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时镜贫僧佛堂肉车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一章

血色染红天门外祥云。

从前,碍于种种原因绕道北天门,非南天门外各方蹲守的打手太厉害,顾虑太多而已,总要考虑各方态度,如今么,白雨珺放下顾忌痛下杀手。

维护万界秩序之地,岂容宵小围堵窥伺。

白雨珺早已不是当年那般弱小,挥舞重刀将某个仙域天仙劈得坠落凡尘,连续横斩,杂乱数不清身影吐血掉落。

精美飞舟楼船碎裂,灵性未失的木板漫天漂浮。

短短一个冲杀,肃清南天门外宵小。

看着云海里楼船残骸浮沉,白雨珺觉着这些势力的打手太废。

“呵,不堪造就。”

毫无斗志,一触即溃望风而逃,整日精于心计勾心斗角之徒终究缺少勇武之心,想到这些所谓顶尖仙域对魔族的妥协忽然能够理解了,就这,即使十个打人家一个也会被按地上摩擦。

分身虽弱但有阵法加持,冲杀后折损四成,不出意外的赢了。

挥挥手,五个鳞片分身化作流光飞回,一千余军阵分身化作星光消散,南天门外再次空空荡荡。

白雨珺转身飞向仙桥。

临了不忘回头嘲讽拉仇恨值。

“从今以后,本龙再见谁敢蹲守南天门,必杀之!”

藏身远处隶属各方势力的高手们面露不屑,区区一条天仙龙族而已,打败自己又如何,即便能对战真仙又如何,仙域之主可是大罗修为,但又觉得不对劲,怎么感觉这白龙与先前有所不同……

仙桥尽头,白雨珺双手扯住两条电索。

用力转动沉寂的传送桥。

之前南天门外打斗并未放在心里,一群鬼祟宵小探子而已。

文学

电照亮梦幻仙桥,耀眼光芒再次出现,古老神秘的传送阵徐徐转动并越来越快,玄奥符文点亮的速度不断提升,远处无数目光无奈看着自家‘天定’的仙桥被使用。

无数人心里有种怪异感觉。

自家老祖皆言天庭迟早是自家的,可看这状况……

对了,一定是那枚北天门镇守大印闹的。

自动脑补理由。

南天门外,仙桥尽头的传送阵重新被激活片刻,光芒闪过,而后失去动力的传送阵快速冷却,符文再次熄灭,恢复许多仙神熟悉的寂静。

遥远的东海。

深蓝浩瀚沧海浪高百丈,乌云坠海,昏暗暴风雨电闪雷鸣。

云层里掠过一道流光,画出个弧线穿透暴雨,扎进海水,拖着细密气泡近乎垂直快速下沉,深海里那些庞大怪兽纷纷逃窜,百丈大的螃蟹,海蛇,海龟,甚至某些叫不上名字的怪物,惊恐避让那道光。

白雨珺头下脚上快速下潜,长裙在海水里猎猎。

海面风急浪涌,深海则很安静。

过了许久,眼前一亮,终于来到海下的世界,东海龙宫所在。

草原,森林,高山,河流,飞鸟走兽甚至天空有大鱼翱翔,鲸鸣深邃悠远。

从穹顶海水坠下后径直飞往那座暗红色海底火山。

龙宫,亦是囚笼。

熔岩瀑布轰鸣倾泻,黑烟滚滚。

白雨珺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流光闪过,落在了炽热牢笼般废墟殿前,悬浮着飘进大殿,看见了因自己到来而苏醒的东海龙王,青劭。

难言痛楚的青劭勉强微笑,时隔多年,又见到了同族白龙。

“你来了。”

仿佛随口打招呼又像是明知会来。

白雨珺漂浮至与其同高,盯着被囚禁的青劭沉默半晌,落寞的点点头。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二章

通天古路尽头,武帝身影踏空而立。

其身周,八道灵符显化着各种惊人的力量,肆意朝着周遭天地,演化出各种惊人的波动!

不得不说,这武帝身影的实力,当真只能用一个恐怖如斯去形容。

之前杨凡面对,那诸多所谓的天骄,可不都是处于一个,绝对风轻云淡,闲庭信步的姿态。

然而此刻,这武帝身影不过刚刚出手,杨凡便已是落得一个,如此狼狈的姿态。

不过就算被压制成这般模样,杨凡倒是不慌不乱。

很快就又站起身来。

这个时候,众人也才发觉,先前杨凡的姿态虽然狼狈。

但此时此刻,他身周的气息,并没有萎靡,更没有什么受创的迹象。

反而是,他的斗志,似乎因此,变得更为昂扬起来。

“这家伙,竟然并没有落败?”

“还真是皮糙肉厚。”

“不过也就是如此了,哪怕还能坚持,也只不过是重复之前的情况。”

“没错,如此反复,终究还会是他,落败在武帝身影手中!”

人群对这武帝身影,所赋予的信心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这种信心,可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根本武帝,生平当真无敌一般的战绩而来。

哪怕武帝,登临大千神界之时,并没有这么强的实力,也是一步

文学

步崛起。

但还真是传闻,其战绩堪称无敌!

一路上,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将其击败。

与此同时,帝域深处。

原本本是,那冰蓝长发的帝域主母,一人观望着面前的光影画面。

但忽然间,那武帝也是现身,出现在了画面之前。

冥冥之中,他有着预感。

自然是感应到了,自己过去的一道烙印身影,已是再现世间。

看上一眼,可不就是立刻望见,在那通天古路的尽头。

自己曾经的身影,正在操纵八道灵符。

“这通天古路的尽头,还真把我的身影烙印了下来。”

“不得不说,那时的我,还真帅啊!”

前半句话说的好好的,但后半句话吐露出来,那冰蓝长发的主母,顿时噗嗤一声。

“不要脸,哪有人自己夸自己帅的。”

“欢欢,难道当初你不是,被我的俊颜吸引?”

“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也别怪我不要脸了!”

说着,在妇人还来不及反驳的时候,武帝便是掠身上去,伸出了罪恶的魔掌。

“你…!”

妇人想要阻止,但根本已经来不及了。

不一会儿,前者便是老实上来,只得娇滴滴地道。

“不要再揉了,我错了…你帅…你帅!”

“哼,这还差不多。”

武帝心满意足,停手之余,继续看着眼前的光影画面。

“这小子,倒是也有点意思,竟然能够支撑下来。”

“不过接下来,作为曾经的我的这道身影,也应该要更动真格的了吧?”

似乎正是附和着,这真正的武帝的意思。

也就是在其话音落下刹那,只见通天古路内,那武帝身影竟是取出了一柄,无法形容的雷杖。

其雷杖抬起,应时间天穹上空,无法形容的恐怖雷霆肆意酝酿!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三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