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乖女林小喜1全文阅读

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第一章

“轰!”

幽天器战兵之剑,与紫袍老者那一掌凶猛交击在了一起。

“呃!”只听这老头嘴上,发出了一阵闷哼,虽然那一掌将剑力挡下,但那紫色身躯,都狂颤了起来。

“再来!”石枫怒声再吼。

就连这片天地的天妖诛魔阵之力,都在他这一吼声下狂暴了无数。

全力冲击那紫袍老者而去。

集聚了四件天妖战兵,又有那主宰阵中一切的天妖魂。

如今的天妖诛魔阵早已今非昔比。

道道狂阵猛冲,一道金色钟影更是笼罩石枫之身。

此乃天妖神钟之力,主宰阵中防御!

“的确,你这一次前来,确实又强大了无数。”

忽然,紫袍老者那张面容,变得平静了下来。

对石枫慢慢地说着这一句说。

与此同时,便见他右手也开始微微缓缓而动,有一紫色拂尘,被他从虚空抓住。

之前,这老头对石枫,一直是赤手空拳。

终于在这一刻,石枫逼得他也动用了战兵。

拂尘往前一打,迎向石枫斩来的猛烈一剑。

“嘭!”一阵无比暴烈的轰响,震天荡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天地疯狂沸腾,他们战场下方的那座紫色大山,也剧烈摇晃了起来。

“居然,挡下了!”这一刻,石枫直接一惊。

自己动用幽天帝战兵,耗费无边能量,结果这个老头以那拂尘,看似轻轻松

文学

松地就挡了下来。

“此物,到底是何品阶的战兵?”石枫双目盯着那拂尘,惊声说道。

“好了,就此结束吧,此次你没有让我失望。”

老头说着这一句话,手中拂尘再而舞荡起来。

道道之力,犹如海浪般从拂尘之上荡漾而出。

天妖诛魔阵中冲来滚滚妖力,竟然都被这拂尘上的力量给挡下。

随后,紫袍老者手中拂尘再而一动,看似轻飘飘无力地荡向石枫。

“斩!”怒声一喝,全身之力再而冲入了幽天器战兵之中,怒猛一斩,迎向拂尘。

“嘭!”音爆两响。

两力相击,都是相互挡下。

“呵!”紫袍老者一声呵笑。

他老脸平静无波,然而石枫,却是面露疲态。

“再来!”这一刻,石枫面目变得无比扭曲,天魔血剑再次被染上一层森白,又是全力一斩。

这已经是,第三剑了。

而紫袍老者迎击他,还是拂尘微微一荡。

“嘭!”

这一次,直至石枫斩出了第五剑,才全身无力,面色煞白无比。

“能逼我动用法器,这一次,你已经很不简单了。

回去吧,三个月后,再来挑战我。”

说着这一句后,紫袍老者手中拂尘一挥。

一道紫光从石枫身上闪耀而起,离开这武道天塔。

身在一片朦胧紫光之中,石枫顿时感受到滚滚玄异之力,再而暴冲自己的丹田,肉身。

此次的力量,有股无穷无尽之感,就连石枫的身体,都被瞬间冲得鼓起。

仿佛即将就要爆破一般。

“呃!”嘴中响起一阵闷哼。

这一刻,甚至有股难熬之感。

一道白色之光,从他身上闪耀。

就这样,石枫的武道修为,步入了虚无二重天。

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第二章

听到王腾的话语,乌克普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人类竟然知道它是什么种族,并且还能够准确的说出它们这一族的特点和能力。

知道也就算了,偏偏还要问一下其他人。

搞得它以为王腾并不知道它们魔脑族的存在,在它放松下来时,又打碎了它的庆幸。

这人到底是怎么个奇葩,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佩姬和温德尔等人也是无语了,实在有点不知该如何形容王腾。

与此同时,王腾所描述的魔脑族特征也是让他们悚然一惊,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这魔脑族竟然可以蚕食吞噬他人的灵魂,并占据其身躯,实在是极为诡异与恐怖。

他们都忍不住退后了几步,生怕被谛奇身躯内的魔脑族黑暗种盯上。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惊讶。”王腾看着乌克普,嘿嘿笑道。

“我说过,我并不是魔脑族。”乌克普冷声道。

“死鸭子嘴硬。”王腾摇了摇头。

“王腾,谛奇堂哥他是不是已经被吞噬了?”一旁奥莉娅面色苍白的问道。

此刻她已是手足无措,她与谛奇关系极好,如果谛奇被吞噬了,她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错,这具身体的人类已经死了,被我吞噬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乌克普狞笑道:“他的身躯在我吞噬的所有人之中,算是顶尖的,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奥莉娅闻言,顿时捂住了嘴巴,一双大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眼泪在其中打转。

“哭什么!”王腾轻喝一声,用手指戳了戳奥莉娅的脑门,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就你这样还想出来闯荡,何况黑暗种的话,能相信吗?长点脑子行不行。”

“我……你还骂我。”奥莉娅眼眶之中的泪水顿时就流了下来,委屈无比,哭着哭着,突然愣住:“等下,你的意思是,谛奇堂哥没死?”

“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他没死。”王腾没好气道。

“真的?”奥莉娅不大相信似的问道。

“我骗你有好处吗?”王腾道。

“对哦!”奥莉娅呆呆的点了点头,急切的说道:“那你快点救他啊,万一再迟一点就被这头黑暗种吃了呢。”

“放心吧,谛奇的灵魂本源不弱,这头黑暗种没那么容易吃了他。”王腾淡淡说道。

“人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这一切如此清楚。”乌克普死死盯着王腾,问道。

到了这种地步,它也知道欺骗对方没有任何用处了,因为这个人类对它的一切真的是掌握的一清二楚,就仿佛把它给切开了研究一番似的。

任谁遇到这种事,感觉都不会很好。

仿佛自己在对方面前没有了任何秘密。

“别多想,我就是个普通人。”王腾平淡的说道。

“……”乌克普。

神特么普通人!

我信你个鬼啊。

普通人能知道魔脑族的存在?普通人能够知道它眼下占据的这具身体的真实情况?

当它傻吗?

乌克普撇过头去,不愿意再看这个人类的面孔。

呸,贱人!

“怎么样,我的两个选择,你考虑的如何了?”王腾也没再废话,问道。

“哼,你不用故弄玄虚了,你根本奈何不了我。”乌克普冷笑道。

“唉,最终还是要我自己动手,很麻烦的诶。”王腾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乌克普顿时心中一提。

难道这个人类真的可以把它从躯壳内揪出来?

但是这不对啊。

除非是比它强大很多的武者,并且还要精通灵魂之道,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把它从躯壳内拉出来。

因为它们魔脑族占据躯壳之时,并不是简单的侵占躯壳的识海,而是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进入躯壳,而后与躯壳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就像是彻底变成了躯壳的灵魂一般。

试想一下,将一个人的灵魂体从身体内拉出来,这是何等的困难。

想把它们魔脑族从占据的躯壳内拉出来,也是一样的道理,绝对不比前者简单多少。

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第三章

轰隆——!

伴随惊天巨响,地动山摇。

一头翼展超过十六米的巨型风神翼龙哀鸣着从半空中狠狠砸落在地面上,脖子和翅膀都被扭曲成一个可怕的形状,殷红的血液涓涓流淌浸透了它身下的泥土。

脸不红气不喘的安妮塔,这才轻轻松松从这头最强龙兽已经凹陷的脑壳上跳了下来。

拍了拍自己干干净净的双手。

“打完收工。”

此时,在她身边的地面上已经躺了一圈尽数拥有“龙脉”的各种巨兽。

这些体型不比大象更小的龙兽脑门上,全都残留着一只微微凹陷的秀气拳印,外表看起来十分安详,但大脑却已经完全变成了豆花。

显然它们都是被安妮塔这双看似纤细柔弱的双手给一一锤爆,原地去世。

信步走到这片好像史前世界的山谷中央,抬起修长有力的右腿一个跨步侧踢。

轰!

在陡然爆发的斗气推动下,凌厉的腿劲好像一柄锋锐无匹的铡刀,将一根需要双人才能合抱的石柱轻易斩断。

一只盛着不知道属于何种纯血巨龙血液的药剂瓶,包裹在一团蒙蒙的蓝光中,从石柱顶端摔落下来被安妮塔稳稳接到了手中。

扫了一眼好像一头被激怒的巨兽般,在瓶中不断翻滚咆哮的蓝色龙血以及泡在其中好像眼球一样的结晶体,女孩儿不由感叹道:

“至少经过了一千年竟然还能保持着这么强的活性,‘时钟塔学派’传承的巫术真是神奇!艾文说得果然很有道理,这个世界上巫术才是第一生产力啊。”

将龙血收到腰间的腰包里面,顺便抬起战靴一脚踩碎了恰好从脚边泥土中钻出来的某种,生着无数步足的大型节肢动物。

感受到脚下虫子滑腻的体液,安妮塔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跟在艾文身边耳濡目染,对他那一套生物工程的研究领域也不算太过陌生。在目前这种氧气含量特别高的环境中,虫子会长的特别大也并不奇怪。

只是这种窸窸窣窣无处不在的生物,实在是让人感到有些恶心。

……

“武装!”

不同于早就是上位巫师的艾文,本质只有二阶的奥丽维娅,一进入【时钟塔】内部便已经展开了自己经过再次升级的宝石武装。

小巧的蓝宝石王冠、水滴型的月光石耳坠、百褶短裙、贴身长袜、水晶高跟鞋…

魔法书《宝石辞典》漂浮在身前,这本重达二十公斤的厚重大部头典籍,在纯金的封面上自然生长着一丛丛美轮美奂的宝石晶簇。

身侧环绕着十几枚星星一样闪耀的红宝石精灵,众星捧月般构成了移动的【阵地仪轨·星月】,让女孩晶莹剔透的足尖轻轻离地,不受重力影响般漂浮而起。

灵性视野中,一圈美轮美轮的闪耀条带像星河一般环绕在她的身周。

不说“宝石学派”和“活化学派”,两家共同凝结在这一身装备中的各种独门巫术工艺。单单就是原材料

文学

本身的价值,给王国海军增加一支小型的战列舰舰队还是没有问题的。

奥丽维娅在四通八达的地下矿洞中飞速前进。

放在过去这里琳琅满目的各种天然宝石,足以让她化身成一只名为“不搜刮不舒服斯基”的小仓鼠,但现在对这些东西却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轰!轰!轰!…

红宝石精灵发射出一道道炽热的火线,将一只只通体由各种矿石材质构成,体型庞大到能堵住半个矿洞的巨型蜘蛛轰成碎片。

【宝石巫术·极光炮】

这也是最符合“宝石学派”气质的战斗方式。

火力全开之下没有任何地穴守卫能让女孩儿迟滞一步,短短十几分钟便让她一路杀到了洞穴的最深处。

在一片布满蛛网的洞窟内,找到了一颗装在匣子里被雕琢成玫瑰形状,重量至少有着八百克拉的超级蓝钻“陡角山”。

在灿烂的金质匣子底部还刻着一行小字:

“谁拥有它,谁就将拥有整个世界。谁拥有它,谁就得承受它所带来的灾难。唯有神明或财力能够与之相称的女性拥有它,才不会承受任何惩罚。”

显然这是一颗足以让任何女性为之目眩的【诅咒珠宝】。

……

刺啦——

外形好像钟表指针一样的锋利长剑在一处复杂的迷宫中随机闪现,轻易在厚重的白色岩壁上划出一串串火星。

正在其中穿行的米兰却根本无需开启【巫术护盾】,有如神助一般每每都能恰巧躲开向自己袭来的长剑。

但在这片错综复杂的迷宫中,危险还远远不止于此。

汪汪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