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刚结婚的少妇,纯黄情欲小说

大战刚结婚的少妇 第一章

这种掩耳盗铃方式的出兵,至少在江户那边问起来的时候,能有个交代。

当然了,德川家光肯定还是会不高兴,但是,只要不是惹怒了他,那么可以挽回琉球这一大财源,岛津光久也是愿意去做的。

在原本的历史上,哪怕琉球还在萨摩藩手中,可财政的窘迫,也使得岛津光久在几年后,不顾德川幕府的禁令,又偷偷下令恢复开采他境内的那个金矿。

如今,在岛津久通的建议之下,岛津光久衡量之后便决定出兵。且为了永绝后患,他决定派出最大的兵力,把琉球的明军给一锅端了。这样明国那边隔着大海,更难收到消息,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有的扯皮!

………………

琉球这边,明军一直在备战。因为不管倭人来不来琉球,最终明军都是会去找倭人开战的,这本身就是前来琉球的原因。

但是,这等啊等的,就是不见倭人的踪迹,明军这边还没急呢,琉球这边就先急了。

要是萨摩藩迟迟不做出反应的话,万一明军见没什么事情走了,那萨摩藩再来怎么办?

为此,郑向明担忧之下,便跑来明军大营找李定国了。

“将军,不知道皇上的旨意中,将军是要在这里待多久?”郑向明忧心忡忡地说道,“如果天兵回去了,倭人来了可怎么办好?”

李定国一听便笑了,当即对郑向明说道:“那我们就不走了如何?”

“当真?”郑向明一听,顿时大喜,可又觉得好像是开玩笑,不敢相信。

对他来说,明军在,他的权力就稳如泰山,和他利益休戚相关,当然就希望明军一直在了。

李定国见他这个表情,便对他说道:“去年的时候,有大明商人前来这里做买卖,但是却被倭人抢了。皇上对此很是震怒,不想看到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因此,本将这次奉旨过来,不但是要打倭人,还要保护大明商人在这里做买卖的安全。至少在本将未接到新的旨意之前,海军战舰都会留在这里的。”

一听这话,郑向明又是大喜,连忙回答道:“好好好,那真是太好了!还请将军无须担心粮草问题,只要有商人能来琉球做买卖的,下官便能用人头担保,粮草绝对没有问题,琉球人也绝对会拥护天兵长久驻扎的。”

如果大明商人都来琉球贸易的话,就能带动琉球的经济,这对大部分琉球人都是好事。而不是像之前一样,被倭人控制之后,不但没有了海贸,还要被倭人剥削,这么一比较,只要琉球人不傻,当然是希望有大明海军驻扎在这里,保证大明商人能做买卖了。

不过,郑向明又马上陷入了纠结之中,表情之复杂,让李定国都忍不住问他了:“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担心么?”

听到问话,郑向明便带着担忧之色回答道:“不瞒将军,这样的好事,下官就怕不长久,因此便担心了起来。大明军队还是太少了,光是一个萨摩藩的兵力,就不止这些,更不用说整个倭国了。万一……万一打不过倭人,那可如何是好啊?”

倭国确实不是建虏可比,当年倭国出兵朝鲜的时候,第一次出动了十五万人马,第二次又出动了十四万人马,这都还不是全部。

丰臣秀吉当年攻打九州的时候,就集结了二十五万人马,由此可见,如今的倭国,人口在幕府三代将军的治理之下恢复了增长,真要是举国兵力的话,四十万绝对是拿得出来的。

可是,在琉球的大明军队,包括海陆两军,一共也就一万多人。光是一个萨摩藩,都能出动这么多兵力,甚至还要多的。这如何能让郑向明不担心呢!

只是,他也知道,如果琉球的明军过多的话,琉球就负担不起粮草问题了,这又是一个问题!

所以,他一方面恨不得在琉球的明军越多越好,可另外一方面又没法负担更多明军的粮草,真得是纠结!

李定国听了,当即一笑说道:“你不要担心,本将说了,倭人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便是。”

“将军,不可大意啊!”郑向明听了,反而更是担心,连忙提醒道,“倭人很厉害的,不说别的,就最近的那个萨摩藩,便是倭国一直以来的强藩,当年甚至都敢在倭国争夺天下的。”

“呵呵,他们能有多厉害,本将现在说了估计你也不信!你就等着看吧!”李定国听了便笑道,“再等一个月,要是过年前后,那个萨摩藩还不来的话,本将便领兵前去讨伐他,为琉球要个说法。你只管做好本将交代给你做的事情便是!”

大战刚结婚的少妇 第二章

战争本来就是一场违反人性的修罗地狱,陷入战争中的野兽们,只有比拼兽性才能得到胜利,自古以来野蛮战胜文明的事情比比皆是!

白狼没有受过太深的教育,没看过什么兵法战术,也不懂什么野蛮文明的历史冲突,他们只是用动物的本能在作战。

白山黑水极其残酷的生存环境中,不容你有丝毫的软弱,孤身一人在兴安岭老林子里遇到熊瞎子了,你怎么办?

装死?爬树?那都是外行编造的瞎话来糊弄人的,在深山老林中,遇到熊瞎子或者落单的野狼等等,你没有逃避的可能,只有一条路战斗到底!

野兽是非常懂得气势的,越是聪明的野兽在进攻之前越是会窥探感受你的气势,只要你战斗意志永不松懈,那么害怕和犹豫的绝对是猛兽!

只要你稍微有一点软弱和恐惧的眼神流露,那么下一秒就是进攻!

你只有握住你的武器,死死的盯着对手的眼睛,你只有摆出同归于尽的不顾一切的气势,你才能镇得住野兽!

也许这场僵持会持续一个时辰或者一天一夜,但是为了生存哪怕是要僵持十天十夜,你也必须挺住!

这是对人类意志极其残酷的磨练,但是只要你能够挺过去,你活下来了,你经历了最残酷的大自然的挑战,那么从今往后你就是一位真正的勇士!

哪怕深山里的猛虎也会躲着你走!

“这个世界是属于强者的,这些关内吹了二百年暖风的窝囊废们,还敢跟我们斗?”白狼能猜到这些偷袭者的真实身份,领头的肯定是八旗子弟。

汉人没闲心去掺合满人之间的争权夺利,汉人顶多是被裹挟进来跑腿的蝼蚁!

“今天,就是

文学

我们给这些远亲们上一课的时候了!二百年前,他们曾经比我们还要野蛮还要狂暴!”

“所以他们赢了!如今轮到我们这些被遗忘二百年的亲戚重新表演了,这万里江山的铁杆庄稼,也该轮到我们吃了!”

白狼用最残酷的杀戮镇住了秦爷这些家奴,这些泡茶馆的旗人纨绔们,别看他们平日里把自己吹嘘的胆大无比,好像上了战场一个个都能成常山赵子龙一样。

但是真的到了战场上,遇到了从未见识过的残酷野兽手段,他们吹牛皮自我幻想出来的那一层坚硬的壳算是彻底被砸碎了。

秦爷手下根本就不敢还手,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被活活的双马分尸,心肝都被摘走喂了狗,脑袋被砍掉送回京师去辨认。

这是不给人丝毫的活路啊,家族斩草除根,甚至连投胎做人的机会都给废掉了,这让人怎么活啊!

“该死,白狼这就是要吓住我们,他其实根本没有时间跟咱们纠缠……你们看见了吗?从始至终白狼的骑兵都没有丝毫减速,大军一直向前……”

“只要我们再进攻下去,再纠缠住他们,这些拐子马骑兵肯定没法顺利赶到涿州的……你们相信我!”

秦爷自己说的话都没有底气了,大家伙谁不相信你?其实大家都很相信你的,谁还不知道白狼的企图啊。

但是嘴上说的好听,您倒是动动地方上去开枪打啊?光说不练啊!

大战刚结婚的少妇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

文学

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