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穿书之蜜宠h

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第一章

葳蕤院内。

项心慈挑了一块珍藏的墨砚,亲手装入盒子里,看了好一会,交给秦姑姑:“给东文街送去。”

秦姑姑有丝诧异,给明大人挑的?她以为是给世子,毕竟小姐现在身体不适,轻易不会这么耐心的准备东西:“是,小姐。”

东文街的宅院里。

明西洛面无表情的看着盒子里的砚台,突然哐当一声盖上!

多雨吓了一跳,从外间探出头:“老爷。”

明西洛语气已经恢复平静:“没事。”

多雨又缩回头。

明西洛又看了一会才把盖子打开,里面是上好的青竹佳墨,她送来的,为什么,讨好他,还是想起来有个他,安抚他的情绪?后宅之中打发妾室也没这么敷衍吧。

打发?明西洛连自嘲都省了,但凡他有点骨气,这东西都该扔在送来的人脸上!

明西洛重新合上盖子,手放在上面,额头抵住手背,上面似乎散发着属于她的气息。

……

“柳姐姐我没事,还劳烦你来看我。”大哥惊蛰那一天没有给后宅送礼,她就病了,一半是装的,一半也是真提不起精神,大哥在礼数上从来没有落下过,这次却没有送。

大姐说是大哥事务繁忙,她总觉得不是,大哥定还怪她那天的所作所为,他还经常去看项七,仿佛心慈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而且她从卫嬷嬷那里知道,大哥惊蛰那天是准备了礼物的,只是一个给了娘,一个给了项七。

而她‘病’到现在,大哥从来没有过问过。

柳雪飞看着项心素的神色,心里不好的感觉越发清晰,那天的事让项逐元很不满意。

项心锦亲自端了茶过来,对这位未过门的弟妹,一千个满意:“还劳烦你来看她。”

柳雪飞急忙起身,双手接过:“谢谢大姐,说起来也是

文学

我不好,才让妹妹受了惊吓。”

“与你有什么关系,是她调皮,我娘已经训过她了,所幸小七也没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反而是我这不省心的妹妹,牵连了你。”

柳雪飞笑笑:“哪里,是我没有照顾好心素。”这么多天了,项逐元再没找过她,初春的节礼是管家送过去的,她心中不安仿佛在一点点证实,她不想事态这样发展下去。

她想争取项逐元,不想夫妻隔阂,如果真的是有人挑拨,她也不想处于被动局面,这关乎她未来的生活,她不能退缩:“大姐,我想去看看七小姐,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项心素闻言瞬间看柳姐姐一眼。

柳雪飞安抚的对她一笑:不碍事。

项心素移开视线。

项心锦有些为难,葳蕤院谢绝探访,而且她这次回来后才发现,五房以项心慈为中心,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五叔从来不反驳,她说不想人探视,就是老夫人也不会去触那个眉头。

弄的项心锦更不好去起那个头:“你的好意她心领了,大夫说她需要静养,院落便关了,让你担心了,回头我告诉她一声,你惦记了。”

这样啊:“哪里,那天我也在场,七小姐受了伤,我心里也不好受。”

项心锦嗔怪:“你和心素就是心思重,那只是意外,已经请了最好的太医,你们心里还过不去了怎么的?”

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第二章

“你们俩……是怎么凑到一起的?”太子望着白卿言和萧容衍直笑,眉目间藏不住的揶揄,“哦,孤想起来了,镇国公主是来登州接董老太君的我知道,容衍你呢?难不成是知道镇国公主在这里,所以也跟过来了?”

萧容衍儒雅地笑了笑,从容道:“说起来,衍又欠了镇国公主一命。此次……原本是有生意前往北戎的,回来之时,想起曾和长澜兄在朔阳一见……谈论起登州风情,衍便想着回魏国途中顺道过去看一看,谁知道正巧遇到大燕的和亲公主被南戎埋伏,若非镇国公主和长澜兄来的及时,衍……怕是不能活着见到太子殿下了!”

“说起这件事……”太子放下手中甜瓷描梅的茶杯,看向白卿言,“你表兄之事,还请节哀啊!”

白卿言颔首:“多谢太子殿下。”

“那容衍,你可要记得镇国公主的救命之恩,要图报啊!”太子意有所指。

原本太子急招白卿言前来,是有事要说,不料想萧容衍也在,便问起萧容衍之后行程。

“原本衍今日去董府吊唁过长澜兄后,便准备出发回魏国了,衍是听镇国公主说太子殿下来了,这才跟着一同过来拜见太子殿下,见过太子殿下后,衍便要告辞了。”

太子明日便能达到登州,却在进城之前换白卿言过来,萧容衍心中有数……太子定是有事要同白卿言说。

他过来一是为了同白卿言多待一会儿,二是来见一个人,三是为了来同太子延续延续交情,日后好利用罢了,目的达到萧容衍也不多留,起身向太子辞行:“衍听说汾平晚市十分热闹,打算去转一转便先回登州,明日一早出发回国!就在此同太子殿下别过了。”

“镇国公主替孤送送容衍吧!孤这个身子实在不适……”太子十分浮夸的扶了扶额,表示自己身体不舒服。

看着白卿言将萧容衍送出去,太子这才放下按着额头的手,端起茶杯……难免欣喜,觉得自己将白卿言和萧容衍凑做一对的目的将要达成了,等到萧容衍入赘白家,他就多了一个钱袋子,有银子上下打点……他这个太子之位,也能坐的更稳当些。

想到太子之位,太子就难免又想到如今大都城的乱局,顿时头疼不已,他疲惫道:“全渔,去唤方老和秦先生、任先生过来,就说镇国公主到了!”

“殿下,您忘了,刚到汾平时,任先生便同您说了,要回家去看老母亲,明日一早才能回来。”全渔笑着道。

太子恍然点了点头:“那……便将方老和秦先生请过来。”

白卿言送萧容衍出门后,只听萧容衍笑道:“这位太子殿下向来是有事才会想到你,小心点应对,若是有需要……可以派人去我在登州的铺子。”

这里有太子的人在,萧容衍和白卿言情话不好多说,她浅浅颔首:“放心吧!你……回魏国一路小心。”

“嗯,平安到魏国,我会派人给你送信的。”萧容衍朝白卿言背后看了眼,见身后跟着仆从未曾往他们的方向看,他垂眸看着白卿言带着淤伤的纤细手腕,上前一步轻轻握住,拇指模索着那块淤青,压低了声音,“明日你回登州后,我会让人给你送药,记得擦,还有上次的药你要按时吃,过一阵子我会接着派人给你送。”

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第三章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快速旋转的阵法停了下来。

看到阵法停下来,站在不远处的几人立刻睁大了眼看向阵法中心的黄泉。

刚才阵法的光芒太强,不管他们怎么看,都看不到阵法里面的情况。

如今阵法停下来,光芒逐渐消失,几人才看清楚了。

只见阵法中,紧闭着双眸的黄泉缓缓

文学

睁开了眼。

看到黄泉睁眼,几人正想说些什么,却见黄泉眼中闪过一道金芒。

那道金芒一闪而过,若不是他们一直看着黄泉,根本发现不了。

“那是什么?”清乐清楚的看到了那道金芒,有些不安的问了一句。

认识黄泉这么久,她见识过黄泉的厉害,也知道黄泉能在人的灵魂上烙下印记,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黄泉眼中出现别的光芒……

“不知道。”站在清乐身边的南宫衍皱着眉说了一句。

他们站的相近,其他人也听到了清乐和南宫衍说的话,但都没人说话,因为他们也不知道黄泉眼中一闪而过的金色光芒是什么?

“找到了。”

就在几人皱眉思索时,阵法之中的黄泉看着他们道:“我找到窥探我的人了。”

听到这话,南宫眠立刻问道:“是谁?”

黄泉:“神族。”

“神族???”

南宫眠一脸疑惑:“他们窥探泉泉你干什么?”

“不清楚。”黄泉抬手一挥,阵法便开始消失。

黄泉抬步,朝着几人走去,边走边道:“对方窥探我的东西有点特殊,暂时不知道他们窥探我的目的,不过他们已经发现我了,接下来肯定会有所行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