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不可以全文、公主纯肉高H文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一章

[战王与枫国将军府嫡女有染。]

就是这短短几个字,姚舒琦几乎要当场爆发,好在她还知道这是在外面,几乎用了全部力量来克制。

姚舒琦低垂着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尽量让声音保持柔和:“战王,臣女等您迎娶之日。”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显然不太合适,然而当着百姓的面,他绝对不会落了自己的面子。

好歹他也是丞相之女,就凭这个身份,他也必须做出承诺,她不允许爱慕多年的人身边站着其他女子。

此刻的战王虽是假扮,可说到底也是战王的影子,首先考虑的就是霄云狂的大业。

“嗯,舒琦不必相送,你身子骨不好,本王心有不忍。”他的话音刚落,旁边一男子驾马而来。

“战王,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说话的男子是霄云狂的副将,他看着天色打断两人对话。

“战王不用担心臣女,您一切多加小心,臣女恭送战王。”姚舒琦礼仪到位,落落大方的举止引人赞叹。

目送战王离开,姚舒琦转身的那一刻,双拳紧握,就连指甲嵌进肉里都毫不自知。

“翠儿,给我去查战王可曾出现在过枫国。”不管纸条上说的是真是假,这件事她都必须查清楚。

“是。”婢女立刻转身去联系探子。

她不允许战王身边有其他人,更不允许他纳一堆小妾给她添堵,还没进门就给她找来这么多女人争宠。

当初他明明说过这一生只会有她一个女人,这才过去多久,他就另觅新欢。

果然,男人根本靠不住,能靠住的只有那个位置,霄云狂,如果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纵使我姚舒琦在如何心悦你,也绝不会让你把我当成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

躲在人群中的两人,随着人流一起消失,来到客栈,要了间天字号房,窗户正对的就是丞相府。

其实莳泽煌本打算要两间客房,寒絮却说两人如今是夫妻,要两间难免会让人对两人身份生疑。

莳泽煌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最终还是按照她的要求要了一间客房,付钱的当然是寒絮。

这家客栈说来也是丞相府夫人的产业,也是为了方便当初嫁妆才挑了这里。

现在正好方便了他们,两人支起窗户,莳泽煌为她倒了杯茶道:“先生下一步打算如何?”

“夫人。”寒絮纠正他的称呼。

莳泽煌张了张嘴,最后红着耳根喊了声夫人。

“嗯,乖~”寒絮揉了揉他的脑袋,柔软的发丝摸上去很舒服。

莳泽煌:“……”

所以,下一步她到底打算什么?

寒絮见他眼睛一眨不眨的朝自己看来,便收回手说道:“把霄云狂的消息一字不漏的透露给她。

等边境那边打的水深火热,我们再过去添一把火,将真正的霄云狂引回来。”

话落,寒絮又在心底道:“灏,再给子御国天一把火,看看这里有没有隐藏的幻力者。”

“收到。”

“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去?”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二章

宣平侯入宫便接到了即刻南下的圣旨,皇帝钦点他为南巡钦差大臣,暂代南海城水师总督一职,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剿灭匪患,夺回南城岛屿。

宣平侯率领五百轻骑连夜出了京城,常璟亦在随行的行列。

顾娇从信阳公主的宅子出来后,坐玉瑾安排的马车回了碧水胡同。

家里很热闹,街坊邻居都过来看小宝宝,这真的是个又乖又漂亮的小宝宝。

秦公公与魏公公也来了。

顾娇此番入宫就是给姑婆与皇帝报喜,两位大佬因海上匪患一事连夜召集肱骨大臣议事,没办法亲自到碧水胡同来探望小家伙,于是让秦公公与魏公公过来。

“你都抱了半个时辰了,给我也抱一下!”

西屋内,秦公公幽怨对魏公公说。

魏公公背过身子,避开秦公公伸过来的魔爪,蛮横地说道:“不给!”

他先抢到的!

还是从六婶儿手里抢过来的,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你下次再来抱!”魏公公坚决不让出小宝宝!

秦公公气得直磨牙。

小样,跟了皇帝一场,就忘了谁才是后宫第一内侍了是吧?

魏公公不管。

他不让不让就不让!

秦公公又不能上手去抢,万一伤了孩子,庄太后还不得拧了他脑袋呀?

秦公公引诱道:“让我抱抱,回头我把德全送过去给你玩两天。”

德全是秦公公养的小王八,他最宠爱的那一只,魏公公眼馋很久了。

魏公公不假思索道:“去去去!”

有了小宝宝,谁还稀罕你的王八?

主要也是他馋秦公公的王八不是为了玩,是为了炖王八汤啊!

秦公公最终也没能抢过魏公公,很是让总被仁寿宫压一头的魏公公扬眉吐气了一把。

夺宝大战一直到小净空从国子监回来才结束,小净空一出现,基本俩人没戏了。

谁抢得过他呀?

小净空还不大会抱小宝宝,他把小宝宝放进摇篮里,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没有摇篮高,于是他不得不搬来一个小板凳,踩在凳子上看小弟弟。

“弟子的鼻子像我,嘴巴像我,眼睛像我,眉毛也像我!”小净空挺起小胸脯,晃了晃小脑袋,无比得意地说道,“真是个帅气的小男子汉呢!”

所有人:“……”

搞了半天,你其实就是想夸你自己吧?

月子里的孩子除了吃就是睡,并不能很好地回应小净空的逗乐,小净空玩一会儿弟弟就没兴趣了,继续去胡同里溜鸡。

姚氏暂时住东屋,她奶水不大够,刘婶儿给介绍了个奶娘,奶娘是老实人,比姚氏小几岁,与家中嫂子差不多月份生下孩子,她的孩子交给嫂子去喂。

她则搬过来,住姚氏原先的屋,她主要是夜里喂喂孩子,白日里若孩子吃不够就再多一两顿。

得知顾娇一会儿要睡在西屋,最开心的是小净空。

“我可以和娇娇睡啦!”

他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小寸头梳得光亮亮的,雄赳赳地去了西屋。

“娇娇!我来啦!”

他蹬掉鞋子往床上爬。

谁料他一只小短腿儿还没爬上去,便被坏姐夫提溜了起来。

萧珩:“你去姑爷爷那边睡。”

小净空一阵扑腾:“我不要!我不要!我和娇娇睡!”

不要也得要。

小净空被坏姐夫无情地拎去了隔壁。

顾娇洗了澡回到西屋时,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好了,只铺了一床,小净空不在,萧珩……在,不过却是在收拾自己的寝衣。

“你不睡吗?”顾娇问。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用一块干爽的棉布裹在头顶,独独遗漏了一缕湿漉漉的秀发,耷在她耳畔,晶莹的水珠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有些诱惑。

萧珩轻咳一声,移开视线,看向手中的寝衣,道:“我和净空过去睡。”

顾娇看着西屋的床铺,好叭,这张床睡三个人确实小了点。

其实不是床小不小的问题,而是——

萧珩看着她日渐美好的身躯,在夜深人静时格外令人难以冷静,他深吸一口气,摒除在识海中翻涌的旖念,正色道:“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息,记得擦头发。”

“嗯。”顾娇点点头,顺手将头上的棉布巾子拿了下来。

乌黑的长发滑落,铺满她的肩头,衬得她娇嫩的肌肤莹白如雪。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三章

顾文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她赶紧只在女人身后。

“你冷静一点,我不问了,我帮你找儿子,等等,别走啊。”顾文雨和红衣女人的距离越拉越远,毕竟对方是用飘的。

最后,顾文雨不得不开启了慢放模式,才追上了红衣女人,但跑到七楼的时候,红衣女人忽的一下消失了。

顾文雨呆愣愣的站在楼梯间,左右环顾,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红衣女人的身影。

“不见了?”顾文雨狐疑着推开安全通道的门,进入七楼。

七楼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走廊上的灯到是亮着,但整层楼却显得更加阴森和压抑。

顾文雨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红衣女人失控了,她到底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仅剩一缕执念都会如此害怕?

看红衣女人的样子,她死前应该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这也许就是她害怕的原因。

顾文雨顺着七楼的房间一间一间往里走,始终没有看到红衣女人从哪间屋子里飘出来,直到顾文雨来到706室,她在这里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顾文雨刚想仔细分辨,706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了,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男人出现

文学

,他手中提着个垃圾袋,似

文学

乎是准备出门丢垃圾了。

刀疤男看见顾文雨楞楞的站在他家门口,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他凶神恶煞的瞪着顾文雨,语气不善的呵道:“干什么的?”

“请问,小岚是住这儿吗?”顾文雨随便扯了个人名,现编了一个理由。

“滚滚滚,找错了,老子不认识什么小岚。”刀疤男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驱赶着顾文雨。

“不好意思,打扰了。”顾文雨一边后退,一边往屋子里面偷瞄。

厨房的案板上血糊糊的,男人似乎正在剁肉,窗台上还挂着好几块完整的生猪肉,看起来整头猪都在这里了。

刀疤男把垃圾丢在门外,然后嘭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顾文雨吃瘪,她感觉自己可能是想错了,706的血腥味不过是来源于生猪肉而已。

她愁眉苦脸的往回走,路过705的时候,发现705的大门被人打开来一条缝,似乎有人透过门缝在观察外面的情况。

顾文雨有些疑惑的走近705的大门,又是嘭的一声,大门被人重重的关上,看来对方并不欢迎顾文雨。

印象中,住在705的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瘦瘦小小,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

顾文雨站在705的门外,她感觉里面的人十分奇怪,会透过门缝来观察外面的人和事,警惕心极强,也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因为他知道一些隐秘。

在705的门外停留了一会儿,顾文雨摇了摇头继续往楼上走,这栋楼只有八层楼高,八楼就是最后一层了。

顾文雨上到八楼,发现再往上还有一个天台,通往天台的大铁门并没有上锁,现在的房子很少有天台了,顾文雨没有去去八楼,而是先去了天台。

打开天台大门,这地方横七竖八的支着一些晾衣杆,看起来经常会有人上来晒被子什么的,角落里还堆放着不少杂物,大部分都是破损的旧家具。

顾文雨在天台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一面落满灰尘的镜子前面。这是一面古旧的全身镜,除了满是灰尘之外,镜子本身并没有任何破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扔在这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