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女朋友被窝里撒娇说要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第一章

棠光姿态闲适地站着:“知道我师承何人吗?”她眉眼一抬,张扬飒爽,“六重天光,战神戎黎。”

说完,把她人扔出去:“回去告诉你师父,我棠光早就不是三万年前那个棠光了。。。”

观博神君撞在树上,吐了一口血,毫无还手能力。

已看呆的大黄回过神来,碎步上前:“我能拜你为师吗?”

棠光刚想说不收弟子。

大黄扑腾跪下:“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

观博神君回天光时,已是深夜。

殿外无人把守,他一人进殿。

“师父。”

玄肆闻到了血腥气,睁开眼,瞳孔灰暗:“你去西丘了?”

观博气息不稳,咳了两声:“弟子气不过,想教训教训那个女妖。”

玄肆转头望向他,目光无法对焦,不知在看何处:“你被教训了?”

观博羞愧不语。

他也万万没想到那女妖法力如此高强,他竟连一招都接不住。

玄肆低着头喃了一句:“怎么这么没用呢。”

观博立马请罪:“师父恕罪。”

玄肆动了动脖子,耳后不经意露出来,雪白的皮肤上蛰伏着一条黑色血管,向外凸出,血液似要喷涌出来。

“既然这么没用,”他手指间绕着黑色的光晕,歪着头突然咧嘴一笑,“干脆去死怎么样?”

观博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师、师父……”

他满头大汗滚下来。

玄肆站起来,没有光泽的一双瞳孔像流干了血的两个窟窿:“你这双眼睛倒还有点用处。”

“师——”

声音戛然而止,血流满地。

三日后,伽诺神殿的子寅神君状告到万相神殿,说观博神君在西丘遭遇了不测。子寅虽然没有明说是棠光下的手,但却把嫌疑指向了她。

万相神尊令座下弟子果罗率三万神兵去西丘彻查。

大黄是这个悬案的证人。

“我师父没有把人打死,就把他打伤了。”

“是我亲眼看见的。”

“是那个长得像倭瓜一样的神君先挑事的。”

观博神君有些矮小,但也不至于像倭瓜,果罗正想纠正——

“那个倭瓜还骂我师父是下贱小妖,还拔剑动手……”

大黄眉飞色舞地描述了一通,最后总结:“然后我师父就说她师承我师尊戎黎战神。”

语气那是十分与有荣焉。

果罗和红晔交好,态度算得上客气:“棠光神君,在事情的原委弄清楚之前,请勿擅自离开西丘。”

大黄说得很完整,棠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只纠正了一下称呼:“我被削了神籍,已经不是神君了。”

果罗没接话,面无表情地吩咐神兵将此处包围。

棠光暂时住在树婆的茅草屋里,三万神兵在屋外把守,一只鸟儿也不准靠近。这般阵势,令她隐隐不安。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第二章

董唤娣一脸慈爱的问萧原:“可好些了,身上觉得咋样?你可得好好养着啊,等养好了,婶子给你做好吃的。”

“好多了,多谢。”萧原回了一句。

董唤娣转过头看着金三娘:“我瞧着这孩子就好,长的多俊啊,品性又好,和我们家还有缘份,不然这么着吧,咱们两家结个干亲,让我闺女认你当干娘,要不让原子认我当干娘也行,往后啊,这俩孩子就是兄妹了。”

“咳,咳……”

萧原剧烈的咳嗽起来。

安宁坐在一旁低头闷笑。

萧原瞪了她一眼。

“这个不成,这个不成。”

金三娘急了,赶紧摆手。

董唤娣拉着金三娘的手乐呵呵道:“你跟我还见外啊,咋就不成了,是我们家成分高还是咋的?对了,也不知道这俩孩子谁大,你说这是兄妹呢还是姐弟呢。”

“这俩孩子都……”

金三娘想说萧原亲了安宁的事情。

董唤娣大声道:“这有啥啊,这不是兄妹么,当哥哥的救妹妹咋的了。”

敢情董唤娣昨天想了一晚上想出这么一招来。

别说,这招还真管用,瞧金三娘可不就急的额上冒汗了么。

眼瞅着煮熟的媳妇跑了,金三娘心里可不使劲骂董唤娣阴险奸诈。

萧原也不能让煮熟的媳妇给跑了啊。

这要真认了干亲,他还怎么娶媳妇啊,难不成这辈子还得打光棍。

萧家可就他一个儿子,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可不能让他打光棍的。

“娘,我胸口闷,我喘不上气,哎呀,我头疼的厉害,不行,我头太疼了……”

萧原这会儿不能当着董唤娣的面说娶不上你家闺女我这辈子就得打光棍,他现在唯一的法子只能装病,先把这茬混过去再说。

果然,金三娘一听萧原说不得劲,就赶紧上炕去扶萧原:“哪儿不舒服,头疼啊,你赶紧躺下,我给你拿药去。”

董唤娣也吓了一大跳。

她拉着安宁从炕沿上跳下来,看着萧原这么一会儿功夫都疼的快打滚了,她心说这应该是真不舒服,为了救自家闺女,这孩子也是遭了罪的。

她微微低头,掩住眼中的心疼和焦急。

“孩子,你赶紧躺下,大妹子,赶紧给孩子弄点药啊。”

董唤娣不住的催,金三娘满屋子乱转。

安宁已经找了碗倒了一碗温水,金三娘拿了药给萧原。

安宁顺势把水递了过去。

萧原把药方到嘴里,接过碗一口气喝了小半碗水。

董唤娣看这样子今天是谈不拢了,就拉着安宁道:“让孩子养着吧,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孩子好点了我们再过来探望。”

金三娘点头:“你们慢点啊,我就不送了。”

大牛想

文学

要去送安宁,让萧原一把给拉住了:“你干啥,赶紧坐下给我捏捏头。”

安宁从萧家出来就想笑。

这董唤娣也是一能人了,竟是把萧原都逼的只能装病。

董唤娣这边还和安宁絮叨呢:“我看原子不像装病的,看起来是救你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要是萧家紧抓着这点不放,咱们还真不好办,不如这么着,你等两天再过来,

文学

来了就给萧柱子和金三娘跪下嗑头,不管他们说啥,你就只管喊干爹干娘,就管他儿子叫哥,最好在人多的时候认下这门干亲,你这头嗑了,我看他们还有啥脸面要娶你过门。”

董唤娣这边教安宁认干亲。

那边金三娘看着萧原笑嘻嘻的坐着,忍不住拍了他一下:“你真是要吓死娘了。”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第三章

“主人要见你们。”领头的人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再也不肯开口,然后他挥了挥手。

从领头人后面走出四个人,他们两人一组,解开窦小娥和钱小多身上的锁链后将她们架了起来。

领头人转过身走在前面,架起窦小娥的小组走在中间,架起钱小多的小组则走在最后。

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曲折的暗道,来到了一间密室。

“人已带到。”寡言少语的领头人总算是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灯点上。”

“诺。”

随着一盏盏灯亮起,整间密室的布局也映入窦小娥的眼中。

密室的所有摆件都是成双成对的,且以疑似密室主的那个人为准画一条直线成对称分布。

四面墙十分单调,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只有四角挂着的四个灯笼最为显眼。

这间密室还非常干净,哪怕没有生活的痕迹,也要保持不落灰尘的干净。

如果说关押窦小娥和钱小多的暗牢有着与暗牢不相符的整洁可以看出主人家对于整洁有着莫名地执念,那么这间密室布置则可以看出主人家的一些其他品性。

密室主对于对称和整洁还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执念啊。

观察完这间密室,窦小娥又开始观察起密室内的其他人。

那位疑似密室主的人身着月白长袍,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分别挂在腰间的一左一右。

窦小娥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严肃脸,但是这张脸她怎么看都觉得与这身打扮相符。这个人给她有一种偷穿别人衣服感觉。

只见那个疑似密室主的人好像是站累了,他示意下两个奴仆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坐下。

“其实杀了你才是才是上策。”

对于这句话,窦小娥是左耳进右耳出,他们要是选上策的话何至于非那么大劲儿把她绑到这里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