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坚持一下宝贝: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啊坚持一下宝贝 第一章

问:热恋中的情侣一般是什么状态?

答:恶心!

确实,看到别人小俩口在自己面前腻歪,都会感觉不适。

《一只鬼的故事》,现在拍的就是一场很普通的热恋情侣的感情戏。

周二下午电视停台,电视剧安静地显示出了经典画面,没节目看的男女主角也不去关电视,就躺在沙发上说着话,腻歪在一起。

“咔!”

宁昊看向唐言:“NG11次了,不能再浪费胶片了。”

“先停一下吧。”

唐言点点头,从椅子上起来,拍了拍掌镜的杜桔。

“大家休息一下。”

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情况,唐言从来没考虑过,会在这么简单的戏份上卡壳。

本来最难的戏是陈昆披着床单的独角戏,连女主角都没有,镜头里就他一个人。

为此还特地放在后面拍,前两天虽然也有点鬼魂的戏,可好歹和女主角同框,观众的目光会被分散,不会过度关注度一个人身上,相对来说并没有那么苛刻。

独角戏就不一样了,还是披着床单,不露脸没声音,观众的眼睛就在他身上,一点问题都不能有。

可…陈昆这个初哥,就在这么简单一出情侣腻歪的日常卡壳了。

之前接连NG,什么招也试了。

唐言看着两人,一脸苦恼,想了想道:“要不你们自由发挥,不用局限在台词里,反正一般热恋中的情侣,腻歪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说一些没营养的口水话。”

高媛媛不明白:“什么叫没营养的口水话啊?”

就是…怎么说呢,唐言举个例子:“一般热恋当中的情侣,无时无刻有说不完的话,可是能说的事就那么些,时间长了也就没什么好说了。

这时候就会进入到一个什么屁大点小事都能聊半天,或者刚聊一件事没两句话,又扯到另一件事上去。

虽然很无聊,聊这些事没有任何意义,就跟你吃了吗,我吃了差不多,这个过程不在于到底聊些什么,而在于两人在一起的时光,就是背乘法口诀都是甜蜜的。”

一开始高媛媛还很认真地听着,可是当唐言说背乘法口诀,一下没绷住笑出声来。

“哪有聊天背乘法口诀的啊。”

唐言摇摇头:“情人眼里出西施听说过没,喜欢的人说什么都是好听的。”

一旁宁昊嘿嘿笑道:“这个我可以作证,有时候就是有什么聊什么,我和老邢约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路边看到什么就说什么。”

谈恋爱就这?高媛媛撇撇嘴:“没劲,这么无聊。”

宁昊好像抓住了重点,问道:“媛媛,你不会也和陈昆一样,没谈过恋爱吧,那这还怎么拍。”

“…追我的人多了去了。”高媛媛微微仰着小肉脸,又没好气地瞪了唐言一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咦…

宁昊两眼放光,拉着唐言走远点,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问:

“你做什么好事了?”

“我…”

唐言突然感觉旁边多了几个脑袋,杜桔、郝义,连陈昆这个男主角都丢下女主角凑了过来。

杜桔和郝义:“师兄..

文学

.嘿嘿…”

陈昆也一脸坏笑和期待。

唐言知道他们在期待着什么,人类的通病。

“我跟陈昆很早就认识她了,也算是朋友,偶尔联系,前年她接了一部电视剧《找不着北》,说导演也是我学校的。

91届的文学系师兄腾华滔,我也认识,就说这师兄人挺好,他爸也是大导演,女朋友也是我们93届的师姐。”

“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过了几天,她打电话到我们宿舍的座机上,张嘴就骂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腾华滔这LSP骚扰她呗。”

“然后呢?”

唐言摊了摊手:“我怎么知道,还怪上我了,说一个学校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就这?”宁昊他们一脸失望。

切,没劲!

“说正事说正事!”

宁昊又把唐言拉回到沙发边上,继续纠结这场戏:“那这段到底怎么拍,陈昆你状态好点了没?”

陈昆摇摇头,那种满脑子、满眼都是一个女生的感觉,他找不到,最起码在高媛媛身上找不到。

“不是,听唐言说,你刚拍完赵宝钢的一个言情剧,和周汛演一对,就没有这么深情的场景吗?”宁昊不解道。

陈昆依然摇头。

“算了,不纠结这个。”

说起这个话题,唐言立马打断。

别人不知道,他是清楚的。

陈昆有一个姐姐,他95年来京城,在东方歌舞团当歌手,那时候为了演出机会,要花钱请客吃饭。

可是他又没钱,经济条件也不好的姐姐知道后不断给他寄钱,还叮嘱他多请领导吃饭。

啊坚持一下宝贝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坚持一下宝贝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文学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22 09:06:07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