桌上,此刻正趴着躺着两个女人光溜溜的女人,两个光头正趴在女人身上努力耕耘,旁边沙发上,地毯上也都有男女交织在一起。

多人运动!

不知道是玩的太嗨了还是因为运动之前吸了‘兴奋剂’,这会儿仿佛根本没听到有人冲进来,依旧在嗷嗷叫着耕地。

刘建明只是看了一眼便移开目光在一层客厅内扫了一眼,“分散开搜索,两个人跟我上楼。”

吼了一嗓子,刘建明迈开大步就朝着楼上冲去,必须第一时间控制这里的所有人,搜查罪证什么的不急,抓了人有的事时间慢慢找。

“砰!”从后门冲进来的阿笙分出两个人去车库后也带人冲进了别墅,上下两层十几个房间,冲建立的六个人一下就分散开来。

一脚踹开一间卧室的大门,刘建明一眼便看到一个家伙正朝着马桶里面倒东西,顿时二话不说直接开枪,“砰砰砰”,对枪法没什么信心的他连续扣动扳机,一连打出去六七颗子弹,人当场被翻在地不停抽搐。

冲过去把地上的白粉收起来挪走,不能让血迹把证据都污染了。

搞定一切的刘建明再次冲了出去,别墅内不时有枪声响起,显然其他地方也有发现。

便在此时,一楼大厅内和一个女人纠缠在一起的光头眼神猛然变的灵动,悄悄扭头发现看着他们的警察正抬头看着楼上,好机会!

用力挣脱开老树盘根的女人,一手抓起桌面的玻璃烟灰缸猛地跳出去对准警员的后脑就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血哗啦啦就下来了,警员哼都没哼一声就栽倒在地。

光头丢下手中的烟灰缸,快速摸过警员手里的枪,随即也不管自己根本没穿衣服,掉头甩着小蚯蚓就朝着门口冲去,冲出去两步又想到什么,扭头回去弯腰从沙发下面拖出一个黑色背包背在背上掉头就跑。

冲出别墅,前面院内就停着一辆车,这就是他之前开过来的,弯腰拉开后门,刚刚要把背上的背包放进去,便听到‘砰’‘砰’‘砰’几声枪响,低头一看,胸前出现几个血洞,鲜血正一股股冒出来,缓缓扭身,只看到身后跳出来两个人,根本没看清楚长相便砰的一声栽倒在地。

华哥和长毛持枪冲了过来,抬脚踢了一下发现人确实死了,弯腰提了一下包裹,竟然一下没提动,“呃……好重。”

拉开一开,顿时瞳孔猛的缩成针尖大小,只见包裹里全是一卷卷的港钞,一眼看过去都是千元大金牛,这一大背包,绝对有几千万。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出了其他情绪。

抬头,发现没人出来,华哥一下掀开后备箱,长毛不愧是老搭档,用力提起背包直接扔了进去。

小受老师和小攻学生们 第二章

试手屠龙……

幽幽叹息之声不知从何而起,却似一出现已然弥漫夜幕长天。

霎时间,风停云不流,十万里虚空为之一静,一股惊天动地的强横意志贯穿虚空,弥漫天地。

以极端骇人的姿态降临世间。

这一瞬间,哪怕是手持太子敕令的七玄真一都彻底变了脸色,其身后的一众道城高手更是骇的面无人色。

踉跄着,几乎栽倒在地。

“这人,这人…..”

七玄真一心神震荡,凝神望去。

咔咔咔~

虚空震颤,血光流溢,阴冷肃杀之气,随之扩散,层层蔓延如浪如潮。

在一众人震惊骇然的目光之中。

一道人影自虚空之中缓缓浮现,这非是破空而出,更像是从虚幻到真实。

嗡!

只见夜幕之下,那七轮赤色星辰随着那一道叹息之声的回荡而颤动,嗡鸣。

直至那人影出现,七轮血色星辰随之剧烈坍塌,直至那人影从虚到实,那七轮血色星辰,赫然成为那人影的七窍!

那是一具极尽完美的身躯,不着寸缕却无有丝毫猥琐,反而迸发出一股至阳至刚的豪迈之气。

哗啦啦~

虚空震荡,灵机滚滚而至,化作一袭黑色劲装覆盖住其昂藏身躯,披散于后的长发迎风而动,根根如剑,撕裂罡风。

其仅是负手长空一极,垂眸望来。

却自有一股无可形容的巨大压迫瞬间扩散开来,遥隔不知几千万里,传送台之上的一众人就纷纷倒退,咳血。

似乎下一瞬,就要在这目光之中筋骨断裂,吐血而死!

“啊!”

“这怎么可能?!仅仅一道目光而已……”

“法身?还是……”

传送台上诸多道城的高手皆是色变,万万没有想到,此次欲要缉拿之敌竟能强横至此。

他们在场之人,最差也是金丹三转的人物,遥隔不知几万里的一道目光竟也承受不起?

这人难道还能是法身级以上的强者?!

“怪不得,怪不得……”

七玄真一心中却是再无侥幸,一翻手,一道金光已然伴随着九道激昂的龙吟腾空而起。

昂!

文学

九龙翱翔,迸发之金光破开重重夜幕,照亮天地,也将那如同地裂天崩般的威势消弭于无形之中。

倏忽而已,九条苍龙已横陈天地之间,万丈龙躯摇曳之间,将那宛如王座般的一字敕令高高托起。

这一幕,宛如神迹!

千里、万里,乃至于十万里夜幕都为之一亮,不知多少人都看到了那宛如神迹般的一幕。

九龙出行,拉乘王座!

“这是……”

十数万里之外,一处荒山之上盘膝而坐的林伯寻心中突然一动,一股发自内心的悸动让他猛然间睁开眼。

他的目力有着极限,遥隔十数万里夜幕,隐隐间只能看到点点金光,但血脉的悸动还是让他发现了什么。

“这是我那便宜祖父的气息?”

林伯寻豁然起身,心神沉凝间,眸光之中一道罗盘之影随之闪现。

嗡~

下一瞬,林伯寻只觉眼前一亮,旋即一黑,几乎一头栽倒在地,猛然抬头,一口逆血已然喷出口去:

“赤色华盖,金色本命?!”

这一瞬间,林伯寻几乎忘了自己摇摇欲坠的身躯,望着夜幕尽头那一缕金光所在,心中震撼已极。

“如大自在所言,赤色一缕,长生可期,赤色过半,可窥不死……这赤色如华盖,本命泛青,甚至有着一抹……”

【天命垂青者,必是风云汇聚的一时天命之子】

大自在漠然的声音随之在林伯寻的心中响起。

“天命之子……”

林伯寻心中喃喃。

【有人未生已死,溺于尿盆之中,有人埋骨路旁,为父母易子而食,有人生而碌碌,毕生所求温饱而已…….】

【可也有些人,生而贵胄,天生不凡,其不必搅动风云,风云随其而动,其一举一动,自有大势推动,但心中所想,必有应验,但有灾厄,必逢凶化吉……】

“我那便宜祖父,竟然得天命垂青……”

林伯寻只觉手足冰凉。

自己好死不死,转生其孙,从他不远亿万里都要接自己回去,怕不是有了什么察觉?

【天地宇宙,无一物不变不易不动,气运亦然!天命垂青又如何?只要你想,纵使夺了他的运,革了他的命,取而代之又有何不可?!】

大自在似乎都被触动,漠然的声音之中少见的有着一抹激动。

只是林伯寻激动远胜它万倍,一时恍惚并未察觉,等他平静下来,大自在的声音也恢复如常:

【天命罗盘岂止搜寻之用?你若源力足够,甚至可以此罗盘问他人借命!】

“借命?”

林伯寻微微一愣,他自然懂得天命罗盘之中这个借命的涵义,只是那大周太子强过自己何止万倍?

自己拿头去借他的命……

大自在不再回答,林伯寻回望夜幕尽头的金光,心中忍不住升起莫大的渴望。

同时生而为人,天命垂青之人,为何不能是我?!

……

“我等恭迎太子法驾!”

七玄真一心头一松,身后一众人已然跪了一地。

“大周太子,龙行易?他竟亲自驾临?这般霸道的真龙帝道,无怪乎其在如今名头几乎压过其父!”

林洐没有从众跪拜,而是昂首望去,一眼就瞥见那九龙拉着的王座之上垂流的神光。

以及那高踞王座之上,冠冕荡漾,腰垂帝剑的神影。

林洐心中震惊,生出莫大的敬畏来。

大周帝朝坐拥南瞻灵机最盛之东土,其实力乃是当之无愧的三大帝朝之首,纵在天下,也仅次于道宫,须弥而已。

其内强者何止如云?

想要压服天下,岂是容易?

小受老师和小攻学生们 第三章

“哒哒哒。”庄sir轻叩两下房门,推开病房门,笑着走进去道:“阿力,雯子。”

“雯子”全名叫黄莉雯,是某个大物流商的女儿,长相秀丽,颇为漂亮,平时习惯叫作“雯子”。

名字加个“子”,倒不是日本佬的叫法,而是某些地区的习惯,就像叫“仔”、“佬”一样的后缀。

庄世楷提提手上的水桶,走进门道:“钓了几条鱼,带来给兄弟们补补身子,正好可以煲个汤。”

关力躺在床上,靠着枕垫,脑袋、手脚、各处都裹着纱布。

身上还插着管子。

他表情虚弱的出声道:“庄sir。”

雯子则搬来一把椅子。

“多谢。”

庄sir坐下道谢。

关力给妻子打去一个眼色。

妻子便借口拿药,离开病房。

马军则带着人守门,把走廊给堵死。

“诶,别起身了。”

“我就是来看看兄弟们…”

这时庄sir手掌虚按,拿起一个苹果,拾起小刀,给关力削皮。

关力笑着说道:“阿sir,别削了。”

他指指管子:“刚刚做完手术,只能挂水,不能吃东西。”

“呃…”

庄sir尴尬的放下苹果,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医生说你状态还行……”

关力点点头,笑道:“是啊,以我当时的状态,没死就算幸运。”

“多谢庄sir请的专家。”

“多谢你替我拼命。”

庄sir答道。

关力目光闪烁,有些感动。

可惜,大男人不擅长煽情,稍稍点到即止便可,关力马上转换话题,问道:“庄sir,今天有空去钓鱼?”

“风暴过去了吗?”

他问着风暴,也在关心案情。

当然,劫匪死光,货物抢回…

这些基本的信息。

关力肯定了解到了。

庄世楷则指向旁边说道:“陆明华钓的鱼,我拿回来给兄弟们煲汤,不过分吧?”

关力表情一滞,目光大亮:“陆明华走了?”

“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庄世楷点点头,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关力松出口气:“死的好!”

他一想到扫毒组兄弟们的惨状,心里便涌起股恶气,要是陆明华不死,手下兄弟们心里的恶气就不会消。

当然,也许兄弟们很甘愿为大佬作妥协,不管大佬动不动陆明华,都会选择听大佬的话,但是有仇不报并非庄sir性格,而且要报就要亲手报!

真正的大佬不是永远站在台上,只会对着话筒说漂亮话,而是能上台微笑着讲话,也能撸起袖子杀人!

“这个交代给你了。”庄世楷轻轻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我去看看其他兄弟。”庄sir拍拍床铺讲道。

“好的,庄sir。”关力单手撑着床板起身,想要恭送长官,庄sir却按下他道:“别送了。”

“等你出院。”

“我给你扎职!”

关力脸上浮现一丝激动:“多谢长官!”

他现在已经是扫毒组总督察,再次扎职以后,便将是扫毒组主管,警司衔、着白制服!

可以说,这一战!是关力奠定卧虎系一哥的大战!

而庄sir自己上位行动DCP,挑个理由给最拼的下属升个职,自然是水到渠成,无需借口,顺便还可以给兄弟们作个表率。

毕竟,关力本身在行动的表现,便值得一身白制服。

“我替兄弟多谢庄sir的鱼。”关力再度出声恭送。

庄世楷摆摆手,单手插袋,走出门口。

“庄sir。”马军守在门旁,小声的道:“我想进去看下关sir。”

两人都是卧虎系出身、一个是总督察,一个是高级督察,都是卧虎系干将。

“也好。”庄世楷微微颔首,没有拒绝,带着一干医护再走向下一间房,一间间病房探视过去……

当天,下午。

风暴结束。

翡翠台,新闻节目。

女主持人脸蛋俏丽,打扮端庄,穿着小西装对着镜头讲道:“各位观众,根据天文台的最新消息,八号风球已经离开港岛,转向西南方,衰减为小热带风暴,渔船署统计如下…”

“共有十三艘渔船翻覆,六艘渔船失踪,总计二十一名船员失踪,水警区正在全力搜救……”

“另于昨日发生的上环枪战事件,警方公共关系科已经发布声明,是源于港岛警务处策划的雷霆行动。”

“本次雷霆行动由高级助理处长庄世楷指挥,缴获一千公斤毒品,可谓是战绩傲人啊!为净化港岛社会环境作出卓越贡献。”

“上环枪战便是匪徒试图劫回毒品一次行动,不过三十余名劫匪,皆被警方击毙,英勇的港岛警方再次挫败了毒枭的阴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