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库,狼王大以狼身进入了

色库 第一章

苏昼说这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他想要知道,那些昔日打碎了宇宙,令终寰镇印,天神刻度和银河之星等封印碎片陨落世间的超级文明,为何没有在祂们最鼎盛强大,并且察觉到自己对宇宙破坏的时候,将这三大碎片收集齐全,复原封印。

要知道,那可是现在许多超级文明都还是原始生物,甚至就连母星都还是熔岩星球的超远古年代,只要祂们想,就绝对能找到。

先不谈银河之星根本就没有掩饰,大大咧咧地就在瑟诺斯提亚人那边释放自己的能量,哪怕是后来隐匿的天神刻度,也在地球那边制造了极其可怖,可以在很远星域就观测到的时空扭曲。

概率科学联合体,能制造出银河网道AI,还有其他河系的诸多网道智能,足以证明这一文明的力量已经纵横宇宙,而昔日和祂们交战的文明肯定也有相近的实力。

这些超级强者,超级文明,为何会在明明知晓宇宙已经破损,也知晓破损碎片跌落的情况下,离开封印宇宙,前往多元虚空?

“祂们可不像是我们地球神系那边,没有‘∞’级的强者,所以为了整个文明整体,所以才要迁移离开——∞级的灵能者,根本无惧灵气断绝,祂们本身就是近乎无限的灵能源点,可以制造出一个小宇宙令文明繁衍生息!”

“所以,畏惧第二次灵能断绝,所以才离开封印宇宙这点,根本就不成立?”

如此说道,苏昼带着疑惑询问银河网道AI:“祂们是遭遇了什么?亦或是发现了什么吗?”

“终耀之门,根本就不像是单纯的出入口,反而更像是一种特殊的……封印抑制装置啊!”

网道AI沉默了一会,祂似乎正在索引资料。

这位本体乃是诸多恒星之间,释放出的‘星间波段网络’的超级智能,有着几近于无限的计算力,但是涉及到有关于造物主的这等高级权限资讯时,仍然和一般人一样,会显露出‘迟疑’。

但最后,祂还是道出事实。

【创造者,并非不想修复宇宙】

祂的语调依然沉稳:【宇宙碎片崩落,封印破碎,祂们的确都知晓,但是那时的确还有更加紧迫的事情发生】

【苏昼尊主,我们的宇宙,是活着的】

苏昼抬起眉头,他有些惊讶,但却并不是特别惊讶:“果然?”

宇宙是活的这点,对于超凡者而言,根本不算是什么大新闻——别的不说,神龙世界那一整个世界,不都是始祖之龙孵化出来的?

而完美世界,更是整个世界的物质能量,都是辟始凤凰和始源真龙构成,假如祂们愿意,恐怕随时可以身化两个活世界。

至于神木就更不用说了,人家九界木再长大一点,真的长出九个宇宙有什么可奇怪的?

既然如此,宇宙是活的,只能算是稀疏平常。

苏昼只是有一点疑惑:“你的意思是,我们所在的封印宇宙……有着自我意识?”

【准确的说,应该说是源自封印,失控的自我防卫意识】

倘若是一般人,恐怕会惊讶苏昼见多识广的太多,但银河网道AI却仍然语气如常:【苏昼尊主,生命受损,会有应激反应,宇宙也同样如此】

【创造者和祂们的盟友敌人击碎了宇宙的裂隙,这不仅破坏了封印的完整,也造成宇宙的缺失,我们的宇宙中多出了许多时空无法自愈的裂隙,进而导致了大量虚空魔物,外界邪神眷属入侵,就像是病菌进入身体】

【倘若宇宙是一个封闭系统,那祂不可能有自我意识,自然无所谓这点,但多元宇宙却并不是一个封闭系统,每一个宇宙,都有着拥有‘生命’的可能——我们封印宇宙,因为封印破碎,宇宙缺失,反而把握住了这机会,出现了一个意识】

【一个过激的防卫意识】

苏昼沉默地聆听网道AI的所言所语,这是祂没有对其他银河上国说出的‘高等机密资讯’。

而且,他也逐渐明白,为何银河网道AI对自己如此特殊,愿意对自己诉说真相。

网道AI还在继续:【宇宙防卫意识对于创造者等破坏了祂躯体的文明和个体,有着极大的敌意,】

【宇宙防卫意识的存在本身并不强大——但那是对于整个宇宙而言,单独地去针对一个文明,一个个体,无论是谁都难以承受,故而我的创造者,还有其他先祖文明都选择离开宇宙】

【而在离开前,祂们以终寰镇印的力量,制造了终耀之门,限制住了宇宙防卫意识的本能,与此同时,祂们尽可能低剿灭我们宇宙周边的虚空魔物,避免‘再感染’现象,导致防卫意识的复苏】

【终耀之门……并不仅仅是堵住大裂隙的封印,它的本体是同时存在于百万个以上时空节点中的,先祖文明对你口中‘伟大封印’的仿制,通向我们这宇宙的内侧,限制我们宇宙防卫意识的同时,也代替了防卫意识,保护我们宇宙不受侵害】

【只是,自创造者们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存在,可以将其完全启动】

在网道AI话毕后,苏昼感应到了,某种‘凝视’的目光。

这最为强大的人工智能,正在‘端详’苏昼。

所以,青年轻笑一声,缓缓道:“因为,如果想要操控终耀之门,就必须要有接近先祖文明,也即是∞级的实力。”

“不然的话,哪怕是凭借手段,得到了操控权,能够掌控终寰镇印,却也未必能维持对宇宙防卫意识的封印镇压,导致不可预料的危险发展。”

网道AI默认了这一点,但还是补充了一句:【而且,必须是防卫意识诞生之后,才出现的全新∞级灵能者】

【创造者祂们已经进入了宇宙黑名单,即便是不回归,仅仅是靠近封印宇宙,都会导致沉寂的防卫意识苏醒】

防卫意识苏醒,究竟会造成什么后果,没有人知道。

但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所有人都不敢去赌——没有任何人还有任何文明,可以拿自己亦或是其他宇宙众生的生命去赌。

除非……

“除非,实力能够胜过整个宇宙。”

“网道AI对我之所以如此特殊,恐怕是觉得我可以成就‘∞’,抵达祂们昔日造物主的境地,掌控终耀之门,安定宇宙吧。”

想到这里,苏昼不禁哑然失笑。

即便是∞级的强者,最多也不过是创造一个小宇宙,小世界,面对真正的无限大宇宙,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胜得过的,最多也就像是概率科学联合体那样,凭借种种手段,封印初生的宇宙意识。

恐怕,非要抵达辟始凤凰和始源真龙那样的境界,乃至于更进一步,才能办成这样的伟业吧。

自己现在,还差得远呢。

真相,清晰了。

防卫意识并不特殊,某种情况上来说,说是天道,大道,亦或是宇宙盖亚意识,总而言之,就是宇宙受创之后的自我保护本能,不是什么稀奇的存在。

此刻,苏昼大概也知晓,为何虚无教首一直都对终耀之门念念不忘的原因。

不谈凭借大裂隙摧毁宇宙这种实际上有些夸张的计划,哪怕仅仅是唤醒防卫意识,让对方将所有生命都视作‘危害’,就足以达成‘毁灭宇宙中一切生命’这种对于众生来说,和摧毁宇宙差不多的事情了。

而且,后者成功的可能性意外的高。

至于呼唤异宇宙援军,还有驱使虚空魔物,恐怕都是为了尽可能地刺激宇宙防卫意识,让它苏醒时彻底过激话。

“果然深谋远虑。”

吐出一口气,苏昼睁开眼,他抬起头,看向星尘路标指引的方向:“所以,也是时候该阻止祂了。”

没有犹豫,他化作一道流光,跃迁引擎启动,便打开一道光之长路,顺着网道AI指引的路径飞驰而去。

虚无教首的行进路线非常奇特,祂在亚空间和现实宇宙进行来回穿梭,尽可能地混淆自己的前进轨迹,如果不是网道AI本身就是这方面最大的行家,单靠苏昼自己,早八百年前就被甩飞了,根本找不到对方的踪迹。

他早已离开了银河系,潜入了宇宙深邃的黑暗中,那位于极深不可测之地的亚空间最内侧。

亚空间内。

一片寂静的黑暗世界。

当然,亚空间并不总是黑暗,这是宇宙的倒影,任何在现实宇宙有着庞大灵能的个体,在亚空间都如同星辰一般闪耀,照耀周围的一片空间。

曾经有学者猜测,亚空间很可能并非是和宇宙一同诞生的,而是随着生命的诞生,由无数智慧心智混杂灵界的力量,在宇宙内侧凝结而成的一面膜。

在这里,即便是星辰都会黯淡,唯有活跃的思想和意志才能璀璨燃烧,制造出可以稳定不安空间的场域,令一切迷蒙未定的混沌化作可以观测的现实。

随着灵气的复苏,原本已经陷入死寂数千年的亚空间也开始重新活跃起来。

万千智慧种族觉醒灵能,就像是在亚空间中点燃了无数颗星,虽然大多都暗淡非常,但如若仔细去观察,还是可以看见那些微微闪动的光点。

但是,如今,在一片绝对寂静漆黑,周边并没有任何心智文明的空洞区域中,突然亮起了一轮明亮到超乎所有人想象,照耀了周围一整个行星系范围的炽热烈阳。

巨龙震荡双翼,青紫色的烈阳环绕在其周身,灵能之火熊熊燃烧,他在亚空间中飞驰,泼洒由光和炎混杂的雨点。

在巨龙双翼展开的领域范围之内,无尽的业火自虚无中生,然后宛如雪花一般在黑暗中飘飞,意图照耀一切善,也烧灼一切恶。

亚空间中,有许多飘散的灵,那是现实世界众生的种种欲念凝集而成的存在,祂们倘若在一些世界,便是恶魔魔鬼,构成深渊地狱,而倘若在另一些世界,祂们就是欲界天魔,十方魍魉。

在封印宇宙,这些灵原本也应该凝结车各式各样的亚空间恶魔,亦或是亚空间之灵,成为诸多原始灵能文明崇拜,祈求恩赐的对象,也即是原始的灵界神。

有过这样的例子,在一个宇宙中,亚空间彻底变成诸神之界,万神协调万物,带着众生向上。

也有反例,亚空间的大魔汇聚成邪神,化作摧毁,污染一切的邪祟源头,为所有生命带来绝望。

但是在封印宇宙,因为两次灵能断绝,以及超级文明的战争,这些原始灵的升华过程一次又一次地被打断。

如今,这些缥缈的星火,只是敬畏地注视着那道青紫色的炽阳在亚空间中隆隆而过,避免被那灼热的焰点燃。

巨龙在黑暗的空间中飞驰,他能看见许多。

回首看向身后的银河,巨龙可以看见,有庞大的舰队将黄昏的光晕压制在银河的角落,在自己离开后,完全筹备完毕的银河上国们齐齐出手,将本就被重创的诸多征讨使逼入角落。

他能看见,在薄暮星域所在的方向,出现了一道耀眼无比的闪光,那是尊主的光辉,瑟诺斯提亚人最终还是唤醒了祂们尊主的力量,用以抗衡自虚空彼端而来的大敌,和熵影一族一同对抗那些虚空魔物中的祖。

这是虚无教团最后的疯狂,如若虚无教首的计划没有成功,那么暴露了自己全部实力的虚无教团恐怕将会由此覆灭。

苏昼可以看见,他还能继续看见更多细节,不过已经毫无必要。

将回首的目光收回,青年看向前方。

他有他的任务,唯独只有他,尊主才能完成的任务。

“就在这片亚空间的深处,对吗?”

灵能光焰的最中心,苏昼站立在自己真身头顶,他凝视着前方,搜寻着虚无教首的气息:“我看见,已经没有指引,这里就是终点?”

【不,祂的踪迹最后在这里消失,我的能力抵达极限】

而网道AI的语气带着歉意:【实在是太过遥远,此地也实在是太过深入亚空间未知远点,即便是以我的力量,也很难继续追踪】

【不过,的确,已经不远了,即便是全盛时期虚无教首,也不可能完全甩脱我的追踪】

“够了。”

而苏昼点了点头,他也从未指望过网道AI能一路顺畅地将自己送到虚无教首身边——只要能靠近的差不多,他自有自己的手段去追踪对方。

此刻,青年从怀中拿出了天神刻度。

青灰黑金,深青和昏黄,六色刻度在银白色的轮盘上闪耀。

而如今,黄昏色的刻度,开始明亮起来,带着阵阵脉动。

色库 第二章

半月后,有人来接引。

这半月紫一文什么也没做,只是在平华村里过着往日再普通不过的生活。

村口,小孩子们念念不舍的拉着他的袖子。

“一文哥哥!你要是走了谁还教我们修炼啊!”

“一文哥哥!你不和我抢晓晓了吗?”

“一文哥哥!一文哥哥……”

最后还是村长让小孩子们不再围绕。

“你们的一文哥哥既被大家族看中,那往后便是有大出息的人!若是留在村子里逗你们几个小孩子玩,那岂不是糟蹋了前程!?”

有孩子顶嘴:“可是不管一文哥哥在外有多大的出息,在我们心里,他永远都是我们平华村的一文哥哥!”

看着孩子们的闹腾,紫一文心中一暖。

他从小有个外号就做‘不值一文’,可尽管大家都这般调侃着,却在这里没有一人真正的觉得他不值一文。

目光落在后方,那里爷爷奶奶满怀欣慰的对他点了点头,而晓晓抿着唇小眼睛通红忍着哭泣。

这一天他盼了好久好久,以前不敢修炼,是怕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成长起来就像父亲那样被抹杀掉。现在自己虽然还不是元婴境,但若青丘家族愿意庇护,他相信自己结婴是迟早的事!

晓晓咬了咬牙,终还是上前仰着小脑袋道:“一文哥哥,这是一漂亮的红衣姐姐让我给你的!”

说着,把手中一块木盒递了过去。

木盒上有很多禁制,哪怕是经历了红色雷霆洗礼的他也无法强行打开。

“晓晓,那位漂亮的红衣姐姐还说了什么!?”

晓晓认真的想了想:“她说……只要一文哥哥把功法练到第三重,自然有办法打开这个盒子!”

猛然转身,下意识的望向远处的一颗大树之上。

那里平平无奇,树叶摇晃,毫无身影。

许久……许久……

在纵然疑惑的目光中,紫一文弯腰缓缓一拜,然后揉了揉晓晓的脑袋一言不发的转身,挥了挥手,与那几个接引之人化作光芒消失在天际。

“一文哥哥!!”

晓晓泪眼朦胧的追了出去:“你要早点回来看晓晓啊!!”

远处,那颗大树上。

红火火现身,手中有一杯茶水。

那是紫一文临走时在屋里倒上的一杯,他说:“前辈,我不知你还在不在这里,或许于你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在我紫一文眼里,我现在拥有一切都是你给我的!尤其是……一个为家人报仇的机会!”

说着,理了理衣衫,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我或许有事瞒你,但却无一句谎言!不管你信不信,我希望这一茶三拜,能有一天能当着你的面……名正言顺!!”

……

红火火举杯,半眯着眼看着它逆着阳光的模样。

合欢出现,唏嘘调侃:“那株炼体极佳的药草,哪怕是你也只有三株,如此竟也舍得给了这么一个没什么来往的小子!?”

红火火不可置否的一笑:“那你呢?还亲自把那部功法改成适合他修炼的?”

“这不是你要求的嘛!?”

“哟哟哟,我要求的你就照做呀?我们家小欢欢什么时候这么听话啦~”

“滚!”

合欢恼怒的留下一只真言,然后消散。

色库 第三章

“沈落,我看你还是别驱动这破船了,控制水浪送我们前行还能稳妥些。”白霄天调笑道。

“不错,这是个办法。”沈落闻言,略一思量,点头道。

说罢,他盘膝坐了下来,默默运转起无名功法,将一只手掌探入了海水中,开始控制起舟边的海水来。

随着他的法力不断渡入,蹈海舟外开始响起“哗啦啦”的水声,船身便被水浪推涌着,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沈落全神贯注,一边操控水浪的时候,还将神识探入水中,一边探查着周边的礁石状况,一路竟然颇为平稳。

只是眼下没有确切方向,他只能凭借自己大概估算的方位,朝着普陀山主岛漂移。。

而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海雾中,武鸣眉心处正贴着一张闪着青光的符箓,双眼微微亮着淡金色的光芒,将迷雾中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

眼见沈落两人并未被困住,并且还正朝着迷雾海域之外行驶而去,不禁冷哼了一声,脚尖在水面轻点着,跟着两人追了上去。

过了约莫半刻钟时间,沈落虽然一路磕磕绊绊,走走停停,却终究是寻了正确方向,来到了迷雾海域边缘,前方已经隐约能够看到一座巨大山峰的雄伟身影了。

“嘿,运气不错,看样子是走出来了。”白霄天站在船头,“哗”的一声,打开了折扇轻摇着,一副御风临海的潇洒气态。

沈落一路御水行船,倒像是给他撑船的船夫了。

“都不说帮帮忙,就知道……”沈落话还没说完,神色忽然一变。

其身下的蹈海舟,突然亮起了光芒,船身开始骤然加速,不受控制地朝着前方疾冲而去。

白霄天一个趔趄,忙站稳身形,以为是沈落在使坏,转身就欲笑骂几句。

可他才刚转过身,就被沈落一把抓住手腕,直接御剑跃入了高空中。

两人身形刚刚飞起,下方失控的蹈海舟就猛然撞在了一块突出海面的黑色礁石上,砰然碎裂,残渣四散飞射。

“怎么回事?”白霄天神色一变,皱眉问道。

“只是下马威的话,可有些过分了。”沈落眉头蹙起,眼中有了几分怒意。

他的话音刚落,身下海水就开始“哗啦啦”作响,一道十数丈之巨的海中漩涡开始浮现而出,当中隐约能够看到一个硕大的黑色影子正在上浮而起。

“走。”

沈落当即立断,拉着白霄天朝着迷雾海域外疾驰而去。

两人才刚飞到外面,身后顿时呼啸之声大作,十数根粗壮无比的黑色铁链从漩涡中疾射而出,如章鱼触手一般,朝着他们直刺而来。

沈落定睛望去,就见那碗口粗细的铁链上,铭刻着道道符纹,顶端处还有一枚枚尖锥链头,上面闪着乌黑寒光,朝着他们直刺了过来。

“法阵机关……”他眉头微皱,立即与白霄天分散了开来。

那黑色锁链见两人分散开来,便也自行分散,各自朝着沈落两人突刺而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