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一章

“赎金?我不记得自己已经成为俘虏了!”

铁壁子爵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纵横星空的铁壁舰队,何曾受到过这种侮辱。

“我承认你们的实力大大超出了预料,但我们也还没有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哦?那么你是想试着挑战一下强行闯关?”聂云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emm……”

铁壁子爵看了看舷窗外那如同点点星光般围绕在庞大长生者身边的传奇大军,心中微微发颤。

强行闯关?自己还能剩下多少战舰?

就算闯过去了,难不成还领着残兵败将去进攻另一个文明?

去送残血大礼包吗?

至于原路返回……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已经切断了后路。

而且重新开启间歇性虫洞,也是需要准备时间的,风险同样很高。

“咳!我当然是希望化干戈为玉帛的……毕竟是一场误会,原本我们就只是想借个道而已。”

“误会?呵呵,之前阁下可不是这么说的。

原本我也想着以和为贵,毕竟我们往日

文学

无冤近日无仇。

可惜,子爵阁下扬言只信拳头和舰炮,我也只能被迫‘以德服人’了。”聂云摊摊手无奈道。

铁壁子爵张了张嘴,心里委屈的简直想要骂娘。

以德服人你妹啊!

你丫早说自己有上万的传奇大军,我还信个屁的拳头和舰炮,早改信阿米豆腐放下屠刀了!

你自己扮猪,还要怪我想炖粉条咯?

考虑到眼下的形势,他还是试探着道,“你们想要什么赔偿?”

如果对方要的不多,哪怕是自掏腰包,这口气自己也就忍了。

“唔……想来你们这次来,口袋里也带没多少钱。

这样吧,友情价!500艘黑旗战舰,1000艘铁壁战舰!

只要给够了赔偿,我立刻让开虫洞通道,让你们继续前往执行任务,毕竟我们没必要替别人挡灾,而且还可以归还此战中你们的被俘军官。”

“什么?!”所有人都被对方的胃口给惊呆了。

500艘黑旗战舰,1000艘铁壁战舰,相当于他们舰队的一半了,狮子大开口也不是玩的吧?

“你在开玩笑?不觉得太过分了吗?”铁壁子爵脸色铁青。

“过分吗?因为贵方蛮不讲理的武力入侵,我方已经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现在想要化干戈为玉帛,光靠嘴可不行。”

聂云将铁壁子爵之前的话还了回去,噎的对方无话可说。

“我们地球文明爱好和平,原本与世无争,好好的在家里开心种田。

本着睦邻友好的原则,还积极的与周边文明展开和平对话与商业合作,共同进步,共同发展,为和谐星际大家庭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可是突然有一天,你们连门都不敲,一进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喊打喊杀。

看看那些被你们破坏的优美环境,看看我们为了抵御入侵者留下的勇士残骸,再看看被你们吓到的孩子们!

要一点经济赔偿,过分吗?”

铁壁子爵一脸便秘。

过分吗?当然过分!

你们要的是一点经济赔偿吗?你们要的是一半!

神特么优美环境,乱石堆被犁了一遍还是乱石堆,那勇士残骸分明就都是一些无人机炮灰,五毛钱一台!

至于被吓到的孩子们……谁让你给孩子们播放18X了?

“真没得商量?我们主力尚存,你们虽然拥有大量的传奇机甲,正面交战我承认不是对手,但似乎……很缺乏战舰吧?”

铁壁子爵忍着怒气,眼中精光一闪,直接指出了地球军一方的致命弱点。

从头到尾,对方就没能拿出让铁壁子爵正视的舰队来,这也是他一开始就轻视对方的理由。

至于地球军那几百艘小舢板,压根就没放在铁壁子爵眼里。

没有战舰,地球军的远程投放能力就会受到限制,机甲终究攻击半径有限,不可能和舰队玩大范围机动,即便是传奇机甲也是如此。

这就好比你空有J20,没有高性能航母你依旧无法纵横太平洋。

长生者勉强算是艘超级航母,但那体型明显不以速度见长。

火力再猛,你能用航母去追驱逐舰吗?

“守土有余,进攻不足!”

这就是铁壁子爵给聂云一方的评价。

不论是太阳系的“铁幕迷雾”,还是前方虫洞要隘的“塔防拦截”,都是有利于地球军一方发挥机甲优势的特殊战场。

说到底,都是一种“定点”防御战术。

如果不是舰队规模不够,对方就根本不需要以大量炮灰机甲鱼目混珠,玩“示敌以弱”、“诱敌深入”,还以长生者堵路,直接传奇大军运过来砍瓜切菜就完事了。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三章

震飞僵尸鼠后,尹博才脸色难看地正视小白鼠,一边用内力将尸毒逼出体外,一边喃喃自语道:“这是什么异种,以前竟然从未听说过。”

小白鼠却不管这么多,再次向他冲来。

不过,这次没等它靠近,一道银亮的鞭影就将它打飞出去。

白僵的防御能力因为种族天赋而极为出色,但小白鼠毕竟威胁度只有不到七十,这一鞭直接将它打得去了大半条命。

再次爬起来时,它明显断了许多骨头,连爬行都变得摇摇欲坠。

但对尹博来说,却仿佛看见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他分明已经下了重手,如果是涂山镇这种小地方的江湖侠客,挨了他这一鞭,几乎没人能活下来。

“这小鼠是个宝贝。”他看着小鼠,两眼放光道。

如果能驯养起来,在战斗中放出来,哪怕是对自己同一级别的对手,也能起到一定的干扰作用。

而且小鼠身形小巧,动作灵活,在势均力敌的战斗中,对手很难抽出机会专门对付它。

尹博表情一喜,甚至没有去看已经跳

文学

出几十米的冯蓉,伸手向蹒跚的小鼠抓去。

“吱!!!”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小鼠时,小白鼠突然仰头叫了起来。

分明只是老鼠叫,但是尹博却有震耳欲聋之感,靠近小鼠的手指,皮肤更是突然寸寸龟裂。

“老鼠会武功!”尹博更加震惊了。

这一招让他想到了少林的狮吼功,虽然有些不同,但都是用声音来杀伤敌手。

尹博的手上开始溢出血珠,但依然毫不犹豫的向僵尸鼠抓去。

“吱吱!”

小鼠最后被捉住时依然用尽全力咬在他手上。

而尹博在捉住僵尸鼠后,表情出现了一丝意外。

这小老鼠的力气竟然也大的惊人,最关键是,他感觉不到小鼠的体温和心跳。

诧异中,他突然用内力向小鼠体内探去。

“这不是异种,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当确定小鼠的心脏的确没有跳动时,他看着依然在死命挣扎的僵尸鼠,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这只还在挣扎的小老鼠,根本就不是活的东西。

突然之间,他居然觉得有些汗毛倒竖。

刚才还觉得很正常的破庙,此刻在他眼中也仿佛变得阴森诡异起来。

他打了个寒颤,内力猛然迸发,将还在挣扎的小鼠捏成了一团烂肉,连被挤出的血都是黑的。

“此地诡异,不宜久留。”

他连忙向着冯蓉逃走的方向追去,心中却不由生出另一个疑问。

那个哑女,之前已经被确认没有体温、呼吸和心跳。

她难道和那只老鼠是同类?

能动的死人,这不就是鬼吗?

他好歹也算是一名高手,而且有了之前将小鼠杀死的经历后,心中总算是有些底气。

就算真的是鬼,也是能被杀掉的。

不过,当他看见前方树林中一跳一跳地逃走的身影时,突然想到了些江湖秘闻。

“赶尸派!”他心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这个诡异的门派。

他们的确能将死去的高手尸体炼制成特殊的兵器,并且以此来作战。

但是,他们御使的尸体,经过特殊炼制后,会变得如同干尸一般。

而且若是没有人操控,和木偶没什么区别。

像冯蓉这样外表和活人无异,而且能自主行动的尸体,他是闻所未闻。

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赶尸派御使的尸体,也是这样一跳一跳地行动的。

找到了参照的例子后,尹博心中更加担心了。

赶尸派是一个极其诡异的门派,江湖中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邪魔外道,都对他们喊打喊杀。

毕竟,他们的实力和御使的尸体有关,生前越强,被制成干尸后,也会越强。

这导致不少强者的坟都被挖过。

他追着白鬼来到这里却接连遇到了古怪的尸体,很难说白鬼是否与赶尸派有关。

不过,这个门派的手段虽然极其诡异,但赶尸派门人本身的实力却普遍远差于他们御使的尸体。

“白鬼是过去某个强者的尸体还是赶尸派的门人?”

他心中不由打了个突。

若是后者的话,他就要掉头逃跑了,因为赶尸派的人携带的尸体一般实力都会比自己强。

他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看见白鬼时,对方身边有可疑的物件,就要立刻逃跑。

“先从那个女人下手,看看猜测到底是不是真的。”

随着距离迅速靠近,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猜测。

特别留意之下,他注意到前方的女人没有呼吸声。

“会动的尸体,果然是赶尸派。”

他心中微怒,再也不考虑是否活捉的问题,一个尸体就算捉住又能有什么有什么用?

当接近到三米以内时,他扬鞭全力朝冯蓉打去。

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黑暗中一道身影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靠近。

“咔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