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让娇妻尝试其他男人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二章

最先目睹破坏痕迹地,是第一位被派来检查水密隔舱的值班人员。

等他顺着蜿蜒曲折的金属楼梯,来到底部交错着的维修通道,打算等进入通往水密隔舱的那条通道时,就在先在门口闻见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

值班人员一脸问号地打开一扇水密门,然后问号变成了震惊。

他眼前是条堆满了各种管线,高度不足一米的狭窄通道。这条通道的下方就是一格一格的水密隔舱,因为无人问津,所以地面上积累了很多从管道接口处滴落的油污。

但现在这些油污在冒烟……

水密门一打开,火辣辣的浓烟止不住往外窜,等浓烟好不容易散去,值班人员才发现通道上方出现一条贯穿着的黑色烧焦痕迹。

说是烧焦也不准确,因为里面并没有燃起明火,那些管线的绝缘材料反而像是被微波炉加热过一样,都变成了液体,冒着烟滴落到地面。

这还往里面钻个毛,就算带防毒面具,也挡不住那些不停滴落的滚烫橡胶。

值班人员拿起通话器准备汇报情况,结果通话器刚打开,赫然发现频道里乱成了一锅粥。

“我这里需要支援,有多个管道压力发生异常情况。”

“轻水泡沫灭火管道压力全失。”

“集控室这里也出现数据异常。”

“报告指挥中心,通往消防与损管总泵室的通道里全是泡沫,我们根本进不去。”

“指…指挥中心……我好像听到消防与损管总泵室那边,有…有什么东西在撞击隔舱。”

“水密门被人切开了,切口呈熔化状,可能是什么高温切割设备。”

“上帝~这处油污被什么东西踩过,这足迹绝不可能是人类。”

“敌袭~”

“快拉响入侵警报,船舱内部出现了敌袭。”

船舱内出现的这一系列状况,上到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舰长,下到刚服役的水手,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遇见,诡异到他们甚至连听说都没听过。

那仿佛被炙热利爪抓开的水密门切割痕迹,那满是油污的维修通道里,留下的非人类足印。

那被轻水泡沫填满的通道里,隐隐约约传来的撞击声……

不到三分钟时间,通往消防与损管总泵室的通道外面就集结了不下二十名水手。但这些人全都一个个牙齿打颤,在那儿你瞪我我瞪你,没有任何人敢上前。

又过了一分钟,负责本次作战任务指挥的马迪克斯匆匆赶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十名佩戴呼吸面罩的全副武装陆战队员,他们趟过半人深的轻水泡沫,深一脚浅一脚的挪到人群跟前。

这些水手们排成两排堵在本就不宽的通道外面,瞧见陆战队员带着武器前来后,立刻跟看见救星一样齐刷刷往后挤,把那扇充满恐怖风险的水密门暴露在指挥官马迪克斯眼前。

即使在赶来的途中,马迪克斯已经听取足够多报告,对事情严重性有充分预估并做了足够心里准备。

可当他看见倒在地上的水密门时,依旧觉得自己腿肚子打颤,牙根发抖。

他们这里是高速航行,并保持无线电静默的军舰。

这里是茫茫一片的深海海洋,不是四面受敌的中东地区。

敌人是如何摸上船的?

敌人又是如何快速切割开合金打造的水密门?

那非人类的足迹,还有通道尽头隐隐约约的撞击声……

马迪克斯紧了紧身上防弹衣,然后侧身贴在通道旁边下达命令,“呈战斗队形朝目标区域推进,无论遭遇什么,必须第一时间开火。”

随着命令下达,他身后数十名陆战队员立刻举起武器,猫着腰排在第一名手持盾牌的队员身后。等最后一名陆战队员跨过水密门时,指挥官马迪克斯又赶紧通知所有非战斗岗位的人员,携带一切可以灭火的器材到弹药库和油料库附近戒备。所有战斗岗位队员,分散到全舰通道处把手,不放过任何可疑动静。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三章

王谦发布了这首关于九月九重阳节的古诗之后,就再次接到了赵磊的电话。

赵磊还是贼心不死,想拉王谦入伙。

“老弟,男一的角色,真的不要了?现在投资又增加了,投资额达到了一亿五千万,绝对是国内有数的科幻大制作,一旦大火,可是要影视留名的,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赵磊确定地问道:“我这边马上要开始组建剧组了,演员要先确定下来。我现在可还给你留着呢。”

影视留名?

的确可能留名。

但是,留的是什么名就不知道了。

王谦笑道:“谢谢赵导对我的厚爱了。不过,我是真的没时间!”

赵磊遗憾地说道:“那好吧,那我再另选一个。另选一个的话,我可能就没有这么大的话语权了。他们听说我要找你加盟,所以投资方都让我做主,都希望你能加盟。如果不是你,男一可能就要听他们的意见了,我心里没底。”

王谦:“赵导你可以建议吧,多和他们谈谈。”

赵磊:“就怕他们不给我谈的机会,现在投资已经破亿,这么大的投资,制片方还是不放心完全交给我。要不,老弟你来客串一把?没时间演男一的话,来客串一个戏份少的角色怎么样?”

客串?

算了。

王谦哈哈笑道:“赵导,您就别再说这件事了,我是真的没时间。而且,您觉得,我第一次演戏,会去客串一个小角色吗?”

赵磊一愣,随后恍然:“抱歉,是我没考虑周到,你别介意,当我说梦话呢吗,没睡醒。”

他只想着拉王谦入伙,却是忘记了,现在王谦是什么咖位?

哪怕还没有一张真正的专辑发行,也没有一部影视剧作品播出。

但是,将近两千万歌迷粉丝在那里摆着呢!

就算没有经纪公司帮忙操持。

但是这种咖位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去演一个小角色。

赵磊这样的邀请,如果是其他这种粉丝数量级咖位的存在,可能就生气了,这是明显的看不起人了。

王谦对此也并不介意:“没事,我知道赵导你的心情。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好吧,以后再不提了。”

赵磊:“好,以后再不提了。那我去忙了,联系一下你的学弟刘继峰。”

王谦:“祝赵导新片大卖。”

赵磊:“哈哈,借你吉言。”

挂了电话!

王谦放下电话。

那边秦雪荣也醒了,穿着睡衣,空空如也,还迷迷糊糊地走过来趴在王谦的背上,双手搂着王谦的脖子,在王谦耳边说道:“这么早就起来,不多睡会儿?”

王谦伸手捏了捏秦雪荣的下巴,笑道:“睡不着就起床了,要不你再多睡会儿。”

秦雪荣摇头,笑道:“不,我要看你写诗。”

王谦一愣,随后遗憾地说道:“刚已经发出去了。”

秦雪荣一下子清醒过来,嘟嘴郁闷道:“怎么不叫我呀。”

王谦微笑:“不是想让你多睡会儿嘛,大家一晚上给我送上了一千五百多万的下载,我只能先发布了。”

一晚上一千五百多万下载数据?

秦雪荣也瞪大眼睛,表示震惊:“一千五百万,这么多?”

王谦点头表示确定:“嗯,所以,我就先发布了。”

王谦操作膝盖上的电脑,刷新了一下千千静听的后台数据。

只见,大地的下载数据再次提升了一截。

这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再次涨了两百多万,已经超过了一千七百万,过两千万估计也就是个把小时的事情,或许今天就能把千千静听的注册用户一网打尽,后面就是吸引新用户注册充值下载了。

秦雪荣一下子精神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点开了王谦的微博,看到王谦刚刚发布的古诗。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秦雪荣轻轻读了一遍,在王谦耳边喃喃说道:“感觉还不错,虽然我不专业,但是一般我读一遍就感觉不错的作品,那肯定都是好作品了,厉害。”

秦雪荣翻看了一下几个文学圈子里的评论。

雪漫。

唐河鹏。

以及其他几个,基本上都是好评!

不过。

秦雪荣一下子看到了评论区内有人说郭壮壮?

好奇地搜索了郭壮壮的微博。

“嗯?老公,你看。”

秦雪荣瞪大眼睛,看着郭壮壮的微博页面,略微吃惊,将手机递给王谦。

王谦看了一眼,也是惊讶。

这郭壮壮,还来公开挑衅自己?

上次在浙大讲课教育了一番,王谦以为郭壮壮再也不用敢在自己面前跳了。

没想到……

他这是在蛰伏,然后找帮手呢?

这首醉花阴!

王谦看了看,就知道绝对不是郭壮壮写的,明显不是郭壮壮的水准,至少比郭壮壮高了两个水准之上。

写小说,编剧,以及抄袭方面,郭壮壮可能比较专业。

但是,在古诗词领域,郭壮壮也就勉强算是入门,比普通人强点而已。

而这首醉花阴,与那些历史名作相比,肯定还达不到名作佳作的级别,但是放在现代社会,尤其是现在这个文坛凋零的时代,也算是一首难得的好作品了。

秦雪荣看了看,轻声说道:“这首醉花阴好像还不错,我读起来感觉还可以。”

王谦点头:“嗯,还可以,应该是一个女作者写的,婉约词风格很浓郁,女性视觉明显。”

秦雪荣:“那咱们不理他?”

王谦笑了笑:“为什么不理他?你是怕我输?”

秦雪荣摇头:“当然不是,我是想,你刚发布了一首作品,可能没思路,没灵感呢。创作这种事,哪有随叫随到的。郭壮壮名声不好,上次还被你在浙大课堂上教育了,现在跳出来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你不理他也没人会说你,你的粉丝可能还会去喷他呢。”

王谦轻声说道:“我当然要理他,郭壮壮这种人,跳出来一次,我就打死一次,让他不敢再我面前跳。”

说着,王谦的手就在键盘上写了起来。

对付如记忆中郭大四同类的郭壮壮,王谦可不会手软。

虽然同样是圈内人,王谦对郭大四也是讨厌至极。

……

李青瑶和杨钰两人早上起的也很晚,一起随便做了点早餐。

杨钰操作着平板电脑放在两人面前,一边吃一边说道:“王谦的新歌,一晚上就超过一千五百万下载,现在已经过了一千七百万了。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追捧他,过一会儿可能就过两千万了,单日过两千万下载,这在以前想都没人敢想。”

李青瑶轻声说道:“你不也下载了?把王谦的歌和腾飞其他人的歌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杨钰:“我知道差距很大,但是还是太夸张了。千千静听只是一个新平台呀。王谦要是在腾飞发歌,数据不是会更爆炸?”

李青瑶点头:“那是肯定!”

杨钰:“可惜,他和腾飞闹翻了,看不到他究竟能创造什么奇迹了。他在千千静听的确有绝对的号召力,但是一天就把潜力耗尽了,后面的提升和今天比,可以忽略不计。对了,看看他的微博,发作品了没。”

杨钰点开王谦的微博!

看到上面已经有一首新作。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杨钰停下吃饭的动作。

李青瑶也停下了吃饭的动作。

“貌似还可以。”

杨钰自我感觉地说道。

她又看了看几个文学圈子的评论,都是好评。

不过!

她也看到了郭壮壮的评论:“这个郭壮壮,还跳出来?真是脸皮厚。”

李青瑶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厌恶。

她见过郭壮壮,那时候她还不怎么出名,郭壮壮想要她的联系方式,承诺将来小说改编拍摄之后,给她女主角,被她拒绝了。

她知道郭壮壮的目的,所以直接拒绝,不给任何机会。

而且,她也知道,郭壮壮所承诺的八成是空头支票。

这种事情,在圈内很常见。

很多刚入圈的新人都被这种空头支票给骗过,然后被白白睡了,还不敢说,因为害怕得罪对方。

下一刻!

杨钰惊讶道:“王谦回复了?”

李青瑶好奇地问道:“回复什么了?”

杨钰将平板转给李青瑶一起看,眼中满是惊讶。

……

山城!

萧冬梅叫住了郭壮壮:“你念念!”

郭壮壮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萧冬梅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贪婪,随后被迅速隐藏,立刻语气带着一丝激动地念道:“王谦发了一首同样是醉花阴的古词。”

萧冬梅转过身来,看了看郭壮壮,然后来到案台前,拿起毛笔,沾了沾砚台上还没干的墨,手持毛笔,稳稳地悬停在白纸上,淡淡地说道:“念!”

郭壮壮来到案台前,念诵道:“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郭壮壮轻轻的念着,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仅仅念了这几句,郭壮壮就知道,这是一首上佳的婉约词,而且是绝对的女性视觉,以及女性的用词风格。

他不禁心中惊奇!

这王谦,一个大男人,以女性视觉去写婉约词,也写的这么好?

萧冬梅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和欣赏,握笔的手腕却是稳稳当当的,笔走龙蛇,迅速在白纸上写下了一行工整的小楷,将郭壮壮念的句子都写了下来,然后淡淡地说道:“继续念!”

郭壮壮点点头,继续念道:“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嘶!

念完。

郭壮壮都沉默下来,深呼吸了一口凉气,以此来压制心中的震撼。

这首词!

以他的专业视觉,自然能看出,绝对是上佳的作品,不输给那些青史留名的古词了,也不输给王谦之前写的古词作品。

都是有成为传世佳作潜力的!

这家伙!

真的不是人!

郭壮壮心中颤抖,有些后悔这次找萧冬梅了。

而萧冬梅,依旧手腕沉稳地一口气将剩下的词句写在了白纸上,缓缓放下毛笔,站在案台前,看着白纸上自己亲笔写下的婉约古词,沉默下来。

郭壮壮压下心中的震撼,小心翼翼地看着萧冬梅,轻声说道:“冬梅,要不,我把刚才发布的微博删掉?反正,我的名声也不怎么好,每天都有一大群人黑我,删掉微博我再保持沉默,也不会有更多的人喷我。”

郭壮壮看到这首作品,不敢正面硬刚了,想的是自己背黑锅,保全萧冬梅,反正他债多不愁。

萧冬梅双眼没有离开过白纸上的作品,听到郭壮壮的话,才撇了郭壮壮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以为,你发了我的作品,别人看不出来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