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薄荷糖h糖盒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一章

令人震奋的放学铃声响过之后,主教学楼的人潮发疯似地涌出教室,奔向蓝天下更广阔的天地。

冷丝雨莹润嫩白的纤爪麻利地收拾好书本,竟没等鹏飞就先跑出了教室。

“丝雨,等等我呀——”旷代情圣夏鹏飞怀揣着一肚子的问号追了出去。

两道闪电成为天翔中学广场上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晋非凡艳羡的眸光看向那两道闪电,在心里无比惆怅地哼起了情歌:

……

爱上你是我的错,

泪水不知不觉中滑落,

忘记你我做不到,

思念抵不过你的冷漠。

……

叶知秋低着头,慢挪细步,正好走在晋非凡的身后,没敢吱声。

“知秋,最近出了部商战片,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看?”蒋美丹从身后追上了叶知秋。

“我要复习功课。”叶知秋轻声细语说道。

自从冷丝雨跟她交谈之后,她已经很长时间没参与各种娱乐活动了。

听到知秋温柔悦耳的声音,晋非凡惊异地回过头,攻击性的眸光掠过叶知秋美丽的面庞,身体的欲望似又膨胀了几分。

不知怎么,对叶知秋,他只有非分之想。

“知秋,是你啊?”

“晋……晋非凡……”叶知秋下意识地握紧蒋美丹的手,她对眼前这个文静的男生有些莫名的紧张。

“复习功课?”晋非凡声音相当温和,一听叶知秋说要复习功课表示质疑,“要不晚上出来喝咖啡,我可以帮你辅导功课。”

晋非凡不禁想起了和丝雨的那个约会。

特别的约会。

约会期间,丝雨做了几个小时数学试题,而晋非凡为她当了几个小时的数学老师。

可那样的夜晚,竟让他格外怀念。

丝雨灯下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做题的样子,甚至比某些芭蕾舞女翩若惊鸿的体态还要迷人。

“辅导功课?你是理科生,我是文科生呀。”

“我可以为你辅导语文、数学、英语。”

叶知秋的数学很差,她一直想补,却苦于方法不当,所以收效甚微。

从晋非凡眼中体察到一丝危险,叶知秋终于冷静地拒绝了晋非凡的邀约,“谢谢了,期末考试前我想好好背一下政史地。

文科班考前突击这三科,会收到奇效的。”

叶知秋说完就拉着蒋美丹快步走了,晋非凡有些惊愕地目送叶知秋俏丽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小妮子似乎跟原来有点不一样了?

……

“等一下——”在单元门打开前的一秒,夏鹏飞的步子追上了冷丝雨活力无限的娇躯,单手撑上了快要合上的门。

“生我的气了?”单元内楼梯口是个事发地,少年闪进门的一瞬,魔爪就捞过了少女的娇躯,圈进了自己强有力的臂膀中。

少女纤手用力想撑开少年的禁锢,却因劳而无功而不得不放弃。

“夏鹏飞你个臭流氓!”少女的拳头又开始热情问候少年久经考验的胸膛。

“你值得拥有最好的礼物,那只是用来作商业宣传和谈判的几个普通样品而已。”少年搂住少女,在少女耳畔低语,嗓音温柔低沉而极具感染力。

最最温柔的一段话语,却携带着摧枯拉朽的魔力,让少女固若金汤的防线瞬间化于无形。

少年成功捕捉到了那片俏皮的红润。

香软……灵魂在飞……

啪!

一只皮带抽在夏鹏飞的背上。

“好你个姓夏的,竟敢在公众场合非礼我闺女!”买菜回来的林婉如又撞上了夏鹏飞的好事。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二章

唐瑜拿

文学

着话筒,晶亮的大眼,扫了一下台下的人。

有温筱絮、尤乐乐、谭元明、许是依、二大爷等关爱她的家人长辈,有九方木、黄洛何、胡言钧、全小真等好友,还有一堆不认识的亲戚,及其他人物。

最重要的是,唐瑜的目光,停留在眼前的清风霁月的男子身上,他今天穿了一套白西装,如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弯弯的眼里,只有台上火红少女的影子,像两簇燃烧的火焰,在他的眼中跳跃。

唐瑜看到林修逐,心内一柔,双眸不自觉地弯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唐瑜,非常高兴大家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谢谢。”

唐瑜的声音,缓而轻柔,如一阵清风吹过心田。但是再缓,这一句话,不到十秒钟也已经说完,随后唐瑜向旁退了两步,远离了话筒。

一片寂静。

几秒种后,唐

文学

英博走到话筒边,咳嗽了一下道:“好了,宴会正式开始。”

台下众人,愣愣地鼓掌,掌声稀稀落落直至雷鸣。

唐家重拾的千金的,性子真是别具一格啊。

音乐重新响起,是一首圆舞曲,正适合双人来一场浪漫的舞步邂逅。

许多正装男子,邀请华服女子,双双滑进舞池。

“美丽的小姐,愿意跟我跳第一支舞吗?”

一道声音,两只手。

九方木与林修逐走到了唐瑜身边,同时伸出了右手。

一黑一白,两个同样出色的男子,备受众人瞩目。

九方木未说一词,与林修逐对视。

林修逐眼睛一闪,伸出的手收回,“小鱼儿,我等你下一支舞曲。”

九方木握住唐瑜的手,态度强硬,不容她拒绝的将唐瑜带入舞池。

唐瑜的武技出众,舞技低下。暑假之初,才开始学习舞艺,天赋不佳,纵使勤奋练习,一个多月,唐瑜的舞技也才堪堪点满一级。

九方木带着唐瑜在舞池中旋转,唐瑜的双脚,时不时与九方木的皮鞋来个亲密接触,不一会,他锃亮的皮鞋上,就留下了几个小巧的鞋尖印迹。

九方木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唐瑜却有些红了脸。

“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这舞步实在是很复杂啊,我怎么学也学不会。”

“嗯。”

简短的交流过后,又是一阵沉默。

九方木一直没有说话,带着唐瑜转来转去,唐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无声围绕着两人。

一曲终了,唐瑜对九方木微微行礼。

“他对你好吗?”清冷的话语,几不可闻,唐瑜一愣,还以为是错觉。

“很好,他对我很好。”都已经把她宠上天了,唐瑜的脾气似乎都被林修逐宠坏了一些,她都要怀疑林修逐是不是故意的。

九方木点了点头,终没有再说什么,牵着唐瑜,将她交到了早已经等候在一旁的林修逐手中。

“徒弟,记得受到了欺负,随时来找师傅。”九方木看着林修逐,眼里是淡淡的威胁与挑衅。

唐瑜忍不住勾起嘴角,直至嘴边的笑意越来越深,裂开了最,露出一排白净的小牙。

“我会的,师傅。”这句话说得大声而真诚。

师傅,她会一直好好的。师傅也要好好的,早日找到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幸福。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三章

前尘旧事,纷至沓来。

那股锥心的痛苦,几乎将她淹没。

陆明玉用力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眸亮得惊人:“丁管家,请三皇子殿下去练武场,就说我在练武场里等他。”

丁管家松口气,应声而退。

绮云满心欢喜,正要说话,陆明玉的眸光扫了过来:“你不用跟来了。”

绮云又是一脸“我懂我懂”的笑容:“是是是,奴婢就不去碍小姐的眼了。”

陆明玉无心多言,转身去了练武场。

这个宽阔的足够容纳数百名亲兵一同操练的练武场,在京城赫赫有名。练武场边有十余个武器架。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

陆明玉随手挑了一把长剑。

剑柄一入手,久远又熟悉的强大自信涌上心头。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略显低沉的少年声音,在身后响起:“小玉。”

陆明玉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手腕一抖,长剑挽出剑花,直指来人。

……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少年身影。

少年身着玄色锦衣,肩阔腰窄,身高腿长。一双剑眉,目如朗星,挺鼻薄唇,十分英俊。

她记忆中的李昊,是身着龙袍肃穆威严的模样。眼前的李昊,却正年少,俊美不凡,曜目如天上烈日。

那双略显深沉冷漠的眼,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如春风化冻,漾起清浅的笑意:“小玉,你拿剑对着我做什么?”

昔日,这笑容令她沉醉。

现在,她只想一剑劈了这狗男人!

陆明玉冷冷道:“去拿刀!”

不管如何,先揍他一顿,出了心头这口恶气再说!

李昊一头雾水。

小玉这是怎么了?

前些日子还好好地,他邀她一起骑马打猎,她没有忸怩,很快应了。今日怎么忽然横眉冷对?莫非是生他的气了?

小玉性情率直,心胸疏朗,偶尔不高兴,当场就会发作,绝不会忍到下一回。

所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昊略一思忖,自以为猜中了陆明玉的心思,微微一笑,上前几步:“你也接到了赏花宴的请帖吧!”

“母后设赏花宴,主要是为了二皇兄选妃。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你别恼。”

说到这儿,顿了一顿,看着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柔情:“我和母妃说起过你,母妃说了,会私下求父皇母后,为你我赐婚……”

话还没说完,那柄雪亮的长剑就直刺而来。

李昊猝不及防之下,躲得有颇有几分狼狈。

陆明玉毫无玩笑之意,一剑接着一剑,剑影寒芒闪动,皆是要害。

李昊骤然落了下风,连连闪避,无暇再张口。他被剑影逼退至武器架边,无奈之下,一个翻身,取了一把长刀。

有了擅用的兵器在手,李昊心神方定,不再狼狈闪躲,挥舞长刀格挡。

大魏尚武成风,连闺阁少女都以骑射为乐。几位皇子,皆自小习武,个个都有一身好武艺。

李昊骑射出众,身手骁勇,在一众皇子中也是佼佼者。平日练武过招,侍卫亲兵们哪敢真得和皇子动手,总要不着痕迹地让一让。

李昊和人动手比试,从无败绩。

陆非和李昊相熟,私下曾随口说笑过:“我在四妹手下,过不了百招。殿下身手略胜我一筹,不过,也不及四妹。”

李昊有风度地置之一笑。

在他看来,小玉骑射确实远胜寻常少女。不过,真动起手来,绝不可能是他对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